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三十七章:笑里藏刀(书号:13651

第二百三十七章:笑里藏刀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步兵看着蹒跚着带着几十个残兵败将离去的冯发勇愈来愈远的背影,回头看着高远,不解地道:”县尉,就这么便宜他了,昨天要是他得了手,我们可就糟糕大极了.”

    高远笑了笑,”这个人可不是山匪那么简单呢,杀了虽然利落痛快,但放了他,将来或许对我们有大用呢?”

    “一个山匪,能有什么大用?不过此人能统领这么多山匪,身手倒也不差,如果投降,倒也算多了一员悍将,但放了他,于我们有何好处?”步兵摇头道.

    高远哈哈一笑,”步兵,这个世界精采着呢,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呢!不过也难怪,我呢,一个小小的县尉,芝麻官一个,你呢,兵曹,尚不入流的官儿,以后随着我们一步步慢慢地走上去,才会发觉那更高处的风景呢!”

    听着高远的话,步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小颜此时应当已经得手了吧?”抬头看看天色,高远道.太阳已经都爬到了天空正了,凌晨时候,颜海波便带着两百士兵直扑冯发勇的老巢,此去的目的就是要逮着那里的两条大鱼.

    “姜郡守,你不是要为难我么?好得很,等到了集结点,我先给你送一份大礼.”高远在心冷笑一声.

    “县尉,瞧,他们回来了!”步兵突然兴高采烈的大叫了起来,远处的山道之上,出现了一行人影,当先一人,正在颜海波,此时,正拼命地向着他们挥手呢!

    随着他们走近,高远看着队伍,突然大笑起来,颜海波抓获来的猎物,现在的样,可就有些太可笑了.

    “这个小颜,怎么这么不给人体面!”队伍之,姜新亮与蒋家权两人被四马攒蹄地捆着吊在一根碗口粗的横杠之上,像抬一只野兽一般被士兵们从山上抬了下来.

    相比高远的注意力放在被抓获的两个人身上,步兵地看着那些空着双手的后续队伍,失望地道:”那个冯发勇不是说他有大笔财富么,怎么没有找着,这小骗了咱们,县尉,我带人赶上去,一刀切了那混帐.”

    “你眼就只有钱!”高远笑道:”现在我们赴前线,那有人手将那些东西运回去,我让小颜换了个地方将东**起来了,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再起出来.”

    “这样啊!”步兵立即喜笑颜开,”还是县尉考虑得周全,我们要是真带着这些东西去了前线,说不定就被那些大官儿贪没了,咱们屁都捞不着,胳膊扭不过大腿啊!”

    高远耸耸肩,迎着颜海波走了上去.

    “县尉!这两个家伙走到一半,不走了,说要歇一歇,走不动了,两个俘虏,哪有这么娇贵,他们不是走不动吗,那我就抬着他们走,哈哈哈!”颜海波得意地笑了起来,笑了几声,又压低了声音,”东西我都藏好了.”

    高远点点头,”这两个人不会没有护卫吧?人呢?”

    “他们附隅顽抗,全部给我做掉了,不过点倒也扎手,伤了我们好几个人,最后我一顿臂张弩,全部送他们上了西天!”颜海波摊摊手.

    姜新亮此时却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被野猪一般捆在杠上抬到了高远的面前,本来要他的命,此时自己却落在了他的手,还不知下场如何呢?冯发勇全军覆没,自己上山的使命,这伙匪徒之知道的人可不少.

    被吊在杠止走了这么远的路,手腕,脚腕都全都麻了,脸也憋得通红,此时通红之,却又增加了紫白两色,心的恐惧随着高远的眼光扫过来,更是成倍的增加.

    走到士兵们抬着的杠之前,高远呛的一声,从一个士兵的背上,抽出了战刀,姜新亮看到高远拔刀,顿时面如土色,几乎脱口便要喊出饶命来,但渔阳郡守公的自尊最终还是占了上风,嘴巴动了动,还是紧紧地抿住了,不过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身也簌簌发起抖来.而一直闭着眼的蒋家权,却在战刀出鞘的瞬间,霍地睁开了双眼,眼神之,也是透出了慌乱与不安.

    高远脸上带着笑容,战刀高举,唰地一声凌空劈下,刀风凌厉,姜新亮终于还是恐惧地大叫起来,一边的蒋家权失声而呼:”刀下留人,杀不得啊!”

    刀光落下,准确地落在了捆住姜新亮手腕脚腕的绳,嚓的一声,绳被一刀两断,姜新亮在惨叫声砰的一声坠在地上,惨叫之声戛然而止,姜新亮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也没有缺胳膊少腿.

