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七十二章:井底之蛙(书号:13651

第二百七十二章:井底之蛙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这仗打不下去了.”周渊环视着满屋的将领,目光特别在坐在门边的高远身上停留了片刻,以高远的官职,本来是没有资格坐在这间房里的,不过这一次的燕赵战役,他表现太过于抢眼了,立下大功,再加上,他现在手实际控制的兵力已经多达数千人,周渊特地将他召了来,当然,进来是进来了,只能坐在最边上,再跨一步,可就出门了,离周渊可是远得很.几乎快于站在门两侧的卫兵比肩了.

    不过高远很满意,能坐进来,便代表着一种承认,代表着一种认可.饭得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想要一口吃成个胖,最终便会撑死了自己,走得太快,却也容易摔跤,运气好或者能爬起来,运气不好的话,就永远倒在跌倒的地方了.

    所以虽然坐在最靠门的地方,但高远却是荣辱不惊,脸色平静,侧脸,很认真地听着周渊在讲话.高远自家知道自家事,带兵打仗,自己算是慢慢地磨练出来了,但是对于高屋建瓴的那种战略层次的问题,自己几乎还像是一张白纸,啥都不懂,在与张守约的交谈之,领略了一些,但像周渊这样的人,站得比张守约更高,看得自然也就更远了一些,张守约想得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周渊身为燕国太尉,想的更多的可是整个燕国的事情.

    从淆城撤回方城,高远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周渊会下令撤军,的确是出大事了,秦国并没有如燕国国相天南所设计的那样,出兵赵国,而是集结大军,直奔草原.

    这就有了一个问题,秦国如果像天南设计的那样,出兵赵国,那就只能走函谷关,而赵国肯定是会有所防备的,有赵牧顶着,秦国不可能占到什么便宜,天南此举,只不过是为了让秦国吸引赵国的主力,为燕国减轻作战的压力,而匈奴袭击代郡,则可以削弱赵国的势力,让赵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集全国的力量来应付秦国,而无力顾及燕国,这样一来,便让燕国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发展本身的力量.毕竟这一次,燕国可是将赵国得罪惨了.

    但秦国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他们竟然集结了主力,出击匈奴了.为了这个目标,他们甚至不惜在函谷关摆下空城计,现在赵牧正狂攻函谷关,但在秦将赢腾的指挥之下,一时之间,却是僵持不下.

    “我们想拿回自己的故土,并在同时削弱赵国,但却不想赵国垮掉!”周渊沉声道.”一个垮掉的赵国,将再也没有力量应对秦国.”

    “太尉,李信如果在草原之上输给了匈奴呢?”姜大维突然道:”如果秦军主力输了,而赵牧又攻破了函谷关,那秦国岂不是?”

    “虽然说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我们却不能这样想!”周渊摆摆手,”秦军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自然是看到了这一次一击成功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他们要冒的风险.大家想想,匈奴人深入赵国代郡数百里,抢得盆满钵满,这些家伙,即便是撤退,又舍得丢掉他们抢来的东西吗?即便是匈奴王野芒舍得,那些部族舍得么?即便是那些大部族不乏明见之辈,但那些小人物们舍得么?匈奴人可不是我们原诸国,他们是以战养战,士兵们可虽没有军饷的.野芒自以为这一次十拿稳,却不料被秦军抄了后路,回程之途,只怕就是亡命之旅,我几乎可以想得到,匈奴人十多万骑兵将会被拖成一条长达百里甚至更远一些的分散的部队,带着他们抢来的东西往回赶路,然后被秦军一击而破.”

    周玉骇然道:”如果李信破了匈奴,直接挥兵入代郡,赵国已将那里的常备军调入了河东,凭代郡的私兵,如何低挡如狼似虎的秦军?除非赵牧能攻破函谷关,才能逼迫李信不入代郡,而挥师回援咸阳!”

    周渊点点头,”匈奴败亡八不离十,如果赵牧攻破了函谷关,那李信必然回援,赵国还能暂时安稳,如果赵牧攻不破呢?”

    “所以这个节点之上,我们不能再进攻赵国了,给赵国一点时间,让他们能集精力应付秦国!”檀锋站了起来,”太尉是这个意思吧?”

    “不错,我想,这个时候,王上和国相肯定也知道这个消息了,停战的命令应当在不久之后便会抵达我们这里了,而赵国也知道与我们打不下去了,且不说他们打不条得赢我们的问题,就算此刻在战场之上占优势的是他们,赵王也会与我们停战,议和.更何况此时还是我们占得优势?”周渊笑了笑,”仗虽然打不下去了,但五城我们终是要回来了,等赵国的谈判代表低达之后,我们不需要费什么功夫,就可以逼他们签定城下这盟了.”

