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八十八章:回蓟城(书号:13651

第二百八十八章:回蓟城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听着荀修的话,天南的脸色不免更难看了一些.

    “难怪宁则诚会不遗余力向其示好,周渊亦是大力提拔,原来根在这儿!”

    荀修呵呵一笑,”他们是想拉拢高远,但是天南,他们怎么是你的对手?你摇摇手指,那高远自然便会乖乖地送上门来.”

    听得此话,天南的脸色更难看了一些,与荀修不同,天南毕竟还是要脸的.满蓟城的人都知道他不想要这个女婿,现在高远一鸣惊人,一步登天,自己又巴巴地凑上去,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死.咬着牙,天南内心深处的那股贵族傲气又冒了起来.

    荀修看着天南的脸色变幻,对于这个弟,他是非常了解的,不等天南开口,他已道:”天南啊,你十年磨励,竟然还是没有看穿吗?脸面是个什么东西?他能当饭吃,能当兵使?我们当年一路逃亡,要过饭,偷过东西,这十年来,我看着你从一个青涩的青年一步步成长起来,我还以为你的心已经够成熟了,现在看起来,你还是差了一着啊!”

    “先生!”

    “以前高远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尉,于我们没有什么帮助,不要也就不要,但现在,他马上就会成为征东将军,你的反对不会有效的,周渊与宁则诚一定会赞成,王上也有意扶持新的力量,这是大势所趋,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将他抓回来.只要有小姐在,天南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高远笼在身边.”荀修道:”那是一个征东将军,一支数千人的虎贲之师,重见过高远的兵,当知道其厉害.”

    “不错,高远的兵,当得起精锐二字.”重点头道.

    “先生,高远此,现在看来,不是一般人,我以前做过的事情,他不会不知道,即便我答应他的婚事,他就会感激我,而归于我的门下么?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我可不想到时候一无所获,一无所有.”天南道.

    “糊涂!”荀修眉头皱了起来,”所谓疏不间亲,高远或许会对你不满,但有小姐这样一个联系在,什么样的矛盾不能修弥?话又说回来,即便高远不归于门之下,但却不会对你不利,如果你有什么危难,此人必然会出手,只要你与他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他就是一个强有力的武器,任何人想对付你,都得先想想高远的态度.更何况,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是很容易就能让所有人都相信,高远已经归于你的门下了.不是吗?”

    天南沉默下来.

    “国相,其实这件事,从头到尾,您并没有对小姐的婚事说过一个不字,是吧?扶风之时,是我与荀先生以及夫人作的主,与您完全没有关系,而后来,您不是给了高远机会么?没有您给他的这个机会,他能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外面虽然有些议论,但我们只要抓住这一点,便很容易反驳的.”重道:”就说相爷您不过是为了磨励考验高远而已,现在高远已经通过了您的考核,那与小姐的婚事,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

    荀修大笑,”重这话说得好.就是这个理儿,天南啊,这些舆论上的事情,我来做.保管过不了几天,蓟城便会说你相爷慧眼识珠,为我大燕又发掘了一个名将.当初小姐一句长发及腰名闻天下,现在,可是到了有"qing ren"终成眷属的时候了.”

    听着两人的话,天南的脸色渐渐地舒展开来,这一刻,仿佛当初对高远所做的一切,当真就是为了煅炼这个女婿而已,”先生说得是,回头便让夫人去静慈庵接回菁儿,嗯,让枫儿一道去,让枫儿跟她说.”

    “如此甚佳!”荀修抚掌大笑.

    高远自然不知道,他与菁儿的婚事,在这一刻已经出现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那一个杂牌将军的称号,已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征东将军,是可以开府建衙的实职,此刻,他正如同一个小学生一般,在周渊的身前,听着此人的教导.

    自战事结束,周渊对高远便表示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从易水河畔撤军开始,高远便一直被他招呼在身边并辔而行,这让其它的将领是有羡又妒,却又说不出话来,在这一场战事之,高远的表现的确是无可挑剔的.

    周渊招呼高远在自己的身边,自然不是无的放矢,除了表示对他的看重之外,另外,了解东胡人的详情,也是周渊的重之重.

