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一章:宁府(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一章:宁府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奇珍异草没有见着,大美女倒是看到了一个.

    沿着横跨整个湖塘的木廊,欣赏着那将展未展的荷以及那时而凌空跃起的鱼儿,檀锋与高远绕过了姿态各异的假山,便听到了叮叮咚咚的筝音,站在假山这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对面冠盖如云的松树之下,一个身着淡蓝色纱裙的女正在抚琴,身后一个侍女轻轻地挥着一个团扇,似乎在为她驱赶着林间的蚊蚁.

    有轻风穿林而出,女身上轻纱飞扬,让人顿时眼前一亮.

    檀锋倒背着双手,欣赏地看着对面的女纤手轻舞,淙淙筝音如流水一般在林间流淌,高远却是后退了一步,他知道,像宁氏这种大贵族家的后眷,是轻易不见外人的,自己出现在这里,已经算是唐突了.

    林间弹筝的正是宁则诚的女儿宁馨,她的筝技曾让菁儿的古筝师傅知难而退,只不过宁馨身份的原因,能亲耳听到她弹筝的人实在少之又少,故而名声不显.

    宁则诚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女儿,于宁氏这样的大贵族而言,委实是不可思议的,也不是宁则诚不想多多息,而是说来奇怪,自从他生了这个女儿之后,无论如何怎么努力,却是再也没有息了.外间多传是因为宁则诚掌控着燕翎卫,做了太多的坏事,所以老天爷罚他断绝孙.对于这些传言,宁则诚自然是不信的,不过十数年的时间,纳妾不少,却没有一个开花结果的,宁则诚便也认了命,好在宁家他这一辈之,倒是不只他一人,兄弟多多,真到了完全没有希望的时候,过继一个来继承香烟,也是没有问题的.

    檀锋大模大样地站在那里,甚至向着那边挥了挥手,宁馨背后的侍女抿嘴轻笑,显然对檀锋是极熟的,而宁馨抬头看见檀锋,亦是微微点头示意,琴声却是不停.

    一曲终了,宁馨从侍女手接过手绢,轻轻地擦拭着手掌,眼睛却是看着这边,”檀大哥过来了?”

    檀锋鼓着掌,笑道:”数月不见,宁妹妹的琴技却是更加高明了,只是我听来,怎么少了些快乐,多了些忧郁啊?”

    “檀大哥倒是知音,竟然听得出我的琴音.”宁馨站了起来,微笑道:”琴声系心声,心自不宁,自然便自琴音之喧泄而出,如是而已.”

    “你乃天之娇女,为何心绪不宁,莫非是有了心上人不成?”檀锋大笑,”女大思嫁了,如有心上人,要不要我跟宁大人提上一提?”

    “檀大哥又说混话!”宁馨站了起来,脸上却没有多少嗔怪之色,看来与檀锋平日说话,也是这般随意,玩笑是开惯了的.”小心我告诉世伯,让你挨大棍!”

    檀锋立时举起双手,”罢了罢了,算我胡说,你什么也没有听到.今日我带了一位尊贵的客人过来,且看在他的面上,给我留几份薄面吧!”

    “客人?”宁馨有些诧异地看着檀锋,能让檀锋将人直接带到这里,而且在自己面前也毫不避忌的人,应当是檀锋极为要好的朋友了,这可就奇怪了,自己与檀锋相识多年,以前也不见她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檀锋回过头来,”高远,出来吧!别扭扭捏捏的了!”

    高远摊摊手,有些无奈地走到了檀锋的身边,拱手向对面的宁馨行了一礼,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对面的宁馨却是反应奇怪,一听到高远的名字,顿时便变了颜色,待得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出现在檀锋的身边时,脸色更是苍白起来.

    “宁妹妹,这位便是待得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的男主角了,现在可不得了,是我大燕的征东将军了,你不是一直概叹着菁儿与这位高兄弟的凄美爱情故事么,我现在可是将人给你带到面前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当面问来.”一手拉着高远,檀锋大步向宁馨走来.

    岂料宁馨却像是被蜂蜇了一口一般,看着走来的两人,竟是转身便走,转眼之间便已经没入松林之内,慌得侍女赶紧追了上去,竟是连琴也不要了.

    看着逃命一般的宁馨,檀锋大为讶然,愕在了当地,”这是怎么啦?那段日不是天天念叼着要见一见男主角么,怎么今天我给你拖来了,你却居然跑了.”

    高远却是一甩袖,摆脱了檀锋的手,”檀将军,你说要我来拜谢宁大人,感情是个幌,原来是卖了兄弟来讨好这位宁小姐不成么?”

