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危局(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危局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檀锋落寞的离去,他知道了,他却无法改变.他欣赏高远,将他当成自己的朋友,但是,他却无法背判自己所处的这个集团.

    看着檀锋离去,宁则诚重新恢复了平静,开始批阅一份又一份的公,直到他的书房里,出现了另外两个人.

    这两人面相普通,从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特别的地方,属于那种典型的扔在人堆之,就再也找不出来的类型.

    手上笔不停,头不抬,宁则诚似乎很随意地问道:”太尉那边的安排如何?”

    一人向前走了一步,声音很低,哪怕现在只有他们三人,他的声音仍然低到只有宁则诚才能听清楚.

    “据属下看,太尉的安排阵仗很大,别说只有一个高远,十个高远也报销了.”

    “他动用了军队?”

    “不是军队,是太尉的那支从来没有露过面的队伍.不过他们动用了不少强力的军械,连床弩都有.”

    宁则诚微笑着抬起了头,”太尉用兵,本来就很小心谨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你哪边呢?”他看着另一个人.

    “大人所料不错,重那头儿,太尉没有作任何布署.”另一人道.

    “太尉终究是带兵打大仗的人,玩起这些小伎俩果然还是差了哪么一点点,你布置好了么?”宁则诚摇摇头.

    “布置好了,按大人的吩咐,我们确保击伤重,而不杀死他.”

    宁则诚笑了起来,”做事要做全套,天南要杀高远,麾下头号大将重怎么会不出手,而现在,天南手下,能有把握与高远一战的,也只有重一人吧,重一伤,我倒想看看,天南怎么解释.”

    “大人思虑周全!”

    “去吧,严密监视,不得出一点岔.”

    重下值回家,换上了一身便服,带着两个护卫便出了家门.以前他一直住在国相府的,不过在他获得王城禁卫军统领这一职务之后,为了避嫌,他便另寻了一幢房,搬出了国相府.进入王城禁卫军这半年来,重就致力于一件事情,那就是安插氏亲信进入这支部队,半年的努力,现在,他,或者说天南,已经掌握了这支军队三分之一的力量.应当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但重也知道,随着周渊自战场返回,他与国相将会迎来猛烈的反击.

    但在这件事情上,天南是不会退让的,十年之前的惨剧仍历历在目,那一次,如果手里掌握着一部分王城禁卫军,便绝不至于输到一无所有.

    氏重任国相,基础薄弱,以前的力量在令狐氏十年来锲而不舍的扫荡之下,几乎是荡然无存,而现在最制约氏的,便是军队.国相手没有一支能显示其力量的军事力量,琅琊郡虽然还给了氏,但想要在琅琊郡重建一支强悍的军事力量,短时间内,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高远被任命为征东将军,将极大地缓解这个问题,高远现在手上便有多达五千的兵力,在高远的手下,这些人将会成为一支悍师,征东将军开府建牙,也就是说,高远可以名正言顺地招军,只要他养得起.

    高远当然养得起.因为他马上就是国相大人的女婿了.高远自己就有来钱的门路,再加上以后琅琊郡的支持,高远在财政之上,将不会出现危机.而天南身为国相,在物资和后勤上,当然也是可以有目的性的支持的.

    氏复兴,指日可待.重兴奋不已,不过今天见到高远,恐怕还是有些尴尬的,当初在南山之下,这小可是嚣张得很.自己也险些儿便与他动起手来.

    想到这里,重不由笑了起来,有机会,倒是要与这小好好地动手较量一番,枫的那一套近身格斗术,让重一直心痒痒的.倒了重这个层次,很难找到一个能与他公平决斗的机会了.大家都位高权重,谁会没事儿与你硬碰硬地干一场.

    以后机会就多了,能与高远这样的高手较量,对自己的提高也是极有帮助的.而且高远的练兵之术,也是重想知道的.

    重躇踌满志,氏重振门楣就在眼前,而作为跟随天南流浪了十数年的他,将也会获得大展拳脚的机会.

    马蹄得得,重想要早一点赶到国相府,今天是家宴,确切来说,是天南正式承认高远为自己女婿的一次政治公告.蓟城不少人一直相看相的笑话,想看这翁婿之间来一场火并,但他们显然低估了国相,国相在外流浪十数年,什么样的屈辱没有受过?在相的眼,只有利益,没有面,以前不认高远,是因为高远太弱,而现在认高远,是因为高远已经具备了氏所需要的一切力量.在现实面前,该低头就得低头.

