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三十八章:故人难见(书号:13651

第二百三十八章:故人难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就在高远在路途之上,慢慢地咀嚼着从冯发勇那里勒索出来的情报,思考着什么秦国黑冰台,赵国虎豹骑,燕国燕翎卫的地候,在燕国都城蓟城,一个小叫花拄着棍,肩上扛着一个破烂口袋,脚上汲拉着一双露出两三个脚指头的布鞋,晃晃地一路到了闲云楼门前的那一整排拴马桩之后,蜷缩着身,靠到了墙角.

    蓟城闲云楼,比起辽西城的闲云楼,规模更大,也更豪奢,能在蓟城盘下这么一大块地盘,显然不仅仅是靠着张守约就能完成的,张守约虽是一方豪雄,但因为出身平寒,在蓟城的影响力着实有限,闲云楼能在蓟城顺顺当当地开业,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都城之首屈一指的高档聚会所在,却是因为在蓟城这个圈盛传着闲云楼的后台老板除了张守约之外,另外一人是燕国三巨头之一的御史大夫宁则诚.

    对于这个传闻,宁则诚既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但他这个态度对于闲云楼却已经足够了.想找闲云楼麻烦而又地位高的人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立即缩了回去,而那些想找麻烦却又还达不到某个级别不能知道某些内情的人还想动手,在随后立马便遭到了强硬的报复,这才明白某些传闻不是假的.

    宁则成是御史大夫,负责监察百官,但更让人惧怕的是他手上握着的另一股力量,燕国燕翎卫.

    蓟城闲云楼,秉承了辽西闲云楼的一贯作风,什么都是最好的,当然,什么也是最贵的,特别是他卖出的酒,更是独竖一帜,与辽西闲云楼相比,蓟城闲云楼里的酒并不比辽西的好,但是包装比起辽西来,却是上了好几个档次,怎么华贵奢侈便怎么来,光是装酒的那些专门定制的精美瓷器,便值数两银.

    闲云楼以最快的速度站到了蓟城娱乐行业的最顶端.

    小叫花靠在墙壁之上,眯缝着眼睛打量着街上并不多的行人,现在时间还极早,太阳刚刚从远处露出小半个头来,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晒得人痒酥酥的.

    或许是小叫花年龄过小,看起来又太过于可怜,闲云楼门口的护卫们谁都没有想到去将这个看起来与闲云楼门外同样装饰豪华格格不入的污点给赶走,他们的眼,甚至还露出了几份同情的目光.

    反正现在是早晨,闲云楼不会有客人,要等到午后,这里才会慢慢地一点点热闹起来,而真正的繁华,则是入夜之后才会到来,他愿意在这躺着晒会太阳便晒会呗,不过这里可不是一个乞讨的好地方,但凡有钱来这里玩乐和商事儿的主儿,不是有钱就是有势,身前身后护卫一大把,想找他们讨钱,那基本上是没有指望的,你根本不可能越过那些虎视眈眈,凶狠之极的护卫.

    这条街上行人着实少,小叫花看了一会,便百夫聊赖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打着盹,他当然没有睡着,这一趟千里迢迢,赶到蓟城,只是为了完成一桩极为重大的任务.他不是别人,正是本应当呆在扶风牛栏山大营里的曹天赐.

    他此行的目的是联络蓟城闲云楼的张一,高远曾经的管家.

    曹天赐风尘仆仆一路赶到蓟城,现在的他虽然还只有十四岁,但幼经磨练的他,却比大多数成人更成熟,更仔细,到了蓟城,他并没有急着去找张一,而是从外围开始,先打探着张一的消息,十数天下来,虽然零零碎碎都是一些外围的消息,但曹天赐仍然得出了一个结论.

    张一已非昔日扶风那个见谁都一脸笑的张一了.换而言之,他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得到了辽西大公张君宝的赏识,张一一跃成为蓟城闲云楼的掌柜,现在虽然不是蓟城闲云楼权力最大的一个,但在这里,利用闲云楼的资源,他却的的确确成了一位风云人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张一在蓟城贵人圈,已经是一个颇有份量的人物了.

    这让曹天赐心生疑虑.现在的张一还是原来扶风的那个张一么?他现在结交,认识的可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与之相比,县尉那个小小的芝麻官,可就真是说不上嘴了.他还会对县尉忠心么?或者说,他的忠心还剩几分?

    有了这个心思的曹天赐,倒是不急于见张一了,现在蓟城安顿了下来,一切布置妥当,这才乔装打扮成了一个小叫花,伺机来接近张一.

    张一在蓟城并没有另外安家,一直便与他媳妇住在闲云楼内,极少出门,而一旦出来,则必然是有多名护卫相从,曹天赐想见张一一面,却是极难的,而像他这样的人,无论怎样乔装打扮,也是没有资格踏进现在的蓟城闲云楼的.

