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六章:翻脸(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六章:翻脸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国相府,天南正在招待一位来自远方的尊贵客人,这是他上台之后的又一个重要的外交策略,联姻楚国.替燕国王上求娶楚怀王公主,他的请求得到了楚国积极的回应,楚怀王派出了内史屈风前来商讨详情.

    这让天南极为兴奋,楚国虽然偏居南方,但地域广阔,人丁众多,楚怀王虽然不思进取,但依仗着楚国在南方的一家独大,仍然是这世间第三大强国,实力比起燕国来,可谓是强了太多,与楚国联姻,使得姻国有了一个强大的盟友,从而对赵国形成极大的牵制.

    “相,当年在齐国一别,忽忽已有五年有余,当年吾便言相他日必将一展鸿鹄之志,果不其然也.”屈风举起酒杯,”吾敬相心愿得偿,更祝燕楚两国永为兄弟这邦.”

    天南双手捧杯,”祝燕楚两国永为兄弟之邦,当年在齐国,某落魄,屈兄不嫌,多方予以照顾,某感铭五内,便借此酒相敬,聊表谢意.”

    两人相视而笑,举杯一饮而尽.

    “贵国王上吾是见过的,少年英才,与我家公主正是良配,敝国王上对此很是欣慰,如今楚国王庭里,可是已经在准备公主的嫁衣了,只是不知贵国这边,何时准备迎娶呢?”屈风一边细嚼慢咽,一边微笑着问道.

    屈风与天南是老相识,亦是私交极好的朋友,这也是天南为什么设家宴招待对方的道理所在,换一个人来,便不见得能有这样的待遇了.

    “燕赵之战一罢,敝国便立即会派出使节,前往贵国迎娶!”天南道.

    屈风笑了笑:”相,我出郢城之时,赵国内史公章可在郢城已经呆了不少时日了.”

    天南不以为意,”他此去,是想让楚王不要趁火打劫,进攻赵国吧!”

    屈风连连摇头,”他是求敝国出兵秦国,并愿意承担此次出兵的一半军费,而且如有所得,赵国分不取.”

    天南脸色微变,”贵国同意了?”

    “如此好的条件,敝王如何能不同意?”屈风笑道:”想来此时,我楚国大将军黄歇应当已经集结兵马,开始动手了.”

    天南脸色微变,看着屈风,甚为不满.”贵国这是要脚踏两条船了?”

    屈风哈哈一笑,”相,你失态了.此事事关敝国切身利益,敝国自然要以此为重,燕国不与秦国相邻,不能体会强秦咄咄逼人之势,有如此良机教训一下秦国,同时也稳固我边关,敝国焉能不抓住时机,更何况,还有人替我们出钱?”

    天南低头,借关挟菜的机会,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赵国请楚国出兵秦国,自是为了减轻来自秦国的压力,但也仅仅是减轻而已,对于自己收复失地的计划,并不会有太多的阻碍,而且,这一次大战,自己更看重的是匈奴对赵国的入侵.

    抬起头来时,他已经脸色平静,”能理解,能理解.”

    “敝王还担心相和贵王上对此不满,而对两国联姻横生变数呢?”屈风笑道:”我对王上说必不至此,一码归一码,相与贵王上必能理解我国的难处.”

    “当然理解.”天南微笑道.

    “相,不知燕赵这一战,你想打到什么程度呢?”屈风看着天南,问道:”实不相瞒,敝国上下,对于这一战还是非常关心的,楚赵皆与强秦相邻,而赵国一向是抵御秦国的主力,这一仗如果拖得时间太长,又或者赵国实力大损的话,于我楚国并无好处,所以,敝国上下,是希望贵国点到为止,见好便收,不要让这场战事绵延下去.”

    “我只想收复被赵国夺去的五城,并不想与赵国大战一场,赵国势强,我国并不想与其结怨太深,屈兄所说这一战是否绵延,却要看赵王的意思了.”天南笑道.

    “渔阳郡一战,如燕败,赵王必然会长驱直入,而如燕胜,赵王想必就会要急着结束战事了!”屈风笑道:”相对这一战可有把握?”

    “当然有把握!”天南肯定地道.

    “如此甚好!”屈风鼓掌欢欣,”既如此,屈某放心了.相,这一次的对赵之战,你策划周密,如雷霆万钧,打得赵王当真是头昏眼花啊,此战过后,赵国实力受损,但又不至于大伤元气,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这样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赵国实力受损,以后抗秦,少不得便要多多仰仗楚国,楚怀王想必高兴得很.

