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七十七章:黯然神伤(书号:13651

第二百七十七章:黯然神伤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绿海的战事已经完全进入了尾声,秦军开始打扫战场,各部的主要将领则聚集到了李信的身前,聆听下一步的部署.

    “全军休整一天,然后原路返回,回援函谷关.”李信的命令极其简单.

    “大将军,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进军代郡,迫使赵牧从函关谷撤军?这样路程也更近一些.代郡是公兰的领地,听闻他与公兰的交情莫逆.”一名部将有些不解地问道.

    李信笑了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很简单,因为赵国可以没有代郡,但我们却不能没有函谷关.我们进攻代郡,赵牧理都不会理,赵牧是何等样人,岂会是因私谊而废公事的人.他只会更加疯狂地进攻函谷关,赢腾将军手里的兵力撑不了多久,如果我所料不错,王上此时应当已经在前往函谷关的路上了.”

    王逍不满地道:”大将军,出兵之时,您就应当劝说王上打消这个主意,王上如果出现在函谷关,赵牧绝对会发狂的.君不立危堂之上,王上这么做,完全是置江山社稷于不顾.”

    “没有用的.”李信笑道:”咱们这位王上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再说了,也只有在函谷关当真到了危急万分的时候,王上才会去,也许在王上的激励之下,函谷关能等到我们的支援,而且,赢腾将军应当会有安排的,即便函谷关出了事,王上也不会有事.”

    “但愿如此!”王逍吐了一口浊气.

    李信环顾众将,”抓紧时间休整吧,明日拔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秦赵边境,函谷关,两支大军已经整整厮杀了半个月,与草原之上一边倒的战事不同,这里对垒的双方却是势均力敌,秦军人虽少,但却有坚城依靠,而赵军在人数之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半个月的熬点,函谷关两翼阳平,长丰两座要塞早已被赵军夷为了平地,内里驻守的秦军无一生还,函谷关下,双方激战日日不休,赵牧终于靠着人数上的优势,硬生生地用消耗战将秦军逼进了城里.

    眼下两军在函谷关下,已经完全没有了什么天下名将的丰采,所采用的都是最为野蛮的打法,一力降十会,一个想用强力将函谷关锤平,而另一个,却靠着经营多年的险关要塞与其硬扛.函谷关不仅是秦军出兵原的重要通道,也是他们保护秦国的关键要塞.

    又是一天的激战结事,关上关下,伏尸累累,赵军已经退去良久,但战场之上,烽火却仍是久久不曾熄去,毕毕剥剥的燃烧伴随着缕缕青烟,映着已经渐渐落下去的彤红的落日,平添了几份悲壮的色彩.

    从赵牧发现真相,到发起对函谷关的进攻,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但赵牧看起来却是苍老了许多,十多天的激战,对于赵牧而言,亦是一种煎熬,他的对手不是碌碌无名之辈,而是与他多次交手的赢腾,两个人这间互相太过于了解,以至于什么花样都无法瞒过对手,除了硬打硬冲之外,赵牧一时之间也根本想不出别的办法来,而面对坚城,他的兵力损耗要比对手多得太多.

    在他的大案之旁,坐着赵国的国相,公兰,与赵牧一样,他看起来比赵牧更加苍老,代郡现在他已经是顾不得了.

    “赵牧,赢腾手里还有多少兵?”兰看着赵牧,问道,两军交战,兰不是太懂,看着秦军每天都会死伤这么多人,但每每赵军进攻的时候,他却感到秦军并没有减少.

    “赢腾手里的黑甲步兵最多只有不到五千人了!”赵牧叹了一口气,”黑甲步兵,这是秦武烈王的亲兵,卫护咸阳的最重要的一支军队,向来是由秦王亲领的,这一次,秦武烈王居然将他交到了赢腾手,他对这个老家伙倒是信任得很.”

    公兰苦笑,”赢腾是他的亲叔叔,在秦武烈王登位的过程之,是坚定的支持者,他当然会信任,让我最为意外的是,秦武烈王居然敢将二十万大军交给李信,一个外姓人,一个平民出身的将领,这需要多大的勇气.赵牧,你是贵族,你能想像我们的王上会将这样一支大军交给你,让你全权指挥么?”

    赵牧默然半晌,”所以说,秦国现在国势蒸蒸而上,已成原各力腹心之患,秦武烈王,真英雄也.”

