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四十九章:投靠(书号:13651

第二百四十九章:投靠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怀抱着战刀,席地而坐,与他的士兵们一起唱着这首扶风曲.这是他专门为自己的部队写下的一首战歌,两年多来,他与士兵们就是在这首战歌的陪伴之下,一路走了过来.

    浓黑的夜幕之上,廖廖不多的几颗星星冲着他眨巴着眼睛,似乎在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高远心有些悲凉,环顾四周将士,不知道他们还能有多少人活着回到扶风?

    这是一个让人窒息的世界,或者老天让自己来到这里,就是要让自己抡起大刀,将他砸一个稀巴烂吧?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打碎桎梏,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才能重建一个崭新的世界.

    “县尉,有客人来访!”颜海波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俯身在高远的耳边,低声道.

    “客人?”高远诧异地抬起头来,在颜海波的身后,跟着两个人,却是有些面熟,应当是在郭琨那里见过,一个不像是带兵的,倒像是白脸书生,另一个最显眼的是一双倒吊眉和两只三角眼,不知是那个郡送过来的倒霉蛋.对于这些人,高远根本就没有在意,此刻竟然叫不出他们的名字,脸上不由有些尴尬,如果不是这两人的特征太过于明显,只怕高远连他们是干什么的都想不起来了.

    “高县尉,在下是固山郡人,叫孟冲.”白脸书生道.

    “在下泺阳郡人,许原!”倒吊眉微微笑着,只是这副尊容,不管怎么微笑,都不大好看.

    两个人似乎看出了高远的尴尬,双双拱手,作起了自我介绍.

    “原来是孟兄,许兄!”高远赶紧还礼.”请到帐内叙话吧,小颜,烧点开水,弄点茶水来.”

    引着两人进了大帐,分宾主坐下,高远看着两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与他们着实不熟,不知他们来意,只能静等他们开口.

    孟冲与许原两人似乎也有些不安,呼吸有些粗重,两人对视了一眼,许原道:”孟县尉,你读过书,说话条理清楚,还是你来说吧,这样也让高县尉能更明白一些.”

    “不知二位找高某到底有什么事情?”高远看着两人,着实奇怪的很.眼光在二人脸上扫来扫去.

    孟冲清了清喉咙,迟疑了一下,却是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让高远愕然当场的话来.

    “高县尉,我与许兄两个人是来投靠你的!”

    “什么?”高远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二位开什么玩笑?”

    “这样的大事,我们哪敢开什么玩笑?”孟冲叹了一口气,”高县尉,我们也知道有些孟浪,但人到了绝境,总得想些自救的法,您说是不是呢?哪怕只有那么一线希望,也比绝望来得好一些.”

    高远慢慢地坐了下来,”孟兄,您到底想说些什么?”

    “高县尉,我们大家都正在往死路上走了,你难道心里不明白吗?”孟冲虽然看似笑着,但这笑比哭还难看一些.”咱们这哪里是来打仗,分明便是来送死,进是死,退也是死,高兄,你的事,我也是有所耳闻的,看起来,我们这些人倒是给你陪葬来了.”

    高远盯着他,脸色慢慢地冷了下来,”孟兄,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来找我?我的事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有人要我的命,而且都是来头不小的大人物.”

    “我们当然知道.”

    高远忽然笑了起来,”孟兄,或许你们还有另外一条生路,比方说,这个大营里有两万人,如果你们对我群起而攻之,说不定就能宰了我,如果我死了,你们就不见得会死了!”

    孟冲苦笑,”高县尉,明人不说暗算,你当我们没有想过吗?但自从你进营之后,虽然名义上同处一营,但你的营盘却自成一体,营外立栅挖沟,戒备森严,明显就是防着我们这一招,这里的确有一两万人,大家一涌而上,也的确能将你的营盘攻破,问题是,谁先来?”

    高远哈哈大笑起来,”不错,谁先来,谁就死!”

    “一个大营里两万人,却分属二十余个不同的势力,谁会服谁,谁能指挥谁?群龙无首,乌合之众,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孟冲摊开双手,”没有谁会第一个上来送死.大家宁肯抱着那么一点希望被动地等待着老天垂怜,也绝不愿意第一个冲到你面前来送死,特别是当你展现出你的实力的时候.”

