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七十八章:迎接使(书号:13651

第二百七十八章:迎接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今天身着一副崭新的盔甲,骑着曹天赐一大早就起来洗唰的干干净净的战马,带着两百扶风亲兵,一路走在前往淆城的路上.两百扶风亲兵与他一样,从包袱皮里翻出崭新的军队,穿在身上,皮带一扎,绑腿一打,甭提有多精神了.他们并没有持长矛,但背上整齐划一地背着的大刀,让他们显得更昂扬一些.

    说起来高远打了许多场大仗恶仗了,但到现在为止,始终不习惯穿上沉重的盔甲,在辽西时,张叔宝曾送给他一副不错的鱼鳞甲,但他却是一次也没有穿过,套上如此沉重的盔甲,在防护性能上的确上了一个档次,但在作战的时候,却让他有束手束脚之感,很多动作根本无法做出来.

    不过高远虽然自己不想披甲,但在士兵身上,却是从不小气儿,装备不起铁甲,但皮甲总要给士兵们弄上一副,再在心口等重要位置镶上铁片,马马虎虎也能过去了,高远清楚,士兵们可不像自己对格斗有如此敏锐的直觉,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躲过致命的一击.

    不过他的这种爱好,很是受他的部下垢病.

    现下高远是奉命前往淆城迎接来来谈判的赵国国相公兰一行.这让高远有些忐忑不安,周渊似乎太抬举他一些.

    这看似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但内里蕴含的意义可是大大地不简单,这一战,燕国是战胜国,派出去迎接谈判的使者,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更何况,对方可是赵国国相,大名鼎鼎的公兰呢!

    捧你的不见得是为你好,踩你的也不见得就是你的敌人.高远始终想不明白,周渊将自己这样高高地捧起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周渊欣赏自己,想拉自己为他所用?便如宁则诚现在所做的一样?高远摇摇头,肯定不是这样的,宁则诚或许是为了恶心天南,也许是因为手带兵将领不多,恐怕前者的原因更多一些,这才对自己示好,而周渊身为当朝太尉,握有实际兵权的人,有自己不多,缺自己不少,他犯不着.

    也正是因为如此,高远心才更是担心,看不透才会让人担心.周渊便让他看不透.檀锋对自己所说的事情,在周渊那里得到了证实,这位堂堂的太尉甚至邀请高远随同他一齐前往蓟城.

    要封将军了,这是一个质的飞跃,虽然只可能是一个杂牌将军.周渊不无遗憾地告诉自己,如果自己是一个贵族的话,那么,凭借着这一战的功劳,自己完全可以得到一个真正的封号将军的.不过高远已经很满意了,路要靠着自己一步步地走出来,这一次出来所收获提,已经远远超过自己的预欺了.

    蓟城,那是一个让自己既厌恶,又向往的地方.那里聚集着无数的大小贵族,那里充斥着与他格格不入的生活与习惯,但是,高远却不得不将那里作为自己前进的目标,那里,不仅有菁儿,还有他的人生理想,只有到了哪里,自己才算是获得了第一步的成功.

    蓟城,你等着吧!高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不管周渊在想什么,想干什么,自己只能被动等待,以不变应万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怕他作甚,了不起自己再得罪一个太尉,已经与一个国相结下了仇,还怕多一个太尉么?对自己而言,却是一样的,反正都是庞然大物,一个就足以压死自己,两个,结果也不会再坏到哪里去了.

    高远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想想也的确得挺意的,这天下无数的县尉之,如果数起结仇家的本事,恐怕自己真要算第一了.

    “弟兄们,唱起来!”高远挥舞着手臂,对着身后的青衣扶风兵来吆喝起来,”让大燕故土的同袍们看看我们大燕勇士的威风!”

    此时在他们行进的道路之上,已经有了不少的普通百姓行走其间,战事结束了,先前这些不知躲藏在哪里的老百姓们,又忽然出现在这片土地之上,看着他们赶车挑担牵牛拉驴,显然是正从躲藏的地方回转家园呢!

    “好嘞!”颜海波兴高采烈的答应着,转头看着麾下,”都听好,听我的口令,一,二,三,起!”

    长刀所向直指吾大燕故土;

    残阳如血流淌在我们的征途;

    旌旗猎猎召唤着奋进的战鼓;

    黄沙漫漫挡不住勇士的脚步;

    大燕自古多壮士,可杀不可辱;

    忠孝自古难两全,含泪别父母;

    所!向!无!敌!吾!军!威!武!

