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六十章:欲速则不达(书号:13651

第二百六十章:欲速则不达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驻足易水河边,看着咆哮的河水与堤岸相撞,激起冲天的浪花,晶莹的水珠腾空而起,扑面而来,空气之弥漫着浓烈的水腥气.一场突如其来的春汛,让高远所带领的燕军前锋停留在了易水河边这个叫做白杨村的小村.眼下的易水河却是有些沱沱河的味道了.

    半个月前,静安的一场大战,以燕军的大获且胜而告终,赵杞统率的大军被周玉两万燕军自两翼插入,活活地包围在了战场之上,如果不是赵东反应迅速,弃高远所部迅速前往救援,趁着燕军包围圈尚未稳固之际,与赵札里应外合,撕开了缺口,数万赵军,就要尽数丧于静安了.饶是如此,这一战,也打掉了赵札超过半数的精锐.赵杞无力再战,只能一退再退,最终退过了易水河,回到了全城重整旗鼓.

    而战后的燕军也并不平静,左路主将姜大维以高远作战不力,致使赵东回援,后在面临赵军溃退之机,又率军观望,不加堵截,使赵军得以脱逃为由,将高远一根绳绑了,便要斩首示众,姜大维自觉理由充分,杀高远也杀得十分的坦然,而周玉却不欲搅进他们之间的这趟浑水去,冷眼旁观.

    但让姜大维没有料到的是,他的这一举措险些激起高远部属的哗变,这一次,可不仅仅是高远的嫡系属下扶风兵了,而是囊括了这一次战役之所有残存下来的五千燕军各地郡兵.

    对于这些幸运活下来的郡兵而言,姜大维不怀好意,意欲拿他们当炮灰,置他们于死地,如果不是高远,他们此时早就是一具死尸了,而且活下来的人当,哪一个在战场上没有受过扶风兵的恩惠?高远受缚,扶风兵登高一呼,数千兵将立即便执刀持枪,呼啸而出,但凡还能动的,都向着姜大营的军大营涌来.

    这一来,局面可就僵住了,姜大维不愿丢了面,而这些哗变的士兵,接不回高远却又绝没有退去的打算,就这样对峙下来.

    与先前一样,周玉既没有阻止姜大维杀高远的意思,此时也没有出兵平定哗变士兵的意思,仍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更何况这些哗变士兵只是堵住了军大营,还没有抡刀抡枪,喊打喊杀,也没有冲进大营,周玉也不愿意与这些人刀枪相见,这些人可刚刚从战场之上血战一场回来.

    其实此时,周玉更感兴趣的是,这一群战前还一盘散沙的郡兵们,为何在一战之后,便给高远收拢了人心,聚集在了他的麾下,这五千从战场之上走下来的士兵,比起先前的两万人,战斗力可还要强上不少,特别是当那些伤兵归队之后,战斗力会更上一个层次.

    这个家伙,真是不简单!

    周玉不动手,姜大维则是不敢动手,看着五千红了眼睛的乱兵,姜大维可没有拿自己的兵去平叛的意思,渔阳郡兵在这一次与赵杞的恶斗之损失不小,如果再与这些乱兵来一场,姜大维是万万舍不得的,但这个面却又无论如何也拉不下来,他不肯服软,外面的士兵就不肯退去.

    闹到最终,还是大将军周渊一纸命令解了这个困局.

    “胜利者无罪!路还很长!”周渊给姜大维的信很简单,却也是意味深长,得了周渊的命令,姜大维找到了台阶,不得不捏着鼻释放了高远.在五千士兵兴高采烈的簇涌之下,高远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姜大维的军大营.

    半个月的休整,让高远对这支残余下来的五千余人的军队进行了一次大整编.有了战场之上的血战情谊,再见识了扶风兵在战场之上的威风之后,这一次的整编倒是进行得波澜不惊,顺风顺水.所有士兵都被打乱了原先的编制,不论地域如何,被按照战斗力的高低进行混编,组建了五个战营.

    这一战,两万余燕军郡兵全须全尾地剩下来的,只有五千余人,高远的一千扶风步卒损失一半,一百骑兵,只余下四十余骑,可谓是损失惨重,心疼之余,高远又庆幸自己得到了这五千余郡兵的拥戴,正如他所想,这些从战场之上幸存下来的士兵,不论是气质还是军纪,都比起战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有经历了生死,才会知道某此东西的可贵.

    近三百扶风兵被分配进重新整编的军队之担任基层军官,高远在手留下了一支两百人的队伍,这些人将被他作为尖兵使用.融入,掌控这支新的军队,是高远在接下来的战事之要完成的事情.

    孟冲与许原已经可以被当作自己人了,这两个率先投靠高远的人,已经得到了高远的信任.那霸,颜海波,孟冲,许原,被任命为新的营指挥.