    燕赵之战已经结束,下一步,周渊的眼光已经转向了东胡,燕国如果想在这个时代有所作为,不将东胡这个钉拔掉是不可能成事的,而高远,却正是这样一个最佳的人选,他生于边城,长于边城,又与东胡人熬战数年,去年更是千骑千里突袭,烧了东胡人的榆林大营,为燕国可以全心全意进行与赵国的这一场大战而立下汗马功劳,说起对东胡人的了解,只怕除了张守约外,便只有眼前这位高远了.

    打掉东胡,高远自然也是乐意的,只有在战事之,他才能表现出他的价值,他才能更进一步,朝廷如果要对付东胡的话,正他的下怀.对于周渊的问话,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且,在现周渊的谈话,高远自己也是受益非浅,抛开周渊的立场,为人不说,此人毕竟是一国太尉,站得高些,自然就看得远些,至少现在,高远觉得在战略眼光之上,自己是无法与此人相比的.相比起周渊的战略构想,自己以前的那些想法,完全便是小孩的玩意儿,根本不值一提.

    这才是国战!高远在心道.

    便在这气氛友好的交谈之,这支大军终于进入到了蓟城范围之内,一支支的燕国常备军离开了大部队,向着他们各自镇守的地方奔去,除了各部的主要将领仍然跟着周渊之外,当他们行至到蓟城郊个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已经只剩下一支不到三千人的部队了.

    高远终于看到了蓟城.

    这是一个让他震憾的城市,当年他从扶风到辽西的时候,曾经被辽西的雄伟所震撼过,但现在,他看到了燕国的都城,与其相比,辽西城便如同扶风城,根本不值一提了.

    放眼望去,他根本没有看到这座城市的边缘.高耸的城墙向着两旁无边无际的延伸出去,似乎一直延伸到了天边.

    数骑快马自城市方向疾奔而来,走到跟前,翻身下马,躬身于周渊的马前.

    “恭迎太尉大人凯旋而归!”领头一人大声道.

    周渊的脸色微微一沉,自己凯旋而归,难道这就是王上给自己的欢迎仪式么?看着眼前的几人,便要开口喝斥.

    “请太尉大人绕行东城门,王上亲率武百官,满城百姓,在东门之外,为太尉接风洗尘!”来人似乎知道周渊想要说什么,抢在周渊发作之前,大声地说了出来.

    “东门?”周渊讶然.

    “是,东门,王上说,非东门不能酬太尉之功!”来人道.

    周渊的脸色舒展开来,满脸洋溢着欢喜之色,自大燕建国以来,开东门迎接远征归来的将士,扳着指头也数得过来.

    “王上厚爱,臣甚感惭愧!”周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身后的将士,大声喊道:”将士们,王上开东门,迎接你们归来.”

    随着周渊这一声大喊,身后无数将领士兵,都是大声欢呼起来,现在这里剩下的,除开将领,都是长驻在城内的部队,他们当然知道开东门意味着什么,这不仅是无上的荣誉,更意味着丰厚的赏赐.

    只有高远茫然不解,在他的脑里,开东门和开西门,这有什么区别么?

    檀锋不动声色地策马走到高远身边,低声道:”东门大道有十数里长,修得笔直,此路的尽头,便是我大燕的王宫,大燕建国以来,开东门迎接远征归来的将士,不会超过十次,这是对于大燕出征将官的最高荣誉.”

    高远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周渊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便如同月的天,转换的如此之快,想来他也没有想到,燕王居然如此看重他的这一次胜利吧!

    部队迅速转向,一路奔向东门,由于知道了此刻燕国王上正在东门等待着他们,是以士兵们个个都是激动万分,队伍走得比平素整齐多了.

    这一路行去,高远总算是又领教了一番蓟城的庞大,自西门转向东门,他们竟然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估算下一,从西门到东门,只怕不会低于二十里.

    当他们出现在东门的时候,饶是有心理准备,也是吓了一跳.城头之上,张灯结彩,城头之上,一字排开的数百面大鼓同时敲响,无数长号仰天长啸,而燕国现在的最高统治者姬平并没有站在城头之上俯览他的军队,而是站在洞开的城门之前,在他的左右,无数的燕国武百官,贵族大臣们都是身着簇新的服装,肃手而立.

    这一刻,高远的注意力却不是在燕王身上,他只是死死盯着在燕王身后一步的一个年人,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但高远一看到他,便知道,此人一定是天南,菁儿的父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