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八章:死中求活(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八章:死中求活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赵东有些骇然地看着混战之的那条青色的游龙,人数并不多,绝不会超过千人,但自己已经连遣了数员勇将去攻击都遭遇到了失败,派出去的将领肉包打狗,一去不回.对手虽然陷入到了己方大军包围之,但却没有完成对他们的切割.而没有完成这一预定目标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条青色的游龙,每当赵军切割下一部分燕军然后开始围剿之时,这条青色的游龙便会杀将过去,将这些被切割下来的燕军又重新融入到他们的大部队去.

    扶风高远,赵东在心里一遍遍地念叼着这个名字.

    “可惜了一员猛将!”他低声道.高远再猛,也无法改变大局,只不过是将灭亡的时间往后推移,给自己多增加一点麻烦而已.

    此时他已经不再需要贺大鹏的骑兵了,贺大鹏在这一战之损失了近一半的骑兵,此时正摩拳擦掌要去报仇雪恨,但在赵东看来,侧翼的战事已经结束,现在,目光应当转移到主战场上去了.贺大鹏带着他剩下的千余骑兵,很是有些不甘地看了一眼他条仍在战场之上碾杀的青色游龙,掉转马头,奔向远处的主战场.

    赵军骑兵的离去,并不会为高远所统带的燕军减少多少压力,此时双方较量的主力早已经变成了步卒.燕军的数量在急剧减少,真到了刀刀见血的肉搏阶段,来自各郡的燕军的弱点便被无限度的放大了.

    此时的燕军并不缺乏勇气和胆量,跟一头狮在一起,绵羊也会变得凶狠起来,更何况,此时恐惧已经完全成了多余的东西,你不杀人,人便杀你.战争,就是一个使人变成野兽的场所.但燕军的蜕变并不能改变战场上的形式,力量,技艺,配合以及指挥上的全方位差距,使他们完全成了被压制的一方.战损比远远高与赵军.当高远率军行险进行逆向冲锋,发起反击的时候,他的麾下还有万余燕军,而战事进行到一个时辰之后,已经有超过两千燕军倒在了战场之上.

    高远第一次受伤了,一柄长矛挑飞了他的头盔,尖厉的锋刃掠过他的头皮,鲜血顺着发际流淌下来,他第一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即便是当年在榆林,被索普赶得如同落水狗一般狼狈而逃的时候,他也不曾离死亡这般近过.

    纷乱的战场之上,不管那个方向上都随时会有带血后武器向你刺杀而来,空气之呼啸的利箭,根本就没有具体的目标,落在谁身上,便是谁倒霉,甚至脚下的尸体,你也得防上一二,谁也说不准这些躺在地上的家伙是不是死透了,也许你刚刚跨过他的身体的时候,这具躺在地上的尸体便会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你的双脚,将你扭倒在地,高远便亲眼看到自己麾下一个极有战斗力的伙长,这样莫名其妙的丢掉了性命.

    每一个青衣士兵的倒下,都会让高远一阵阵的肉痛,培养这样一个成熟的老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愤怒在心淤积,对于某些人的痛恨,在这瞬间,达到了"gao chao".他嗥叫着,挥舞着军刺,一头扎向了左方,那里,来自泺原郡的许原已经陷入到了困境,聚集在他身边的士兵了多只有百余人了,许原亦浑身是血,不知伤到了那里.

    步兵站在战场间,在他的身周,聚集着十数名士兵,这些士兵双手握着大刀,将步兵紧紧地围在间,步兵稳稳地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前,摆放着数十个箭筒,拉弓,瞄准,射击,步兵机械地重复着这些动作,每一箭飞出,必然会射倒一个敌人,这两年来,高远为他制定的极为苛刻的练习计划,让本来箭技就不错的他,技术更是突飞猛进,他能在两个纠缠不休的对手之间,准备地找到机会,一箭毙敌,从而救下己方战友.

    步兵没有参与到这场混乱之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而在他身周,十数名步兵团团地将他围在间,保护着他,这些步卒也知道,保护好步兵,便能让更多的兄弟们得到有效的救援.

    步兵恐怖的杀伤力当然也引起了赵军的注意,不但冲击着这个圈的赵军也越来越多,保护步兵的步卒已经换了两茬了,在他们的身前,赵军的,扶风兵的尸体已经垒成了一个高高的圈.

    来不及悲伤,没有时间哀悼,步兵甚至没有时间去瞄上一眼,他只是机械地不断地重复着拉弓,射击的动作.

