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七章:行险(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七章:行险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已经被赵军团团包围了起来了,不过,他已经跑够自傲了.赵杞曾经以为一鼓而下的这些燕国杂兵,在这里整整支持了一天,赵**队指挥者换上了赵东之后,进攻的重心随即发生了变化,重点打击两翼,而对高远的嫡系部队,则以大量的步卒牵制,这一招极为有效,两翼的其它燕军在赵东的重点打击之下,纷纷溃败,两万燕军,一天下来,损失过半.余下的紧紧地依靠着高远的核心部队,苦苦支撑着.

    赵东终于是没有拿下这块侧翼阵地.进攻的赵军由五千人增加到了一万人,但缓坡顶上,那面高字大旗依然在高高飘扬.

    侧翼不能拿下,主战场之上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赵杞亦不敢在侧翼尚存着潜在的危险的情况之下,投入全部的兵力对姜大维发动全面的进攻,他的手头上,始终留着最为精锐的部队作为预备队使用,他没有使尽全力,潜伏的周玉便也按兵不动,任由赵杞与姜大维两人纠缠.

    这也是姜大维能支撑到现在的原因.

    赵杞统率下的赵军,的确要比姜大维麾下的渔阳郡兵要强上两个档次,虽然此时赵军被高远牵制了一万余人,连最精锐的骑兵亦被拖在侧翼战场之上,赵杞手还留着数千最为精锐的主力,但姜大维仍然没有占着丝毫便宜,双方的争夺仍然是势均力敌,可以想见,一旦高远在侧翼失败,赵杞集全力发起雷霆一击的话,姜大维还真是难以抵挡.

    高远站在缓坡之顶,此时,缓坡之下,三面都已被赵军占领,延着缓坡一路向下,双方战死士兵的尸体层层叠叠,鲜血染红了这方圆数里之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远处的赵军军队之,一支支的火把点了起来,这是要夜战了,高远苦笑了一下,看来赵军不拿下自己,还真是不甘心啊!夜战,对于己方来说,是更加的不利了.自己麾下扶风兵还好说,但其它的部队,恐怕就不容乐观了.

    “准备好吧,接下来,恐怕就是最为难熬的时候了!”高远对聚在身边的各郡军官们道,一整天的战斗,扶风兵在坚守自己阵地的同时,还要四处救火,去救援遇到危险的其它部队,累得够呛,此时难得的有一点休息时间,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上,抓紧时间恢复着体力,此起彼伏的鼾声,让这些军官们眼都是露出了敬佩之色.

    这一天,扶风兵在他们的心已经竖立起了绝对的威望,在场的人,大都被他们救援过,而这些兵在面临生死关头,还能睡得鼾声大作,又岂是自己那些部队能比的.

    两万燕军,此时已剩下不到了一半了,但高远心却比先前还停当了一些,这些人,只怕比先前两万人更有战斗力.

    赵军这一次进攻的间歇有些过长了,时间过得越久,高远的眉头便皱得越紧,暴风雨之前,总是有那么一段平静的,只怕一旦发作,便是泰山压顶之势,瞭望着远处的燕赵大战的主阵地,那里,万千火把将天空映得透亮,喊杀声从未稍停.

    “那霸,臂张弩还有多少弩箭?”高远伸手招来了那霸,那霸光着膀走了过来,胁下缠着厚厚的布带,上面的鲜血已经变成了紫黑色.白日的战斗里,他的皮甲被对手一刀砍穿,顺带着也在他身上开了一道长长的口.

    “县尉,没了!”那霸摊摊手.

    高远点点头,自己最有力的武器现在也没有了,接下来,便只能是以力搏力了,周玉此时仍然隐而不发,如果他此时出击,或许不能全歼赵杞所军,但却绝对能解救自己于危难之,但显然,对方不是这样想的,也就是说,自己是死是活并不重要,周玉要得就是一战便击溃赵杞主力.

    一切还得靠自己.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活不活得下去,就看接下来一战了!”他环顾着四周的军官,”为山仞,不能功亏一篑,各位,作最后一搏吧!”

    远处,赵军军阵之,战鼓之声再底隆隆响起,战鼓刚一敲响,刚刚还躺在地上鼾声四起的扶风兵们已是一跃而起,抓起身边的刀枪,转瞬之间,便形成了整齐的队列.

    “战斗吧,杀光他们!”高远拔出了战刀,怒吼着大踏步向前走去.”全军听命,准备出击!”

    高远不能再耗下去了,他要冒险出击,或许这样,会促使主战场那边发生一些他想要的变化.没有变化,他会被对方活活磨死,只消有变化,才能促使周玉出击,才能让他从绝境之脱身而出,能不能全歼赵杞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他现在唯一要想的是,如何率领大家活下来,尽可能多的让跟随他的弟兄们活下来.

