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八十六章:心有惧(书号:13651

第二百八十六章:心有惧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冯发勇走了,高远坐在自己的大帐里,闭目不语.这一次出来,最大的收获不是自己立下了偌大的功劳,也不是拥有了数千的军队,与这些相比,高远觉得看到了这个时代最顶层的那些人物之间的较量,更让自己受益非浅.

    虽然自己二世为人,从理论上来说,自己拥有比这个时代的人更超前的知识,但知道是一回事,运用又是一回事.就好像一道数学题摆在你的面前,公式你都是知道的,需要运用的定律你也一清二楚,有些人举重若轻的就能解答出来,但另外一些人,想破头也无法做出来,待得看到标准答案之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也能做出来的.这就是天才与常人的区别.

    高远不认为自己是天才,这场牵动着这个时代的大战,直到此时,高远才看到了全貌.

    这让他对于此时距他千里这遥的一个人充满了敬畏之意,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让他需要仰望的人,从天南开始筹画对赵阴谋的时候,他便敏锐地把握到了这个时机,他骗了这个世上所有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人.当众人都以为他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痛打落水狗,将赵国痛殴一顿,以打开东征的缺口的时候,他却反其道而行之,挥军向北,将他的另个一个敌人打得万世不能翻身,而他能做到这一点,竟然还是借助了他最大的敌人的帮助.

    高远险些要为他击节而赞.

    不拘一时之小利,眼光长远,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毫无疑问,此战过后,秦国的战略重心完全可以调整过来,一心一意地要收拾原国了.也许不久的将来,自己也要和这支可怕的军队,可怕的人对垒沙场了.

    高远摇摇头,这是不可避免的.

    而更让他警惧的是,秦武烈王此人,不但有着超越常人的战略眼光,更不差冒险精神,从他敢于在赵牧的眼皮底下摆空城计,将咸阳城几乎脱得光光的展现在赵牧的面前,便可以看出,这个家伙骨里的冒险和疯狂.

    有长远眼光,却又不乏冒险和疯狂,这样的人,是最难以对付的.更何况,这家伙手下还有无数的强悍的打手.

    这些天来,高远耳朵里已经被无数次地让赵牧这个名字灌满,而在秦国,却还有一个让赵牧也不敢掉以轻心的李信,他们到底如何自己不知,但能让这许多人推崇,便很能说明问题了.周渊,周玉,檀锋在听到这些名字的时候,眼露出来的是敬佩,畏惧的表情,而在高远的眼,上面这几位并不是碌碌无能之辈,亦是一时之翘楚,时代之精英,能让这些人敬畏的家伙,当然是极了不起的.

    想到这里,高远不由打了一个寒噤,自己在这些天下名将面前,能撑得过几个回合?天下之大,英才何其之多也,自己以前当真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了.

    “县尉!”大帐帘一掀,颜海波一头撞了进来,”听说秦赵之战已经结束,秦国收兵了,那我们可以回家了吧?”

    在颜海波的身后,步兵,那霸,孟冲,许原依次而入,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浓浓的喜悦,从年后出兵,到现在,整整五个月过去了,所有人都开始想家了.

    “终于要回家了!”颜海波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真是想念孙晓还有曹天成两个家伙啊,还有我们扶风城,居里关,牛栏山呢!”

    高远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是呀,我们要回家了!”

    颜海波的这一声喊,却是将高远从惊惧之叫醒了过来,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现在,自己还只是一个小不点,根本没有资格站在他们的面前与他们对阵,而且,他们也不会知晓有自己这一号人物,即便知道,又何尝会将自己放在眼.

    慢慢来吧,自己会成长起来的,这一趟出来,便让自己学到了太多的东西,也许,当自己有资格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自己的名字也已经在这个时代赫赫有名了.

    赵牧,李信,你们等着我,迟早有一天,我会站在你们的面前,与你们较量的.

    易水河畔,燕军大营,率先出发的高远也率队退回到了这里,大军已经准备班师回朝了,除了姜大维的渔阳郡兵,燕国常备军要返回蓟城,而高远所率领的数千军队将会返回扶风,这在燕军大营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周渊周玉没有什么表情,檀锋永远是那样笑咪咪的,只有姜大维,脸色难看之极,与之相反,他的儿姜新亮,那个曾经被高远狠狠地折辱过一番的家伙,现在倒似与高远好得不得了.坐在高远身侧,两人不是交头接耳一翻,竟然似多年好友一般,让姜大维更是气闷不已.