    哪些年,重见多了天南向许多人低头,但最后的赢家是相,这一次相向高远低头,可最后的赢家还会是相.

    就在重满心欢喜的瞬间,空气之陡地响起凄厉的利箭破空的声音.没有时间准备,没有时间思考,十年流亡生涯,无数次地迎击令狐氏的刺杀所培养出来的一流的反应让重在第一时间便作出了正确的反应.

    他整个人消失在了马上,箭啸响起的瞬间,重便已经躲到了马腹之下.身后,两名护卫却是没有躲过这一劫,他们没有重的反应,也没有他这一身功夫.箭啸声起,两人已经被射得刺猬一般,连人带马,都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重胯下的战马出挨了好几箭,哀鸣声,向前奔了数丈距离,四蹄一软,也倒了下来,在战马倒下的瞬间,重已是从马腹之下钻了出来,人蜷缩成一团,在地上连续地滚动,滚动之,他已是打到了最佳的藏身场所.

    身一跃而起,他扑向那个点,也就在那一刻,又是一声箭啸之声,这一箭,来得极快,啸声刚起,利箭已至.重只觉得大腿之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身形一滞,顿时慢了下来.

    重心一片冰凉,最后射出这一箭的人,无论是判断,还是箭技,都到了一个极其高明的境地,自己休矣.

    但预料之的连续射击并没有到来,一箭命重之后,重只是听到了几声轻笑,然后,便安静了下来.

    躺在先前选定的死角之,看着街心两名护卫和三匹马的尸体,重心的震骇无以言表,是谁?是谁想要自己的命?

    他看着大腿之上的那支箭,箭手极其厉害,这一箭射穿了自己的大腿,形成了一个贯通伤.显然,对手对于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他们知道今天自己要去哪里/

    重突然之间张大了嘴巴,手颤抖头握上了大腿之上的那支箭,以对手的能力,刚刚明显可以要了自己的命的,但为什么,他们仅仅伤了自己就罢了,第一轮袭击,他们的主要目标也并非自己,而是自己的两名卫兵.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不杀自己,只是因为对方另有所图.他们图什么?今天是相宴请高远的时候.

    高远!重突然嘶声吼了起来,拔剑,一剑斩断箭尾,伸手握住箭头,呀的一声,将半截箭头拔了出来,撕下一带袍,将大腿紧紧地扎了起来.以剑拄地,重艰难站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着国相府所在地拼命跑去.

    这是一个阴谋.

    几乎就在重遇袭的同一时间,高远与他的二十名护卫带着一辆满载礼物的马车行走在街道之上,这是一条往国相府的必经之路,街道不宽,很安静,两边一幢幢楼房紧密相邻,此时,正是华灯初上时节,但这条街道却有些古怪,除了廖廖几盏灯之外,竟然一片漆黑.

    很静,很静,只能听到高远一行人得得的马蹄之声与护卫们整齐的脚步之声.

    高远与步兵两人策马走在前面,在他们的两边,是十余名卫护,剩下的,则在马车的两旁,高远突然觉得身上的汗毛一阵阵倒竖起来,他猛地勒住了战马,这种让他感到极其危险的感觉,这一切,他还从没有感受过,但这种感觉,在前一切,他却体会过多次,特别是最后那一次.

    “小心!”他突然大喊声起来.喊声之,他已是一个倒载从马上掉了下来,掉下来的瞬间,他一伸手,将步兵也扯了下来.

    就在二人倒下的瞬间,空气之,箭啸之声响起,而其,夹杂着高远与步兵二人极其熟悉的声音.

    床弩.

    两匹战马瞬间便成了刺猬,栽倒在地,巨大的床弩掠过两人刚刚所立的地方,命他们身后马车,轰然声,马车四分五裂.

    高远的护卫毫无防备,他们没有想到,会在燕国的都城遭到死亡的袭击,第一轮箭雨过后,二十名护卫便倒下了大半.

    高远与步兵两人在地上连接翻滚,缩到了街角,高远瞪大了眼睛,看着跟着他的这些护卫,一个接一个地被利箭射倒,这些战士,跟他出生入死,没有死在战场之上,可是今天,却倒在了这里.

    街旁紧闭的几扇大门霍地打开,一群蒙面人蜂涌而出,为首一人,身形高大,体型看起来极其熟悉.

    “是重!”步兵尖叫起来.

    街上,侥幸未死的名扶风兵拔出了腰刀,嘶吼着迎了上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