    身前一半的箭壶已经空空如也,倒在他箭下的,早已过了半百之数,他的双臂已经几乎没有了解觉,每一次拉动弓弦,都会感到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拉弓的三根手指,鲜血淋漓,被弓弦勒出的伤痕几可见骨,但步兵似乎毫无感觉,鹰隼般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些将要被他收割的猎物.

    高远从身前一个赵兵的胸腹之间抽出血淋淋的三棱军刺,伸脚将已经死透了的赵军踢开,站到了许原的面前,许原的一双三眼角此时瞪得溜圆,满脸的血迹让他变得狰狞可怖,看到高远,如同看到救星,浑身的力气一下溜了个精光,两腿一软,险些跪到在地,赶紧将手里手工矛柱在地上,稳住了身形,”高县尉,我们还有救么,我们还有希望吗?”他大声问道.

    “坚持,坚持就有希望,不坚持,什么也没有!”高远怒喝道,”许原,站起来,杀,杀,杀!”

    看着同样浑身沾满了鲜血,狰狞如同魔鬼一般的高远,许原心里的戾气再一次被激发出来,挥舞着长矛,嘶哑着嗓,”杀,杀,杀!”他亦大声吼了起来.

    “杀,杀,杀!”更多的燕军,同声吼了起来.

    高远与许原两人,并肩杀向另一个方向,在哪里,固山郡的孟冲也是危如累卵.看起来就像一个白面书生的孟冲,此时披头散发,势如疯虎,手里提着一柄环大刀,每一次挥动,都是哗啦啦的一阵乱响,响声慑人心魄,与他的外形比起来,却是形成了一个极大反差,当高远与许原两人冲散包围他的赵军,与他汇合在一起的时候,孟冲手环刀抖得哗啦啦作响,看着两人,仰天大笑,”高县尉,许原兄,痛快,痛快,宁做百夫长,不做一书生,吾现在明白古人何意了,大丈夫生于世,当如是也.”

    许原的眨巴着他的三角眼,”孟呆,少掉书袋了,跟上高县尉,可别再让敌军冲散了.”

    “来了!”孟冲大笑着,”兄弟们,跟上高县尉,杀啊!”

    高远此时已经汇集了燕军之最能打的战士,约摸两千余人的队伍在扶风兵的带领之下,向着远处那面飘扬的大旗杀将过去,那里,是赵军将领赵东的所在.

    看破高远的意图,赵东不由大笑起来,久经战阵的他,岂能不知军大旗的重要性,他的前方,便是赵军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高远杀向这个方向,倒是正合他意,来得,可就去不得了.

    “将他们往内里放一点,放进来,再关门,打狗!”赵东扬声叫道.

    高远一点一点地向着军大旗靠近,越向前,阻力越大.斩将夺旗,这在战场之上,不谛于虎口夺食,高远不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困难性,但他必须这样做,这样,会吸引更多的赵军向他进攻,而为其它方向上的燕军减轻压力,增大他们存活的机率.

    “小颜!”激战之,高远大声喊道.

    “县尉,我在这里!”颜海波手里握着一柄不知从那里捡来的单刀,刀上也早已布满了缺口.

    “臂张弩,你哪里还么?”

    “有!”颜海波从腰间摸出一张臂张弩,”但是县尉,我没有弩箭了.”没有弩箭的臂张弩,只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也亏得颜海波还将他带在身上.

    “谁身上还有弩箭?”高远大声喊道.

    两根弩箭递到了高远的面前,竟然是孟冲与许原二人.

    “你们怎么会有这弩箭?”高远奇怪地看着这两人.

    孟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弩箭通体由精铁打就,很是精巧,我看着极好,便悄悄地藏了一根在身上.”

    许原嘿嘿一笑,显然也是这个理由了.

    一把抢过弩箭,高远扣箭上弩,瞄准了远处大旗之下,闲自得的赵东.

    “狗日的,去见阎罗王吧!”高远怒骂道.

    众人的眼光一齐看向那面大旗.

    扳动机构,臂张弩发出啉的一声厉响,破弦而出,众人死死地盯着弩箭射去的方向,高远却是迅速地将另一支弩箭又扣上了弩机,再一次抬了起来,抬手,瞄准,这一次,却是那面飘扬的大旗.

    赵东有些大意了,此时高远距离他足足有三百余步,没有任何弓箭能达到这个射程,但是赵东却在将胜之时,忘记了扶风兵先前对付赵军骑兵的利器.

    箭如流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射向了毫无防备的赵东.赵东应声落马,赵军军所在顿时一阵大乱,大乱之,又是一声厉响,碗口粗细的军大旗应声而倒.

    燕军大声欢呼起来,而赵军却是大乱.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