    此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许原也开了口:”这只是其一层意思,其实就算我们杀了你,也绝然不能活命,便是这一战活了下来,战后,也必然活不下来.高远大名,现在整个燕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国相,姜郡守这样的人物要杀你,都得整些阴招,我们如果这样杀了你,他们心肯定是高兴无比的,高兴我们替他们拔去了你这个眼钉,他们会笑着尽遣高手来捕杀我们.逮到我们,说不定还来个公开的审讯,以此来证明你的死亡与他们毫无关系,我想,国相大人一定很乐意在世人面前证明他的无辜,他会愤怒地判处我们这些人死刑,然后笑咪咪地转身却筹备她女儿的另一场浩大的婚礼.”

    高远盯着眼前这两人,看似一群乌合之众之,原来也是有人才的,这两人能想通这其的关节,便很不简单了,其实一入这个大营,不论如何,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条了.

    “高县尉,你为何来要,你如不来,岂不是皆大欢喜?”孟冲苦笑.

    “我若不来,别说要失去我爱的人,从此更要苟且于边境偷生,再无出头之日,更要遭受世人唾骂,名声尽丧.如此境地,你说我来是不来,与其苟活,不如死求活,于不可能之杀出可能来,与绝路杀出一条生路.”高远冷峻地道.

    “不错,就是这个道理!”孟冲拍手大叫,”你是这么想的,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左右都是死,为什么不搏上一搏,郭琨根本就没有心思整合这个大营,他想你死,我们自然也会死,而你白日里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而且你的身份特殊,跟着你,如果能渡过这一关,将来必然能大展鸿图,说不定还能博个封妻荫,对于我们来说,这便是一次无本生意,如何不做?”

    许原也跟着连连点头,”你只要过了这一关,国相只怕再也没有脸面将你拒之门外,你成了国相的女婿,未来必然是一片坦途,我们现在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来投靠你,便是雪送炭,便是生死交情,你发达了,自然也不会忘了我们.这便是我们的打算.”

    高远看着这两人,心道这两人倒也光棍,将心所想,倒得一干二净,他们也看得清楚,这场战役之,想要求活,求必须抱团,抱大腿,在这个大营之,自己倒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腿.这二人是明白人,能看清楚这一点,眼力见识都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带的兵如何?

    “你们可得想清楚了,跟着我,死一生,不跟着我,或许生存的机率还要更大一些!”高远淡淡地道:”我有个规矩,我的军队要么你别加入,一旦你加入,那可就是不死不休,再也没有退出的机会,而且,一旦加入我的军队,我便会对军队进行整编,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想到时候,为了这个闹别扭.”

    “我们二人是诚心来投靠,自然一切都依高县尉,以后高县尉便是我们的首领,我们的长官,绝无二心.”孟冲站了起来,郎声道.

    “我也一样!”许原也霍地立了起来.

    “二位,你们只不过是想活下去,而现在,的确是死一生之局,而且,即便是闯过了这一关,我的以后,也绝不会如你们所想的那么一片坦途,所以,二位可以考虑一下,这一次我们且暂时结盟如何?联手共同渡过这一关,渡过这一关过后,我们如果都还活着,二位再考虑这个问题,或许那个时候,二位倒是要想着回家乡了.所以,二位不必说得这么绝对,结盟更好,到时候来去自由.”高远微微一笑,这二人,他并不知道底细,却是不想这么容易便接纳他们.

    孟冲苦笑,”高县尉,这一次能被派到这个必死之地来的人,你认为他们在家乡都混得很好么,如果混得好,就不会来这儿了.我与许原二人,也不是没有理想抱负的人,现在我便可以回答高县尉,如果这一关我们过不去,自然是什么也不用说了,但如果真过去了,那跟着高县尉,岂不是比回去混吃等死强,高县尉不愿苟活,难道我二人便愿意么?大丈夫在世,谁不想青史留名,做一番大事业?只可惜我们一不是贵族,二也不像高县尉这般有能力,有福缘,便只能找一个明主来投靠了.”

    “孟兄说得是这个道理,不过此事,仍然等我们活下来之后,再来讨论如何?到了那个时候,二位还愿意跟着我,高某绝对欢迎!”高远也想借着这次机会,来观察考察二人一番.

    “好,高县尉却见我等言行吧!”许原却是利索得很,干净利落地回答道.

    “敢问二位,手下有多少可用之人,我问的是可用之人!”高远强调道.

    “我与许原,两人手上勉强能打仗的各有五百人,其它的,都是临时招募来的青壮,作不得数的!”孟原道.”这五百人,都是我们在家乡时,亲手带出来的军队,虽然比不得高县尉的精兵,但至少碰到敌人不会腿肚打颤,逆风仗不敢说,但只要不绝望,总还是有一搏之力的.”

    “那就是有一千可战之力,很不错了!”高远不由大喜.有了一支可观的力量加入,自己的把握却是更大了一些,现在每一分力量都是很珍贵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