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五十章:军前夺权(书号:13651

第二百五十章:军前夺权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意外地获得了不曾想过的助力,这让高远有些喜出望外,白天的沮丧不翼而飞,兴奋的在大帐内转了几个圈,又让颜海波找来了步兵与那霸,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

    “县尉,他们可信么?”步兵有些疑惑.

    “应当是可信的.”高远沉吟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有马上答应他们.”

    “县尉,他们有没有要求与我们并营?”那霸有些紧张,”听您刚刚说的,这些家伙还曾议过要对我们不利,不排除他们故意向您坦布以换取信任,进而要求与我们并营,里应外合,这样我们可就不好对付了.”

    高远大笑,”那霸真是长进多了,连这一点都想到了,这两个人是聪明人,如果当真提出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就不存在合作的基础了,想要并营,也得等我们打赢这一仗再说,要想赢得我的绝对信任,他们也得与你们一样,先与我共过生死,流过热血才行.”

    听着高远的话,三人都笑了起来,心里只觉得暖哄哄的,是呀,有什么比一起共过生死,一起流过鲜血更能赢得彼经的信任呢?这一点,没有在生死瞬间的战场上并肩作过战的战友,是很难体会到那种兄弟同心的感觉的.

    “等过了这一关,我再让燕翎卫去查查这两人的底细!”高远微笑道.”看看他们所言,到底有没有虚假的成分在内.”

    “县尉,燕翎卫这样的家伙,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他们可不是善茬!”步兵摇头表示反对.

    “宁则诚想要利用我,那我为什么不能和他?”高远冷笑,”燕翎卫势力大,如果利用得当,倒是可以帮我们不少忙,至少现在会帮我们的忙,这个阶段,宁则诚与我,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这可是与虎谋皮啊!”颜海波感慨地道.

    高远大笑,”我们现在不仅是与虎谋皮,我们还要虎口夺食.”

    接下来的两天,风平浪静,整个大营里,以往的喧嚣居然小了许多,更多的郡兵们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特别是在他们经过高远的扶风兵所驻扎的地盘时,更是屏声静气,快步通过,前两天,扶风兵们凶神恶煞的形象已经深深地烙进他们的心.

    孟冲与许原两人倒是天天都来,两人与高远主要商议的就是在作战之时,三方的排兵布阵,如何能最大限度地保持实力,顶住赵军的进攻,是他们商议的重点.

    而在第三天,随着远处滚滚狼烟升起,大营的平静被打破了,咚咚的战鼓声响起,安静了三天的大营内再一次响起了喧嚣声,士兵们张惶地聚集到了一起,恐惧和不安开始笼罩着他们,长官们奔赴郭琨的大帐内去军议,士兵们三五成群了聚集在一起,紧紧地怕着他们手里的刀枪,茫然地看着远处的狼烟,短短的时间内,狼烟已经近了许多.

    相比起这些张惶的士兵,扶风兵们则显得平静老练之极,高远虽然不在,但在颜海波,步兵,那霸的率领之下,士兵们开始做着最后的战斗准备,扎束停当,检查武器,然后一队队地开到了大营门口,列队整候,而步兵的骑兵已经率先奔出了营去.

    严格说来,没有郭琨的将领,步兵的做法,已经是逾矩,违反兵法了,但此时此时,此情此景,扶风兵们那一个会把郭琨放在心上,这一仗,除了他们,估计这个大营之,没有谁会有信心打这一仗.

    固山郡,泺阳郡的士兵显然得到了孟冲与许原两人的命令,他们列着并不太整齐的队伍,紧张地跟扶风兵们站在一起,站在营门口的扶风兵,沉默,安静,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们打过了太多的仗,面对着东胡人的铁蹄,也不曾慌乱过,此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私心杂念,在这些扶风兵看来,自从他们参军入伍以后,跟着高县尉,就没有打过败仗,没有吃过亏,今天,自然也不会例外.

    扶风兵的镇静与从容,渐渐地开始影响着固山与泺阳两郡的士兵,慢慢地,他们的队伍也开始安静下来,脸色平静了许多.

    片刻之后,高远大步而来,在他身后,跟着孟冲与许原.

    颜海波立即牵来了战马,高远翻身而上,只说了一句”出发!”便策马向外而去,一千扶风兵立即转身,小跑着跟上.

    孟冲与许原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回到各自的队伍之,厉声喝道:”出发,跟上辽西郡的兄弟!”

    三个郡的士兵率先出营而去,而在他们的后方,更多的带队军官们此时正在忙乱地整顿着队伍,而郭琨,带着他的亲兵,冷眼注视着高远等人渐渐地远去.

    该来的终归会来,早些来,早一点结束,对郭琨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出发!”他翻身上马,带着亲兵,出营而去,大营之内,两万杂兵们闹哄哄地跟着一涌而出.

    高远已经在事先看定的那道缓皮之上,插下了大旗,以大旗为心,一千扶风兵列阵而立,长枪兵,臂张弩,刀兵各就各位,而在他们的左右两侧稍后,固山郡与泺阳郡各五百士兵也排好了阵势,三方列成了一个品字形队伍.

    后来的各郡士兵很自然地便以高远这个阵地为心开始向着两边延伸,这种情形,不由让郭琨一阵气苦,先前在营内的布置,此时完全成了一纸空,高远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安排,而是自顾自地摆好了阵势,而扶风兵严谨的阵容,肃然的杀气,那自然而然透露出来的兵威,使得后来者们不自觉地便向着他们靠拢,这样一来,高远这里反倒成了军所在地,那面招展的高字大旗,让郭琨觉得格外刺眼.

