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三角鼎立(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三角鼎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平衡!

    高远终于弄清楚了自己这个征东将军的来由.并不是因为自己战功着著,以自己现有的战功,也只值一个杂牌将军,但宁则诚也好,王上也好,都看了自己未来的潜力,以及与张守约之间的那层特殊的关系,他们需要在军扶植另一批势力来抗衡周渊,而这一股势又不能成为燕国与东胡作战的阻力.

    毫无疑问,自己是最合适的.张守约也是最合适的.因为自己与张守约都是将覆灭东胡作为首要目标,自己与张守约的崛起,将成为制约周渊的最佳力量,以防止周渊在长期的战争之一家独大,成为燕国实际上的统治者.

    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位燕王是很英明的.难怪宁则诚说太尉周渊会很不高兴.

    制衡之道,从来都是政治的艺术,但如何将他玩成艺术而不是街边瘪脚的江湖把戏,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在这方面,高远自承,自己还只是一个小学生.

    接下来一连数天,高远都很忙.作为新晋的征东将军,也作为一个长久以来在蓟城广为人知的传奇的人物,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人前来拜访,大多数人并没有什么正事,目的只是来看一眼高远,认识一下此人而已,但高远不得不接待,还得热情的接待.忙得让他几乎没有时间去思考,怎样去叩开府的大门.

    除开这些无所事事的人物,还有一群人物的拜访,也不得不让高远打起精神来应付,因为这些人,都是军的将领,他们与高远探讨的是如何对付东胡骑兵,在这一点上,高远的确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击倒东胡,是他的,而不出意外,这些将领,将会是接下来出征东胡的主力.

    每天上朝,讨论如何进攻东胡,下朝,接待似乎无穷无尽的客人,恍然之间,到蓟城尽然已经十余天了,高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也就在这一天,他终于见到了那个他一直痛恨着,却又不得不见,不得不对面的人物.

    天南.

    王宫门口,似乎是偶遇,也许是刻意的安排,因为一向最后从王宫出来的国相大人,今天竟然提前出来了,这一提前,便让他与高远来了一个面对面.

    高远有些尴尬,沉默着看着对方,他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他,或者说怎样面对他,是大声斥责,还是小意讨好?从一个方面说,他恨此人,但从另一个方面说,他又必须爱这个人,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他心爱的女人的老爹.

    天南也在看着他,这个一年前,他还瞧不上眼的小小县尉,如今已是名动天下了.而且不仅仅是只有名,还有权有兵.天南有些后悔,早知此人有如此能耐,当初就不应当来那么一出,以至于现在如此被动.

    十多天来,他一直在等待着高远上门,那怕高远当真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来,他也会笑脸相迎,实力决定一切,现在,不是高远一定需要他,而是他很需要高远.

    两人沉默相对,高远是不知道该说上些什么,而天南却是面上下不来,不愿意先开口.王宫门前,聚集着越来越多的官员,虽然他们识相的没有靠近两人,但这样远远的围观,也让天南感到大为恼怒.

    众人想看一场好戏,这场戏他们期盼了不少天了.

    天南拂袖而去,这让众人大失所望,不过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天南拂袖而去的同时,留下的一句话却让高远欢喜不已.

    “明天家里有一场家宴,规模不大,都是自家人,你也过来吧!”

    声音不大,刚好能让高远听见.

    家宴,你也过来!

    高傲的国相,天南大人在这一刻,终于还是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高远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也让他更加明白,这个世界,还是靠实力说话的,如果自己没有实力,便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

    他兴奋地大步向外走去,他要将这个喜悦告诉他的同伴们.

    菁儿,我来了!虽然没有八抬大轿,但我仍然是昂着头走进府大门的,我没有让你等到长发及腰,我便来了.

    偶遇是一个技术活,要将它玩到炉火纯青,天然无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太过雕琢而带上了烟火气息,不免让人看穿而遭到鄙视,所以懈逅往往会是一场阴谋,一方精心设计好场景,使自己能在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场合合适的出现.

    燕国三大重臣,都是玩偶遇的大师,于是,天南很自然地碰上了高远,很自然地说了那么一句话,正如荀修所说一般,天南勾勾手指,高远便慌不迭地要跑着去了,因为天南哪里,有他不能拒绝的一件最宝贵的东西.

    而在这天晚上,太尉周渊也偶遇了一个人,宁则诚.而地点是在闲云楼.闲云楼为特别重要的人物都特别设计了场所,想要遇见,很简单,但如果不想见,你就绝对见不到.

