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四十四章:威胁(书号:13651

第二百四十四章:威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满脸笑容地看着姜大维,在众将的眼,这就是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既然已经有了不可开解的死仇,也就没什么好转寰的余地,得罪你,也得罪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你能怎样?

    高远也就是这样想的,听到周渊把自己指派到姜大给的麾下,心微凉,这位大将军终究还是顺手将自己卖了,与自己在扶风之时分析的一样,自己想要活下来,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自己到了姜大维麾下,必然会遭到百般刁难,与其如此,不如把事情做绝,把矛盾摆在桌面上,让大家都看个清楚明白,这样一来,自己的日说不定反而还好过一些,姜大维如果还要脸面的话,就不会无缘无故地找自己麻烦,便想收拾自己,也得有充足的理由,否则便是公报私仇,为人不齿了.

    剩下来的,就是自己得如履薄冰,一点小尾巴也不能让他抓住了.这接下来的日,定然难过万分,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更加痛恨起天南来,为了算计自己,当真是不遗余力啊!

    高远在笑,姜大维的脸色此时却不知是哭还是笑了,反正在其它人眼,他的表情现在奇怪得很.说是吗?堂堂的郡守公怎么去了渔阳河间交界的吕梁山,还到了土匪窝里,说不是吗?眼前这个高远绝对做得出来将姜新亮与蒋家权两人一刀两段.仇已经结下了,难道还指望对方放自己一马吗?别说高远不肯,便是自己,也是万万不肯的.

    脸色变幻数次,姜大维终于还是憋出了一点笑容,”前些时日,犬说要出去游历一番,这一去便杳无音信,我也担心得很,不想竟然落到山匪手,所幸得高县尉所救,当真是他的福气,姜某这里多谢了.”

    此人倒也真是一个人物,当着满屋的高级将领,居然向着高远一揖到地.

    “不敢,不敢,一点小事,不足挂齿.”高远脸上也在笑着,不过心里倒是更警惕起来,一个人的脸皮厚到如此程度,不能不让人佩服,现在当众服软,但想来随后的反击,必然会更加凌厉了.”回头我便将令公主仆二人送到郡守的大营去.”

    姜大维深深地看了一眼高远,转身向着周渊,”大将军,末将营还有些要务,要回去处理,还请大将军容末将告退.”

    “公务要紧!”周渊挥挥手,”去吧,回头周玉会来与你会合.”

    姜大维前脚出屋,身后却是爆发出一阵狂笑声,憋了半晌的屋内众将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姜大维脸色变得紫黑,一跺脚,大踏步而去.

    这些来自蓟城的常备军将领,一来本身就瞧不起地方将领,二来,这些人虽然是贵族,但自小在军厮混,贵族气息没有多少,兵痞气息倒是浓得很,便是周渊高踞虎案之后,也难以遏止这些不伤大雅的笑声.

    周渊微微摇头,姜大维这事儿做的,也的确是让人好笑,暗算不成,反让人倒打一耙,别说面,便连里也被撕得粉碎了,着实丢人现眼.

    高远垂着双手站在屋当,脸色波澜不惊,仿佛刚刚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

    “高远,过犹不及,凡事预留些余地不好么?”周渊摇头叹息,”刚则易折,这个道理,你应当懂吧?”

    “大将军,道理人人都懂,但做起来,却难了,末将信奉的却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东胡胡图族杀入我扶风城,屠我扶风百姓数千,我便将他满族上下,高过马鞭的人统统杀了,一个不留.这两年来,但凡抢过我大燕民的东胡部落,末将见一个,灭一个,将他们统统销了号.这一次,我留下了这两人性命,已是手下留情了.如果当真要做过份的话,末将在吕梁山下便将这两个斩了脑袋,挂在那里示众了.”高远抬起头,认真地道.

    “说得精采!”檀锋大笑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男汉大丈夫,当如是也!”

    周渊怒瞪了檀锋一眼,檀锋立马脑袋一缩,又坐了回去.

    “这一回,你却是将姜郡守给得罪死了,你却又要在他麾下作战,想来会受些刁难,这一点,你倒是要有些准备!”周渊慢吞吞地道.

    高远心不由怒极,你既然知道,为何又将我指派到他麾下,我到哪里作战,还不是你一句话么?先卖天南一个人情,接着又来我这里卖好,却是何道理?

    心虽怒,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只要姜郡守公事公办,末将却也不怕.末将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一条命早就不值钱了,也没有将对面的赵军放在眼.”

