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愤怒(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八章 :愤怒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姬平,燕国的最高统治者,站在高高的王宫露台之上,手紧紧地握着白玉石栏杆,手上青筋毕露,在他的前方远处,熊熊大火仍在向外漫延,在他的身后,一个黑衣人跪倒在地上,汗透重衣.一动也不敢动,姬平虽然只有二十五岁,虽然刚刚登上王位不久,但身后跪着的这人,却已经跟了他十数年,对于这位新王上的脾气秉性了解得是一清二楚.

    这是一位历经磨难,心志极其坚韧的人,多年的流亡生涯也培养出了这位年轻王上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以及敏锐的政治嗅角,但现在,他是真正出离的愤怒了.

    “相要杀高远?”他嘿嘿地笑了起来.

    “王上,这只是属下的猜测.”身后的黑衣人声音有些颤抖.

    “相要杀高远!”姬平嘿嘿哈哈地大笑起来,笑得有些凄厉,脸上的表情就是狰狞不已.听着姬平夜枭一般的笑声,跪着的黑衣人,颤抖得更是厉害.

    佩环叮当,一个约四十出头的贵妃缓缓而来,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姬平,转过头来,对地上的黑衣人道:”你下去吧!”

    黑衣人如蒙大赫,从地上爬起来,躬着身,倒退几步,一个转身,迅即消失在露台之上.

    贵妇走到姬平的身边,抬头凝望着远处的大火,轻叹道:”这一把火,只怕损失极大,也不知有多少人死于非命,多少人倾家荡产,多少人妻离散呢!”

    姬平转过头来,看着贵妇,脸上的神色平静了不少,”母亲,他们说相要杀高远,您相信么?”

    “我相信!”贵妇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似乎没有经过任何的思索,便脱口而出.

    “母亲!”姬平诧异地看着贵妇.

    贵妇转头看着姬平,脸色平静一如往常:”王上,你必须相信,你不得不信.”

    姬平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狠狠地一拳砸在栏栏之上,眼那一丝浓郁的不甘却怎么也无法抹去.

    “这里是蓟城,是王都,高远是征东将军,本身也是武艺高强,麾下数十护卫,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之辈,要杀这样一个人,岂是一般人能做的.”贵妇像是在叙说着一个故事,”这样的人,在蓟城,扳着指头就能数过来,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人而已.可是在事先,一点风声也没有露出来,一点端倪也没有显现,那就不是一个人能做的了.王上,这是合谋.”

    “他们这么急于要扳倒相?”姬平恨声道:”我大燕正要集全力攻打东胡,这个时候,正是精诚团结,一齐对外的的时候,他们居然内斗,要将我的股肱大臣扳倒,我岂能如他们的愿!”

    贵妃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王上,你必须要如他们的愿.”

    姬平身一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贵妇.

    “当初宁大人提议高远任征东将军时,我曾私下里跟王上说过,这是不行的,可是王上没有听!”贵妇摇摇头,”宁大人这是不怀好意啊,我本来以为相会看透这个局,只是当局者迷,相终究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姬平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我的错,相曾提过两句,不过我想来这是一件好事,一来可以提高相的实力,能真正做到三足鼎立,二来,高远此人,也是的确有能力的,有他作前锋,再联合张守约,这一场与东胡的战事,我们就更有把握了.”

    “欲速则不达.”贵妇道:”太尉岂能容忍有人来分他的兵权,特别是相,不管是周太尉还是宁大人,对相其实是抱着很大的戒心的,国相掌握政事,如果再有了一个高远这样的征东将军,实力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凌驾与他们二人之上,他们岂能容忍?”

    “于是就做下这个局杀了高远,嫁祸相!”姬平脸上露出恨恨之色.”可天下人的眼睛是雪亮的.”

    “天下人的眼睛不一定是雪亮的!”贵妇微微一笑,”相不认这个女婿已经遍传国内,是所有人公认的事情,现在出了这事,再加上有心人的宣传,便能将黑的说成白的,死得说成活的,相的名声,这一次可是全毁了.一箭双雕,委害厉害之极.”

    “这些人胆大包天,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姬平厉声道,”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不知道谁才是燕国的真正主人.”

    “王上!”贵妇的声音大了起来,”你清醒一些.你难道又想去流亡十年么,这一次,可不会再有天南这样的人物来帮你了.”

    姬平骇然看着贵妇.

    “王上,你仔细想想,你现在有什么?”贵妇一字一顿地道.”你现在的所有,都是基于天南,周渊,宁则诚三人的支持,现在相已经垮了,如果你想对付周渊与宁则诚,你可以想想后果!”

    姬平双眼变得赤红起来,”母亲,那我现在该怎么做?装聋,装瞎,装傻?”

