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四章:不怀好意(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四章:不怀好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闲云楼内,当然替燕国三巨头留下了特定的房间,不管他们来不来,这些房间亦是不对外开放的,同样的,蓟城之内,权势显赫的人大都在闲云楼内都长期包租着房间,当然,除了这三巨头,其它人可都是要交不菲的租费的.

    听闻了二人的来意,张一马上回身去安排,也趁着这个小小的空当,张一安排了手下去通知还没有离开蓟城的曹天赐.

    替天南专备的房间掩映在茂密的竹林当,极是幽静,张一的安排独具匠心,三巨头的房间相隔并不太远,但曲幽通径,相互之间却又不可见,不可闻,各有**的通道,三人之间,如果想见面极是简单,但如果不想见面,却又绝不会出现意外撞见的尴尬场面.

    相比起其它房间的极尽奢华,天南的这间专属房间看起来却是朴素至极,周渊与宁则诚的房间也大致如此,到了他们这个地位,所看重的已不是这些外在的东西了,但如果你认为这间房里的东西不值钱,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里面的任意一件东西都是极其考究的,单是几把椅的费用,便顶得上其它任何一个房间里所有的装修费用了.

    蓟城最好的琴师云娘,坐在两位身份贵重的小姐面前,极力地展现着自己的技艺,能指导她们的琴技,对于云娘而言,是一件极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是身价的提高,更是对自己一种有效的保护,自从宁馨来向她请教过琴艺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对她无礼了,如今又有了一个地位更高的国相小姐,她安能不尽心竭力?

    不过菁儿的心思似乎完全不在这里,无论云娘使出了浑身解数来展现自己的技艺,菁儿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这让她心有些忐忑,不安之,竟然连着弹出了好几个错音,更让她急出了满头大汗.

    菁儿神思恍惚,宁馨却只是在观察着菁儿,对于这几个明显的错音,两人都是没有发现.

    房门轻轻敲响,张一出现在门口,”宁小姐,宁大人也来闲云楼了.”

    宁馨儿面露惊讶之色,”父亲大人今儿个怎么也过来了?”

    张一躬身,”宁大人带着几位客人过来了,好像是宁大人家的亲眷.有男有女.”

    宁馨拍手轻呼道,”早就说一位远房叔叔要来蓟城做客,想不到今日竟然到了,妹妹,你却在这里与云娘切磋琴艺,姐姐却是要过去一下,否则就失礼了.”

    “姐姐尽管请便,不用理会我,待会儿我便自己回去了.”菁儿微微颔首.

    “好的,张掌柜,小姐回去的时候,你差几个楼里的护卫,一路护送回去,不可出半点差错!”宁馨转身吩咐张一道.

    “小人明白!”张一连连点头.

    “妹妹,那我去了!”宁馨站了起来.

    “姐姐请便!”菁儿站起相送,”姐姐没事儿的时候,多来府里走走.”

    “那是一定的,一直以来,我都难以找到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妹妹可算是第一个,知音难觅,我自然是要经常上门叼扰的,妹妹莫闲烦才好.”宁馨笑着转身,佩环叮咚,轻盈而去.

    宁馨一去,菁儿有些恍惚的神情立时便变得精神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转过身来,对着云娘道:”今日就先算了,到此为止.你下去吧!改日我再来向云师请益.”

    云娘离去之后,菁儿转身看着张一,先前强忍着的激动立时便爆发了出来,”张大哥,你还好吧?高大哥他,还好吧?”

    张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菁儿姑娘,我们都还好,就是高县尉他,可能遇到了一些事情.”

    菁儿的脸色霎那之间便变得焦急起来,”高大哥遇上了什么事情,他不是带兵到渔阳前线去了么?”

    张一叹了口气,”可能就是这件事情.”

    “高大哥打仗,从来没有输过,能有什么事情?”菁儿问道.

    张一犹豫了一下,不知该怎样对菁儿说,难道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的老让高县尉上前线,压根就没有安着好心?而是安排下了毒计,准备在纷乱的战场之上,要了高县尉的命?天南毕竟是菁儿的父亲,疏不间亲啊!

    迟疑了片刻,他从怀摸出了曹天赐给他的那封信,”菁儿姑娘,这是高县尉给你写的信.”

    菁儿顿时大喜,劈面从张一手抢过信来,回头走到另一厢,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抽出内里的信纸,急切地阅读了起来.

    看着菁儿的模样,张一微微摇头,退到了门边,向外张望着,不知道曹天赐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先是急急地浏览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这才再一次从头开始,细细地阅读起来,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地咀嚼着.

