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六十三章:临别赠言(书号:13651

第二百六十三章:临别赠言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天色渐渐光明,赵东的眼前却是一片黑暗.与他一样,所有的赵军军官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大雨滂沱的夜晚,燕军横渡易水河,突袭进城,很多军官根本就没有呆在军营之,等到大变猝起,他们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军队了.

    赵东努力组织起了一只数百人的军队,但马上便遭到了高远精准的打击,当那雪亮的数百柄大刀破开他的队形,将他好不容易收拢起来的士兵砍得溃不成军的时候,他的亲卫将他拥上了战马,挟着他便逃走了.

    雨仍在下着,比夜里要小了许多,赵东满身是泥,比起一个叫花也好不了许多,连脸上也糊满了泥垢,在他的身后,满山遍野逃出来的溃兵们,正在向着他这里靠拢,而更远处,全城那高高矗立的城楼之上,赵字大旗已不见踪影,一面燕字大旗正在风雨之傲然飘扬.

    全州城里驻扎着万余赵军,一战之下,半数陷在了城内.又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溃败.

    全州城头之上,高远倒背着双手,俯览着城下,一队队被绳串起来的赵国战俘正被从东城押着走向易水河,前些日里,许原砍回来的如山一般堆集在对岸的树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草草地钉成木筏,两岸系上长长的绳索,将俘虏一队队驱赶上去,将他们拖到对岸,然后押往大本营,筏在河间的时候,是没有士兵看管的,如果你有胆跳下去,那便跳吧,只要你有这个能力游出燕军的控制范围而不死的话,就算你命大了.其实这些筏本身就极不牢靠,渡河的过程之,便有一个筏轰然散去,筏上的几十个赵军惨叫着跌下河去,因为几十个人被一根绳串在一起,跌下河去,基本上就可以宣告死亡了.

    此时的高远不会去管这些赵军的死活,他必须要以尽快的速度将这些俘虏运过河去,没有杀死赵东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全城里的上万赵军,起码有一半逃出了城去,如果赵东有这个能耐的话,完全可以将他们组织起来杀一个回马枪,重新夺回对全城的控制权.

    昨夜的大胜是基于雨夜猝袭,对方根本没有防备,仓促之间便被打乱了建制,慌乱之根本没有组织起什么抵抗,但饶是如此,也一些局部的小战斗之,一些赵军仍然给燕军造成了不小的伤亡,这个事实在不断地提醒着高远,正面作战,自己的这些麾下显然不是对方的对手.

    全城失守,将会给赵军敲响警钟,平衡的两端一头出现了问题,那另一头便也陷入危险之,全城距离方城,淆城并不远,赵杞在知道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便会率军反扑,现在自己的主要任务便是重建城防,守住全城.

    好在昨夜的进攻,丝毫没有损及全城的城防,赵军苦心准备的城防武器,现在完全落到了高远的手,看到一架架崭新床弩,一捆捆的羽箭,一盆盆的油脂,一堆堆的擂石滚木,高远很难不开心.

    他满脸笑容地指挥着士兵们将这些武器布置在城头之上.

    易水河东岸,姜大维手里捏着战报,手在微微发抖,高远竟然渡河拿下了全城,这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对于燕军来说,是一个绝大的利好消息,但对于他本人来讲,就谈不上有什么好了,高远立下功劳愈大,他下手的机会便越难.眼下的高远,在成功地控制了数千燕军郡兵之后,实力比起刚刚抵达渔阳之时,已是大涨,再让他立下战功,只怕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会了.

    “这几天暴雨如注,天气如此恶劣,高远如何能渡河作战,这封捷报,真假难辩,我军暂缓出击,等到探听清楚再说吧!”姜大维环视着帐内的部将谋士,缓缓地道.

    拖上一拖,想来赵军丢掉了全城,必然会全力反扑,便让他们先杀上一阵再说,最好是赵军的反击将这个可恶的家伙宰了,那就一了百了了.

    “郡守,这样大的事情,高远只怕不敢谎报吧?”蒋家权沉默了一会儿,站了起来,道:”这是瞒不了人的,赵军如果丢掉了全城,必然会调兵去反扑,高远如果守不住,那好不容易在易水河对岸建立的支点便丢掉了,拿下了全城,其实这场收复五城的战斗我们已经胜利一小半了,如果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援助,而丢掉了全城,接下来,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儿郎要在苦战之死去呢!”

    姜大维恶狠狠地盯着蒋家权,这个没用的家伙,上一次与新亮去吕梁山,弄了一个灰头土脸,让高远当着无数蓟城将领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记耳光,如果不是看在他在姜家效力多年的份上,早就将他赶出大门了,现在居然又不合适宜的跳将出来,这是要找死么?