    没奈何之下,曹天赐只得扮成了一个小叫花,守在闲云楼前,看能不能撞上大运,与张一联络上.

    在闲云楼周边一连转了好几天,最后,曹天赐一咬牙,到了闲云楼的大门前,按他的想法,那些护卫定然第一时间便要过来驱赶自己了,但总得要试上一试,看起来今天运气不错,守门的这几个家伙比起前几天的明显要良善许多,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并没有将扫垃圾一般将自己远远驱离.

    这是一个好兆头.曹天赐暗自想道.

    大门方向想起了脚步声,曹天赐的眼睛打开了一条细缝,看到从大门内走出来的几个人,眼前顿时一亮.

    那是几个女人,为首一个,不是那个胸大屁股大的翠花是谁?不过眼前的翠花显然不能与扶风时相提并论了,身着绸衣,头佩金饰,身后还跟着两个提着食盒的小丫环.

    “掌柜娘,您要出门啊?”门口的护卫们齐齐问候.

    “是啊,去静慈庵还愿去,刚来蓟城的时候,我去那里许过愿,今天须得去还愿了,不然菩萨怪罪下来,那可不得了!”翠花笑吟吟地道,人逢喜事精神爽,现在的翠花可是天天都乐着,两年前,她还是一个小丫头,而现在,她可是在大燕都城都有人敬着供着的掌柜娘了.

    而这一切,都源于高县尉的恩赐,如果不是高远将他们两人从路鸿那里要来,又烧了他们的卖身契,而后又一步一步地安排,这才让他们有了今日的成就.

    许多人以为翠花去静慈庵许愿还愿无非是妇道人家那些婆婆妈妈的事情,事实上,翠花去那里只有一件事,便是祈求菩萨保佑高县尉长命百岁,步步高升.

    张一与翠花在闲云楼内人缘极佳,无论是歌伎乐师,还是看门护院,抑或是厨师小二,他们都是善待之极,这也缘于他们自己的出身,深知讨一口饭吃的不易.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这些人对他们夫妇二人都是极为尊敬的,毕竟像张一这样的掌柜,可不比街边那些酒楼饭馆的掌柜,两个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看到翠花走出了大门,曹天赐的眼睛亮了起来,一撑棍,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溜小跑着便向着翠花一行人奔去,嘴里却是大叫着:”夫人发发善心,赏口吃得吧!”

    看到先前那个一直安分守己的小叫花突然直奔向掌柜娘,几个看门护院的家伙便慌了,一涌而上,拦在了曹天赐面前,伸手便想按倒曹天赐.

    曹天赐只叫了两声,便被这几个放倒在地,压手的压手,按脚的按脚,捂嘴的捂嘴.曹天赐可不敢还手,虽然这几个大汉人高马大的,但真要打起来,三两下曹天赐便能要了他们的命,打架和杀人完全是两码事.

    虽然只叫出了两声,但背对着曹天赐正向前走的翠花却如同触了电一般停下了脚步,霍地回过头来,因为曹天赐刚刚那一口纯正的扶风口音把她惊着了.

    “放开他!”翠花小跑着到了横七竖八扭在一起的几人面前,大声道.

    “掌柜娘,不过是一叫花,我们这就把他远远扔走!”一名护卫陪笑着道.

    翠花挥挥手,”放了他,可怜儿见的,这么个小人,你们可别压坏了他,快放他起来.”

    几个护卫讪讪地起身,放开了曹天赐,先前曹天赐被他们捂住了嘴巴,脸倒有一半被遮住了,又脏得乌七八黑的,此时捂嘴的手松开,他的整张脸却是露在了翠花的面前.

    翠花霎那之间便呆在了哪里,她认识他,这不是高县尉身边的那个小跟班曹天赐么,曹天成的儿.曹天赐怎么到这里来了,高县尉出了什么事么?翠花的身不由发起抖来.

    “夫人,赏口吃的吧,三天没吃饭了,都快饿死了!”曹天赐看着对方,伸出了脏兮兮的手,可怜巴巴地叫着.

    翠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挥手,”把那个食盒提来!”

    身后的丫环吃了一惊,”娘,这可是去敬菩萨的.”

    “你们不知道回去再弄一份吗?”翠花顿时便怒了,转身劈手夺下丫头手的食盒,打开,放在了曹天赐的面前.

    两个丫环转身进院再去准备食盒,没法,掌柜娘一直就是一个善心的人,护卫们也都退回到了门前,看着吃得极香的小叫花,都是艳羡之极,这可是闲云楼内大师傅们做出来的,别看就这三五个盘,那可值数十两银呢,居然就给一个小叫花吃了.

    翠花蹲在了曹天赐的面前,想要说些什么,但曹天赐使了一个眼色,嘴里一边吃着盒里本来要供给菩萨的供品,一边语音极低地说了一个地名.翠花会意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