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六十一章:夜渡(书号:13651

第二百六十一章:夜渡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春雨连绵,身在方城的赵杞心情便象窗外的天气一般谙暗,雄心勃勃出征,静安一败,却是狠狠地劈脸打了他一个耳光,在赵无极面前夸下的海口,现在几乎成了一个笑话.

    退过易水河,丢掉了先前运过河去的大量物资辎重,现在倒都是便宜了燕军,要不是右翼的赵广挡住了周渊主力的进攻,没有让他们趁势追过河来,现在自己在方城只怕已经呆得不安生了.

    这一场春雨和及时的春汛,总算是缓解了一下目前的窘境,得以让他重振旗鼓,更多的物资正在源源不绝地运来,以补给前线的不足,守住五城,这是赵无极的底线,而当初,赵杞的雄心壮志本来是要狠狠地教训一下燕国的.

    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半点实施的可能了.赵国不可能再给他更多的兵马.相对于燕国来说,赵国更大的敌人来自于北方草原上的匈奴,还有西方的秦国.

    这是一场让赵杞感到有些羞辱的战斗.

    赵广退守渭城,赵东守卫全城,这两个顶在最前面的城市是万万不能有失的.赵广麾下有三万赵国常备军,但他对面的却是周渊的燕军主力,周玉在给了自己狠狠一击之后,已经是撤军而回,对付全城的便完全变成了姜大维的渔阳郡兵,这让赵杞稍稍放心了一些.

    对方前锋,已经到了易水河边,而渔阳郡的主力,却几乎还没有出动,凭着那几千前锋兵马,想要拿下全城是不可能的,果不其然,随后探马的回报,也应证了赵杞的想法,对方在易水河边扎下营来,寻找船只,砍伐树木,造筏修桥,看似忙得不亦乐乎,但就是没有一兵一卒过河.

    这是一段宝贵的时间,让赵杞可以好好地舔食一下血淋淋的伤口,这一战,自己麾下军队的士气可是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战前,他们与赵杞一样,真还没有把燕军放在眼,虽然他们不是赵国的常备军,只是赵杞的私军而已.

    但血淋淋的事实,打掉了他们身上的骄横之气,别说是燕国的常备军了,便是一伙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杂兵,便让他们险些崩断了门牙.

    这一战,不仅让赵东,也让赵杞记住了那个叫做高远的将领.

    赵杞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将高远真正看在眼里,但此刻,镇守在全城的赵东,却是对这个高远十分的上心了,静安那一战,高远给赵东留下的映象过于深刻,一个能将数万各不相统的杂兵,凝结在一起的人物,怎么看,也是一个厉害之极的人物,更何况,大战之,赵东还险些命丧对手这手,他并没有因为对面是高远率领的几千杂兵便掉以轻心.

    全城距离易水河约二十里,在这二十里的路上,赵东设置了数个望楼,备上了快马,但凡高远有什么举动,他都能在第一时间知晓便做好应对之策.静安之败后,赵军的战略已经退守到了底线,那就是守住燕国想要的五城.

    不会有援兵来的!这一点,赵东心里很清楚,赵国最为精锐的兵马,此刻都聚集在赵牧的手下,准备应付来自秦国的攻击.而整个国家的战略方向,也是偏向西方的.

    守住五城,就可以了.只要战事拖延下来,便可以谈.

    连日的春雨连绵,也让赵东紧绷的心稍稍停当了一些.春雨不绝,道路泥泞难行,春汛让易水河河水暴涨,而两岸的船只,早在赵军过河之后,便全都付之一矩,短时间内,对方是无法过河作战的.

    有这样一段时间,足够让他把全城好好地再经营一番,打造得再坚固一些.

    “将军,城里发现了一些异动,百姓有些骚动不安.”贺大鹏走了过来,马靴踏在春雨里,发出啪啪的声响.

    “又是燕国的燕翎卫捣乱么,发现一个,杀一个,绝不手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赵东冷然道,”燕国人打来了,他们那颗心又不安份了,哼,归赵十年,这些贱民还真是一颗捂不热的石头,不杀他几个,当真不知道死活.”

    “是!”

    “将军,这春雨连绵,道路实在难行,骑兵巡逻是不是暂时停下来?”贺大鹏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看着赵东.

    “停就停两天吧,这鬼天气,敌人也没法打过来的.”赵东点点头,”让战马好好养养膘,接下来,肯定还有大战打的.”

    这种天气之下不能打仗,是这个时代将领的思维,在高远这里,却没有这种桎梏,易水河对岸,一场风暴正在高远的大帐之蕴酿着.

    高远盘膝坐在羊毡之上,地面很潮湿,大帐扎得也很简易,面前的地面,用手按一按,便会有水冒出来,即便是坐在羊毡之上,也能感受到从地面传来的丝丝湿意,冷气.