    这一天,太尉周渊想见宁则诚,宁则诚却也恰好地适时地出现在了闲云楼里.见面,寒喧,打哈哈,仿佛两人好长时间都没有见过面了,而其实,两人从下朝分别到现在,也不到一个时辰.

    “相请不如偶遇,一齐坐坐!”周渊笑得很自然.

    “一齐坐坐,一齐坐坐,自从太尉凯旋搬师之后,我们还没有一起坐坐呢!”宁则诚笑得很坦然.

    当随从退尽,当大门关上,周渊脸上的笑容倏地消失了,和出现时一样突然,宁则诚则仍是笑得很开心,因为他知道,今天,他必然会是胜利者.

    “天南的手伸得太长了,现在重已经掌控了三分之下的王城军队.”周渊道.

    宁则诚品茶,点头,不作声.

    “高远现在是征东将军,可以想见,以此的能耐,将来,手上会一支让人恐惧的军队.如果他成了天南的女婿,那么,这支军队便也可以看作是天南的.”

    宁则诚放下茶杯,看着对方,”那又如何?”

    “真到了这个时候,你晚上睡得着吗?”周渊冷笑.

    “我为何睡不着!”宁则诚大笑,”如果没有一个慢慢强大起来的天南,而只有一个在战事之不断澎涨的太尉,我才会真会睡不着.太尉,三角鼎立才会有真正的平衡.”

    周渊看着宁则诚,眼居然闪烁着怜悯的光芒,”你是这样想的么?你,我,天南,三角平衡?”

    “难道不是吗?”宁则诚冷冷地道.

    周渊看着对方,慢慢地道:”你失去过你最宝贵的东西么?”

    宁则诚一怔,他这一辈,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锦衣玉食,接受最好的教育,由家族安排,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没有他想想而得不到的东西,自然也就谈不到失去.

    “所以你无法体会天南,也不会真正懂得天南.”周渊道:”他失去过,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而到现在,他又几乎要拥有一切了,这个时候的天南与我们已经不一样了,小宁!”周渊大喝道,言语之间,不自觉地将年轻时候与宁则诚两人之间的称呼也带了出来.

    “他担心,他恐惧,他害怕再失去,所以,他会不顾一切地抓权,因为只有权利,才会让他感到安全,他不想让十数年前的事情,再重演一遍.他安插人手,控制朝臣,他已经这样做了,他将手伸向军队,重是他的第一步棋,而现在,你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更佳的选择,高远.征东将军,小宁,你可真大方啊!”

    周渊冷笑起来,”一个能控制朝政,深得王上信任的天南,一个拥有强力军队的天南,会是你我的梦厣,你想要三角鼎立,天南想吗?或许,他想唱一出独角戏呢?”

    “这不可能.”

    “现在不可能,将来呢?”周渊笑道.”当他羽翼渐丰,当高远能左右局势的时候呢?宁大人,恕我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样下去,用不了数年,你就会尝到天南的苦果,而不是我.天南想要独霸朝纲,第一个要除去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在他的名单之上只会排在后面,因为比起你来,我要难对付的多,我有军队.你没有.”

    “一个磋砣十年的天南,一个野心勃勃的天南,一个想名垂青史大干一场的天南,不会容忍三角鼎立,他想要的是毫无挚肘地来施展他的抱负,他的理想.他会藐视一切约定俗成的规纪,他会挥舞大锤砸碎所有挡在他前面的敌人.这样的他,你不害怕吗?”周渊冷笑.

    “宁大人,我不相信你没有看到,没有想到,你现在所做的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为了同我能更好地讨价还价吗,你成功了!”周渊从怀里掏出一卷纸来,啪的一声拍在桌上,”这是你想要的.”

    宁则诚慢慢地打开了纸章,那上面,是一个个的人名和一个个的职位,上面这些名字,都是宁系将领,在以前,他们是被压制的不能动弹的一群人物,大多赋闲在家,跑马遛狗赌博狎妓成了他们的主业,而现在,他们要回来了.他们带来的,将是宁则诚梦寐以求的军权.

    “三角鼎立是一定要的,但不是你,我,天南,而是你,我,和王上,而天南,只能作为王上的一只狗存在,我们两人当初冒着偌大的风险将他请回来,不是让他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的,宁大人,我们必须要让天南明白,现在的燕国已经不是十年前他氏掌控的那个燕国了.”周渊淡淡地道.(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