    “秦人的英雄,就是我们的梦厣!”公兰站了起来,”赵牧,打下函谷关,直捣咸阳,在李信回来之前,宰了秦武烈王,秦武烈王一死,秦国必然大乱,那时我们赵国便会一跃而成为天下霸主.”

    “你当我不想么?”赵牧心烦意乱,”但我先得打败赢腾这个老家伙才能说这话.兰,你得马上回邯郸去,告诉王上,与诸国结盟,请诸国派出援军,不然,就算我打下了函谷关,攻打咸阳的时候,也会一头撞上李信回援的军队,那时的我们,还是会失败的.”

    “王上不是傻瓜,他一定已经在这么做了.”兰道.

    “可是你还是得回去,你在我这里,除了着急上火还能做什么,你是赵国国相,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呆在邯郸,协助处理国政才是.”赵牧挥手道.”兰兄,我知你心有怨气,但国事为重啊!”

    兰苦笑,”恐怕越是这个时候,王上他越不想在邯郸看到我吧!”

    “兰兄!”赵牧提高了声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这些,于国何益?”

    “好了好了!我回去!”公兰站了起来,”赵牧,函谷关就看你的了,如果能够拿下,则形式逆转,如果不能拿下,接下来的日里,我们的日就难过了,没有了后顾之忧的秦国必然会大举东来,原国,各怀鬼胎,即便是短时间内能联合起来对付秦国,但终究是难以改变大局,他们希望的是我们既能挡住秦国,又不要太强,这种患得患失,只会被人所趁,最终都成为秦国的猎物.”

    “我知道!”赵牧一声长叹,”尽人事,听天命!”

    两人相顾无言,都是面有苦涩.

    “报!”外面传来卫兵的声音.

    “进来!”赵牧沉声喝道.

    “国相,将军,邯郸来了信使.”

    “让他进来.”

    大帐之外,一个人急步而入,见到兰与赵牧,当即拜倒在地,”国相,将军,我军与燕国在渔阳郡之间的战事已经结束,我们,我们失败了.赵杞大人,赵猛将军兵败被困淆城,赵广将军被俘,赵东将军战死,十万大军,皆殁于易水河畔,活下来的不过十一二.”

    兰卟嗵一声跌坐回了椅上,赵牧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燕军现在如何了?已进军赵国本土?”

    “没有,周渊统率的燕国大军驻扎于方城,没有再向前进攻,不过也没有撤走.而是屯集大兵于易水河畔!王上急召国相大人返回邯郸!”信使抬起了头.

    赵牧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如此还好!燕国上下,终究还是明白大势的.此时攻我,图一时之快,最后也会尝到切肤之痛的,兰兄,你回到邯郸后,要力主与燕国结盟,哪怕为此与燕国签定城下之盟.”

    兰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恐怕这才是王上招我回邯郸的原因吧,燕国必然会狮大开口,逼我等签下屈辱之约,这签约之人,将来必然是赵国的千古罪人,看来也只有我兰来担当了.哈哈哈!王上真是好算计啊!这个时候,还不忘坑我兰一把.”

    信使听到兰的话,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跪伏在地上,身体簌簌发抖,赵牧看他半晌,突然道:”来人,拖出去,砍了!”

    帐外卫兵涌了进来,拖起信使便走,那信使已是软得跟面条一般,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且慢!”兰挥了挥手,”赵牧,何必为难这样一个小人物,他即便听到了我说的话,又能怎样,传到王上的耳朵里,又能怎样?放了他吧!”

    赵牧盯着兰半晌,”你终究还是心软了.”

    挥挥手,示意卫兵放开那个信使,”算你命大,不过你记好了,兰大人刚刚说的话,我要是听到半点闲言碎语,不仅你活不了,你全族上下,我尽数诛绝.”

    侥幸捡得一条命的信使连连叩头,”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小人什么也没有听到.”

    赵牧却是懒得再看他了,”兰兄,只要我赵牧还在一日,便绝不会让你没了下场,我的话,终究还是有点份量的.”

    兰点点头,赵牧的话的确有份量,眼下的赵国,根本离不开他,但他却是无法回到朝堂上去的,他只能远远地呆在河东,呆在与秦国对抗的第一线上,真到了某个时刻,他即便是想救自己,也是鞭长莫及.而到得事后,他又必然会以赵国为重,他是自己的朋友,但自己却是无法与赵国在他心的份量相比的.

    但是兰并不怪他,这才是赵牧.赵国永远可以依靠的柱石.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兰转身向外走去,”我今晚便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