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把火(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把火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熊熊大火映红了半边夜空,火势之猛之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此时站在蓟城的任方一个地方,都可以看到那映红了半边天的大火,整个蓟城都为之震动.

    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起来,人声鼎沸之,马蹄隆隆,号角声声,军队终于出动,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手拿得不再是刀枪,而是灭火的工具.

    周渊站在太尉府的高处,看到那熊熊的火光,愤怒地抽刀,将四周能砍的东西全都砍成了碎片.在他身边,周玉脸色严峻.

    宁府,宁则诚也在看那大火,半晌,他摇摇头,过了一会儿,再摇摇头.然后转身回到房,脱下便装,换上朝服,一柱香功夫之后,他已经出现在前往王宫的道路之上.

    檀锋与宁馨两人站在窗边,看着那漫天红霞,在他们身后,古筝的琴弦已经断去了数根,正无力地垂在地上,檀锋脸上的神情却是极其复杂.

    这把火是高远放的.在放火之前,他已经面临绝境.前来刺杀他的并不是一般人,而是一群训练有素,心志坚韧的家伙,在双方的生死搏杀之,高远率部下已经格杀了数倍于他们人数的刺客,但是,却没有让对方有丝毫的怯意和撤退的想法,攻击反而更加凶猛.

    四个扶风兵又倒下了两个,步兵的箭又一次射空,长弓成了摆设.他再一次受了伤,这一次,是小腿上挨了重重一刀,高远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对方的带队者,那个身形,口音都酷似重的家伙,功夫极其厉害,而且也非常擅长近身格斗.

    “县尉,不要管我们了,你杀出去,你一个人出去,他们拦不住你的.”步兵坐在地上,腿上的巨痛让他的脸有些变形,他看着另外两个鲜血淋漓的老兵,大声道:”我们给县尉断后.”

    “走不了的!”高远断然摇头,”而且,我也不能丢下你们.如果真要死的话,能和兄弟一起死在战斗之,总比在仓惶逃窜之被人杀死要爽快得多.”

    “县尉,以你的功夫,一定会逃出去的,逃出去后,再给我们报仇!”步兵扯住高远的衣裳,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声响,”他们又要来了,县尉,快走啊!”

    高远摇头,他不是迂腐,而是知道根本走不了.对方的主要目标就是他,这一次设计如此周密,动员的人手如此之多,高远相信,对手一定考虑到了各种可能,包括自己有可能突围而去.也许,当自己突围而出的时候,就是大家全军覆灭的时候.

    步兵没有再说话,看到高远的神色,他知道高远已经作出了最后的决定,他强撑着站了起来,一只脚立在地上,提着刀,”想不到我们没有死在战场之上,没有死在敌人手,居然会死于小人的暗算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多拉几个垫背的吧.”

    屋内几人都是神色惨然,他们手的刀都被砍崩了口,而接下来,他们将要进行最后一搏了.

    外面的杀手们此时似乎已经根本不在乎掩藏什么形迹了,他们甚至点起了几根火把,听着毕毕剥剥的火把燃烧声,高远的眉头紧紧地皱着,脑忽然划过一道亮光,他的眼睛慢慢地亮了起来.

    从最开始闯入的那家绸缎庄,他们一路冲撞过来,已经越过了十数间房屋了,这里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房一间挨着一间,有的甚至共用同一面墙壁,大多数都是木制结构.他环顾四周,”铁泫,去找找看,有没有油脂一类的东西,丁渭,去看一下,这间屋里有没有贮水的水缸.”

    “是,县尉!”两个伤痕累累的卫兵强撑着身,却寻找高远需要的东西.

    “县尉,您是要放火吗?”步兵看着高远,道.

    “不错,放火,步兵,你想过没有,这些刺客跟我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了,但却一直是硬冲,如果他们放一把火,就能将我们逼出去,但是他们没有,这是因为这条街上房屋密集,大都是木制,火势一起,便无法控制了,所以他们不敢放,因为他们不是一般的刺客,他们心有顾忌,这里是王城,他们不敢随便纵火.如果引起王城大火,这个主使者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

    步兵笑了起来,”我们可没有这个顾忌,他们要杀我们,我们就来放这一把火,烧得越旺越好,即便老们去了阎王殿里,也给让他们焦头乱额,付出代价.”

    “不,我还没有死的打算呢,我们要借这把火,逃出去.”

    “逃出去?”步兵又惊又喜,”怎么逃出去?”

    “火越大越好,火会威胁我们,但也会替我们挡住追兵,只要乱起来,我们就有机会逃出去.”高远目光炯炯.

    “我们往哪逃?”步兵问道:”这一次要杀我们可是国相,外面只怕处处危机.我们逃回宁府去吗?”