    带着亲兵,郭琨直奔高远阵地.

    “高远,你好大的胆,为什么没有按着先前的布署布阵,而是自作主张?”郭琨厉声喝道:”你以为军法为会你而例外么?”随着郭琨的厉喝,他身后的亲兵们的手都按上了刀柄.

    马上的高远没有回头,仍然凝目注视着远处正在迅速接近的狼烟,速度极快,显然,对方的先锋是骑兵,赵国自赵武灵王胡服骑身以来,国力大涨,其骑兵在原七国之,一向便是首屈一指,只是不知比起东胡人来如何?

    高远没回头,自然也没有理会郭琨,郭琨脸色气得发紫,手一挥,身后亲兵的刀呛然出鞘.

    刀出鞘的声响,在安静的阵地上显得分外刺耳,但也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齐唰唰地,无数把长矛陡然掉头,对准了他们,而在长矛的缝隙之,一柄柄上了弦的弩弓也对准了郭琨.

    军官与士兵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们看着郭琨的眼神,与看着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差别,这种眼神让郭琨顿时毛发倒竖.

    “收起刀!”他低声喝道.

    高远回过头来,看着郭琨,”郭将军,都这个时候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在戴着假面具说话了,有人想要我的命,我呢,自然不会引颈就戮,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他笑着指了指以扶风兵为心自然形成的军阵,”您也瞧见了,这便是人心所向,大家还不想跟着您去死,郭将军,您也不过是奉人命而已,如果不想在这里送了命的话,奉劝您一句,离开这儿吧,回到姜郡守的大营去,去告诉姜郡守,你已经将这里的指挥权交给我了,相信姜郡守不会为难你的.如果不想回去,您也可以找一个您认为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本来你也是打算一开打就开溜的的,不是么?”

    郭琨嘴巴哆嗦着,高远悍然撕下了那最后一块遮羞布,那就是没有任何顾忌了,也是,赵军马上就要来了,生死关头,还有什么可顾可操心的,自己如果敢再罗索的话,只怕当真要将命送在这里.

    “你好,你很好,我会去禀告姜郡守,你等着姜郡守将你军法从事吧!”扔下一句色厉内荏的话,郭琨策马转身,灰溜溜地离去了.

    看着郭琨的背影,高远冷哼了一声,姜大维,他才不在乎,自己军前夺权,自然也留了后手,此时,檀锋应当正在周渊面前讲述这件事情吧,这一仗,只要顶住了,打赢了,那什么都是对的,打输了呢?打输了自己就要死了,又还用管什么后果?

    远处战马奔腾,那是步兵,他们回来了.听着远处传来的尖厉的竹哨之声,扶风兵们都是精神一振,听到这熟悉的哨声,那就是敌人来了,准备战斗吧!

    高远拔也了战刀,看着与他生死与共的兄弟们,大声吼道:”弟兄们,又到了战斗的时刻了,来吧,唱起我们的战歌,举起我们的刀枪,直面我们的敌人吧!”

    长刀所向直指吾大燕故土;

    残阳如血流淌在我们的征途;

    旌旗猎猎召唤着奋进的战鼓;

    黄沙漫漫挡不住勇士的脚步;

    大燕自古多壮士,可杀不可辱;

    忠孝自古难两全,含泪别父母;

    所!向!无!敌!吾!军!威!武!

    血染战袍是男儿最美的衣服;

    马革裹尸是英雄壮烈的归宿;

    刀枪森森挑颗颗敌人的头颅;

    战车滚滚碾排排蛮夷的尸骨;

    人生自古谁无死,丹心照史书;

    犯!强!燕!者!虽!远!必!诛!

    歌声再一次响起,先是扶风兵们在唱,紧接着固山郡,泺阳郡的士兵们开始唱,再往两边,更多的杂兵们也跟着唱了起来,大敌当前,这首热血澎湃的战歌,让他们提起了不少的勇气.

    听到战歌声,已经走远的郭琨神色复杂地回过头不.眼一闪而过的是一丝佩服.

    而此时,远在百里之外的周渊大营之内,周渊一脸讶异,”高远竟然想军前夺权,控制这两万杂兵?”

    檀锋耸耸肩,”反正他对燕翎卫的人就是这么说的,我想,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会这么干,而我估计,这家伙也一定会成功.太尉,您怎么看这件事?”

    周渊皱眉沉思片刻,看着檀锋,突然笑了起来,”檀锋,你替宁大人邀请高远,似乎并没有成功啊?”

    檀锋哈的一声笑,”太尉,哦,是大将军,大将军见笑了,我只不过是个传话者,成不成功,我倒并不是太关心,相反,作为一个武者,我内心深处,还是希望高远不要答应的.”

    “你这样想,不怕宁大人不高兴?”

    檀锋扁扁嘴:”大将军,你知道,我是宁大人一系的人,但我也是大燕的将军.你不用这么试探我,在打赢与赵国这一战上,我必定出死力助您!再说了,宁大人招揽高远,更多的是让相难堪,于您,并没有什么损失的.”

    “说得也是.高远军前夺权,这是犯了大忌的,不过他要真是打赢了这一战,那自然什么事儿都没有,要是输了,不但姜大维有充足的理由杀他,便是我,也会名正言顺地杀他,这不仅仅是为了相,更是为了维持军纪,除非他打赢,将功折罪!”周渊微笑道.”胜利者是没有罪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