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三十九章:见面(书号:13651

第二百三十九章:见面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城南井坊.

    从天空看下去,这一大片低矮的住房由四条狭长的巷分隔开来,四条巷交错,构成一个大大的井字,井坊也便由此而得名.

    狭窄的巷道,低矮的住房,密集的人口,昏暗的灯火,是晚间进坊的主旋律,白日在外面做工讨生活的人群在夜里归巢,家家户户都冒起了袅袅炊烟,呛人的烟火味弥漫着那狭窄的街道,很多人家根本没有厨房,就是在房外的屋檐之下支起灶台,各种污水横流,偶尔会有烂掉的菜菜帮从某个地方飞出来,啪哒一声落在地上,阴暗处,便会有几只野狗窜出来,伸长鼻嗅上一嗅,又失望地离开.

    辛苦了一天的汉们一边坐在门槛之上,端着大碗稀里哗啦地大口吃着女人做好的饭菜,一边大声与左邻右舍们说着今儿一天的见闻,如果偶尔能说出一件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便会引来一声声的惊叹声,而汉的虚荣心便在这声声惊呼声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娃娃们是最快活的,三五成群,你追我赶,昏暗的灯光,完全不能阻挡他们游戏的乐趣,奔跑的身影显示着这里的生活虽然艰辛,但吃饱肚总是没有问题的,至少没有让娃娃们饿着.

    张一头戴着一顶毡帽,身穿直襟大褂,脚下蹬着一双草鞋,腰间挂着一卷绳,手里提着一根扁担,大步走在窄窄的巷道之,他的打扮与这些巷道之生活的汉们粗粗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如果是在大白天,有心人便很容易看出破绽,那就是张一现在无论是肤色还是气质,与这里讨生活的人们实在是有太大区别了.特别是在张一的身边,还跟着同样乔装打扮了一番的翠花.

    两人走在巷道之,不少人都抬起头来,打量着两人,一个男人此时归家不是稀奇事,在这里,这是很平常的,但一个女人也这个时候才回来,那可就少见了.两个人都是陌生人,更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在这里居住的十有八都认识,便是不认识,至少也脸熟.

    看着众人的目光,张一将毡帽往下拉了拉,满脸的怒火,”不让你来你偏要来,看见了吧,这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大家都在盯着我们呢!”

    翠花此时也有些后悔了,低着头,急急地赶着路,听了张一的斥责,辩解道:”我这不是想念家乡人了么,只不过跟来看看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再说了,这里的人又哪里认得我们,过了今日,咱们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他们也不可能去我们那种地方,两不相见,怕什么.”

    “你闭嘴吧!”张一怒道:”天赐是县尉的贴身亲兵,天赐亲自过来,还扮成这副样见你,肯定是有事情,以后你男人在外头做事,你少问,坏了县尉的事,我扒了你的皮.”

    翠花扁了扁嘴,终于没有还嘴,这两年,随着张一的地位越来越高,在家,说话也是越来越有份量了,可不象刚刚与她成婚那时,就一个小厮而已.

    井坊的最南方,是横贯蓟城的小扬河,这条河也为蓟城的护城河提供着源源不绝的河水,此时,曹天赐所在的一处小平房,便在小扬河的边上,选择这一处地点作为与张一会面的所在,曹天赐是反复选择最终才决定在这里.

    这里地形复杂,向前,是井坊那杂乱无章的居民区,背后,小扬河又为他们提供了另一条退路,如果遇到危险,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都不至于被逼到死角.

    昏暗的油灯灯光之下,曹天赐静静地坐在桌边,他在等着张一.

    房门轻轻被推开,一个汉走了进来,低声向曹天赐禀报着从张一踏进井坊之后一路的行踪,听完汉的汇报,曹天赐满意地点点头,到目前为止,张一并没有表现出让他有任何可以怀疑的地方.

    翠花跟着出现是一个意外,不过正是因为翠花也跟着来了,倒反而让曹天赐的收里踏实了几分.

    “你们退走吧,等我的消息.”曹天赐挥挥手.

    “您就一个人呆在这里?”汉一楞,问道.曹天赐年纪很小,但在扶风兵却是颇受尊敬,一来,他跟着高远打过了不少的仗,在战场之上,他已经赢得了尊重,其二,他掌管着军法司,这是一个让人生畏的部门,而这些跟着曹天赐来到蓟城的汉,比一般的扶风兵了解的更多,他们明白,军法司除了明面上的职责,还有另一个隐藏更深的职能,除了他们这些当事者,其它人根本无从了解.

    “就我一个人,够了!”曹天赐挥挥手,不苟言笑的他很不满意汉的表现,哪怕对方是因为关心他,作为他现在要做的事和即将要做的事,一个合格的部下根本就不该有任何的问题,他们只需要竭尽全力去做到上面布置下来的事情就够了.