    高远终于有资格坐在这间像征着权力,身份的大帐之内了,哪怕他现在的官职还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小县尉,但他的手上,却有了一支多达五千人的军队.

    这年头,有兵便是草头王,你有实力,自然便会得到尊重.

    周渊心极是高兴,这一次出兵,可以说收获远远超过了先前的预期,不但收回了在令狐潮手的五城,更是从赵国抢来了另外五城,这在燕国与赵国多年的交道之,是从来不曾有过的,而他自己的声望,也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锋.

    利用这一战,天南会稳固他国相的位置,而周渊,则如愿以偿地将更多的军权抓在手,接下来,便是对东胡了.

    赵国被削弱,而他们面临着强秦的东征,即便对燕国再仇恨,也无力对付燕国,相反,从现在起,他们得陪着笑脸来拉拢燕国了.

    燕赵之间,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将不会再有战事,除非是赵国在战场之上击败了秦国,将秦国的爪打回去,不过这好像是不太可能的.

    秦国有赵国挡着,燕国当然也会给予一定的帮助,没有人想赵国就这样垮掉,特别是现在燕国还没有实力之前.

    当拿下东胡之后,那情况就又另当别论了.

    下一个目标,东胡!周渊在心暗自道,拿下东胡,将辽东那广阔的区域纳入燕国的统治之下,征服东胡,燕国将得到无数的战马,当然,还有那些技艺高超的骑士,当做到这一点之后,燕国,便有了问鼎天下的资格了.

    这是周渊的野望.

    只不过要想达到这个目标,他还必须取得另外两个巨头的同意.或许他们会有其它想法,但这样一个青史留名的机会,相信无论是天南,还是宁则诚,都不会轻易放过的.

    大帐之内欢声笑语,觥筹交错,这是临撤兵之前的最后一顿盛宴.

    “各位,各位!”周渊敲击着酒杯,发出清脆的声响,”老夫说一个笑话,为各位佐酒!”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太尉说笑话儿,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个个都是洗耳恭听.

    “大家可知道,函谷关一役之后,秦军固守函谷关,赵牧不得不撤军,而秦武烈王做了一件什么事吗?”周渊笑道.

    众人都是摇头.

    周渊大笑起来,”这位秦王派出了他的使进出使邯郸,在赵无极的面前大骂赵国忘恩负义,不是东西,让赵国满朝武面如土色,作声不得,赵王是恼羞成怒,险些儿便气昏了过去.”

    “忘恩负义这从何说起?”姜大维不解地道.

    淳于燕呵呵一笑,”那秦国使者痛骂赵国,说匈奴蛮夷侵略赵国代郡,无恶不作,而秦国本着两国兄弟般的兄谊,毅然出兵替赵国报仇,痛殴匈奴,不想赵国不思报恩,反而纵容赵牧进攻函谷关,致使秦国大将赢腾战死,是可忍孰不可忍,要赵国给一个说法呢!”

    大帐之内,众人先是哑然,接着便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这可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秦武烈王,真是太嚣张了.

    “这位使者口才极佳,骂得赵国还不了嘴,最后还提出了一系列的赔偿要求呢!”周渊笑道.

    高远转动着酒杯,看着满屋里大笑的将领,脑里却在飞快地转动头,秦武烈王是这样无聊的人吗?他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除了让两国仇结得更深一些,还能有什么作用,赔偿,赵国自然是不肯给的.

    周渊的目光掠过所有人,看到高远的神色,眼闪过一丝异色,”高远,你怎么看这件事?”

    被周渊点名,高远先是一惊,看着满屋将领的眼光都转到了自己脸上,倒是镇定下来,”太尉,这事儿恐怕没这么简单,秦王不会这么无聊,他此举之,必有深意吧!”

    淳于燕大笑,”好家伙,你去说说,他有什么深意?”

    高远理了理头绪,”大人,我想,秦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这是在逼迫赵国给他们一个交待,那么这个交待便只会指向一个人.”

    “谁?”周渊放下了酒杯.

    “赵牧!”高远肯定地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