    屈风在公事之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怀大畅,频频举杯,与天南畅想当年在齐国临淄的往事,都是感慨万千,那时天南落魄齐国,屈风在楚国却也还只是一个不得重国之人,而时过境迁,两人如今都已是各自国家手掌重权之人了.

    兴趣正自高昂,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吵嚷之声,府家丁惶急的声音清楚地从庭外传了进来.

    “小姐,相爷正在宴客,您不能进去.”

    啪的一声,很明显,是刚刚发声的那位家丁挨了一巴掌,脚步声细脆而急促,正向着这里奔来.屈风愕然看着天南,两家都是传世大贵族,家教那应该是极严的,怎么家会出现这种事情,家里主人在招待客人,家小姐却不顾礼仪,硬性闯了过来?

    天南脸色发烧,在屈风面前这可是丢了大人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轰隆一声,大庭的大门被推开,菁儿出现在大门口,在他身后,曹怜儿惶然相随,而几个家丁紧追其后,其一个捂着脸庞,显然刚刚挨打的就是他了.

    “菁儿,成何体统?”天南勃然大怒.

    菁儿脸色难看之极,死死地盯着天南,”爹爹,我有话要问你.”

    “无礼!”天南沉声斥道:”来人,将小姐拖下去,交给夫人处罚!”

    几个家丁闻声便欲上前,菁儿霍然转身,死死地看着他们,”哪个敢动手?”一翻手腕,手里居然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小刀放在颈边,冷眼看着众人.

    众多家丁顿时吓得倒退了几步,再也不敢贸然上前.

    屈风一看不好,这事闹大了,自己再呆在这里,可就是太不知趣了,这是家的内事,必然不欲让自己这样一个外人知晓.当下便站了起来,抱拳向天南道:”相,今日酒足饭饱,屈某这便告辞了.”

    屈风善解人意,天南此时却也是恨不得屈风马上消失,苦笑道:”让屈兄笑话了.”

    屈风微笑摇头,转身便走,走过菁儿身边的时候,忍不住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这便是那个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的主角么?他来蓟城时间不长,却也是听闻了这件趣事.堂堂国相家,出了这等事,也足够天南头疼得了.

    屈风离去,天南脸上的怒意却是欲来欲盛,”菁儿,你闹什么,成何体统,你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这等样,传将出去,我的脸面都丢光了.”

    菁儿倔强地死死地盯着父亲,半晌,眼泪突然便如断线的珠掉了下来,”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我只是一个边境小地的野女,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

    看着倔强的女儿,听着她的话,天南的盛怒犹如一盆冷水泼将下来,十数年来,自己一心想着氏的东山再起,对于这个女儿,的确是亏欠太多.长叹了一声,”菁儿,这些年来,父亲的确是对不起你,但今日你这是怎么啦?父亲在招待尊贵的客人,你这一闹,丢人可是要丢到楚国去了.”

    菁儿冷笑,”父亲,您做的事情,岂止是丢人丢到了楚国,恐怕便连赵国也知道了吧?”

    “你说什么?”天南刚刚息灭的怒火瞬息之间又被点燃,两眼冒火,”你还当我是你的父亲么?你还有一点点的规矩么?你当家法当真是摆设么?”

    天南的怒吼声,氏从后院已日匆匆而来,一看两人的模样,顿时大惊,”白日里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变成了这样,菁儿,你又听说了什么?你不是去学琴艺了么?跟父亲闹什么?”

    一把拉住菁儿,”菁儿,你爹日理万机,辛苦劳累,你便不要给他添乱了,走,跟娘回去.”

    菁儿却是纹丝不动,只是盯着天南,”父亲,你日理万机,执掌燕国政务,却还有心思想法设法地要取高大哥的性命,当真是煞费苦心啊!”

    听着菁儿的话,氏呆在当场,而天南也冷静了下来.

    “你听说了什么?”

    “父亲,您已经做的,和想要做的,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就没有什么想跟女儿解释得么?”菁儿的声音凄厉冷冽.

    天南的手握得卡卡作响,”我是你的爹,我做什么,需要向你解释么?”

    菁儿气极反笑,”父亲,当初你要我给高远写信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如果没有我这封信,也许高大哥根本就不会理你,我,我害了高大哥!”

    她伸手抓住自己头上的长发,这些长发,本来是一根根接在她头上那些短发之上的,菁儿用力撕扯着,身后的曹怜儿和一边的氏赶紧扑上来,想要阻止菁儿的行为.

    哧拉一声,接上去的长发尽数被扯了下来,因为用力过猛,原先的发丝亦被扯落了不少,有丝丝血迹自头上流下,菁儿将长发用力掷在地上,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父亲,如果高远死了,麻烦您替女儿也准备一副棺材吧!”空气之,留下了菁儿空洞的声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