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三章:有意?无意?(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三章:有意?无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菁儿自然不是无缘无故就到闲云楼来的.

    天南想出了对付高远的法,菁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却是满心欢喜,只道父亲终于回心转意,愿意接纳高远了,只是碍于面,认为高远的地位太低,配不上国相家的女儿,所以给了高远这样一个立功晋升的机会.这让菁儿心无限欢欣鼓舞,她对于高远在战场上的本事有一种盲目的自信,在战场之上,高远向来战无不胜,自从军以来,带兵打仗无数,却从来没有吃过败仗,连东胡人都打得赢,那赵国的士兵又算得了什么呢?

    欢喜的菁儿与父亲的关系大为改观,这一段时间,倒真是父慈女孝,其乐融融,对于父亲的一些安排,菁儿也不再抵触,每日学习一些贵族家女儿必修的课程之外,也开始与天南刻意安排的一些贵族家的家眷开始接触交友.

    天南自有她的想法,女儿自幼便在扶风城艰苦度日,所见所学,一切认知都与贵族家小姐格格不入,氏虽然都懂,但忙于谋生,养活一儿一女,又哪有多少时间来教菁儿这些东西呢?天南安排这些贵族家的女儿与菁儿接触,让她们成为朋友,在交往的过程之慢慢地影响菁儿的思想,天南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菁儿终有一天,会变得与她们差不多.

    宁则诚的女儿宁馨就是这样认识的菁儿,两家地位差不多,同为燕国三巨头,也都是传承多年的老字号贵族,宁馨来家的时候,却比其它人要多得多.

    菁儿非常佩服宁馨,宁馨是典型的那种传世大家之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说话永远是轻声慢语,不疾不语,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那怕是面对着菁儿身边的侍女,也从来没有显露出什么轻视的神态,而更让菁儿目瞪口呆的是,宁馨当真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琴弹得比教自己的琴师还要好,最擅长的花鸟画连家里的画师也是自愧不如,与她说话,经义典故信手拈来,娓娓而谈,往往让菁儿不知道如何接嘴.

    菁儿在宁馨的面前很是惭愧,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女,但比起对方,自己实在是差得太远了.高大哥常常说自己是最好的,最漂亮的,最聪慧的,但在宁馨面前,自己却是比啥差啥,别说仪容了,这见识以及这身让人羡煞的技艺,便让菁儿感到自己学一辈只怕也赶不上.

    好强的菁儿自然是不肯认输的,高大哥说自己是最好的,那自己就一定要做到最好,不管是哪个方面,自己都要做到哪一点,在家勤学苦练之外,还时常邀请宁馨来家指导,宁馨倒也不推辞,有请必到,这一段时间,倒是隔三岔五,便到了菁儿的那幢两层小楼之上.

    对于宁馨的经常到访,天南是很高兴的,在他的眼,宁馨有着真正的贵族家的大小姐范,自家的女儿现在的确比不上她,但也仅仅是现在,以自家女儿聪颖,只要肯学,现在的宁馨,便是将来的菁儿.现在女儿对宁馨佩服有加,肯于向她学习,便是一个极好的现象,等菁儿到了宁馨的这个份儿上,眼界自然便也高了,岂会还看得上高远这个土包.

    环境是能改变人的,近墨者黑,近朱者赤,与宁馨这样的人相处久了,菁儿自然会变的.

    小楼之上,琴声叮咚,宁馨端坐琴起,葱葱五指起落之间,琴声如泉水一般流淌而下,菁儿斜靠窗前,听得极是入神,一曲终了,宁馨收回双手交叠于腹前,含笑看着仍沉浸在琴声之的菁儿,好半晌,菁儿才从琴声之醒了过来.

    “宁姐姐,你弹得太好了,你一来,教我的琴师可就不露面了.”菁儿轻轻地鼓着掌,笑吟吟地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弹得如你一般好?”

    “妹妹天资聪颖,这纤纤十指,天生就是弹琴的,只是学得有些晚罢了,用不了多久,便能赶上姐姐了!”宁馨牵着菁儿的手,轻笑道:”如果真要说弹得好,闲云楼里那位琴师才真叫弹得好,姐姐跟她一比,可就是莹虫与日月争辉了.”

    “闲云楼?”菁儿瞪大了眼睛,”蓟城也有闲云楼吗?我倒是知道辽西城里有一个!”想起辽西城里的闲云楼,菁儿心里顿时泛起了一股甜蜜,要知道,辽西闲云楼,如今名满天下,那可是自家得意郎君的手笔.