    燕军的突然主动出击,让赵东微微色变,对手的变化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微怔之后,便由惊愕变成了狂喜,对手缩在一起,像一只刺猬一般,极不好打,但对手倾巢而出,与赵军硬扛,可就正他下怀了,哪怕刚刚的布置对于目前的局面并不合适,赵东也不担心,双方战斗力的差距足以弥补布置上的失误,不怕对方出来,就怕对方不出来.

    对付这样一支杂兵,自己尽然耗费了一整天的功夫,进攻的部队也从五千人上升到了一万人,但仍然无功而返,这样一个事实让赵东很是懊恼,这里的不顺,必然会影响到主战场上的进攻,想必大将军此时正愤怒吧,但看到燕军倾巢而出,赵东当真是心花怒放,要结束了.

    他上马提枪,带着他所有的预备队,投入到了战场之.

    主战场之上,飞马而来的骑哨将侧翼战场上的变化禀知了赵杞,赵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相信赵东的判断,赵东是战场宿将,绝不至于连这一点也看不出来,对手终于熬不住了.只要出来,便是灭亡的下场.

    看着仍然胶着的战场,赵杞仰天长笑,”全军出击,击垮燕军!”

    他没有尽全力,但姜大维已经使出了牛二虎之力,本来平衡的局面,随着自己最后精锐的投入,必然会使战场发生绝大的变化,摧枯拉朽地击溃燕军,已经是翻掌可得了.

    而距离战场更远一些的地方,周玉同样也得到了报告,闭目半晌,他微微点头,高远,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居然以此习蛾扑火,看似取死之道来搏取一条生路,正如高远所想,周玉必须等到一个最佳的时机才会出击,相比于击垮赵杞,周玉更想将对手的生力军在这一战之全体歼灭,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才不在乎高远是不是能活下来.

    但现在,显然是不可能了,高远行险一击,让战场形式发生了变化,赵杞虽然还被高远在侧翼战场之上拖着近万人马,但他剩下的兵力,也不是姜大维能挡得住的,如果自己再不出手,姜大维扛不住而溃败,那就别说歼灭对手,自己的安危都成了问题了.

    可惜了,现在出击,能击败赵杞,却是不能全歼对手的主力了,因为侧翼战场上的赵东必然会舍弃高远来救援赵杞,而高远,获得了这个喘息之机,他也绝不会率他那点战斗力有限的士兵来夹击赵军,因为赵军撤退之时,他那点兵力挡在前头的话,就会像一颗小石被汹涌的浪涛扑灭一般,连个泡沫也冒不起来便会被淹没的.

    好一个聪明的高远!

    周玉翻身上马,”出击!”两万燕国常备军,养精蓄锐了一整天,此时正是精力旺盛之际,得到主将的命令,迈开大步,向着远处的战场迅猛冲去.

    高远势若疯虎,手的大刀已经崩开了无数的口,双手握着大刀,用力劈下,刀劈开了对手的头盔,将对方的脑袋一劈为二,但大刀吃这一击,喀嚓一声,已是断为了二截,怒吼一声,甩臂用力掷出,半截断刀呼的一声,没入一个赵军的胸膛.

    眼见着高远没了兵刃,一名赵军将领大喜过望,他盯着高远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高远太过于疯狂,使他一直踌躇不前,高远手下,几无一合之将,刀刀取人性命,一人便将成群的赵军杀得溃不成军,在他的带领之下,燕军虽然屡次被切割成数块,但都被他带人重新联结起来,形成一个整体.

    杀了此人,此战可以终了,也可以取下此战的头功,眼见着高远没了兵器,大喜过望的他立时便扑了上来,刀光霍霍,劈向高远.

    高远矮身,疾扑向前,矮身之际,三棱军刺已经拔在了手,左手手腕一转,那柄极少出现在人前的短刀已是握在手,迎向了那疾劈而来的战刀.

    刀很小,隐藏在手掌之,对面的赵军见高远不知死活,空手迎向自己的刀,不由大笑,这一刀下去,高远的手腕便不复存在了.

    手刀相接,却发出了令这员赵将愕然的当的一声脆响,高远的手掌顺着刀锋抹将下来,赵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不成这家伙刀枪不入不成?手掌抹在刀锋之上,竟然毫发无损,他所不知的是,与他刀锋相接触的,不是高远的手掌,而是高远藏在手掌之的短刀.

    三棱军刺直刺而入,哧的一声,没入了对方的小腹,鲜血顺着三棱军刺的凹槽直喷出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