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八十章:决斗(书号:13651

第二百八十章:决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淳于燕看着兰,心却是百感交集,他知道,这份条约,兰肯定是会签的,作为燕国的内史,他为燕国取得了这样一个历史性的胜利而感到骄傲与自豪,但作为兰的老友,他深知,兰一旦落笔的后果是什么?兰身为国相,却被派来作这样的勾当,赵王赵无极的心思已经几乎是摆明在桌面上了,要借着这个机会,让兰的名声彻底乱大街.

    他叹了口气,举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也许这对于兰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能安安生生地过完后半辈.名声毁了,总比命没了强.

    兰放下了手的卷轴,看着对面的周渊,淳于燕,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这条约,我可以签!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国相大人请言,只要是淳于燕权利所及范围之内,当能立即答复.”

    “这事儿,得太尉大人亲口应承才是!”兰道.

    周渊笑了笑,”与淳于大人一般,周某权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当能答复.”

    “好,条约一签,我要求燕国大军立即出发,奔赴函谷关.”兰大声道.

    周渊微微一愕,”国相大人,我军离函谷关如此之远,远水难解近渴啊!”

    “赵国需要燕国作出一种强有力的姿态!”兰道:”不管赶不赶得到,赶不赶得及,你们都得走在这条路上.”

    “如果赵牧打下了函谷关,我们此去自然还是有意义的,但如果他打不下来,让秦人守住了函谷关,我们却有何益,那时候,想必李信已经回来了,秦人又不是傻瓜,这个时候,他们定然是偃旗息鼓,马放南山了.这仗可就打不起来了.”周渊微笑道.

    “如果等赵牧打下了函谷关,你们再走,还来得及么?”兰反问道.

    “赵将军如此有把握,我看未必,赢腾虽老,但并不糊涂!秦武烈王也不会坐视函谷关失守的.”周渊道.

    “楚国,已经动员大军开始往秦楚边境进发,战事一触即发,韩魏等国尚在集结军队,这需要时日,只有你燕国大军,一声令下,便可开动.”兰死死地盯着周渊,”太尉答应了这一条,我马上就签.”

    周渊与淳于燕对视一眼,淳于燕微微点头,周渊笑道:”好,国相大人爽快,我也就不拖泥带水,兰大人签下这条约,明日我燕军先锋便立即开拔,大军三日之后出动,如何?只要赵牧能攻下函谷关,那我必然率军出现在咸阳城下.”

    兰不再多说,抓起笔来,在条约的末端,唰唰签上自己的名字,掷笔于地,大喝道:”淳于燕,拿酒来!”

    看着条约之上黑水淋漓的大字,兰身后的赵广痛苦地低下头去,放在膝上的双手捏得卡卡作响,脸上青筋毕露,满脸涨得通红,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到了此时此刻,他仍然觉得无法接受.

    周渊笑了,周玉笑了,檀锋笑了,姜大维笑了,每一个都笑得很开心.

    淳于燕也笑了,不过笑容之却带着些许的惋惜,他两手捧起了酒坛,走到兰跟前,亲手替他斟满.

    兰也在笑,但笑声之,更多的却是透露出那份难言的苦涩.

    这一头,欢笑之夹杂着太多的人生滋味,而在方城之外,高远的军营之,也是欢声雷动,不过,这里的笑声,却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高远抱着膀,歪着脑袋,看着士兵们围起来的一个大圆圈,内里站着的却是孟冲与曹天赐.两人要较量一番.

    起因很简单,孟冲自从跟了高远之后,自觉得在练兵之上大有长进,训练的士卒能眼见着一天比一天强大起来,不免有些得意,而曹天赐现在在军营之,正是无所事事,他虽然司职军法司,但高远却不许他在这里施展手脚,毕竟这些兵现在还没有正式纳入他的麾下,名不正则言不顺,等回到了扶风,再慢慢地来纠正不迟,现在有扶风亲兵们口传心身授,已经在慢慢地影响这些士兵了.曹天赐这小高远是知道的,只怕在这个家伙的眼,这些兵们全身处处都是毛病,要是真让他像在扶风一样,不定能将好多人给吓跑了,高远可不想这样.

    曹天赐无事可做,便在营内每天瞎溜达,见到孟冲练兵,不免冷言冷语几句,这大大地伤了孟冲的自尊心,心道老仗打了多少了,轮得到你一个毛头小品头论足,不是看着高县尉的面上,一顿板刀面够你喝的.

    开始虽然不好动手,但言语之间夹枪弄棒那是少不了的,这就惹恼了曹天赐,曹天赐何许人也,在扶风军,连孙晓也惧他三分的人物,三言两语之下,两人便说僵了,曹天赐更是直接向孟冲发起决斗的挑战.

    颜海波那霸唯恐天下不乱,一起起哄,更是让孟冲下不得台来,倒是许原觉得不妥,跑去请来高远,岂料高远竟然也是兴致高昂,”要决斗?好啊好啊,点到为止,军嘛,这样的决斗还是可以鼓励鼓励的.”他居然兴致勃勃地来观战了.

