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杀出去(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六章 :杀出去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是重!高远的眼瞳收缩,天南还是想要杀了自己,所以设下这样一个圈套,邀请自己去府而半路殂杀.

    看着躺倒在街上的十几个体兄的尸体,高远心的怒火腾地被点燃,他猛地站起,哗啦一声,今天刚刚买的新袍被一撕两开,露出里面的紧身衣,手一探,黑沉沉的三棱军刺出现在手,怒吼声,他迎着冲出来的蒙面人杀了过去.

    步兵抽刀,跟着高远迎向了敌人,今天是去做客,他没有带上弓箭,可谁知道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遇到殂杀呢!

    杀出来的蒙面刺客有数十人之多,而高远此时连他在内,只剩下八个人了.

    高远站在了最前头,步兵立于他的身侧,而个扶风兵在高远冲上来的一瞬间,已是收缩队形,紧紧地跟随在高远身后,以高远为锥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锥体.

    “杀出去!”高远怒吼道.

    “杀!”虽然只有八个人,但发出的怒吼之声,却让对面冲来的大群蒙面人为之一滞.

    高远身边的这二十个护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身手个个了得,遭遇这样的突然袭击,同伴大半身亡,但剩下的个人,却没有丝毫慌乱,因为高远还在.

    八个人一头扎进大群的蒙面刺客群,向前猛冲.兵器碰撞声,刀枪入肉的卟卟声,以及濒死的惨叫之声,顷刻之间便响彻夜空.

    “隔开他们!”为首的蒙面人大叫起来,一听他的口音,高远心更是沉了下去,那不是蓟城的口音,而重,就是说着这样一口话,因为重十数年追随天南四处流浪,他说话的口音之夹杂着很多其它地方的方言,特征极其明显.

    重知兵,一个普通的刺客是不会这么快发现这其的奥妙的,高远现在虽然只有八个人,但长年的一起战斗以及高远军队的特别训练,他们八个人却能构成一个整体.刺客虽多,但在八个人的来往冲刺之下,竟然被杀得节节后退,虽然高远杀不出去,但他们却也无法威胁到高远等八人.

    除非用人命来磨,磨到高远等人体力消耗殆尽.但时间上是绝不允许的,这里毕竟是蓟城,是王都.

    屋顶之上,响起了利箭破空而至的声音,高远身后,一名扶风兵颓然倒地.片刻之后,又是一声厉啸,又一人倒下.此人能在混乱之准确地找到高远的部属,箭法之厉害,几乎不输给步兵.

    步兵恨得咬牙切齿,如果此时他手能有一副弓箭,哪里容得此人如此嚣张.

    “退到房里去!”高远大叫道.他明白,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这几个人就会被杀光的.

    砰的一声,一间房屋的门被撞开,高远带着幸存的五人退进了房,这是一家临街的店铺,里面摆满了一匹匹精美的绸缎.

    刚刚退进房,房间的门窗被被撞得四分五裂,蒙面刺客追了进来,屋顶之上,也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

    “是那个箭客!”步兵涩声道,现在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倒是这个隐在暗处的人.

    “我去宰了他,步兵,你带着兄弟们先撑一会儿!”高远厉声道,”来,送我上去!”

    两个护卫上前一步,双手交叠,紧紧地勾在一起,高远小跑两步,一脚踩将上去,两名士兵一声大喝,同时抖手,挥臂,高远腾空而起,低头,躬身,轰然一声巨响,他直接撞破了屋顶,瓦片乱飞之,高远自破洞之一跃而出,单膝跪倒在屋顶,一手按着屋脊,一手握着军刺,抬眼便看见了距他十数步处,一名手持弓箭的箭手,正目瞪口呆地看着破屋而出的高远.

    高远的出场太让人震骇了.

    “去死!”高远猛地窜起,如同一只扑击猎物的猎豹,扑向那名箭手.

    眼见高远风一般的扑来,箭手抬手,嗖嗖连声,在如此短的矩离之上,他竟然还射出了两箭,但也仅次而已了.

    高远仆倒在屋脊之上,人虽然倒下,却没有停止前进,人一倒,手一按,脚一蹬,两支羽箭呼啸着从他的头顶掠过,当高远挺身而起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那箭手跟前,三棱军刺卟哧一声,插入了那箭手的小腹,手腕一转,军刺缩回,鲜血随着军刺的回拔喷泉一般标了出来.

    高远一伸手,捡起那箭手掉在屋脊之上的弓,再从他身上取下箭壶,从先前的破洞之再一次跃了下去.