    贵妇冷冷一笑,”你不聋,不瞎,也不傻.他们这样欺负你,不过是看准了你无可奈何而已,但他们有一点看错了,那就是你还年轻,他们却快要老了.”顿了一顿,贵妇接着道:”俗语说,君报仇,十年不晚,你是一国之君,便是等上二十年又如何?”

    “二十年?”姬平颓然道:”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秦武烈王用二十年将秦国打造成了当世第一大国,我却要用二十年来忍气吞声么?”

    “秦武烈王手上有兵权,你有什么?”贵妇冷冷地道:”他有赢腾,有李信.你有谁?平儿,这二十年,就是给你来发现,培养你的赢腾,你的李信,慢慢来,急不得,谁急,谁就输了,这个期间,你只能做一个旁观者,裁判者,而不能作一个参与者,你永远只能站在胜利者一方.”

    姬平仰天长叹:”母亲,这么说来,我也要去踩上相一脚么?”

    贵妇笑了起来,”顶红弃白,政治本来就是这样.不过怎样做,这其间却是大有章可做的.你既要表示出与周太尉,宁大夫他们的一致,又要告诉他们,你不是一个傻,同时,还要让他们感到一丝丝的牵制,留下一点种,你说说该怎么做?”

    姬平思索了片刻,”去相相位,将他逐回琅琊郡去,但却留下重与荀修二人.重的王宫禁军统领位不能去.有他在,我的安全至少是有保证的.荀修交游广阔,学术之上极有成就,留在在蓟城,可以替相广为联络,以待起复之日.”

    “这样的安排就是极好的了!”贵妇笑道.

    “这样可就委屈了相了,这十几年来,要不是他一力扶持,哪有我的今日?”姬平摇了摇头,道.

    “天南又不是傻,你这个安排一出来,他哪有不明白的.这个时候,他绝不会给你添乱来打这场胡涂的官司的.让他回琅琊郡却冷静一下也好,他太心急了一些.”贵妇笑道:”过些年,他再复出之时,想必更能当好这个国相了.”

    “可惜了高远,莫名其妙做了牺牲品!”姬平有些可惜,”这可是一员猛将啊!”

    “一个小小的县尉,死了便死了吧,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贵妇摆摆手,”风大,王上,你瞧瞧,这地上落了多少灰尘啊,回去好好歇着吧,明日,有一天好忙呢!”

    “是,母亲早点歇着吧!”姬平点点头.

    王宫之外,御史大夫宁则诚下了马车,整理装容,大步向着宫城城门走去.

    “宁大人留步!”一名王城禁军将领从宫门内走了出来,拦在了宁则诚的身前.

    “我要见王上.”宁则诚看着对方,”蓟城大火,一个处理不好,便会引发大乱的.”

    禁军将领态度极是恭敬,但拦在道上的身体却没有让开,”王上知道了,王上说,有太尉与宁大人,绝对出了什么乱,请二位大人自去处理便好,不必打扰他休息敢.”

    宁则诚一呆,”王上是这么说的?”

    “是!王上想休息,不想任何人打拢,宁大人有什么事儿,明儿朝议之时再说吧!”禁军将领微笑着道.

    宁则诚抬头看着黑沉沉的王宫,脸上诧异之色一闪过逝.

    “即如此,我便自去处理.明日一并禀报王上吧!”

    “宁大人辛苦!”禁军将领一笑而退,宫城城门轰然关上.

    宫门关闭,宁则诚却是站在门前呆了半晌,这才转身,刚刚转身,又一辆马车自远处疾驰而来,却是太尉周渊的座架.

    片刻之后,周渊的座架已是在打道回府的途了,不过宽敞的马车之内,却是多了一人.

    “高远死了么?”宁则诚沉声问道.

    “不知道!”周渊摇摇头,”还没有得到消息,不过应当活不了.”

    宁则诚哑然,”应当?”

    “这场大火有些出乎人的意料!”周渊道.

    “太尉,高远要是不死,这一次的计划可就算是功亏一篑了.”宁则诚皱眉道.

    “也算达到目标了,搞臭天南,最好是赶走天南,这燕国终究还是我们二人的天下.”周渊笑道:”高远,算不了什么.”

    宁则诚摇摇头,”明天,我麾下燕翎卫会集全力寻找高远的,你手下也不要闲着,这个人留不得,能杀了是最好,要是让他溜出了蓟城,不免留下祸胎.”

    “你我二人联手,即便今晚上杀他不死,他也不可能活着离开蓟城,终究还是一个死字.”周渊笑道.

    宁则诚点点头,换了一个话题,”王上的态度有些怪异,他似乎是看穿了我们的布置.”

    “看穿了又如何?”周渊冷笑,”这一次也让他明白,在燕国,他能依靠的不是天南,而是我们两个.”(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