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一路鲜花(书号:13651

第二百八十九章:一路鲜花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第一次见识了古代大型典仪的复杂与繁琐.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当看到燕国王上率武百官迎于东门之外的时候,包括太尉周渊在内的所有武将没有一人下马,他们策马缓缓而行,至东门外数十步,方才勒马停下.随着礼仪官的一声唱诺,以燕王为首,燕国所有武百官都是双手交叠,竟然跪了下来.

    这一霎那间,高远似乎有一个错觉,莫不是太尉周渊造反了!

    但显然不是,因为那些武百官们没有一个人惊慌失措,而高远左右的将领们也都甘之若素,似乎这就是礼所当然的事情.

    三拜叩,礼毕.燕王起身,微笑着看着他面前的将士.

    周渊第一个翻身下马,在他身后,所有将领们在一片甲胄哗啦啦的碰撞声一齐下马,跟随着周渊向燕王行礼.

    葡伏在地,高远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燕王并不是在向周渊行礼,他是在向燕国的旗帜行礼,也算是在酬谢将士们远征凯旋而归.

    夹杂在一大群将领之,高远亦步亦趋,他并不懂得这些礼仪,好在他身边有一个檀锋,对方做什么,他也跟着做什么.

    鼓乐声,高远显得有些迷糊,这样的大场面,别说是今生,便是前世,他也不曾见到过.

    叩阙,祭天地,祭宗庙,祭阵亡士卒,一项项下来,小半天便立时没有了,在战场之上几进几出都不觉得累得高远,此时只觉得累得心慌,扫眼看着那些武百官,倒恍然没事人一般,不由大是心服,了不起啊,这样爬上爬下的折腾人,也真不知他们是怎样修练出来的.

    好不容易捱到了献俘一节,高远听到身边的檀锋明显地出了一口长气,看来这位老兄也是有些不耐了.这是最后一项,做完这一项,大家便可以进城了.

    俘虏当然是没有的,当双方签定和约,所有的俘虏便都交还给了赵国,以显示燕国的友好,但在燕军手,还缴获有大量的燕军旗帜,这里面,既有赵军各地的私军旗帜,也有更为值钱的赵军常备军旗帜.献俘便变成了献旗.

    以周渊为首,当礼仪官唱出一个人的名字时,这个人便会双手举着一面旗帜走到燕王的面前,将这面旗帜掷于他的脚下,燕王姬平满面笑容,看着面前越堆越高的旗帜,心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毕竟,他刚刚登位,便一雪燕国十数年来的耻辱,不仅收回了故土,更是开疆拓土,将赵国的领地也抢了一块回来.这让他有些踌躇满志.

    高远手也有一面旗帜,但功劳薄上他可以排在第一,这个时候,以他的官职便只能排在末尾了,毕竟,传说的将军之位还并没有到手.

    前面的将军们一个接着一个地走完了,最后,只剩下他一人孤零零的举着一面旗帜站在了士兵之前,不过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当礼仪官大声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对方的声音似乎拖得格外长一些,而随着他的名字从礼仪官的嘴里嘴喊将出来,本来安静的人群之,出然传出了整齐划一的惊叹声.所有的目光在这一刻,齐唰唰地集到了他的身上.

    被成百上千人行注目礼的感觉并不太好,特别是在这种场合,而且这些人并不是他熟悉的战友,兄弟,而是一群各怀心思的家伙,高远犹如芒刺在背,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举着旗帜,大步向前.

    随着他的行进,惊叹这愈来愈大.今天的高远,可是特地穿上了一身明晃晃的盔甲,这东西,平素作战他是坚决不穿的,但今天,却在檀锋的逼迫之下不得不披在了身上,每走一步,甲相拦,清脆的声音都让他有些不自在.

    将旗帜掷于燕王脚前,高远大礼参拜.

    燕王姬平凝目注视着这个人还没有到蓟城,便已经闹出偌大风波的青年将军,果然一表人才,不愧军猛将,这样的场合,以他的身份,居然还能如此镇定地一路行来,在礼仪之上,挑不出任何差错.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天南,燕国的国相脸色平静如昔,似乎这个人与他毫无关系.

    姬平一笑,弯腰,扶起高远,”高远,本王久闻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哈哈哈!”这几声笑,内里的含义可就多了去了,姬平身后的天南,终于还是忍不住变了颜色.

    “本次大战,你立下大功,本王不会亏待你的.还望今后再接再励,再立新功.”姬平拍拍高远的手臂,和颜悦色.

    “谢王上恩,高远一定会大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的场合,高远自然是没口的答应,豪言壮语,不假思索地便喷勃而出.

    “王上,该进行下一个仪式了.”一侧的礼仪官看着燕王似乎意犹未尽,还想与高远说点什么,赶紧凑了上来,低声道.