    满篇的内容尽是高远在叙述着对菁儿的思念之情,嘱附她要好好地照顾自己,不用担心他,这一次去渔阳前线,他一定会努力立下战功,然后风风光光地来到蓟城,将她娶回家去.慢慢地体会着高远的殷殷思念,菁儿先是眼眶湿润,慢慢地便流下泪来.

    看着菁儿的神色,张一低声问道:”菁儿姑娘,高县尉在信里写了什么?”

    菁儿哪儿将信里的那些思念之语讲给张一听,听得张一闻,珠泪纷纷之,脸上却又是红晕满面,摇遥头,”张大哥,高大哥说,以后他会将信都送到你这里来,让我经常来你这里.”

    张一点点头,看来高县尉是报喜不报忧,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困境对菁儿提起半个字,心里拈量了半晌,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忍了下去.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张一走到门边,探出头去,看到手下带着曹天赐正急急地奔了过来.他回转身来,看着屋里的菁儿与曹怜儿两人,微笑道:”菁儿姑娘,还有怜儿,天赐来了.”

    两个女都啊的一声惊呼起来,曹怜儿更是激动得脸庞赤红,小跑着奔到门边,刚好曹天赐出现在门口.

    “阿姐!”曹天赐先是一楞,马上反应过来,看着明显长得胖了一些的曹怜儿,脱口呼道.

    “阿弟!”曹怜儿看着窜高了一大截,面容也沉熟了许多的曹天赐,热泪盈眶,”你怎么到蓟城来了,阿爹还好吗?”

    “阿爹好得很,能吃能睡,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曹天赐点点头:”阿姐不必担忧,我们都过得很好,菁姑娘在里面么?”

    “小姐就在里头!”曹怜儿侧开了身.

    曹天赐一眼便看到了她身后的菁儿.

    “天赐见过菁小姐!”曹天赐一揖到地,”这次来蓟城,没想到还能见到菁小姐,当真是天可怜见.”

    故人见面,菁儿本来是满心欢喜,但曹天赐此话一出,她本能地便感到一阵不妙,”天赐,你这是说什么话,出了什么事了,可是高大哥有事?”她的目光扫过曹天赐,又转到了张一的身上.

    曹天赐站直了身,亦是转头看着张一,张一缓缓摇头.

    “菁小姐,我们高县尉这一次赴渔阳前线,内里蕴含着一个绝大的阴谋,令尊想要高县尉的命,县尉临走的时候对我们说,这一次是死一生之局.”曹天赐看着菁儿,一字一顿地道.

    唰地一下,菁儿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隔着天南的这间专属房间不远的另一间房屋内,宁则诚正坐在茶几这前,专心致志地冲着茶,身边一个老仆则跪坐在一旁,小心地照料着小铜炉内的柴火,被裁剪成整整齐齐的一小段一小段的檀木被投进炉膛之,燃烧之间,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屋内缭绕.

    宁馨脚步轻盈地走了进来,宁则诚抬头,看了一眼女儿,微笑道:”辛苦了,坐,尝尝爹爹亲手泡的功夫茶.”

    宁馨提着裙角坐在了父亲的下首,脸上却殊无什么欢愉之色,”爹爹,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来找我,菁儿是个好姑娘,我这么哄骗她,实在是于心不忍.”

    “你这是说什么话来!”宁则诚脸上笑容不减,提起茶壶,碧绿清汤从壶嘴之喷溅而出,准备地注满一个个小茶杯.”你不是一直觉得她与高远的事情很是哀怨感人吗?说这只有词本之上才会出现的故事么?你这么做,是在帮他们啊,将来他们有"qing ren"终成眷属之时,还有你一份功劳呢!”

    “爹爹,您让我想法设法将菁儿带到闲云楼来,与成全他与高远有什么关系?”宁馨讶然道.

    “很简单,闲云楼的掌柜张一,以前是高远的仆人,曾经服侍过高远一段时间,高远如果想要联各上菁儿,必然会通过张一,所以,将菁儿带到闲云楼来,他就必然能从张一嘴得到相关的消息,张一呆在闲云楼掌柜这个位置之上,许多消息,他可是清楚得很的,张一告诉菁儿,可比我们告诉她,可信度高多了,菁儿这才会深信不疑.你想想,菁儿知道了真相,回去之后,就会与相翻脸,两个闹将起来,相心疼女儿,心一软,说不定就放过高远了,这难道还不是帮他们吗?”

    宁馨有些怀疑地看着父亲,”爹爹,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您有些不怀好意啊?”

    宁则诚哈哈大笑,将一杯茶推到女儿面前,”来,尝尝爹爹的手艺,要说不怀好意嘛,倒也没有,不过让相手忙脚乱一阵,我却还是很高兴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