    整编还没有最后结束,新的命令便已经接锺而至,高远知道,姜大维是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这一场燕赵大战不到结束的时候,自己的危机就没有过去.不过正如战前他所想一样,现在的他,已经挺过了最为艰难的一关,以后再想像第一战那样暗算于他,已经不大可能了,而想在战场之上,明刀明枪地了结了自己,基本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且行且看吧!高远没有丝毫废话,带着他的军队拔营便行,整编之后的后续事情,可以边走边干,来自扶风的老兵,对于扶风的规矩都是烂熟于心,当他们成为各营的基层军官之后,很快,便会将扶风的纪律一条条贯彻下去的.

    高远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欲速则不达.”希望这些新晋军官们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前进的步伐,随着场场春雨的降临,而被延缓下来,都说春雨贵如油,但对于正在赶路的军队来说,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道路泥泞难行,装载着后勤物资的牛车,一不小心便会陷进深深的淤泥当,费尽牛二虎之力才能将他们从泥里推将出来,一路推进到易水河边时,赵军早已无影无踪,最让燕军恼火的时,原来易水河里的船全被拖走,横亘与易水河上的石桥,如今也只留下了几个石墩,而春汛带来的滔滔河水,更是成为了他们进军的拦路虎.

    “县尉,看来我们得等上几天了!”那霸看着滔滔河水,不无懊恼,下意识地摸着下巴,不过这一仗打赢之后,他将脸上的胡刮了一个精光以示庆贺,这一摸,除了摸到光溜溜的下巴之外,原先那种硬茬茬的感觉却是不复存在了.

    “等几天也无妨!”高远的心情极好,他不急.等几天也好,正好让自己好好消化一下这几千部属,一次性吃得多了,不免会有些腹涨的感觉,行军这几天来,扶风兵严苛的军纪,已经在队伍之引起了一些怨言,出现了不少的小冲突,这些事情,必须尽早解决,决不能拖着,忍着,千里长堤,溃于蚁穴,这些事情,万万是不能让他发酵的.

    “告诉我们的老兄弟,在军,要大讲我们扶风兵优厚的待遇,比方说你们的吃穿,你们的饷银,你们晋升的渠道等等.”高远笑着回顾身周几员大将.”扶风兵军纪是严苛了一些,但是,与这些相对应的待遇,也不是他们原先的部队能够比拟的.要让他们明白这一点,更要让他们明白,在扶风军,他们是有盼头,有希望的.”

    颜海波大笑,”县尉,咱们扶风兵的待遇,别说他们这些人了,便是渔阳郡兵,也完全比不了,比起朝廷的常备军,咱们也是丝毫不差,而更重要的是,咱们军队之人人都有盼头,人人都有可能当上军官,只要你够努力就可以了,您放心吧,等这场战事结束的时候,我敢保证,这些家伙,一定会卷着铺盖卷跟我们回扶风去.”

    “慢慢来,温水煮青蛙,要让他们对扶风军心生向往,但更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之,要让他们对这个集体产生依赖,产生信任,要让他们以这支军队为荣.”高远挥了挥手,道.

    “明白!”一群扶风老人们都是微笑起来,来时千余人马,等到回去的时候,却带回了数千军丁,想来定然会让留守的孙晓曹天成等人惊歪了嘴巴,而孙晓必定又是后悔不迭,错过了一场场大戏.

    “步兵,你的伤势好些了吗?”看着手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整条胳膊也吊了起来的步兵,高远心有些担心,步兵的箭术,是他身边不可缺少的利器,如果伤得重了,不能恢复,那损失可就大了.

    “还好!”步兵笑道:”大夫说了,胳膊只是劳累过度,只消好好休养也就行了,就是指头上的伤,需要的时间要长一些,短时间内是动不得弓了.”

    “在你的伤完全好之前不许你动弓箭,更不许抡刀抡枪.”高远不容置疑地下达着命令.

    “是,县尉,您放心吧,我也想早点好呢,欲速则不达,我明白.”步兵笑道:”这一次,也让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多培养几个神箭手出来,这阵,我正在忙活这事呢!”

    高远满意地点点头.

    几人正说着,远处孟冲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满身都溅满了泥浆.”县尉!”隔了老远,他已是叫了起来.

    “孟冲啊,过来说话!”高远笑着招手.

    “高县尉,实在惭愧,您让我去找船,可这周边数十里内,根本就没有什么船了,费了老大劲,搜罗了几只小渔划,没什么用啊!”孟冲叹道.

    “没事,慢慢找,对了,许原哪里进展如何?”

    “许原正忙着砍树造筏,修桥,不过进度也很缓慢,这该死的天气,实在让人恼火!”

    “不要紧,慢慢砍着,慢慢造着,重要的是,让赵军知道我们在忙活些什么!”高远哈哈大笑.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