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五章:战起(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五章:战起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赵军的骑兵将领叫贺大鹏,已近五十岁,在这个时代,绝对算是一员老将了,他的资历可不一般,本是赵国常备军的一名骑兵将领,被赵杞挖来,成为了他麾下的骑兵头目,年轻时贺大鹏与匈奴熬战多年,对于骑兵战术可以说是非常谙熟,此次赵杞为了一泄心愤怒,麾下私兵是倾巢出动,这两千骑兵已经是赵杞能拿出来的最丰厚的家底了,而他一次性地将所有的骑兵投入到对这些燕国杂兵的作战,是存心要以最快的速度摧毁身边这只碍眼的虫,好安心地与姜大维的渔阳郡兵作战.在赵杞的心目之,这些训练有素的骑兵,对阵这些毫无战斗力的燕国杂兵,完全就是杀鸡用牛刀,一鼓而下都是抬举了他们,或许骑兵冲锋的阵势就已经将他们吓垮了.

    两千骑兵集团冲锋的声势的确非常惊人,但让贺大鹏大失所望的是,对方虽然很惊慌,但却没有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崩盘,阵形虽然松散了一些,但却没有崩溃.看起来还要费一些力气了,先得插进对方的阵营之,切割冲散,然后再由身后跟进的步兵来收拾他们了.

    二万燕国兵,听起来很多,但聚集起来,所占的地盘却也有限,而此时,随着骑兵的愈来愈近,刚刚松动的阵形因为士兵们的恐惧和害怕,反而向内里挤得更拢了一些,大家紧紧地挤在一齐,仿佛这样,便能获得安全感一样.

    不过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当骑兵到了这个距离上,所有人都知道,此时便是转身逃也逃不了了,紧紧向内里挤去的这些燕国杂兵们,反而形成了一个极为紧密的阵形,人靠着人,人挤着人,手里的长枪无处可放,只能伸向空,无心之,倒是形成了一个对抗骑兵的最佳阵形.

    而让这些杂兵们勇气大增的是来自于正部分的扶风兵的阵地.

    四百步,心阵地之上,还没有任何的动静,先前还在高唱战歌的扶风兵好像突然变成了哑巴,没有了丝毫的声音.当骑兵接近到三百步,所有的人都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对面骑兵狰狞的面孔的时候,央阵地之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慑人的啉啉之声,一道道黑色的闪电从那里窜出,燕国杂兵的眼,也只能看到这些强力弩箭在空带出的残影,但接下来,尚在三百步之外的赵国骑兵便像迎面遭到重锤打击一般纷纷倒栽下马的场景,他们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一轮射击,对面冲上来的赵国骑兵便向内凹陷进去了一块.

    看到这一切,所有的燕国兵们都高声欢呼起来.

    突然的打击让贺大鹏也大吃了一惊,他以为这是床弩,但这样一个杂兵阵地之上,居然聚集了如此之多的床弩让他大惑不解,不过吃惊归吃惊,却并不胆怯,床弩的杀伤力巨大,但射速是他最大的弱点.一次射罢,对于骑兵而言,几乎便成了废物.

    “加速前进!”他大声怒吼.

    然而再一次响起的啉啉之声,让他几乎凝滞,第二波射击犹如狂风暴雨,射倒了更多的人,因为这一次,他们距离对方的阵地更近了.

    距离对方阵地还有两百步,却倒下了一百多骑兵,这让贺大鹏出离的愤怒了,直到此时,他尚没有意识到巨大的危机正在步步靠近他,心反而只有一个念头,两百步,一个呼吸便可以冲到了.

    啉啉之声不绝于耳,对面的弩箭源源不绝,毫无止歇,一波又一波地射来,迎面冲向央阵地的骑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距离阵地约一百五十步的地方,累累死尸瞬间便在地上,平地建成了一道尸墙.这防佛是一道生死线,竟然没有骑兵能越过这条线.

    而在两翼,贺大鹏麾下的骑兵却直接得与步兵冲撞到了一起,骑兵们狠狠地冲进步兵阵地,然后被一柄柄长矛从马上刺下来,后续的再一次冲撞上去,将步兵阵列撕开一条深深的口.

    不过这些燕国杂兵们挤得太紧了,前面的想逃,却无法转身,无法后退,绝望之,他们将手里的长矛狠狠地刺出去,希望能阻挡住骑兵的冲撞,矛断,骨断,嘴里狂喷鲜血,人力终究无法与冲刺的骑兵比力气,最前面的软软地倒下,全身筋骨尽折,但大批的死亡却成功地延缓了对方的速度,他们身后,幸存下来的步兵,惊魂未定地将手里的长枪狠狠地戳过去,他们野兽一般地嘶吼着,鲜血喷溅在脸上,疯狂地举着长矛,乱捅乱戳.