    “如果打起仗来,他派你去必死之地呢?或者在背后捅你一刀呢?”檀锋慢地道,”高远,你小小县尉一个,想跟他斗,还差得远呢?”

    “公道自在人心.”高远微微一笑,”更何况,这上面还坐着大将军呢!打仗,末将倒是不怕,赵军想要我的性命,只怕难得很.如果姜郡守暗算于我,哈!我也不是没有防范和准备.”

    “你有何准备,可否说来我听听?”檀锋大感兴趣.

    看了檀锋一眼,高远心道,这家伙倒真是配合得很,自己与他并没有交情啊!

    “如果我死得莫名其妙,自有人来取姜郡守一家的性命,一年不行,十年二十年总是可以的.”高远的语调慢慢地变得肃杀起来.

    这句话一出,屋里的人的笑容慢慢地敛去了,空气也变得肃杀起来,连周渊也不知不觉地坐正了身.”堂堂郡守,岂是如此容易暗杀的?”下面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高远别的没有,愿意为高远出生入死的兄弟朋友却多得很.”高远丢下这句话后,话锋却是一转,”大将军,末将要去交付粮草辎重了.请允准末将告辞.”

    周渊无言地摆摆手,凝视着高远大步离去的背影,心却是颇有些后悔,这个人太危险了,自己这一次是不是做得有些错了,倘若他真一命呜呼,真如他所言的话,想来那些如附骨之蛆的暗杀也不会放过自己,此人如此聪明,不可能想不到自己刚刚顺手所做之事.自己或许不怕,但自己还有亲人呢!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这一句话的确是说到了点上,这个高远在扶风两年之内迅速崛起,岂是一个易于的人物.

    “大将军,这人太危险了,要么便拉拢,要么便趁早斩草除根,此人刚刚所言,以末将看来,更多的是虚言恫吓,此人现在还只是一个县尉,部属不多,便是尽数斩尽杀绝,也不会波及太大,如果让他坐大,以后只怕就难以制衡了.”周玉站了起来,低声道.

    “杀,杀得干净么?”檀锋冷笑起来,”别说此人手下部属众多,来这里的有千余人,留在扶风的还有千余人,更重要的是,此人抗击东胡,在扶风,人人奉若神明,你要将扶风人也都杀了么?只怕张守约也不答应.”

    “都闭嘴吧!”周渊喝道:”此既然骁勇,便让他去与赵军厮杀为国拼搏吧,如果他死在战场之上,那便谁也说不出话来,周玉,你这一次去,不要允许姜大维下暗手,这个高远,即便是死,也得死在光明正大的与敌搏杀之,其它,一概不许.”

    “末将明白了!”周玉重重地点头.

    “如果此战过后,他当真还能活着,那就再说吧!”周渊挥挥手.

    檀锋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大将军,末将是骑兵将领,一听到有人能与东胡骑兵抗衡,便不免心痒痒了,想去看看这样骁勇的儿郎.”

    “那你得快点了!”周渊笑了笑,”不然,他就离开这里了.”

    周玉盯着檀锋的背影,摇摇头,”大将军,我有些不明白,石先将军在出征之际,怎么会突然病倒,而让檀将军统兵前来?”

    “这有什么可意外的.”周渊哈哈一笑,”宁大人既然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这场战事了,自然得插进一脚来,他想要石先病倒,石先就得病倒,不要忘了,咱们这位石将军虽然作战骁勇,是我大燕第一骑将,但他的小辫可是太多了,哪敢得罪宁大人.檀锋也不错,宁则成也不至于会因私废公.他想插人进来,但也想这场大战我们打赢啊!”

    “檀将军看起来,倒想是与这个高远好好的结交一番啊!”周玉笑道.

    “宁则诚这是在恶心天南呢!”周渊摇头道:”天南想要高远死,宁大人则想让他活,别忘了,咱们这位宁大人是干什么的?放着活生生的小辫,他岂有不揪之理?如果高远活了下来,天南还要悔婚的话,他可就有事干了.到时候让我们的新任国相这位坐不住也不是不可能的.”

    “大将军,哪您的意思呢?”

    周渊抚着长须,”还是三个人好,三足鼎立,方才稳定嘛,只不过限制一下咱们相扩张的咄咄野心,那也是可以的.我将高远指派到姜大维面前,可是已经卖了天大的面给相了,也就不欠他的人情了,周玉,接下来,你便见机行事吧!”

    “末将明白了!”周玉笑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