    “妹妹当真是足不出户的大家小姐!”宁馨笑道:”蓟城当然也有闲云楼,而且,与你嘴里所说的那个辽西闲云楼渊源可深着呢,真要论起来,这蓟城闲云楼,却是那辽西闲云楼的分号.那里边啊,什么都请得是蓟城最好的,如今,全大燕最好的琴师就在闲云楼里,我有暇的时候,亦经常去向她请教呢!妹妹要是想进步得更快一些,不妨去向她请教一番,别人她或许不会教,但以妹妹的身份,却向好请益,她却是巴不得呢!”

    “蓟城的闲云楼是辽西闲云楼的分号?”菁儿的心顿时泛起了惊涛骇浪,”宁姐姐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当然清楚啦!”宁馨掩嘴而笑,”也不相瞒妹妹,这闲云楼初来蓟城之时,为了不受欺负,却是找上了我父亲,如今我父亲也是这闲云楼的股东,那闲云楼的掌柜张一每隔上一段时间,便要去我家向父亲汇报帐目,我偶尔也见过几次,这张一也是辽西人呢,精明干练得很.父亲对他亦是称赞有加.”

    “张一?”菁儿顿时又惊又喜.

    “怎么啦妹妹,你认得这个人么?”宁馨讶然问道.

    “不,不,不,我不认得他!”菁儿头摇得像拨浪鼓,”宁姐姐,你说的哪个琴师真有这么好么?”

    “当然,难不成我还能骗妹妹不成?”

    “宁姐姐,能带我去见见她么?”菁儿急急地问道.

    “当然可以,妹妹什么时候想去,姐姐带你去便了.”宁馨道.

    “那现在咱们就去好不好?”菁儿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现在?”宁馨讶然反问.

    “现在!”菁儿肯定地点点头,”对了姐姐,我这是去拜师学艺,要不要带些礼物过去?”

    宁馨笑道:”妹妹你是什么身份,去向她请教,那是为她张名,却哪有带什么礼物?你能去,便是给她最好的礼物呢,她盼都盼不到呢?”

    “哪咱们现在就走!”菁儿一把拉住宁馨儿便向外走.

    “妹妹,就算现在要去,你总得换身衣服吧!”看着菁儿急不可耐的模样,宁馨不由觉得好笑,看着菁儿一身家居常服,这个样,却怎么走得出去?

    被宁馨一提醒,菁儿这才省悟过来,脸不由一下飞红起来,看着宁馨的神情,只怕自己的心意对方此时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自己与高远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而宁馨的父亲可是不输于父亲的大人物,只怕比起一般人了解得更多.

    “怜儿,怜儿!”她大叫起来,”快拿衣服来.”

    “来了!”曹怜儿脆生生地应了一声.

    闲云楼,张一目瞪口呆地看着如同从天而降的菁儿,宁馨,他一直在发愁怎么将高远的信交到菁儿的手,她居然就立即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莫非她与县尉当真是姻缘天注定?县尉的信刚到不久,一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将自己关在国相府的菁儿,居然就神奇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看了菁儿一眼,便转头去看着宁馨,”小姐过来了?”宁则诚是蓟城闲云楼的大股东,张一则是闲云楼的掌柜,算起来,也算是为宁家在打工,这一声小姐倒也称呼得.

    “张掌柜,你不认得她?”宁馨似笑非笑地看着张一.

    张一干咳了一声,”与一位故人有点像.不过不太敢认!”张一知道宁则诚是干什么的,自己的底细只怕他摸得清清楚楚,在宁馨面前胡话,哪可是不成的,只能含糊其辞,好在自己离开高县尉出来,已经有一年多了,离开扶风的时间更长,这么说,也不算是撒谎.

    “这位便是国相家的女儿,菁儿小姐,与你可算是半个老乡了.”宁馨笑道.

    “姑娘?”张一瞪大眼睛,”这,这可真是不敢认了!”

    宁馨微微一笑,”难怪父亲说你不错,你还真是不错,张掌柜的,你这闲云楼里可有国相大人的专房?”

    “有当然是有的,可是国相大人却从来没有光临过!”张一笑道.

    宁馨微笑着转身看着菁儿,”妹妹,是去国相大人的房门,还是去我家的专房呢?”

    菁儿低头思索片刻,”宁姐姐,便去父亲的房间吧,宁大人的专房,我还是不去打扰的好.”

    “也好!”宁馨转身对张一道:”张掌柜的,还不带路?”

    “是,是,两位小姐,请!”张一半侧着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半躬着身,在前头带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