    在高远的周围,那霸,步兵,孟冲,许原四人团团而坐,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大帐之外,急风暴雨伴杂着雷电交鸣,将所有的其它声音全都掩盖掉了.帐门是打开着的,一道闪电下来,将外面照得亮如白昼,但密集的雨点却众人的视线仅仅局限在帐门之外方园之地.

    此时,燕军大营之内,所有的大帐之,士兵们都是枕甲持戈,如同他们的长官一样,默然静坐在帐内,等待着进一步的命令,所有人都知道将要有大行动了,从今儿个一大早起,所有的行动就全部被全消,士兵们早早地便吃过了晚饭,然后便呆在大帐之.

    绝大部分士兵心仍然是有疑虑的,这样的天气,在他们以往挥事生涯之,别说是打仗,便是行军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但对于扶风兵而言,这却算不了什么,别说是雨,便是在冰雪覆盖的大冬天,积雪没过膝盖,他们也一样出去打仗.

    这些刚刚升任军官的扶风兵们,绘声绘色地给他们的麾下讲着这些往事,有的口才甚佳,讲得唾沫横飞,宛如街头说书人,有的口才笨拙,说几句,便要停顿一下,但他们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将这些往事无不是说得让人热血沸腾,将男汉的那一腔激情,倾泄无疑.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敢不敢做的事情!

    这样的天气出击,才会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因为连你们也想不到我们会在今晚出击,那么,敌人就更想不到.

    只不过是路上困难一点而已,但比起与敌人硬扛,抛头颅洒热血,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所有士兵的疑虑一点点被打消,激情一点点被点燃.

    高远的大帐之外,一人从大雨之钻了过来,浑身**的便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将出来,脸上却是一脸的兴奋之色,正是颜海波.

    “县尉,根据这几天侦察得出来的情报,我们的先遣人员,已经成功地将对手第一个望楼给干掉了,对岸刚刚发过来信号,他们正在向第二道望楼出发.我们,可以开始了!”易海波站在高远面前,身上的水不停地流淌下来,顷刻之间,便在高远面前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高远站了起来,”弟兄们,建功立业,便在今朝,我们大燕要夺回多年前失去的五城,便从今日我们这里开始,赵国吃了我们的,都得给我们吐出来,拿了我们的,都得给我们还回来.”

    “建功立业,便在今朝!”大帐之内,几员将领低低地吼道.

    “集结!”高远猛一挥手,颜海波,那霸,孟冲,许原四人转身,鱼贯而出,高远回过头来,”步兵,大营这里便交你了.我们得手之后,便会发回信号,你马上快马向姜大给禀告,嗯,同时往大将军那边也派出一批快马.”

    “明白了!”步兵道.”县尉,一切小心,如果事有不顺,你一定要回来.”

    “放心吧!”高远哈哈一笑,”在我高远的脑里,从来就没有失败二字!”

    易水河边,滔滔河水撞击河堤,发出巨响,昔日温顺的易水河,自从春汛来临之后,便显示出了他暴虐的一面,河面比平时宽了一倍有余,昏浊的河水呼啸而过,在赵军看来,这的确已成了对手一道天然的阻碍.在这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他们放心地安然入睡.

    一个个的望楼,便在这些士兵的安然入睡之,被扶风兵们一个接着一个地无声无息地拿下,完全失去了赵东设置他们的作用.

    易水河上,一个个巨大的羊皮筏漂浮在河面之上,十数根绳索将其拴在河堤之上深深地打进地下的树桩之,饶是如此,羊皮筏也在河东飘西荡.

    高远带着他的两百扶风精兵,作为第一批进攻者渡河.这些羊皮筏,是高远看到杀破天白羽成使用之后才制作的,这是一个好玩意儿,平时放掉气,打个卷,背着便可以走,冷起来,还可以当被盖,遇到河,一个个小羊皮筏吹鼓起来,拴在一起,铺上一层板,便可以作为一个大筏使用,方便快捷,端地是马匪们出门打劫,游杀四方的必备物品.

    河里这几个看起来巨大的羊皮筏,其实是上百个小羊皮筏拴到了起的结果.扶风别的东西或许不太多,但这些动物毛皮,却是再多不过了,再扶风县城,皮毛的交易,硝制,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小的产业,制作这些羊皮筏,对高远来说,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什么找船,造桥,不过做给赵军看看而已.

    “出发!”高远喝道.

    绳被解开,羊皮筏颤了颤,立即便顺着河流向下飘去,筏之上,数十个坐在边缘的士兵,拼命地舞着着桨,将筏稳住,艰难地向着对岸划去.

    “第二批,准备!”堤岸之上,步兵沉声喝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