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大礼相送(书号:13651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大礼相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很幸运地得到了一把椅,坐在一群高级将领身边,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单是这份从容,便让屋内的将领们对他更多了几分欣赏,不过想起他与国相天南之间的恩怨,又有些嗟呀不已.

    从第一次与东胡人作战,全歼胡图部拉托贝一直到最后从榆林险死还生,高远详详细细地讲述了与东胡人的多次战斗.东胡人是燕人的大敌,在这个方成,高远倒是没有丝毫隐瞒,不知到什么时候,燕人就会与东胡人再大打一次,让这些燕国的高级将领对东胡人的作战特点有一些更多的了解,对燕国的未来总是有好处的.

    当然,其有些涉及到扶风兵的**的,他自然是不会讲的.

    “这么说来,榆林大营被焚烧,其实不是你做的,而是那个叫做杀破天的马贼?”听着高远说完最后一战,便连周渊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是的!”高远颔首,”我太小瞧东胡人了,我想着钓他们的主力出来,然后再声东击西,但对方却也想着钩住我,将我全歼.这一战凶险之极,如果不是运气好,杀破天突然半路杀出,烧了榆林大营,毁了榆林城,东胡索普定然能将我包围,榆林被烧,他率主力回援,只余下了千余骑兵追击我,这才让我找到了缝隙逃了出来,现在想想,还是后怕不已.”

    檀锋哈哈一笑,”你的确运气好,但也不仅仅是运气好,如果你的战场感觉稍差,你就没有机会逃走,而且敢于在不适宜渡河的地方横渡沱沱河,亦是有勇气,换作我,可不敢干,得到榆林被毁的消息之后,又敢于杀回马枪,全歼阿伦达的主力,有勇有谋,不错,不错,说起来,你敢率千余人便千里突击,单是这份勇气,便值得我为你浮一大白了.”

    高远感激地向檀锋点头示意,”多谢将军夸奖,末将愧不敢当!”檀锋他并不认识,不过自己进屋这么久了,这位将军一直对自己传达着善意,这让他很是感谢.

    “大将军!”周玉站了起来,”高远的这数战,末将其实认为,第一战对我们的启发最大,赵国国力远胜我国,其军队更是与匈奴,与秦国连年战争不断,反观我们,则多年未曾动兵,所以,燕赵这一战,我们须将自己摆在弱者的地位之上.”

    “可笑之极!”姜大维霍地站了起来,自从高远进来之后,姜大维就觉得一股邪火在心里熊熊燃烧,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爆发的切入点,这时听了周玉的话,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燕赵这一战,我们谋划已久,国相大人更是联络四方,赵国四面受敌,我们十数万大军,不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在前期准备之上,都占了上风,这样的良机,我们应当以秋风扫落之势,岂能自坠威风,长对手士气?”

    周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姜郡守,战前准备也好,兵力也好,我们的确是占了上风,但有一点,你可能没有考虑到,那就是赵**队多是久经战场的老兵,而我们的士兵,却大都没怎么打过仗,赵国的确四面受敌,但放在我们眼前的这一股,也值得我们认真的对待,万一我们这里出现了什么闪失,国相的谋划再英明,也全都会泡汤.示敌以弱,不等于怕了敌人,而只是一种战术上的考虑罢了.”

    “周将军,你是我大燕的重将,岂能听了这样一个黄口孺一番话,便胆怯了!”姜大维狠狠地瞪了一眼高远,”一个小小的县尉,手下有几个兵,打过多大的仗,焉能现现在相比?”

    “规模有大小,但道理却是一样的!”檀锋然地道.

    看到几员大将争论起来,高远却是没资格答话了,瞄瞄这个,看看那个,只不过听到周玉叫出姜郡守的名字的时候,他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凌厉的眼光,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

    “行了!”周渊敲敲桌,”让高远讲讲与东胡人的战事,只不过是让大家多了解一些东胡人的作战方式,也让大家有些准备,东胡人是我燕国最大的祸患,米兰达也老得快死了,我们与他们总有一战,如此而已,却与眼前没有什么联系.这有什么好争的.周玉,你与姜郡守配合作战,这一战的重点就在你们那里,如果能击败赵杞的私军,那么我们就能迫使赵广退回去.如何作战,你与姜郡守下去之后再好好商议吧?”

    “末将遵命!”周玉躬身一礼.

    听着周渊的话,高远眼光闪动,看着周渊,欲言又止.

    “高远,你好像有话说?”檀锋突然道.

    “没有没有!”高远连连摇头,”如此军机大事,我一个小小的县尉,哪里资格说话,大将军指向哪儿,我便打向哪罢了.”

    檀锋笑了笑,”大将军都要你讲了这半天了,还怕你多说几句话?对这一战,你有什么看法?”

