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九章:劫后余生(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九章:劫后余生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赵东并没有死,武将的直觉在电光火石之间救了他一命,在感到巨大的危险时,他下意识地猛勒战马嚼,战马从立而起,那一支劈面而来弩箭准确地射入了战马的脖,战马哀鸣之摔倒,赵东也跟着倒了下去.不等赵东爬起来,身后的军大旗又轰然倒下,军一片大乱,燕军士气大振,欢呼着向着这个方向迅猛突进,高远,颜海波,那霸,孟冲,许原五人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刀光闪烁之间,将心慌意乱地赵军杀得步步倒退.

    赵东从地上爬了起来,战马没有压着他,但倒下的旗杆却是正正地压向他,拼命将旗杆格开,身被巨力震得发麻,双手几乎失去了知觉,这一下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几乎便被牛头马面给拘了去,赵东不由勃然大怒,高远,我要将你抽筋剥皮,他怒吼了起来.

    从地上挺身而起的他,看着高远等人正在向着他奋力前进,不由冷笑连连,想要杀透自己的军阵,到得自己的面前,只怕这些人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弓箭手!”他大声喝道,”给我瞄准了,射!”

    数名弓箭手应声而上,此时,高远距离他们只剩下了百五十步而已,一个出色的箭手,在这个距离之上,已经能对敌人造成杀伤了.

    五人长弓刚刚抬起,搭箭上弦,缓缓拉开长弓之际,眼前一道黑影一闪,最间的一名弓手仰天便倒,眉心之,一枚箭羽尚在颤颤巍巍的抖动着.

    不仅是四名箭手大吃一惊,便连在他们身后的赵东也是下意识地一缩脖,如果这一箭又是冲着他来的,自己躲得了么?

    不等他得出答案,空气之再一次响起箭啸之声,又一名箭手惨叫着倒下.

    燕军之也有一名神箭手,而且比起自己的麾下要强得多,从对方出箭的速度可以想见,这名箭手根本就没有预先瞄准,几乎是抬手便射,而且箭箭毙命,赵东得出的这个结论让他有些难以接受,很难想象,燕军的这群杂兵之,还有如此高手.

    今天让他意外的事情太多了,先是以为能一鼓而下的这个对手重创了贺大鹏的骑兵,接着自己亲自接手指挥,进攻的步卒由五千增加到一万,虽然将对手逼到山穷水尽,但时间却过去了整整一天,而现在,对手的临死顽抗居然险险便要了自己的命去.

    有这样一个箭手的存在,自己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险.

    “找到他,杀了他!”赵东对三个半跪在地上躲避对手的三个箭手怒吼道,虽然赵东努力地想要看清这个箭手的位置,但却一无所觉.

    三名箭手脸色有些发白,从地上挺身而起,弓已经拉得如同满月一般,缓缓移动,寻找着目标,三人刚刚露头,厉啸之声便响起,最左边的箭手仰天便倒,也就是在这一刻,另两名箭手的箭支也厉啸而出.

    两箭出手,来不及观察战果,二名箭手又赶紧挽弓搭箭,箭支刚刚抬起的那一霎那,一箭破空而来,又一名箭手倒下.

    燕军丛,步兵满面冷汗,持弓的肩上,一枚羽箭正正地插在那里,刚刚对手两箭,有一箭还是命了他.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住剧痛,又结果了对手一名神箭手.

    现在是一对一了,步兵单膝跪下地来,伸手握住箭杆,脸上青筋毕露,一声低吼,箭枝带着喷溅的鲜血,被他生生地拔了出来.身边,一名士兵撕下一截袍,紧紧地缠到了步兵的手臂之上.

    “步兵,还行吗?”百忙之,高远回头问道.

    “还行!”步兵咬着牙,忍着痛,道,还有一个,现在是一对一了.不杀了对手,对手便又可能在乱战之袭击县尉,以刚刚对手表现出来的能力,完全有可能杀死县尉.

    乱战之,最怕的就是这样防不胜防的殂击者.

    挽弓,搭箭,步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刚对手必然已经锁定了自己的位置,此时,他必然弓如满月地对准着自己.”给我准备一支箭.”他对身边的士兵低声道.

    “是,兵曹!”身边的士兵抽出一支箭,举了起来.

    步兵霍然站起,刚刚站起,空气之已经响起利啸之声,迎着扑面而来的黑光,步兵抬手便射,一箭射出,反手抓住士兵举起的长箭,空当的一声脆响,两支长箭在空对撞,就在离步兵十余步的地方掉了下来,而此时,步兵已是再一次拉开了弓,嗖的一声,羽箭破空而出,对面发出一声惨叫,赵军那名箭手圆睁着双眼倒了下去,他当真是死不瞑目,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手这一箭竟然能在半空之拦下自己这必杀一箭.

