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六十二章:陷城(书号:13651

第二百六十二章:陷城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赵迁是赵杞私军之的一个都头,前些时日,跟着赵东一起,参与了对燕军的围攻,那一天半夜的战争,虽说险些将对手全歼,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赵军大败,而让赵迁留下最深映象的却是在一股在战场之上纵横来去,所向无敌的青衣士兵,如果不是人数太少,那一战,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机会.

    从静安败退,仓惶渡过易水河,回到了全城,赵迁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有了坚城可供依靠,心里却是安稳了不少.

    比起那些死在战场之上的战友,颇感有些幸运的赵迁这几日里不免大鱼大肉吃多了一些,加上天气湿润,白日里需要加固城墙的他晚间贪睡了一些,不觉就着了凉,头疼脑热也就罢了,但闹肚却着实让他恼火不已,晚上要起夜数次,那里还能睡得安稳.

    今天又是这样,肚里雷鸣般地鸣响了好几次,但赵迁却实在不想起来,外面电闪雷鸣,大雨如注,从睡觉的地方到茅厕这一段路,可没有遮挡风雨的地方,即便带上雨具,回来也不免要被淋得透湿.

    咬着牙撑了一段时间,肚里的鸣响更加剧烈,实在是忍不住了,再强忍下去,说不定就得拉在裤里,难堪不说,说不得还得被兄弟们好一顿奚落.从地上爬起来,胡乱抓了一顶斗笠,拉开房门,赵迁便冲了出去.

    稀里哗拉一阵乱响,赵迁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舒坦.提上裤,推开茅厕,顶上斗笠,哼着小调,一头扎进了风雨之.

    空一道闪电在这一霎那划过长空,将整个全城照得亮如白昼,奔跑的赵迁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之那道巨大的白色伤痕,好吓人!眼睑落下,不经意地看到城墙下一眼,瞬息之间,全身的毛孔都炸开了,敌人,密密麻麻的敌人正在向着全城急奔而来.

    闪电敛去,眼前骤然一片黑暗,一声响彻天地的炸雷在他的耳边轰响,赵迁毫无感觉,这一刻,他自己的脑里也是炸雷声声.

    敌人来了!

    脚步猛停,上身却因为惯性还在向前,一个踉跄,险些栽倒.竭力稳住身,赵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开大嘴,准备向城上的战友们示警.

    一口气刚刚吸进去,脖一紧,一支强有力的胳膊如同一道铁箍一样缠上了他的脖,赵迁顿时眼珠突出,两手扳住那只让自己根本无法呼吸的胳膊,但一扳之下,纹丝不动,脑里阵阵昏眩传来,两腿在地上用力乱蹬,胁下骤然一凉,赵迁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在这一瞬间,顺着那里洪水一般泄将出去,两只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勒着脖的手松了开来,赵迁却已无力再喊出哪怕一个字来,他躺倒在没过脚踝的雨水之,鲜血顺着胁下伤口沽沽流出,混和在雨水之,眨眼之间但被冲得无影无踪.

    又是一道闪电划空而过,亮白色照在赵迁那张已经完全失去血色的脸庞,眼睛瞪得大大的,却已了无神彩.

    高远提着他的三棱军刺,站在雨,军刺上的血水混着雨水,滴滴哒哒地滴落下来,他挥了挥手,身后两百青衣扶风军闪身而出,一部随着高远直奔城楼,另一部则奔向城门.

    打开城门,数千燕军将涌入这座看起来完全没有设防的城市,一切便将结束了.

    一道闪电,一声炸雷,赵东一个激凌从梦惊醒过来,屋里屋外,除了哗啦啦的雨声,和偶尔响起的雷声,再无异常,从床上坐起,只觉得浑身**的极其难受,抹了一把额头,一手的冷汗让他苦笑不已,也算是沙场老将了,居然还如此杯弓蛇影,或许是前些日的大败,让他心神有些失守了.

    重新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前些天的那一场大战,不得不说,这一次,燕军是做足了准备,而且在很久之前便已经布下了圈套,相比较而言,赵国的准备就太不足了,至少在军事情报之上并没有做到充分的准确,否则,周玉这样一支多达两万人的常备军,潜服在姜大给的军,应当是不难摸出来的.

    大将军过于小瞧燕军了!赵东在心叹了一口气,燕国周渊,能做到太尉的位置,又岂是易相与的,一直以来,赵国心目最大的敌人只有秦国,对于这十数年来,一直依附着赵国的燕国,始终是没有放在眼,现在,报应来了.

