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八十一章:高深莫测(书号:13651

第二百八十一章:高深莫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檀锋两郏艳红,一向走路脚下有根的这位武将,此时却是脚步飘浮,歪歪斜斜,几个跟在他身后的亲兵想上来扶他,却被他挥手打开,看着迎上来的高远,他嘿嘿哈哈地笑着,”我特来瞧瞧我们燕国的赵牧!”

    “檀将军醉了!”高远皱着眉头,上前一把抓住了檀锋,”你们几个,扶檀将军回去,这个样,成何体统?”

    他对檀锋的几个亲兵喝道.

    檀锋一挥手,大笑,”谁说我醉了,我还能大战三百回合.啊哈,高远,敢与我再喝三碗么?今儿个高兴啊,十数年来,燕国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

    看着檀锋的模亲,高远一把拖了他便向自己的大帐走去,让士兵们看见主将这副模样,委实是不大好的.

    “小颜,弄点醒酒汤来!”在进帐门的瞬间,高远回过头来喝道.

    将檀锋拖进大帐,正准备将他按到椅上的时候,高远突然发现,刚刚还醉眼惺忪的檀锋,便在这一瞬间,一双眼睛突然变得清明了起来,正盯着他看,眼还有一丝笑意,高远一愕之下,甩手怒道:”檀将军,你玩什么花样?很有趣么?”

    檀锋耸耸肩,看着高远,”你知道今天席上发生了什么吗?”

    “不外就是逼着赵国签定城下之盟罢了,这本来就是水到渠成之事,有什么可猜的.”高远道.

    “是啊,前半段的确是这样的,但后半段却很有味道啊,直到现在,我仍在回味呢!”檀远嘿嘿地笑了起来,”公兰此人,当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高远,你知道,赵牧在席间说了什么吗?”

    高远隐隐觉得不妙.看檀锋的模样,肯定和自己有关系,但自己一个小小的县尉,怎么会成为这些大人物席间的谈资,了不起也就是一个长发及腰罢了,不过这在那些人物眼,不就是一件奇闻逸事么?谈资笑话罢了.

    “面对着一屋的燕国武大臣,兰直若不见,他自始至终只提了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你,高远.他将你比做了谁你可知晓?”

    “赵牧?”高远觉得有些啼笑皆非,赵牧天下名将,名动遐迩,自己算个什么,能拿来与他比.

    “兰说,不出十年,你必将成为燕国之赵牧,他对你是赞不绝口啊,还有他旁边那个赵广,更是结合你的战例,滔滔不绝啊,看他们两人的模样,那对你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檀锋道.

    高远摊摊手,”那个兰纯粹是穷极无聊,无外乎便是找碴蔑视你们一番罢了,也能当得真?”

    “你以为像兰这样的人,做什么事情会无的放矢?燕赵大战,赵国输了就输了,兰何许人也,他会输不起?像他这样的人,拿得起,放得下,这一次输了,马上盘算着的就是如何在下一次赢回来.”檀锋冷笑.

    “那他何必拿我说事,我一个小小的县尉,无权无势.”

    “你还真是小看自己哦!”檀锋呵呵笑了起来,”你是一个县尉,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你身上现在可牵动着不少燕国的大人物呢!我想,兰肯定是搞清楚了这里面的关键了.”

    高远默然不语,檀锋说得不错,自己身上牵绊着燕国国相天南,辽西郡守张守约,现在檀锋身后的宁则诚也上来与自己纠缠不休,如果还要算上的话,那姜大维也应该算上吧,虽然是仇人.

    “他是什么意思?”虽然如此,但高远仍然不解兰这是何意.

    “你知道赵牧吗?”

    “我当然知道,赵国名将,也算是天下名将吧,拿我与他相比,可真是太抬举我了.”高远笑道:”当真是与有荣焉.”

    “你真是这么想的?你知道兰内里的意思吗?算了,你肯定不知道,我讲与你听吧!”檀锋笑嘻嘻地伸长了双足,戏谑地看着高远道.

    “赵牧,的确是天下名将,能与秦国李信分庭抗礼的人物,其实说起来,如果算上双方实力的差距,赵牧应当比李信要强一些,在赵国,赵牧不是太尉,却胜似太尉,不是大将军,却比大将军更有威势.赵国的太尉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常备军的军权握在赵牧手.兰当着我们太尉的面,大赞你十年之后,将成为燕国赵牧,咱家太尉会怎么样?”