    “能不战而拿下最后的淆城,当然是最好!”周玉道,”只是这一次咱们国相费了偌大的功夫,最后怎么看都是秦人占了最大的便宜,匈奴一垮,秦国后院就此安然无恙,赵国可就要惨了.”

    “赵国惨了,我们又能好到那里去?”周渊站了起来,”所以,帮着赵国渡过这一次的难关,是我们必须要做的.让赵国顶住秦军,我们才好集精神应付东胡人,慢慢地壮大自己的实力,以前在令狐潮当政之时,时间可是耽搁了不少.”

    “如果李信当真挥兵代郡,而赵牧又攻不下函谷关的话,只怕这一次原国又要合力了,非如此,无法抵挡秦军兵锋啊!”檀玉叹道.

    “且看着吧,看看这一次秦军的胃口!”周渊冷笑了起来,”如果胃口太大,不免会撑坏他们的肚的.”

    回到城外营地自己的大帐之,高远心感慨万千,这一天在周渊那里,虽然只是坐在门边上,虽然没有任何的发言资格,但是他仍然收获良多,今天,他终于明白,国与国之间,当真是没有永远的仇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句话的真实含义.

    前一刻,周渊指挥下的燕军,还在与赵**队打死打活,恨不得将赵国的军队杀个干干净净才快活,才开心,但转眼之间,他们又开始探讨与赵国联手的可能性,要怎样才能让赵国保持一定的实力,如果帮助赵国去抵御秦军的话,那么,要向赵王开一个什么样的价钱才好?

    似乎那一刻,他们又成了赵国人的朋友了.原因无他,如果赵国当真垮掉了,燕国便要直面秦**锋,而秦武烈王胸怀大志,要一统原的野心,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淆城不打了,赵杞不抓了,哪怕赵杞是赵国极为重要的人物,此刻与国家的安危比起来,他就是一个屁了,就在原议散去的时候,被赵杞关押在方城而不幸成了俘虏的原赵国常备军大将赵广被郑而重之地请了出来,转眼之间,便由阶下之囚成了贵宾.看周渊的模样,那是要与赵广好好地深入探讨一番现在的局势,而释放赵广,已是势在必行之事.燕国需要拿出一点态度来告诉赵王,放心吧,我不痛打落水狗,这个时候,我还是会帮你一把的.

    帮赵国就是帮燕国,赵王自然懂得这个道理,等度过了这个难关,回过头来,要教训燕国照打不误,而燕国当然也有这个自觉.当狮打过来的时候,猎狗们要联合起来抗击狮,等将狮打跑了,自家再内讧也不迟,然后等待下一个轮回.

    这就是国与国的关系了.高远摇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大帐.

    颜海波,那霸,孟冲,许原四人都在,他们在等着高远回来,对于突然从淆城撤军,他们是百思不得其解,都已经吃到嘴里的肉了,居然又吐了出来.

    不过有些事情,自己能理解,这几个家伙就不见得能想得穿了,高远也没有这个精力在这个时候来与他们探讨这些问题.

    “打不起来了!”他真截了当地道:”燕赵大战,到此结束.说不定,我们还会成为赵国的盟友,一齐去与秦国打上一仗.”

    大帐里四个人顿时傻了眼.

    “怎么又跟秦人扯上关系了?我们这里,离秦人十万八千里呢!”孟冲瞪大了眼睛.

    “也不见得就打起来,秦人如此精明,岂会眼睁睁地看着国联合,秦武烈王有这等胸襟和眼光,岂会想不明白这个道理!”高远叹了一口气,今天,他记住了许多人的名字,秦武烈王,李信,赢腾,赵牧,以前自己都没听说过,当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地之大啊!单看周渊等人对这几人的畏惧,便知这些人的厉害.

    周渊是谁,他是燕国的太尉,也算是天下知名的大将,但说到李信赵牧二人的名字之时,眼掠过的那一丝不自然,让一直注视着他的高远看了个一清二楚,周渊害怕他们,也就是说,周渊自承不是他们的对手.

    领军打仗到了他们这个程度,那才真是傲视天下啊!高远心艳羡不已,光是一个名字,便能让一国太尉打心里感到畏惧,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个水平啊!

    还有那个秦武烈王,更是不简单,居然敢如此行事.非大英雄不敢为啊,他这可是将自家大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不好,可就有倾家之祸.

    这个时代,了不起的人太多了,数不胜数,张守约曾让自己佩服不已,周渊比起张守约来更胜一筹,便是那个不认自己的便宜老丈人,十年生聚,一举咸鱼翻身,又岂是易于的家伙?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