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九十章:天上掉馅饼(书号:13651

第二百九十章:天上掉馅饼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征东将军!

    高远霍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台阶之顶,王座之上的燕王姬平,此刻,他正含笑地看着跪在阶下的这员年轻的将领.

    是的,就是征东将军.

    天南仰首向天,看着房梁,宁则诚低头轻掸袍服,似乎那上面有灰尘,只有周渊,张大了嘴巴,震惊地看看姬平,再看看宁二人,最后看向高远.

    晋封高远为征东将军,他事前毫不知情,而他为高远请封的只不过是一个奋威将军而已.看到宫内侍捧着征东将军的印信走向高远,周渊的眼闪过一丝恼怒,木已成舟,即便是他,此时也是做声不得.

    双手接过装有征东将军印信的盘,高远仍似在梦,如果说扶风兵以前就是一个地方杂牌军,自从接过印信这一刻起,便一跃而成为燕国常备军了,而他,也从一个不入流的地方县尉,转眼之间便一步登天,成了燕国八大将军之一.

    这转变,来得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此时的朝堂之上,武百官,济济一堂,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高远,低笑之声立时不绝于耳,终究一是一个土包啊!王公贵族们在心底不无鄙视地道,一朝登天,竟是不知身在何处了.

    但他们敢笑,却不敢出头对这桩任命来说些什么,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对于高远的任职,这其夹杂着朝堂之上三巨头的明争暗斗,明智者就不会掺杂进去,掺杂进去的多半都是这三位自家人.

    周渊遭到突然袭击,默不作声,周系人马当然是偃旗息鼓,宁则诚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此刻看看天南,再看看周渊,满脸得意之色,而天南,一直便是仰首向天,看着房梁.

    直到散朝之时,高远仍在没有怎么回过神来,他在战场之上,能化腐朽为神奇,斩将奋旗,运筹帷幄,视敌为无物,但真要说到做官,他却还是一个初哥儿,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现在的他,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出来的,这里面的复杂,亦不是他在扶风历练出来的那点经历能够解释的.

    天上掉下来的征东将军着实将高远砸得有些头昏眼花,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自己现在已经可以名正言顺地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自己不再是小小的县尉高远,而是堂堂的八大将军之一.

    刚刚踏出宫门,一支强有力的手便将他拉了过来,熟悉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好家伙,一步登天啊,高远,你可得请客,请我喝酒!”

    高远看着檀锋,对于这个在燕赵大战之,真心实意帮助过他的人,他的确是感谢的,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

    “檀将军,没有问题,你想去哪里喝,咱们便去哪里喝,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得先去安置一下我的护卫,你们都是蓟城人,到这儿可就是到家了,跟我来哪些兵现在还被丢在宫外没有着落呢!”高远道:”我也没有想到,不过晋见一下王驾,居然要用如此之长的时间.”

    檀锋大笑起来,”早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啊,我在进宫之前,都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他们现在,正在大吃大喝,比你可是消闲多了,跟我走吧.”

    “去哪儿?”

    “到了地头儿你就知道了.”檀锋不由分说,抓了高远便走,”步兵那伙人,都在哪里呢.”

    宫门之外,早有人备好了马匹,两人跨上马,一溜烟地便消失在王宫前的大道上,在他们两人刚刚离开的那一刻,重匆匆地出现在宫门口,他本来是奉命邀请高远前去府的,但因为他是皇宫禁卫统领,身负职责,等料理完手头的事情赶出来时,却只看见了檀锋和高远两个人的背影,看着飞驰而去的两人,重脸上不由浮上了一层忧色.

    半个时辰之后,高远看到了檀锋带着他抵达的所在,宁府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让他脸色有些不豫,他没有想到,檀锋竟然这样便将他带到了御史大夫宁则诚的府弟所在.

    “高兄弟,莫要生气!”檀锋笑道:”我如明说,你自然不肯来,但我觉得,你应当来这一趟,要知道,这一次作战,宁大人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是帮了你的大忙的,启用燕翎卫来帮助一个县尉作战,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而且,你的征东将军,也是宁大人一力争取而来,于情于理,难道你不应当亲自来道谢么?”

    是啊,于情于理,不管宁则诚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他的确帮到了自己,不仅让自己在这场战事之全身而退,而且还立下功劳,获得了征东将军这个先前他想不不敢想的位置.