    高远看了一眼周渊,周渊虽然心不满檀锋多事,但这员大将的面还是要给的,”檀将军要你讲,你便讲讲,我们也姑且听之罢了.”

    “那末将就斗胆了!”高远站起身来,向周渊深深一揖,”大将军,刚刚听您说话的意思,是赵军兵分两路来袭,而我们也是分两路迎击,作战的重点却在周将军与姜郡守这一方面,而对手是赵杞的私军?”

    看着高远,周渊心略感惊讶,”你倒是真有几分才干,就这几句片言只语,便能推断出大致的作战方略,不错,这便是我们的打算,高远,大军作战,不像你带着几百千把人,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大多是阳谋,只消战事一打响,即便对手发现我们的作战意图,但十数万大军,也不是说改就改得了的.强行改动,反而会自乱阵脚.”

    高远点点头,数十万人的大战,的确跟小规模作战大大不一样,这一次,自己过来,也正是想看看大部队作战的调配,也好跟着学学.

    “大将军说得是,只是我们在这样打算,赵军会不会也知道我们在这样打算呢,大将军想主攻赵杞的私军,断其一臂,然后逼退对手的另一路,我在想,如果周将军与姜郡守两人发动进攻,碰上的却是对手的常备军呢?”高远道.

    听了高远的话,屋内的大将们都大笑起来,周玉连连摇头道:”高远,这样大的事情,我们岂有不探个明白的道理,赵杞的私军与赵广的常备军,从一出发,我们的探便一路跟着,前些时日,赵广率领的赵国常备军攻下了慈安县,此时,他与赵杞的私军之间,足足有上百里的间隔,除百他们会缩地成寸,抑或会飞,来一个移形换位,才会让我们找错目标.”

    听着众人的话,高远自觉也有些汗颜,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带着兵打仗,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千余人,忽而在东,忽而在西,而自己的对手东胡人,全是骑兵,更是来无影去无踪,极难琢磨行踪,眼下却是原两国大战,双方加起来超过二十万人马,怎么可能与自己的那些小打小闹相比?

    “是末将糊涂了!”高远脸有些燥热.

    “也不算糊涂!”檀锋笑咪咪地道:”带兵打仗,多想想没坏处,就怕想得不多,等到发现不对时,再临时抱佛脚,那可晚了.”

    高远对这位将军的表现感到非常好奇,从一开始起,这位将领就一直保持着对自己的善意,为自己解围,替自己说话,但自己的的确确不认识他,或者他与张太守有交情,因此这才给自己几分颜面,高远胡思乱想着,看着对方那笑咪咪的一张脸,实在是有些闹不明白.

    “好了,高远,你将粮草辎得交付之后,便率所部到姜郡守麾下听用吧,你部下都是打过仗的老兵,姜郡守哪里用得着.”周渊挥挥手,似乎是不经意地随口吩咐道.

    帐内立刻安静了下来,高远也垂下了头,周渊终于还是没有放过自己,明知姜大给要对付自己,还将自己派到他的麾下,这是要借刀杀人么?

    “大将军,末将麾下骑兵多,这个高远对骑兵运用颇有心得,不如将他赏给我吧!”檀锋又笑着开口了.

    周渊深深地看了一眼檀锋,”高远作战经验丰富,是难得的大将,姜郡守麾下兵马虽多,但真正打过仗的将领却不多,正需要高远这样的人才,你哪里还缺人么?全燕国最好的骑兵都在你哪里,你还想什么?”

    檀锋摊了摊手,回头看了一眼高远,略带歉意地笑了笑.示意自己无可奈何了.

    高远亦是微笑回应,表示好意心领.他转过了头,看着周渊,”遵大将军命,交付完粮草之后,末将便去姜太守帐下听命,正好我也要去拜见姜郡守呢,有些东西要交还给姜郡守,这次倒是顺便了.”

    姜大维听到周渊将高远派到自己麾下,不由大喜,心道这一下可妙极,看我不玩死你,刚刚笑了一半,便听到高远这几句话,不由一愕,”你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我?”

    高远微微一笑,”末将经过吕梁山的时候,有不开眼的山贼来袭击末将,被末将将他们尽数斩杀,连他们的老巢也抄了,不想却在这些山贼的老巢里救了两个人,这两人自称是郡守的公和门客,末将有些不信,堂堂郡守的公怎么会被山贼给抓走了,但又怕是真的,所以便将这两人带在军一路行来,回头我带这两人来给郡守瞧瞧,如果是真的,自当归还给郡守,如果是假的,就必然是山贼假冒,末将却要将他们一刀两断了,敢玩我?我就玩死他!”

    这几句话却是说得杀气腾腾,帐内众人先是一楞,接着脸色可都是古怪起来,看着高远,如同看着一个怪物,这已经不仅仅是在打姜大维的脸,这是**裸地在打了脸之后,还往上吐唾沫了.(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