    蒋家权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当刀光落下之时,他的一颗心也几乎停止了跳动.

    刀光再闪,蒋家权也重重地跌了下来.

    高远还刀入鞘,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姜新亮与蒋家权两人慢慢地爬了起来,也是看着高远.人为刀殂,己为鱼肉,高远不说话,他们也不知道该说啥,能说啥.

    “两位高姓大名?”高远终于开了口.

    姜新亮此时却是羞恼之极,高远已经将他们逮了来,岂有不知他们名字的道理,这不是"chi luo"裸的羞辱么.

    蒋家权长叹了一声,拱手道:”在下蒋家权,渔阳姜郡守的门客,这位是姜郡守的公……”

    高远脸上马上露出了惊诧的神色,”姜郡守的公,哎呀呀,得罪了得罪了.小颜,你怎么搞的,这两们可都是尊贵的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们?我看你又皮痒痒了吧?”

    颜海波眨巴着眼睛看着高远,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不等颜海波回答,高远早已回过头了,看着两个狼狈不堪又迷惑不解的人,拱手笑道:”昨晚一伙不知死活的山匪来袭营,被我们全歼了,抓了几个俘虏,说到他们山寨之掳了两位大有来头的人,想必就是二位吧?这可真是得罪了,得罪了!”

    姜新亮呆呆地看着高远,不知如何作答,他可不相信高远这满嘴的鬼话,对于自己来这吕梁山干什么,眼前这个混蛋定然心知肚明,他这样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蒋家权的反应可就快多了,对方这是不想把事情做绝啊,姜郡守是想要他的命,但对于他来说,姜郡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抓住了公与自己两人,杀了所有的护卫,可以看成是一个小小的警告,然后卖郡守一个面,双方打个哈哈,将此事揭过.这个高远当真不简单啊,这样的大仇也能轻轻揭过不提,心当真有沟壑之险,却又有山川之宽啊!看着自家公,蒋家权暗叹一声,与眼前这个年轻人比起来,自家公可当真没出息.

    “是高县尉吧?蒋某可是久仰了,高县尉说得不错,这一回我与公能平安脱险,当真仰仗了高县尉的大义援手,蒋某在这里多谢了,以后郡守也定然有回报.”蒋家权厚起了脸皮,向着高远深深一揖.

    高远大笑,”小事一桩,不值一提.”

    “对县尉来说是小事,对我与公而言,却是身家性命的大事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煞有介事,看得一边的其它人都是目瞪口呆,颜海波眼睛瞪得溜圆,本来还以为县尉就算不杀了这两个家伙,也一定会痛扁一顿来出口恶气的呢,但现在,怎么是这个结果?

    高远回过头来,看着颜海波,”小颜,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备酒备菜给两位贵人压惊,你个混蛋,如此对待两位客人,待会罚你专门为两位客人倒酒.滚,滚远些,莫在我面前碍眼.”

    “是,县尉!”颜海波被步兵从背后踢了一脚,这才反应过来,一溜烟地去得远了.

    “两位,这便请进大帐休息,呆会儿我们一定要好好喝几杯!”高远大笑着伸手牵起了姜新亮的手,拉着便往里走.

    此时,姜新亮终于反应过来了,脸上惊惶既去,傲色便又浮了上来,不过一个县尉而已,就算知道自己想要杀他又能怎样?还不是得乖乖地装袭作哑,反而要过来讨好自己,今日在地的营里,老不得不低头,等回到了渔阳,咱们还有得帐算了.他在心暗道,自己那十几个护卫,被刚刚走了的那个王八蛋杀得干干净净,这笔帐,以后也得好好地算一算.

    “高某这便要到渔阳去,二位便随我大军行动,等到了渔阳,我再将二位送到郡守府,保证二位不会少了一根毫毛.哈哈哈!”高远得意地大笑着.

    姜新亮没有听出话里的含义,一边的蒋家权一张脸却是苦了下来,本来他还想与高远周旋一翻之后,便告辞而去,但高远现在却是早早地堵住了他的嘴,要是真随着高远一起回到渔阳,再被他亲自送到郡守府去,那当真是"chi luo"裸地打郡守的脸啊,现在渔阳府,京城的太尉与大批的高级军官都呆在哪里,大家谁不知道他们出来的目的,这样回去,脸当真要丢光了.

    在吕梁山下休息了一日,扶风兵们又浩浩荡荡地踏上了征途,只不过这一次队伍当多了两个特殊的客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