    血染战袍是男儿最美的衣服;

    马革裹尸是英雄壮烈的归宿;

    刀枪森森挑颗颗敌人的头颅;

    战车滚滚碾排排蛮夷的尸骨;

    人生自古谁无死,丹心照史书;

    犯!强!燕!者!虽!远!必!诛!

    嘹亮的歌声,扶风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淆城大步挺进,歌声吸引了无数的路人停了下来,默默地注视着这支朝气蓬勃的军队斗志昂扬的一路前去.

    淆城.

    屋内死一般的寂静,公兰坐在首位,两侧,垂头丧气的赵杞,赵猛,还有身着便服的赵广都是默然无语.

    “输了就输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便是赵牧,不也常吃败仗么!”兰长吁了一口气.

    一直低着头的赵广突然站了起来,看着赵杞,眼光之说不出的痛恨,”全城一失,我军就应当保存实力,立即后撤,如果当初这样做了,我们现在至少还有数万常备军,与燕国不打了,这支军队拖上去,就能与秦军作战,而现在,我们什么也没有了,结局却更糟糕.”

    赵杞霍地抬起头来,眼带怨恨地看着赵广,但终是没有说出什么,他心有说不出的恼火,在朝,公兰虽然贵为国相,但却一直是受排挤的对象,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的权力,而他赵杞却是手怕实权的人物,但现在,坐在他上面的却就是这个他一直在致力于打击的公兰,偏生自己还被他抓住了绝大的把柄.

    忍住,不要自取其辱.赵杞拼命在心对自己道,公兰说得轻松,脸上觉痛,指不定心笑开了花了,自己可不能让他看笑话,忍得一时之辱,换来海阔天空,等这段风头熬过去,再扳回这局也不迟.

    “赵将军!”兰截断了赵广的话,”事又至此,多言无益,事后追责,朝堂之上自有公论,不是你在这里指手划脚便能决定的.”

    赵广黯然垂头,重新坐了回去.

    “赵大人,明日你便启程,回你自己的封地去吧.没有邯郸的命令,暂时不要离开你的封地!”兰慢吞吞地道.

    赵杞霍地抬起头,这是将他驱离了邯郸吗?他的眼掠过一丝惊慌,离开邯郸,便离开了权力的心,而且是在这个时机之上.

    “这是王上的意思?”他怒视着兰.

    “当然.”兰微微点头.”赵猛,明天你也要启程了,去河东大营,赵牧将军帐下效力吧,记住,你只能只身前往,你的卫兵,亲随,一个都不许带.”

    与赵杞的不甘不一样,听到兰的宣布,赵猛眼却是掠过一丝喜色,这一场大败之后,他几乎以为自己要完蛋了,赵杞深受王上宠爱.而这场失败,总是需要一个替罪羊的,赵广被赵杞囚了,自己就板上钉钉的要变成为这场失败负责的人了.

    现在只是发到赵牧将军帐前效力,不许带亲随,卫兵,那就是说自己被贬成普通小兵了,不过到了赵将军帐前,以自己的能力,又岂会被当成一个小兵来使用?跟着将军奋战几年,重新起复那是指日可待之事.

    “末将谢王上恩,谢国相大人恩.”赵猛跪下,叩头.脸上的喜色难地抑制.

    兰摆摆手,”淆城的所有兵马,都交给赵广统领吧.赵广,虽然这里只剩下了万余人,但这万余人却是我们常备军,你要好好地想想法,恢复他们的士气,说不定,他们马上就会被派上用场了.”

    “明白了,国相大人!”赵广道.

    “国相大人,燕军派来迎接您的使者已经到了!”门外,一名军官大踏步走了进来,向兰躬身道.

    “哦,是谁啊?”兰道.

    “回国相大人,是一个叫高远的.带着两百士兵,已经抵达城外,正等着您出发呢!”

    “欺人太甚!”赵广大怒,兰是赵国国相,身份尊贵,燕军前来迎接的使者,不说与兰身份相当,但至少也要是淳于燕这个级别的,现在,燕军仅仅派了一个县尉来迎接,这是"chi luo"裸的蔑视.”告诉他们,国相大人身不爽,现在走不了!”

    兰微微一笑,拦住了那军官,”罢了,现在,还穷讲究这个做什么.这个高远,我早有耳闻,想不到竟是他来接我,正好见上一见.”

    “国相大人!”赵广还想说些什么,兰摆摆手,”赵将军,现在是我们赵国危急,赵国有难,不是燕国,我们有求于他,这一点蔑视算什么,说不定,还有更大的屈辱在等着我们呢,忍不得一时之气,如何能保我大赵国运长久?”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