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噩耗(书号:13651

第二百六十九章 :噩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所有匈奴人都很兴奋,贺兰雄也不例外,这一趟出击赵国,竟然是前所未有的顺利,根本就没有想象的恶战,每个匈奴部族都抢得盆满钵满,他当然也不例外,现在让他发愁的是,怎样将这些抢来的东西给运回去?自己的部属太少了,而抢来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从最开始的饥不择食,什么都抢,到现在的挑着捡着,不值钱的东西根本就懒得瞧一眼了,又要值钱,又还要好带才行.和他一样,所有贺兰部的部众们也都是满脸红光,这一次,可算是发了大财了,虽然贺兰部规定所有缴获都先要上交,然后再由部族论功行赏,但贺兰雄并不小气,这一次发了偌大一笔财,回去之后,赏赐怎么会少得了?所有人都开始盘算着回家去之后要添多少牛羊,家里还需要置办什么东西了?

    贺兰雄与这些普通士兵们想得不一样,回去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要向高远订购一批武器,特别是那种射程远,射速快的臂张弩.妹妹跟他讲过这种武器的凌厉,虽然他还没有看到这玩意儿,但能让妹妹赞不绝口的,必然是不同凡响,自家妹可不是没有见识的女人.

    不过这种军国利器,高远不见得会卖给自己,虽然两家交情好,但毕竟还是有分别的.贺兰雄为这件事已经纠结了好久,或许高远会宥于交情给自己一些,但绝不可能太多,而自己,需要的量却是越大越好.

    也许,自己在与高远的那些生意之上,再多多地让一点步,让高远占得更多的利益,以此来作为交换,不说别的,单是自己经手销往匈奴各部族的烈酒,只需将进价稍稍提高一点,高远就能每年多得十万贯以上的收益.

    高远需要钱.他需要大量的钱,像他那种养兵法,不差钱才怪呢!贺兰雄在心里腹绯了几句,纵观天下,也没有像他这种大手大脚养兵的,说句不好听的,比养儿还金贵些呢!

    不过他的兵着实能打,与高远合作过数次,对于高远属下的战斗能力,贺兰雄是深有体会的.

    高远需要钱,而自己现在多得是钱,更何况,在这些生意上让步,自己只不过少赚一些而已,贺兰雄心打定了注意.如果自己装备了这种臂张弩,那在草原之上,只会越来越强大,这一次应匈奴王之令出征,让贺兰雄深受刺激,自己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人物了,但在那些大族长眼,仍然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无足轻重的人物.

    应当要回去了!现在匈奴大军已经深入赵国数百里,一来已经离草原太远,大军已经开始感到了一些压力,二来,大家也再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装抢来的财富了.看着营地里那一车车的财富,贺兰雄觉得当真幸福无比.

    想想前两年那揭不开锅,随时都有可能覆灭的日,贺兰雄仍然觉得恍若在梦.

    正自忆苦思甜,主营那边,突然响起了集结各部将领的牛角号声,往着那个方向上看了一眼,贺兰雄狠狠地往地上呸了一口,他是真不想见到那个耻高气扬的栗藉圭尧,想到他,便会让贺兰雄气得七窍生烟,偏生他所属的左路军统率,却正是这位.在他面前,自己还得躬顺,否则让他不高兴了,自己随时都会有灭顶这灾.

    都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不说别的,如果自己有他一半的实力,他敢这样对待自己么?只可惜,现在能拿得出手的就这点人马,不不及人家一个零头,除了低头服软,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集结号吹过了第二遍,贺兰雄不敢怠慢,翻身上马,向着主营方向疾驰而去,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又喝大了酒,召集大家去耍威风!贺兰雄不满地想着.

    一匹又一匹战马飞速地奔进了栗藉部的大营,看起来大部人都喝了酒,一股浓烈的酒气在大帐之弥漫,连栗藉圭尧都喝得脸膛紫红,贺兰雄不由皱起了眉头,说起来,他的部众随身都带有好酒,但只是在去年冬季他被迫作为前哨探路之时,允许士兵们喝过,以用来取暖,像现在,他是绝不会许士兵们喝酒的.而且,这些烈酒,关键时刻是可以用来救命的,以前与高远搭伙打仗,受伤的士兵,在伤口里淋上些这些烈酒,用高远的话来说,就是消毒,然后再敷上草药,士兵们恢复的速度便变得快多了,而且因为伤口感染化脓死去的人是大幅度减少了.

    绝大部分的将领们站在大帐里,都有些东倒西歪,但栗藉圭尧的一翻话,却如同大雨倾盆,将所有人浇了一个透心凉,便连贺兰雄也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秦国李信,统率十万秦军,杀进了匈奴控制下的草原,一路横扫各部族,现在已经只奔王庭去了.匈奴王已经下达命令,所有部族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草原,以救援王庭.