    屋内面积不大,刺客只冲进来十数人,屋内便再也无法容纳,步兵带着剩下的四个扶风兵,背靠着背,正在拼死抵抗,高远的到来正是时候,一落地,手一扬,弓和箭飞向步兵,高远却是窜进了杀手群,一手军刺起落,另一只手,很少出现的小刀在手指之间盘旋,几乎是挡者立死.

    这种狭小的场合,对于步兵以及几个扶风兵还有这些杀手来说,空间过于狭小,他们更适合大砍大杀,但对于高远来说,却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场所了.

    顷刻之间,高远连杀数人,余下的杀手大骇之下,尽数退了出去.

    屋内安静了下来,但屋内人知道,这只不过是短时间内的平静,马上,就会有更大规模的进攻.

    几名扶风兵半蹲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激烈的格斗,几乎要将他们的力气耗尽了.

    外面响起了格格的声音,高远与步兵对望一眼,都是露出震骇之色,那是床弩在张弦的声音.

    不等高远下令,步兵已是一个箭步冲到了窗前,手一扬,嗖的一声,一箭破窗而出,外面发出一声惨叫,正在给床弩张弦的一名刺客仰天而倒,另一人刚刚抢上去,步兵的第二箭又至,箭至,人死.

    步兵的弓箭再一次扬起,第三箭将发未发之际,他却又无奈地垂下了手,外面的刺客用两块门板挡在了床弩之前.

    “卧倒!”高远低声喝道.

    人趴伏到了地上,床弩那刺人心魄的啸叫之声响起,轰隆隆的响声之,面前的墙壁破了一个大洞,粗如儿臂的弩箭夺的一声,插在后墙之上,箭尾犹自在抖动.

    喊杀之声再一次响起,蜂涌而至的杀手身后,床弩绞弦的格格之声,让人齿酸.

    高远的手在微微发抖,今天,只怕是当真难以幸免了.

    国相府,天南一身便服,与荀休坐在一起叙话,大厅之内,正在忙碌着,一碗碗的山珍海味正流水价地从后厨端将出来,摆放在一张张小桌之上.

    “听说今天高远整整一天都在采购礼物!”荀修笑道:”看来这小,还是知道一些礼数的.”

    天南哼了一声,”我这里难道还缺他这一点礼物吗?”

    荀修大笑,”礼物不重要,重要是他的这一点心思,看来这小,倒还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天南啊,当初重说得还真是对的.”

    “没有这一次燕赵大战的磨励,那里会有征东将军的位,虽然于我们而言,错下一着棋,但不想却是歪打正着,结果倒是不错.”天南道.

    “应当说,最大的功劳还是菁儿啊!”荀修道,”这一次菁儿回府之后,倒真是喜气洋洋啊,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女大不留啊!”天南连连摇头.

    正说着话,氏与菁儿两人已是走了进来,枫跟在她们两人身后,一进门,枫已是滋溜一声窜到了最前头,”爹,高大哥什么时候到啊?我可真是想死他了.”

    “应当快了.”天南笑道:”接时辰,快到了,夫人,外头准备得怎么样了?”

    “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氏点头笑道:”莆儿还亲自下厨做了几个高远爱吃的菜,就等人来了.”

    看着菁儿,天南微笑道:”菁儿,这一次算是偿了你的心愿了吧,高远来之后,我们就定下大婚的日,我看是宜早不宜迟,趁他还在蓟城的时候,先将婚事办了!”

    “全凭爹爹作主!”菁儿羞红了脸,低声说着,”我去前厅照看着,爹与娘说说话吧!”

    “我也去,我也去!”枫跑了过来,牵着姐姐的衣衫,”我去大门口迎着高大哥.”

    看着姐弟两人高兴的模样,屋里几人都笑了起来.

    这算得上是皆大欢喜了.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浑身染血的重出现在门口,扶着门楣,他竭力让自己站得稳一些,在他的身后,跟着数个惊慌失措的府家兵.

    天南,荀修霍然站了起来,”出了什么事了?”天南厉声喝道.

    “国相,我在半道遭人袭击,两个护卫都死了,就我逃了出来.”重声音有些虚弱,大腿上的那一箭,他其实受创极重,又强撑着奔到这里,大量的失血让他的脸色极是苍白.”国相,这件事有蹊跷.”说完这句话,重仰天便倒,屋里一阵大乱.

    “快,快,叫大夫过来!”天南大喊道.

    “火,起火了!”外间响起更大的喧嚣之声,天南与荀修两人抢出门去,远处,熊熊火光映红了夜空.两人对望一眼,起火的地方,是通往国相府的必经之路.

    “有人要对付高远!”荀修涩声道.(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