    燕王姬平的确还想与高远多聊聊,一句长发及腰,不知让多少少男少女为之倾倒,姬平虽然贵为王者,但年纪却比高远大不了多少,对于这样的事情,或多或少,仍然是心向往之.

    “好,好!”姬平点点头,看着高远,”以后多有机会再与卿说话.”

    听着姬平的话,高远却有些迷糊了,要知道,这一声卿可不是随便叫的,以高远的身份,现在远远当不得卿这个尊称.

    姬平一笑而去,走到周渊的身边,携着他的手,登上了王辇,马儿轻嘶声,扬蹄缓缓向内而去,在他们的身后,一辆辆的马车依次驶来,一位位的将领登上马车,最后,一辆马车停在了高远的身前,”高将军,请上车!”

    高远看向左右,那些蓟城的武百官们仍然肃立于城门两侧,正看着一个个将领跨车而去,这倒类似于披红游街,夸耀武功吧,高远在心里想着,这倒真是一个出风头的活计,檀锋说过,从东门而入,直至皇宫,可是有着十数里的大道,可想而知,现在这条大道的两侧,必然有着无数的百姓正涌得水泄不通地准备热闹吧!

    他看了一眼领袖着百官的天南,此公脸上仍上平静如水,看不出丝毫波澜.眼,似乎便没有高远这个人一般.

    高远低低地哼了一声,手扶车辕,一个箭步便跨了上去,自己说过,一定会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去府将菁儿娶回来的.自己这么说了,就一定会这么做.

    前方传来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驶进城门,向内里走了一段路之后,高远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人山人海,旗仗鲜明的皇城禁卫们手持武器,一步一人,沿着笔直的笔直的街道一直向前,每人个的长刀大戟之上,都包着一段红绸,以冲掉刀枪的煞气,而在他们的身后,便是一个个攒动的人头,更让高远称奇的是,街道两边的楼房,一个个都是窗户大开,有晒楼阳台的上面更是挤满了人,看着车队驶来,不停地挥臂呐喊着.

    燕国这十数年来,准确地说,就是一个受气包的角色,现在新王上任,他们终于迎来了一场扬眉吐气的胜利,由不得这些人不兴奋,不高兴.

    走在这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高远突然之间有了一种神圣的感觉,看着那一张张笑容满面的脸,一种想要保护他们的念头油然而生,愿所有人都一直能有这种开心的笑容,他在心里默默地道.

    高远的车马排在最后,应当说是最不起眼的,但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知从哪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高远,最后一个是高远!”听那声音,倒似是一个女.

    随着这一声尖叫,更多的人叫了起来.

    “高远,高远!”

    “高远来蓟城了!”

    “待我长发及腰,君来娶我可好!”

    声浪愈来愈大,高远被这阵势当真是吓着了,脑袋一下就懵了.

    声浪一波高过一波,而这其,倒是女的尖叫声更最.高远虽然没有到过蓟城,但他在蓟城,是一个传奇,菁儿的特殊身份,以及刀斩满头青丝和那一句足以让所有痴"qing ren"儿落泪的名句,都让高远在蓟城声名远播.

    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去府将你娶出来!与待我长发及腰,君来娶我可好一样,在蓟城广为流传,今天,这位传说的高远终于出现了.他站在夸功游街的马车之上,一路前来.

    盛名之下无虚士,高远来了,果然如他所言,他不仅是骑着高头大马来的,而且是作为一个战功着著的将领来的.

    不知从哪里扔出来一朵鲜花,不偏不倚地落在高远的车驾之上.伴随着这朵鲜花的飘落,是一个女的大喊:”高远!”

    高远抬头,高高的楼层窗户之间,一个女在向他挥着手.

    不等高远脸上的苦笑落下,一朵朵的鲜花,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玩意如雨点一般的落向了他的马车,有些打在盔甲之上,叮当作响,落到车驾之上,定晴看时,竟然是一个个女们随身佩戴的香囊.

    亏得今天听了檀锋的话,穿上了盔甲,否则非给砸得鼻青脸肿.高远心暗自庆幸不已.路还没有走到一半,高远的车辆之上已经堆满了花朵与香囊,还有不少因为准头不佳,落到了大道之上,给高远驾车的车夫叫苦不迭,他可是错挨了不少.

    高远的风光,竟然一时盖过了最前头的燕王姬平与周渊两人.

    “高远,看来还真是受人欢迎啊!”姬平哈哈大笑,周渊若有所思.

    而此时,在一幢楼房之上,半开的窗户之,却有一张脸,半是欢喜,半是嗔怒地看着从楼下缓缓行过的高远,她身旁一人,却在哧哧的笑着,笑着的那人是曹怜儿,而半嗔半怒的却是菁儿,她的头发仍然没有长起来,但一头短发却让她显得更加美丽与娇俏.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