    没有那个人是易相于的,即便是军力对等的情况之下,这样的大战,胜负也在毫厘之间,更何况,现在燕军在军力之上占着明显的上风.

    如果从一开始不渡河做战,而只是稳守边境,保住五城,现在的局面又肯定是另一幅模样了.只是大将军因为令狐家族的事情,有些过于不冷静了.将燕国也太小瞧了.

    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赵东干脆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桌边,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杯水,让燥动的心稍稍冷却了一下.

    去城墙上转一转吧,看看士兵们是否忠于职守?赵东披挂上了甲衣,提着刀,打开了房门.

    左脚刚刚踏出房门一步,呼啸的风雨之,突然传来了震天的呐喊之声,赵冬愕然张大了嘴巴,身一晃,险些跌倒在地,稍顷,城内警钟四起,敌袭的喊叫声,响彻全城.

    赵东眼前阵阵发黑,扶着门框,这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去.嗓腥甜,一口逆血险些儿就喷了出来,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大雨,还有那湍急的易水河,敌人居然就摸过来了.

    他们进城了!多年的经验,让赵东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现在他所处的形式.

    用力拍拍自己的脸郏,必须趁着敌人刚刚进城,立足未稳的时候,将对手驱逐出去,否则,一切都完了.全城有上万驻军,而易水河对面的燕军只有数千人,只要稳住局势,挽回局面并不是天方夜潭.

    “来人,来人!”拔出大刀,赵东冲进了院里,高声叫喊着.

    城楼之上,高远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全城,在这里,全城全貌一览无余,夜袭比想象之的更为顺利,对方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备,这也难怪,在这样的天气之,又有正在发大水的易水河相阻,对手很难想象,自己要无船无桥的情况之下,是怎样渡过易水河的.

    感谢杀破天白羽成,高远在心念叼了一句,他们那种能够单独使用,也能够组装在一起的羊皮筏帮了自己的大忙.

    “县尉,审出来了!”颜海波兴冲冲地走了过来.”问出来赵东在哪里了!”

    “我们走!”高远没有任何的废话,转身便走,城里还有万余赵军,如果让赵东将溃兵组织起来,不免又是一场苦战,而眼下,赵军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却正是各个击破的好机会,他要直捣黄龙,让赵东根本没有余力去组织指挥他的军队.”小颜,带着你的人,接计划给我横扫过去,赵东,我去对付.”

    “县尉,你只有两百人.”颜海波大叫起来.

    “我这两百人,可不比你那一千余人差!”高远咧开大嘴笑了起来,四百多幸存下来的扶风兵,两百余人分配到各营去当了基层军官,另两百人便组成了高远的亲兵,这是这支燕军的灵魂力量.

    高远带着两百余扶风亲兵,下了城墙,迅即消失在如注的雨水当.

    城内乱成一团,到处都是狼突鼠窜的赵军士兵,正如高远所见到的,突然的袭击,使得赵军失去了统一的建制,慌乱之,这些士兵有的抱头鼠窜,有的却拿着武器向着喊杀之处奔来,完全没有了任何组织.

    高远打头,带着两百青衣扶风兵,一路急奔向赵东的驻扎地,挡在他们面前的赵军,毫无例外地,成了他们刀下的亡魂.十几日之前,这些青衣扶风兵,本来就已经成为了这些赵军的恶梦,今日猝然再次遭遇,恐惧战胜了一切,在最初时几支赵军的抵抗被砍瓜切菜般的消灭之后,这支人数并不多的扶风兵,成了赵军避之唯恐不及的死神.

    赵兵退避,高远前进的速度骤然加快.

    远处如雷马蹄之声传来,一支骑兵正在向这里高速接近.

    “有骑兵来袭!”扶风兵们骤然止住脚步,高远打了几个手势,街道之上,转眼之间便布下了数条绊马索,持索的士兵将自己掩藏在屋角,更多的士兵组成小组,两人双手交叠,一人踏将上去,用力一抛,一人便翻上了屋顶.取下背上长弓,张弓搭箭以待.

    转眼之间,街道之上空无一人.

    奔来的骑兵是贺大鹏统率的赵军骑兵.城内骤然遇袭,贺大鹏大惊之下,只率了百余骑便直奔而出,他要去的地方是城门.

    心急如焚的贺大鹏似毫没有注意到街上的异样,打马狂奔,然后,他便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疾奔的战马摔倒在地,将他高高抛起,身在半空之,他看到地面之上,更多的战马彼此相撞,跌做一团,而被抛飞在空的,还有与他并骑冲在最前面的几名骁勇的骑士.

    耳传来弓弦的嗡嗡之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