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七十章 :第一个(书号:13651

第二百七十章 :第一个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易水河畔,血流成河,殷红的鲜血汇成涓涓细流,浸透了地上的黄土,灌满了一个个坑洼,然后顺着堤岸流向易水河,靠岸的大片河水,变得艳红一片.

    浓烟遮天蔽日,让当空而照的艳阳也显得黯淡无光,方圆数十公里的战场之上,处处显出一副末日的气氛,破烂的旗帜,折断的刀枪,遍地都是,而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一层叠着一层,一具垒着一具,一眼看过去不见边际的尸体.

    喊杀声已经渐渐稀疏,只剩最后一处没有攻克的阵地了,赵军在易水河边,经历了他们立国已来最大的一场失败,燕国大将国周渊指挥近十万大军,向集结的赵军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历时五天,最终以赵国的惨败落下帷幕,赵国大将军赵杞,以及常备军大将赵猛在昨日晚上便已逃走,留在后面断后的是赵军最后一支成建制的军队了,为了掩护赵杞逃走,这支军队死战不退,最终落入到了燕军的层层包围之.

    高远手大刀上鲜血顺着刀尖滴落,提着大刀,他走在最前面,在他的左右,两百扶风亲兵高举着一模一样的大刀,十余人一排,并步向前推进,稍后一些,是孟冲,许原的长枪兵,而两翼,侧是由那霸与颜海波带领着的另外两个战营.

    高远让孟冲与许原跟在自己的身后冲锋,是因为他们对于扶风兵的作战套路并不熟悉,而颜海波和那霸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这两个战营并不是如同孟许二人一般,成整齐的队列向前推进,而是形成了一个半圆,将敌人套进去之后,再向内用力收紧,在这个过程之,高远放进各部的另两百扶风兵起到了流砥柱的作用,正是在这些人的指挥和带领下,那些来自各郡的杂兵,才不会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乱撞.

    此时整个战场之上,已经乱成一团,其它各部几乎已经看不到建制了,赵兵在亡命奔逃,燕军在拼命追赶,满山遍野,尽是人头涌动,高远这样一支队伍齐整,始终不散的部队,便显得更外醒目了.

    不因败而馁,不因胜而骄,周渊凝视着高远向前挺进的部队,眼掠过一丝阴霾,脸色在瞬息之间变了变.

    “高远此,真正奇才也!”从周渊嘴里蹦出来的话,却是大加褒奖之词.能在这样的大战场之上,能在如此大胜之后,仍然能有效地控制住军队,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在止前的战场之上,没有人能做到,连周玉和檀锋两人,现在也只不过是控制着自己的亲兵而已,再考虑到高远手军队来源复杂,并且接手时间不长,就由不得周渊不大为震惊了.

    高远手的大刀举起,在他的眼前,是赵军最后一支尚在成建制的军队了,其它的赵军此时忙于追赶散兵游勇,对于这样一个不好啃的骨头,明显是不想招惹,相对于这支部队,还是那些溃兵更空对付一些.

    “举!”高远嗔目大喝,数百柄大刀同时举起.

    “投!”身后,无数支长矛凌空飞起,带着尖厉的啸声,飞向对面的赵军阵地.

    “冲!”紧随着腾飞的长矛,高远迈开大步,向前飞速挺进.

    矛到,人至.

    长矛飞进赵军阵容,引起阵阵混乱,凌厉之极的大刀已经泰山压顶一般砍了下来,而且不止一柄,并排十余柄大刀同时劈下.

    刀落血溅,呐喊声,高远带着他的两百亲兵如同一把楔,深深地插进了最后这支赵军的队列之,大刀此起彼落,如同滚滚浪涛,刀浪所过之处,赵军如同积雪遭遇烈阳,无声无息地便融化在那耀眼的刀光之.

    大刀劈开裂痕,长枪兵随后跟前,两翼包抄,这支被数支燕军攻击仍然挺立良久的赵军,在高远的面前,终于如同一个伤痕累累的巨人,再也无法支撑他的身体,轻然倒下.

    高远手大刀再一次扬起,喀嚓一声,飘扬的赵字大旗轰然倒塌,这是战场之上最后一面赵军旗帜了.

    随着这最后一面赵军大旗的倒下,远处的燕**,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欢呼之声,燕赵之战,此刻,可以说已经完全以燕军的全胜而告终了.

    旬日之间,燕军连克渭城,方城,临城,再加上高远先前拿下的全城,燕国此次预定的作战目标,便只剩下最后一座城市,淆城了.赵杞,赵猛两人带领着最后的残兵败将,退入淆城,闭门死守,却是不敢再退半步了.

    这五城尚是取自燕国的土地,但在淆城之后,就是赵国本土了.赵杞此次出征,率众近十万,但此时,能随他退入淆城的不过万余人马,一败涂地,丢掉这些夺来的土地心理上还能接受的话,如果让燕军攻入赵国本土,恐怕等待他们的就不仅仅是问责了,最大的可能便是要掉脑袋,哪怕赵王再宠信赵杞也没有用.