    蒋家权默默地低下头,他知道,此时他不该说话,也不适宜说话,但这事关乎燕国这一场大战的胜败,怎么能不说?不说又于心何安?

    帐武都拿眼看着姜大维,姜大维眼里阴火阵阵,部下的眼神透露出了他们的态度,高远占据全城,便使燕军占据了优势,在占有优势的情况之下作战,将会让燕国儿郎们更多的生存下来,这些人,或许有他们的好友,有他们的兄弟,有他们的侄,战场之上,刀枪无眼,有优势为什么不利用?

    “本郡守只说要小心从事,又没有说不出兵?”姜大维心权衡再三,终于还是不得不屈服,如果只有一蒋家权,他完全可以驳回去,但这么多人都倾向于这个意见,自己就不能拂了所有人的意思了.

    “新亮,你率一万兵,先期出发吧,一切要小心为上,明白么?”看了一眼坐在左首第一个的姜新亮,他特别强调了小心二字.

    “是,父亲,我明白了!”姜新亮会意地点点头.

    “其它各部,作好准备吧,三天之后,主力开拔!”姜大维敲了敲桌.

    渔阳郡大本营开始忙碌起来,半天之后,姜新亮为将的一万先锋已经作好了出发的准备,姜新亮全身戎装,满脸兴奋之色,父亲的意思他已是体会到了,以自己为将,这便是要自己在行军的过程之,尽量地缓一缓,拖长这个过程.高远这个狗杂种,在从吕梁山到渔阳郡的这一路上,对自己的不客气和侮辱,这一次自己要全部讨回来,想到高远在全城之上苦盼援军而不至,最后在赵军围攻之含恨而亡,他不由得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眼前似乎出现了高远带着绝望的眼神从全城城楼之上坠下的场景.

    蒋家权从自己的小帐蓬走了出来,他的肩上,背着一个小小的包裹,步履有些蹒跚,一路走到了姜新亮的面前.

    “公!”他躬身一礼.

    “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看着蒋家权的打扮,分明是一副要出远门的样,他不由地奇怪地问道:”这一次是行军打仗,先生不由跟着我去.”

    蒋家权苦笑,”公,我不是要跟着你去全城,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先生,你要走,这是为何?”姜新亮讶然问道.

    “蒋某无能,使公受辱,险些儿便丢了性命,实在没有脸面再呆下去了!”蒋家权摇摇头,道:”公多多保重吧!”

    姜新亮默然半晌,上一次在吕梁山事件之后,父亲对蒋家权便不再待见了,甚至是很讨厌,他,的确是在姜家呆不下去了.

    “先生要去哪里?”他问道.

    蒋家权心一寒,自己对姜新亮尽心竭力,出谋划策,这些年,也让姜新亮在渔阳郡之拥有了一些**于他父亲之外的势力,但现在,他居然连一句挽留也没有.”先四处走一走,看一看吧,也许会回家去呆上一段日.公保重!”

    抱拳一揖,蒋家权沉重地向着大营之外走去.

    “先生,盘缠可够?”姜新亮追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等此间事了,我再请先生回来.”

    蒋家权心一暖,回过头来,看着姜新亮,”这些年公待蒋某不满,我也小有资财,生计不会成问题,公也不必再去找我了,老迈之人,不堪重用了,再在公身边,只会误了公的大事.”

    “先生!”

    “不过走之前,蒋某还有一件事,要说与公相听,至于怎么做,便全凭公心意吧!”蒋家权慢慢地道.

    “先生请讲.”

    “公这一去,是不是要故意拖慢行程,好让那高远在全城遇困,甚至是死了更好?”蒋家权道.

    “先生谨言!”姜新亮顿时变了颜色.

    蒋家权微微一笑,”公,如果我是你,我不但不会拖延时间,还会加快行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全城,支援高远,高远活着,对公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忘了他是怎么侮辱我们的吗?他将我们像野猪一般从吕梁山上抬下来的这份屈辱我一辈也忘不了.”

    “公,记小仇者难成大事,你的眼界还要放开阔一些.你好好想想我的话吧!这高远与谁有关,谁想要他死,他死了对谁最有利,对公你是有好处还是坏处?如果他活着对公有天大的好处,那公不但要让他活着,还要让他活得更舒爽一些.”蒋家权笑着说完这句话,一个转身,再无任何留恋,径自出了大门离去.

    姜新亮对自己是不错,但自己也已经报答过他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