    两翼略有松动,但却未曾崩溃,央却犹如大海之的一块顽石,屹立在那里不曾有丝毫动摇.贺大鹏简直要疯了,他与匈奴作战多年,从来都没有碰到过如此的情况,他见过匈奴骑兵是如何冲垮赵国的步兵阵地的,也参与过无数骑兵对决,喊杀震天,马蹄如雷,一个冲刺下来,在身后,往往就会倒下双方无数骑兵的尸体,但他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这种状况,面对一群步兵防守的阵地,自己竟然无法靠拢上去.而两翼的那些燕国杂兵,明明怕得要死,却偏偏没有后退,看着似要崩溃,却又给自己的骑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这些燕国杂兵不是不想退,而是退不动.他们挤得太紧了.而在间,高远的嘴角却是噙着冷笑,相比起东胡骑兵,这些赵国骑兵还真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东胡人与高远作战多了,对于这种射程远,射速快的臂张弩,已经有了一些应对的方法,当听到那啉啉的声音响起时,他们会以闪电般的速度散开队形,将队形彼此之间的差距尽量拉散,以此来减少臂张弩的杀伤力,当然,这得建立在高超的骑术之上,能在高速的冲刺之迅速地完成转向又不彼此冲撞,面对东胡兵的时候,现在臂张弩的杀伤力,已经远远没有前几次使用时那么得心应手了,更多的时候,高远与东胡兵战斗时,已经必须要依靠自己本身的战斗力了.所幸的是,他现在并没有与大规模的东胡骑兵遭遇,否则,以他现在的兵力,他根本就无法与对手战斗,也只能与其它地方一样,依城而战了,当然,如果他有上万扶风兵,那又是另一个情况.

    而眼前的赵国骑兵,显然差多了,当冲刺的速度起来之后,他们的反应速度慢多了,便是有反应快的,拨马向两边闪挪,但大多是与身边的同伴撞在一起,人仰马翻,而其它的更多的是,确只能绝望地看着黑色的弩箭迎面而来却无法做出任何的闪避动作.

    “步兵!”看着两翼的战斗,高远大喝一声.

    步兵一声怒吼,纵马而出,在他身后,一百名扶风骑兵高高地举起他们手的马刀,紧追着步兵而出.

    步兵并不是迎着对方的骑兵在冲刺,他擦着本方阵地的前沿,一路狂奔,向前侧翼阵地而去,马背上的步兵,弓如满月,箭似流星,一路狂奔之际,箭却似流星般地一支接着一支的射出去,将对面的骑兵一一射倒.

    箭无虚发,箭箭致命,这一刻,步兵苦练的箭术发挥的淋漓致敬.

    连射七箭,步兵将弓插到马背的弓袋之,随即拔出了身侧的马刀,狂吼着冲进了正在攻击左翼的赵国骑兵之,扶风骑兵们紧随而上,将左翼的骑兵与大部队割裂开来.

    左翼的孟冲此时正自陷出苦战,被对手骑兵杀得极其狼狈的他们得到了步兵的相助,顿时精神大振,特别是他们看到,扶风骑兵对阵赵国骑兵,竟然是一击必杀的时候,更是激起了他们心底的那一份野性,嘶吼声,反扑上来,刀枪并举,将被步兵他们割裂开来的骑兵砍瓜切菜一般地杀翻在地.

    赵军的主力仍然在向着姜大维的渔阳郡兵缓缓推进,而对面的燕军也正自迎上,赵杞的注意力完全已经放在了对面的敌人身上,身边的副将赵东不经意地回眸,看了一眼已经被他们甩在身后的侧翼战场,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

    贺大鹏的骑兵竟然陷入到了苦战之.不但没有冲垮那些燕兵的阵地,反而是陷入到了被动之.

    “大将军!”他失声惊呼起来.”你看!”

    赵杞回过头来,脸上已是变了颜色,怎么会这样?

    “你去督战!”他沉声喝道,”让贺大鹏主攻两翼,让他身后的步卒主攻央核心阵地,对方弓弩厉害,以大盾兵为先导,缓缓推进,先击垮其两翼,再围攻核心!”

    赵杞不愧是多年老将,仅仅是扫了两眼,便看出了侧后方战场上的关键所在.”高字旗?燕军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不错的将领?这是那里的兵?”

    “将军,好像是辽西扶风!”眼力明显要好一些的赵东看清了高字大旗一边的小字,那上面标注着高远所来的地方的名字.

    “扶风高远,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赵杞微微一愕,但马上将这个名字甩到了脑后,”你过去指挥,尽快拿下来.”

    “是,大将军!”赵东转身打马而去.

    更远一些的地方,姜大维也看到了远处的战斗,同样大感愕然的他,却有些五味杂阵,他虽然恨不得高远马上就死掉,但现在的情形却很明显,高远坚持的时间越长,吸引的赵兵越多,他这里的形式便有利,而随后,周玉的最后一击,也便能取得更大的战果.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