    汉看着曹天赐的表情,似乎反应过来了,一言不发地躬身一揖,与来时一般无二,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房门吱呀一声关上,留下了一盏昏暗的油灯与孤零零的曹天赐.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了轻轻的叩门声,曹天赐站了起来,走到门后,侧耳静静地倾听了片刻外面的声响,两个呼吸声,都很沉重.

    他拉开了房门,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点点微笑,”张大哥,你来了,翠花嫂,又见面了.”

    张一与翠花走了进来,他乡遇故人,两人脸上都是遏止不住的喜悦.

    “小天赐,你又长高了.”翠花喜气洋洋,”白天看到你,可真是吓了我一跳,你躺在哪个地方,开始我都没有认出来,要不是你哪一口扶风话,我可是真不敢认你,你还好吗?县尉还好吗?你爹还好吗?”

    一进门,翠花便压抑不住心的欢喜,一迭声的爆竹般地问道,一边的张一摇头苦笑,江山好改,本性难移,翠花也就这德性了.

    虽然不喜翠花称呼自己为小天赐,但对方那真心的喜悦和情感,却让曹天赐依然很感动,虽然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心,仍然感到一些温暖.冲着翠花点点头,”都还好.”

    “县尉这一次的的确确是不该去的!”张一的脸色却很沉重,”我在蓟城听到了不少的消息,都说这一次县尉可算是自己跳进了天南设下的陷阱之,必然有去无回,这在蓟城,几乎都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县尉不能不去!”曹天赐简单地答了一声,”张大哥,坐.”

    张一坐了下来,”天赐,就你一个人来吗?是县尉派你来的吧,不知县尉有什么吩咐?”

    “当然不止我一个人!”曹天赐坐到了张一的对面,”不过他们都在另一个地方,这里,只是我选择的一个临时落脚点.”

    张一目光闪动,这一年多来的历练,张一早已是人情通达,一下便听出了曹天赐话里的含义,脸色不禁变得有些恙怒.

    “你不相信我?”他的语气之甚至带上了一丝狠意,”天赐,你不要忘了,我跟着县尉的时候,你都还认不得县尉呢,连你老都认不得.”

    曹天赐静静地看着张一,”张大哥,这种事,只怕不能以认识迟早来说明问题吧,这一年多来,我跟着县尉出生入死,你呢,可是长袖善舞,周旋于达官贵人之间,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有资格进入闲云楼的,哪一个不是这蓟城的大人物,在这些人呆得久了,你对县尉还如以前那样忠心耿耿?我不能不加以小心.明人面前也不必说暗话,今天我的安排,的确是防了你一手.”

    一边的翠花瞪大了眼睛,她此时终于听出来了,曹天赐这是在怀疑他们夫妻对高远的忠心呢,不由大怒,一探手便来捉曹天赐的耳朵,”曹天赐,你居然敢不相信我们?”

    曹天赐反应极快,从刀山箭雨之爬出来的人,岂有可能让翠花一个妇道人家给揪住耳朵,头一侧,已是躲开了.

    张一脸上的怒色此时却敛去,看着曹天赐,沉声道:”我对县尉的忠心,却也不必在你面前表示,你说吧,县尉要我做什么,就是搭上我夫妻的性命,我也要替县尉做好.”

    曹天赐点点头,却没有直接回答张一的话,”你今天带着嫂一起来,却是让我这疑心去了大半,张大哥,你也莫怪,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不能不有所防范,这不是针对你,我曹天赐年纪虽然不大,却也知道,对事不对人,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对县尉负责,这一点,希望你谅解.”

    “我明白.”

    “哪就好!”曹天赐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来,”这是县尉写给菁儿姑娘的信,希望你能想法传给她.”

    “我到蓟城虽然时间不短,认识的人也多是达官贵人,但是天赐,你也要明白,在哪些人眼,我不过是一个掌柜,一个给人做事的伙计,他们对我笑语嫣然,不过是看着闲云楼背后的人,真想要得到这些人的信任,哪是不可能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天南从来没有到过闲云楼,更不用说菁儿姑娘了,这信,我怎么才能传给她?”

    “这是你的事情!”曹天赐淡淡地道.”怎么做我不管,我只知道这是县尉的命令.”

    张一没有再说话,收起信,藏到怀,”仅仅就是这?”

    “当然不.”曹天赐停顿了一下,”送信只不过是附带的一个小任务,我此来另有目的.而这件事,才是县尉派我来蓟城最主要的用意.”

    张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县尉要我做什么?”

    “县尉要织一张网,一张情报网.你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做这件事的最佳人选!”曹天赐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张一,一字一顿地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