    燕军的追击速度奇快无比,赵杞退入淆城的第三天,燕军由檀锋率领的骑兵便已兵临淆城之下,第二日,第一支步卒赶到,出乎檀锋的意料之外,居然不是燕国的常备军,而是高远的那支杂牌军队.

    高远的战袍已经不成模样了,丝丝缕缕地挂在身上,到处都是破洞,有刀枪划破的,也有火焰烧烂的,满脸乌黑,布满泥垢,如果丢掉手里的刀枪,活脱脱的便是一个乞丐.

    与高远相得益彰的是他的部下,二百青衣扶风兵亦是个个如此,而其它各部战卒就更不堪了.赶到淆城之下时,便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了.

    檀锋看着眼前的高远,张大了嘴巴,”高远,你和你的步下不需要睡觉和休息的么?怎么这么快,大部队呢,周玉呢,姜大维呢,还有大将军他们呢?”

    高远咧嘴一笑,脸上的灰尘簌簌而落,伸手一抹,终是露出了一点肌肤的颜色,”快了快了,最晚明天他们就到了.”

    “我在问你怎么这么快?”

    “很快么?”高远撇撇嘴,好像易水河离淆城也不是太远的样,四天时间,每天走不足一百里,难不成很快么?回头看了一眼那些腿脚都明显发软的部下,很是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还是不行啊,像自己这两百扶风兵,就算现在马上投入战斗也不是问题,但那些家伙可都成了软脚蟹了.也幸得檀锋提前到达,如果自己是第一个,赵杞挥兵而出,自己可就悲剧了,立马大胜变大败.

    “那霸,扎营,埋锅,造饭,给弟兄们弄点好吃的.”高远大声吆喝道.

    “好嘞!”那霸大声应道,数天时间不见,这家伙的胡又齐唰唰地冒了出来,连嘴巴都盖住了,有时候高远也纳闷,这家伙是不是毛发生长得有些异常,几天不刮,居然便能长这么长?

    现在的那霸可是他麾下的扎营专家,扎下营盘的速度,不仅快,而且攻守兼备,让高远都觉得无可挑剔.

    “步兵!”高远又吆喝道.

    “县尉,我在!”步兵策马跑了过来,虽然还不能拉弓,但他的右手,却是能勉力提刀了,易水河一战,步兵没捞着参战,这一次追击,这家伙却是要死要活也跟了过来.

    “带你的兄弟们去四处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实在货,弄来给弟兄们开开荤.”高远笑道.

    “是.”

    “可不准抢啊!”高远大声道:”这些地方的老百姓,可也是我大燕民呢!”

    “我哪有这个胆?”步兵笑道:”要让县尉知道了,还不砍了我的脑壳!”

    檀锋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不久之前还是一群垃圾的杂兵们,在一个个青衣人影的带领之下,拖着疲惫的身体开始扎营,所有人都累得没有任何力气说话,但该干的事却一件也没有拉下,谁该干什么,倒好像是先前都计划好了的一般.

    高远却是转过身来,腆着脸看着檀锋,”檀将军,行行好吧!”

    檀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高远一笑:”檀将军,我来报到时,可带着一百多匹好马,几仗打下来,全军剩下的战马不到二十匹了,你哪里还有不少备用马,行行好,赏我一点,让我的斥候哨骑们不至于靠两条腿跑啊?”

    檀锋又好气又好笑,倒没有想到高远还有如此惫懒的一面,不过心里倒也受用,这家伙,倒是将自己当成朋友了,否则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语气虽然惫懒,无赖,但内里却透着一股亲热.

    “我哪里的备用马也不多,只能给你二十匹,够了吧?”

    “够了,够了!”高远大喜,看着檀锋的眼神,倒是更亲热了一些,”等我发了财,一定加倍奉还.不过我现在穷得叮当响,只能先打白条了.”

    檀锋仰头大笑,”高远,你也别想赖帐,这一次大战,你的头功是跑不了的,我估摸着,一个将军的位跑不了你的,按规矩,如果封你为将军的话,那你可得亲自到蓟城去向王上谢恩,到时候赏赐可少不了,我便守在哪里,等你还帐.”

    “去蓟城啊!”高远脸上却没有了笑容,怅然若失.

    “怎么啦,还在想着要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去府吗,战事结束,你去蓟城,只要你够胆敢去,我便亲自为你牵马捧花如何?”檀锋偏着脑袋,斜眼看着高远.

    “檀将军不怕得罪相?”高远失笑道.

    “别人怕他,我为什么要怕他?”檀锋冷笑,他是燕国常备军的骑兵大将,手握有实权,家族势力亦是极大,背后更是站着燕国另一巨头宁则诚,还真不怕天南.

    “到时再说吧!”高远却没有直接回答,檀锋如果单纯是一个朋友的话,高远的确会非常感动,但一想到此人背后的宁则诚,便令高远没有办法看透此人内心倒底是如何想的,他可不想当别人手的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