    高远长长了吸了一口气,”这件事里面有些蹊跷,现在在蓟城,不管是天南,还是宁则诚,甚至是周渊,没有一个是我们能信任的,如果有机会逃出去,我们便逃往井坊,记得天赐跟你说过的那个地方吗?他在哪里有一个落脚点.”

    “到蓟城之后,天赐就没有跟我们住在一起,他是去了哪里吗?”

    “对,他另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一直呆在井坊.我们先去哪里,然后再谋求脱身,离开蓟城,只要离开了这里,我们便是海阔任鱼游,天高任鸟飞了.”

    “县尉!”铁泫提着一个大桶小跑着回来,”我们运气好,这是个杂货铺,后面有不少的油脂.”

    “浇!”高远挥挥手.

    铁泫二话不说,提起手里的桶,便将内里的油脂泼在门上,窗上,墙上.就在这时,丁渭也跑了回来,”县尉,找了一个贮水的大水缸.”

    “跳进去,将身上浸湿.”扶起步兵,高远走向后面,一间似乎是厨房的屋内,一口大水缸里,满满装着一缸水,抓起步兵,高远二话不说,便将他按了下去.步兵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呼.

    将步兵从缸里抓起来,高远也跳了进去,将自己全身浸湿,他跳出来,撕下一截衣服,将口鼻遮住.铁泫,丁渭两人亦是照此办理.

    “照顾好步兵!”高远吩咐了一声,猫着腰又走到了前方.

    外面又开始射箭了,密集的箭雨穿过了穿棂,夺夺有声地插在了屋内的墙壁之上.

    “县尉,火石!”身后,丁渭抬手扔出了火石,高远一把抓住,嘴角闪出一丝狞笑,两手一合,啪哒数声,火星闪现,溅在门板之上的油脂之上,腾地一下,一束小火苗燃了起来.

    趴伏在地上,随手抓起一些东西,在这束火苗之上引燃,然后扔向泼上油脂的地方.

    火苗腾起,烟雾愈来愈浓,高远趴在地上,紧紧地握着军刺.

    街道之上,伏尸累累,周康呼呼喘着粗气,他知道高远很厉害,因为有人给过他警告,他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高远居然厉害到这一地步,他已经付出了几倍于对方的代价,却仍然没有杀死主要目标.

    周康,主持这一次刺杀的首领,他是周渊麾下的重要人物,不过,却极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他是专门负责替太尉大人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这一次,他扮演的是重.

    身上的几道伤痕让周康有些心惊,乱战之,与高远数次交手,如果不是自己机警,只怕已经尸横就地了.死伤惨重并没有让他有丝毫退意,高远必须死,太尉就是这样交待的,如果他不死的话,会引发太多的问题,甚至有可能是燕国的一场政治大风暴.周康知道,太尉为什么要他扮成重的模样.

    但天南也不是一个甘于坐以待毙的人物,而且这个看起来没有破绽的计划,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如果高远不死,那么所做的一切都将化为无用功,太尉将会得到一个可怕的敌人.

    高远必须死!

    周康轻轻地摸了一下受伤的地方,好在,对方已经不行了,接下来,将是最后一次进攻,这一次,他将第一个发起冲击.

    他忽然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那不是血腥味,而是一股焦味,接下来,他便在火把的火光之,看到了一股股腾起来的烟雾,最后,他看到了一股股的火苗从高远所藏身的地方腾起.

    那火头起来的是如此之猛,刚刚还是几束不大的火苗,转眼之间,便在他眼形成了一面火墙.

    周康先是一愕,然后便醒悟过来,看着街上一幢挨着一幢紧密相连的房屋,他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

    “冲进去!”他大声吼道,提着刀,风一样地冲向对手所在的房屋.

    火已经很大了,但周康顾不得这一切,他从火墙之一跃而进,这一霎那之间,他已经明白了对方想干什么.

    周康不敢想象,如果让这场大火燃烧起来,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他们清理了这一段路上所有的居民,便是为了这一场刺杀,但这一段距离是有限的.大火一旦烧起,这条街将不复存在,更为可怕的后果,便是这场大火向外围漫延.因为这不是自然失火,而是人为的纵火.

    屋内,铁泫和丁渭一人提着一个油脂桶,另一只手扶着步兵,正在向一边墙壁退去,到了那里,铁泫操起一柄铁锤,三两下便将墙壁锤了一个破洞,进入到了隔壁,片刻之后,又一处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

    周康冲了进去,但他也仅仅是冲了进去.他没有想到,在熊熊的火墙的后面,在炙人的火焰之,有一个人忍住了烟熏火燎,趴在地上等着他.

    周康一跃而进,穿过火墙的一霎那,小腹之上,传来一阵剧痛,他愕然低头,看到了仰趴在地上的高远,高远正狞笑地看着他,鲜血正从他插进对方小腹之上的武器之哗哗地流出来.

    “血怎么流得这么快?”这是周康最后的想法,然后,他便跌到在了大火之.(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