    檀锋闻言,转过头来,满脸的干笑之,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这个,呵呵,倒也不瞒兄弟,宁大人原来让我约的是晚上,不过我这位宁妹妹以前一直念叼着想要见见你,所以我便将这时间嘛,稍稍提前了一点点,不过她这反应可是有点不对啊!”檀锋摸摸脑袋.”倒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看到苦主出现,立马转身逃命去了.”

    高远恶狠狠地盯着他,”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小姐,能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檀兄,你不要打岔,转移话题.”

    檀锋两手一摊,”好吧,我是骗了你来,不过只是将时间稍稍提前了一些,你说怎么办吧?”

    看着耍起无赖的檀锋,高远当真是无话可说,直到此时,这家伙终于是露出了纫绔弟的一面.以前在战场之上,却是被他成功地骗过去了.

    其实檀锋虽是胡乱猜测,转移话题,不过倒是让他猜了一个八不离十,宁馨以前对高远的确是十分好奇,想要见一见这个让菁儿念念不忘,竟然自断青丝,发下狠话的奇男,但随手他受父亲之托,刻意接近菁儿,并将菁儿引进了闲云楼,让其知道了天南引诱高远加入燕赵大战的真相,使得家父女反目,大闹一场,搬离家住进静慈庵,她却是心怀愧疚,此刻一看到高远,下意识地便转身逃走了.

    当然这些事情,这二位是不知道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奇珍异草自然是没得心思看了,高远恼怒地转身便走,他是真心来感谢宁则诚的,不想却先被檀锋摆了一道,宁则诚没见着,倒是先见了人家闺女,这可不是什么有礼貌的事情.

    檀锋自知理亏,跟在高远身后,一迭声地解释着,高远懒得答理他,直到走出月牙门,这才转过身来,”既然宁大人一时不得回来,我便先离开,先找一处落脚的地方,晚间再来拜谢宁大人.”

    “找什么落脚的地方啊,我家大得很,别说你只带了二十来人,便是二百来人,我也轻轻松松地给你安置下来.去我家,去我家!”檀锋笑道.

    “可不敢去你家了,不然你卖了我,我还得帮你数钱呢!”高远冷笑着,转身便走.

    檀锋楞了一下,嘟囔一声,”有这么严重么?又不是让你去见阎罗王,让你去见一位漂亮的大小姐,你也这么不乐意?”

    高远充耳不闻,决定先离开宁府,找一处客栈安顿下来之后,再好好想想,怎么去登家的门?当真骑着战马,带着八抬大轿去?好像有些不切实际,看了宁则诚的家,高远忽然明白,即便府到时候不拦自己,自己带着这二十来个手下,只怕进了这样大的房里,转上半天,也找不着北,更何况,府的私兵也不是白给的,那些兵高远见过,虽然比不上自己的亲兵,但也算是精锐,自己这二十人撞上门去,十有八会给一顿乱棍打出来.

    到时候菁儿接不出来,给揍得鼻青脸肿的话,这脸就丢大发了,相信在蓟城,有不少人正等着看自己与家的热闹呢!

    相信不少人正在等着看新晋的征东将军与国相大人死掐一场吧!

    高远大步走向宁家的大门,檀锋紧跟一侧,喋喋不休,活似一个长舌妇,这让高远极是奇怪,这家伙在沙场之上杀伐果断,率队冲杀,端地是一个马上骁将,一个很不错的将领,怎么一回到蓟城,就马上变了副模样呢?如果是先在蓟城看到他,高远是怎么也无法将这样的一个家伙与纵横战场的那个檀锋联系到一起来的.

    刚刚走到大门前,一队人马拥着一辆马车疾驰而来,于大门之前停下,马车门打开,一个身着朝服的官员,带着些许疲力之色,从内里走了出来,看到大门之前的檀锋与高远,先是一楞,但马上,笑容就浮上了面孔.

    “高将军!”他亲热地叫了起来,大步走过来,站在高远面前,”今天当真是让人惊喜不断啊!”

    “宁大人!”看着眼前之人,高远顿时知道自己走不掉了,虽然今天才认识这位大名鼎鼎的宁大人,但他却知道,这位大人是极不好缠的,而且偏偏对自己还有恩情,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的确是帮到了自己.

    他双手抱拳,一揖到地,”高某特来向宁大人致谢.受惠良多,无以为报!”

    宁则诚微笑着,双手扶起高远,”帮你就是帮我大燕,何必言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