    一箭射出,步兵双腿也是无力地跪了下来,箭的左臂钻心一般的疼,拉弦的三指虽然缠上了布条,但刚刚这数箭射出,每一箭的力量比起先前都要强得多,所受的伤害却不比先前差.而且这几箭太过于耗费心力,射出之后,步兵只觉得浑身泛力,此时别说拉弓,便连动一根手指也有些困难了.

    “来人啊,照顾好步兵曹,保护好他!”高远大声喝道.

    看着面前横陈的五名箭手尸体,赵东默然地退入到身后步卒丛.高远带着他的队伍仍然在步步推进,赵东挥手,在他的前方,又站上来了数排步卒.

    耗吧,有人命来耗光对手!赵东有一种强烈的挫败感,白天之时,双方的战损比,对手几乎是自己的两到三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战损比已经无限接近,而现在,对手以这股青色兵为首,已经有了一些所向披糜的意思.

    “扶风兵!”他默默地在心念叼了一声,”高远!”

    远处马蹄阵阵,赵东霍然回头,他派出去的贺大鹏竟然又返了回来,而且满脸惊慌之色.

    “赵将军!”他大声喊道:”大事不好了!”

    “慌什么,出了什么事了,你怎么回来了?”赵东看着贺大鹏,心里突然狂跳起来.

    “燕国常备军.”贺大鹏嘴唇哆嗦着,”燕国常备军.”

    “什么燕国常备军,你说清楚!”赵东怒道.

    “燕军那边隐藏着数万常备军,大将军发起总攻,与姜大维决战之际,燕国常备军突然出现,是周玉,燕国将领周玉!”贺大鹏脸色煞白,”大将军被包围了!”

    赵东倒吸了一口凉气,转眼看着眼前的战场,高远前进的步伐已经越来越慢了,完全歼灭他们已经就在转眼之间了,但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在大将军所在的方向.

    “撤军,去救大将军,将包围圈撕开一条口,救大将军出来!”赵东霍然转身,翻身跨上了卫兵牵来的新马,再一次不甘地看了一眼疲态尽显的高远部众.

    相比起大将军的安危,眼前的燕军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赵军潮水一样退去,刚刚还陷在赵军包围之的数千残余燕军瞬息之间便留在了空荡荡的战场之上.所有人似乎仍在梦,有的拿着兵器站着发呆,有的却依然挥动着兵器,向着空气狂舞着.

    没有人想着去追击撤退的赵军,事实上,他们也没有任何力气去追击了.刚刚身陷绝境,求生的**鼓动着他们竭力反抗,而现在,威胁一去,全身的力气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一下给抽空了.

    高远呆呆地看着远去的赵军,先是闭了一下眼睛,空气之,浓浓的血腥味挥之不去.

    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终究还是成功了.回首,身后,还余下了数千疲惫不堪,如癫似狂的部下.二万部队,一天半夜,便只剩下这一点了,说起来,这是一场惨败,但以这些兵的能力,素质,能挺下来,能挺到最后,却也是赢了.

    身后,那霸突然仰天长啸,将手里的大刀刚刚抛起,四仰八叉地躺到了满地的血泊之,颜海波缓缓地蹲下,扶着长刀,不停地喘着粗气,孟冲与许原两人相互搀扶着,两人身上尽是鲜血,横七竖八地也不知有多少条伤口,但终究是活了下来.

    “我们赢了!”步兵拄着长弓,一步一挪地走到了高远的身边,”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更多的人喊了起来,慢慢地,所有的士兵也欢呼起来了,从必死一战之活了下来,这种狂喜,没有身处其的人,显然是感受不到的.

    “我们还没有赢!”高远拖着疲乏的双腿转过身来,看着所有人,”所有人,马上站起来,退回到坡顶上去,列阵.”

    是的,还没有赢,赵东率军去救赵杞了,如果他能将周玉的包围撕开一个口,赵杞破围而出,哪怕赵军损失惨重,但突围而出的赵军,显然也不是现在这群疲兵能抵挡的,更何况,此时的这些燕军,已经没有先前的那一股心气儿了.退回到缓坡上,列阵而待,直到赵军的败退之兵从这里完全撤走.

    主战场之上,周玉有些遗憾地看着赵东赶到,从燕军最薄弱的地区打开了缺口,将赵杞从那里接引了出去,很可惜,这一仗,不能将赵杞留下来,如果有留下赵杞,这才是一场完美的胜利,眼下,虽然留下了大部分的赵军主力,但总是留下了遗憾.

    他摇摇头,看着远处,高远,终究还是改变了这场战事的走向.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