    孟冲现在是骑虎难下了,他虽然长得白面书生一个,也的确读了不少书,但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武将,看着矮了自己一头,脸上稚气未脱的曹天赐,不免后悔起来,胜之不武啊,更何况,这小是高县尉的亲兵,贴身侍卫,打狗还得看主人呢,真要揍了曹天赐,高县尉脸面上却也不好看.

    他是这样想的,高远可不这样想,曹天赐的确年纪小,气力不足,战场之上长枪大刀抡起来,或许干不过孟冲,但这样的贴身格斗,技巧却是极为重要的,孟冲不见得便是曹天赐的对手.让曹天赐给孟冲来一个下马威,等自己带他们回到扶风之后,整顿军纪便容易多了.

    许原一双三解眼不停地眨巴着,不住地埋怨着旁边笑得合不拢嘴的颜海波与那霸,”你们两个也是的,不开解还说,还火上浇油,这真打起来,曹天赐小不点一个,怎么打得过孟冲,孟冲是赢不好,输更不好,这岂不是难做人么?”

    颜海波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许原,”老许,你还是担心些孟冲吧,曹天赐这小,不是那么好斗的.小心阴沟里翻船!”

    那霸只是笑,却是不做声,那个挨揍他都欢喜,孟冲不必说了,便是曹天赐这小,在扶风的时候,自己的部下可没少挨他的板,如果能让孟冲揍一顿,那才叫一个爽,算是间接为自己的弟兄们出气了,至于孟冲挨了揍嘛,嗯,反正现在交情还不深,这小敌情不明,便贸然出手,是该好好挨一顿打,看他以后还敢不也随便就出手?高县尉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孟冲这小知己不知彼,挨揍活该.

    想到这里,笑得更欢,鼓着掌,跺着脚,不停地吆喝着,”光说不练假把式,那个怂了,便是软蛋.”

    听到那霸的吼叫声,孟冲再也站不住了,军汉,最恼火的便是有人说他是软蛋,普通一兵都受不了,何况是孟冲这样的领军将领.

    “顶不住了就叫一声儿,看在县尉面上,我不难为你!”孟冲喝了一声,上步亮拳,扑向了曹天赐.

    曹天赐嘿嘿一笑,一跺脚,直直了迎上前去,两人当即翻翻滚滚地便斗在了一起.

    围成圈的士兵们跳着吼着加着油,不过大都都是为孟冲加油的,只有几百从扶风出来的士兵,在拼命地为曹天赐加油呐喊,虽然他们之有不少人也挨过曹天赐的板,但毕竟是老乡,这时候还是要团结在一起的,只有那霸,大呼小叫着是两头叫喊,倒是惹来不少白眼.不过两百人的规模,比起另外的一批人那人数上可就差得太远了,基本上他们的叫喊声都被统统淹没得几乎听不到.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二百扶风兵的声音越来越响,而另外的绝大多数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了.

    高远预料的不错,孟冲这种大开大阖的打法,更适合于战场作战,而自己传授给曹天赐的近身格斗术,却是最适合这种贴身的两人决斗,这些格斗术经过高远在前世无数场生死格斗之反复锤炼,几乎已经没有了破绽,高超的技巧弥补了曹天赐身体上力量的不足,技巧的高超为曹天赐节省了大量的体力,打到最后,孟冲已经根本没有想着留力,想着胜利的事情了,现在他想的,只是不要输得太惨.

    眼看着曹天赐已经大占上风,孟冲只是在苦苦支撑了,除了两百扶风兵,其它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高远微微一笑,拍了拍手,”够了!住手,两人各有千秋,各有擅长,这一场,便是平分秋色吧!”

    听到高远的话,曹天赐蓦地收手后退,孟冲气喘吁吁,虽然脸上无光,但仍是抱拳冲曹天赐拱手,”佩服,你比我强.”

    曹天赐哼了一声,正想说话,高远已是抢过了话头:”孟冲,不要妄自菲薄,天赐这套格斗术是我教他的,专门就是用来近身格斗的,而你的这身武术,却是为战场而生的,天赐本身占了便宜的,这两种武功,各有各的用法,天赐,你也不用得意,两人决斗算得了什么,不过匹夫之勇而已,千人敌,万人敌那才是真正的好功夫.”

    “原来是县尉亲授,难怪如此厉害!”孟冲听高远这么一说,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笑容也重新浮上了脸庞,”县尉,受教了,您说得不错,千人敌,万人敌,才应当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高远哈哈大笑,”孟冲,你读过不少书,比起他们,也是占了便宜的,我看好你,希望你也莫要辜负了我.”

    “定不负县尉所望.”孟冲肃然而立,认真地道.

    高远欣慰地点点头,转头看着曹天赐似乎还不服气,正想教训他几句,外头突然传来响亮的鼓掌声,”说得好,说得好,千人敌,万人敌那才是真功夫,高远,你当真有成为我燕国赵牧的资质!”

    高远眉头一皱,转过身来,却见不远处,檀锋喝得东倒西歪的,正向着他走来.

    “什么燕国赵牧,檀将军,你在说些什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