    “这样明显的挑拨离间,太尉大人英明,怎么会上他的当?”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兰自然不会指望着马上就见成效,他啊,只不过是栽了一颗刺而已,不过话说回来,高远,如果你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将领那也罢了,你却偏偏与相又纠缠不清,与地方实力派张守约这样的人,这棵刺种在太尉心,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檀锋道.

    “我与相,水火不容!”高远摇头道.

    “以前水火不容,以后呢?”檀锋微笑道:”你现在可是声名鹊起了,易水河边数战,你高远想不出名都难了,正如我先前跟你所说的,这一次,捞一个杂牌将军那肯定是版上钉钉,如果相肯接纳你的话,那一个正牌将军称号是稳稳到手.你有军功,有军队,又有一个当国相的丈人,你说说,太尉会怎么想?”

    “相会接纳我?痴人说梦,我与他两人之间,只怕没有和解的余地了,特别是现在这其又夹了姜大维.”说到姜大维,高远的脸上突然浮上了一层杀气,”他想娶菁儿做续弦.只怕在天南的心,这个姜大维的份量不知比我要重上多少吧!”

    “我也不知道大人究竟会怎么样?”檀锋笑道.”且走且看吧,高远,你自己当心一些.姜大维的确是一个问题,不过我看他的儿姜新亮很帮你嘛!哈,以前以为这小是个绣花枕头,现在看起来,倒也很明白事理的,你大可以利用一下他嘛!”

    “太尉怎么说?”高远不大理会姜大维,但却不能不关心太尉周渊的想法.

    “你以为太尉会怎么说?”檀锋讥刺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

    高远顿时默然,像周渊这样的人,即便心里不爽有想法,也绝不会在脸上表现出什么,说不定还会附和着兰将自己一通大赞,至于他自己心是怎么想的,那只有天知道.

    “瞧,你自己也知道!”檀锋看着高远的反应,哈哈一笑,”高远,以前我带给你宁大人的诚意,你好好想想吧.”

    高远看着檀锋,这家伙是高远碰到的第一个厉害人物,完全看不透他的想法,他所有的动作,都是在关心自己,帮助自己的前提之下作出来的,虽然痕迹明显,但说不定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屡次与自己接触,甚至明目张胆地替自己张目,周渊不会不知道,而檀锋背后是谁,周渊更不会不知道,檀锋这样的作为,你还真说清他是在帮你还是在害你.

    看着高远狐疑的目光,檀锋摊摊手,”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带个话而已,没有任何别的想法,你自己做决定.我还想与你做朋友呢,哈哈,燕国赵牧,有意思,说不定以后我还要仰仗你呢!”

    颜海波端着一个托盘一头撞了进来,托盘之上,放着一大碗醒酒汤,不过当他进得大帐,看着檀锋之时,却是怔在哪里,眼前这个家伙,哪里有半分醉酒的意思?

    “我走了!”檀锋微笑着,”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高远,临走之际,我还是得郑重地提醒你,你必须有一个可供依仗的人,才能达到你的目的.这个人是谁,你可得想清楚罗!”

    说完这句话,檀锋大步向外,走过颜海波之时,向他露齿一笑,伸手抢过醒酒汤,沽咚沽咚喝了一个干净,咣当一声,将碗丢在托盘之上,”还别说,今天酒还喝得真不少,谢谢你的醒酒汤!”

    看着大步离去的檀锋,颜海波傻眼了,”县尉,这家伙到底是想干什么?”

    高远低头沉思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必须得依靠一个人吗?”

    “县尉,您在说什么?”

    “小颜,如果有一个选择,你要做成一件事,你是依靠手里的刀,还是想去找一个人帮忙?”高远看着颜海波,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得靠手里的刀,找人帮忙,怎么知道别人会不会帮你,是不是真的帮你?真要找人帮忙的话,说不定事后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这件事本身的价值!”颜海波脱口而出.

    高远仰头大笑起来,”说得好,小颜,有长进,这话说得好,只要自己有实力,拳头够硬,又怕什么?只向直取,不往曲里求.大丈夫行事,当如是也!”

    颜海波眨巴着眼睛,看着高远,实在有些不明白,高远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没事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高远挥挥手,道.

    方城之内,周渊,淳于燕等人看着平摊在大案之上的燕赵条约,脸上都是遏制不住的喜色.”总算是达到目标了,淳于大人,我们终于可以腾出一些时间,集力量来对付东胡了,在秦赵之间有结果之前,我们须得先拿下东胡这块心病了.”

    淳于燕点头道:”太尉说得不错,拿下东胡,我燕国才有与他们较量的本钱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