    “征东将军也是宁大人在背后推动?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高远看着檀锋,他已经很明确地拒绝了宁则诚的邀请加盟意思了.

    “我也不清楚,或许宁大人欣赏你这种人吧!走吧,高兄弟,即来之,则安之,反正都是要见的,你是征东将军,以后与宁大人这样的高官打交道的日多着呢,迟早是要见的.再说了,你的手下现在可都在宁府里喝酒吃肉呢!”檀锋笑着拉起高远便行.

    门前的守卫显然与檀锋极熟,看到他来,都是笑嘻嘻的奔了过来,牵马的牵马,扶人的扶人,服侍着二人下得马来.

    “檀将军,您过来啦,老爷还没有下朝呢!”一个管事模样的人笑咪咪地道.

    “我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没事散朝了,宁大人这样的大人物自然还有重要事情要商量,我们先进去逛逛宁大人的花园吧,等大人回来了,你再使人通知我们.”檀锋笑道.

    “好的好的.”管事没口的答应着,”檀将军请便.”

    随着檀锋走进宁家大宅,看着檀锋熟门熟路地引着高远七弯八拐地在内穿行,高远忍不住道:”檀将军,我看你不仅仅与宁大人是上下属关系吧?”

    檀锋哈哈一笑,”我们两家是世交,论起家世,我得叫他叔叔,从小便来宁府玩惯了的.高远,这一回你该明白了吧?宁大人要我帮你,我便帮你,其实在这儿之前,我认都不认得你,为什么要帮你?不过说起来,这段日相处下来,你的确是一个值得一交的朋友,我倒也不后悔替宁大人干这事儿了!”

    “嗯?”高远听着檀锋这话里意思,不由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他.

    “虽然是世交,但宁大人干得有些活儿,我不大喜欢.”瞄了一眼四周,檀锋压低了声音,道:”宁大人手里的燕翎卫,除了刺探敌人情报,有时候也刺探一点儿别的事情,在蓟城,很多人不喜欢他,明白了吧!”

    高远微微一笑,”明白了!”说白了,宁则诚是御史大夫,兼任大燕的特务头,刺探敌人的军情那是自当应份,但监视自己人想来也是不遗余力,这样的包打听,自然是不讨论喜欢的.

    说着话,两人跨过了一道月牙门,霎那之间,高远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呈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他所想象的那种后花园,这个花园之大,几乎超出了高远的认知.

    他尽然一眼没有看到这个花园的尽头,此刻,他正站在一道廊桥之上,这道月牙门设计的极为巧妙,跨过月牙门,已经置身于一个极大的湖塘之上,一道七折八弯的木制廊桥自脚下延伸开去,这个湖塘怕不有百来亩大,湖里莲刚刚舒展开一些枝,东一簇,西一团,再过得一个来月时间,想来这个湖塘便会被这些莲尽数覆盖了.极目远望,湖的另一头,山影叠嶂,一个个人假山有的绿意盎然,有的却是水流淙淙.更远处,却是成片的树林.

    看着高远瞠目结舌的表情,檀锋微微一笑,”高远,宁大人身为燕国除开王上地位最高的三人之一,府弟自然也是很不错的,不过以后你去了府,你才会知道什么豪奢,比起这里,府才是真正的豪华的出乎人的想象,这里,那是小巫见大巫.令狐潮十数年经营,巧取豪夺,不但扩张的府弟,最后竟然落入到了他的死敌氏之手,想来令狐潮在地狱里,也会号淘大哭一场吧.”

    高远摇摇头,看着这豪奢的后花园,他的脑里想得却是边城之上百姓们的窘苦困境,辛苦数十年,结营的那小小的家,往往便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那里的人们,只求一食之饱,一宿之安,别说是他们了,便连自己,又何尝不是食难下咽,睡难安寝.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心里忽然浮起这样一句话,高远骤然有些愤怒起来,假如这些人能将自己的小窝造得小一点,就得节约出多少钱来,而这些钱又可以武装起多少军队?有了这些军队,难道还怕东胡人么?

    看着高远的样,檀锋微笑道:”高远,以后你就会习惯了.走吧,宁大人的花园里,可是有不少珍藏的奇花异草,寻常人可是看不到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