    大帐之内,越是大的部族便越是惊慌,无他,因为只有越是强大的部族,才会是秦军的打击目标,像贺兰雄这样的小部落,原本就是临近东胡这个天敌的附近,隔着王庭十万八千里呢,秦军走错了地儿都不会走到他哪里去.

    看到栗藉圭尧那有些神无主,却偏又装出一幅杀气腾腾的模样,贺兰雄突然之间觉得有些快意,他娘的,最好让秦军将你圭尧部杀得精光才好.

    这个念头一出来,贺兰雄脸上不由一阵发烧,感到有些惭愧,不管栗藉圭尧有多跋扈无理,但毕竟也是自己的族人,如果真让秦人将匈奴王庭横扫了,自己作为一个匈奴人,日又能好过得到哪里去.得回去,回草原,去击溃秦军,将他们打回去.贺兰雄握起了拳头.

    “打回去!”

    “杀了这些天杀的秦人!”

    大帐之内,响起一阵阵咆哮之声.

    西陵城上,兰满面忧色地看着远处那连绵不绝的匈奴大营,虽然种种迹象表明,对方没有打算攻城,但万事都有意外,城内还是要做好一切准备,西陵城,已经人满为患,先期撤出来的民众大都都挤进了西陵城,城内已经人满为患了.

    兰担心,如果匈奴人长期赖在代郡不走,城内的百姓被长期困于城,那西陵城的贮粮便会出现问题,一旦缺粮了,那现在尚还算良好的秩序必然会荡然无存了.

    城外,号角之声连绵不绝,对于代郡的军人来说,这些号角声所代表的意义再清楚不过了,那是聚兵将的号角,随着外面的号角之声,西陵城,也忙碌了起来,一队队的士兵登上城墙,开始作着防御的准备.

    “他们不是要攻城,他们要走了!”一名将领突然大叫起来,叫声之,充满了惊喜.

    的确要走了,匈奴人拆掉了他们的帐蓬,赶着马车,看都没有看西陵城一眼,马蹄匆匆,背向西陵城,愈去愈远.

    随着匈奴人远去的脚步,西陵城上,响起了巨大的欢呼之声,这些瘟神终于要走了.城上的欢呼之声越传越远,慢慢地扩充到了整个城内.

    被恐惧统治多日的西陵城终于盼到了云开见月明的这一天.

    兰长长了出了一口气,总算是过去了,”来人!”他低低地叫道.

    “国相!”身边的一名将领走了上来.

    “马上派出哨骑,跟着他们,盯着他们,小心他们耍弄诡计,杀个回马枪,那西陵城可就要遭难了.”兰吩咐道.

    “是,国相,末将明白了!”

    兰最后看了一眼那远去的侵略者的背影,转身走下了城墙,危机终于过去了,比想象的要早一些,早一点好,匈奴人早走一天,代郡便少受一天的荼毒.代郡也能早一天恢复生产,多挽回一点点损失.

    这一次代郡的损失太大,半个代郡都被匈奴人的铁蹄踏过,在这些蛮夷的铁蹄之下,这些地方还能剩下什么?兰仰天长叹一声,”王上,这一下,你该放心了吧?如你所愿,代郡没有几十年是休养生息,是休想恢复实力了.”

    怅然若失回到府第,兰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这些日以来,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先前由于紧张,担心,忧虑而无法入眠,现在大敌既去,终于可以安心了.

    爬上床,连衣物都没有来得及脱去,兰已是鼾声如雷.

    不过,他这一觉终于没有如他所愿那般睡到自然醒,入夜过后,兰被叫醒了.

    他派出去的将领回来了,看着他的脸色,睡眼惺忪的兰一下被惊得睡意全无.

    “匈奴人又杀回来了?”他惊呼道,”城上可准备好了作战?”

    将领摇摇头,”国相,匈奴人没有回来,我们派出去的哨骑抓住了几个落单的匈奴人,他们招供了匈奴人突然撤走的原因.”

    “什么原因,难道不是因为抢够了,抢足了么?”兰问道.

    “不是,秦军二十万人马,突袭匈奴王庭,横扫草原匈奴各部,匈奴王野芒急令所有匈奴各部立即返回草原,与秦军作战!”将领的声音有些颤抖,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害怕.

    兰一下跳了起来,”秦军不是在函谷关么,怎么一下跑到了草原之上?”

    “俘虏说,秦将李信率二十大军已经到了草原之上.”

    兰顿时呆在了当场,半晌,他忽然尖叫起来,”备马,备马,我要去函谷关,快,备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