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三十四章:手忙脚乱(书号:13651

第二百三十四章:手忙脚乱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夜幕徐徐降临的时候,营地已经搭建完毕,马嘶牛吼之声,伴随着士兵们的阵阵欢笑,那是完成一天劳作之后的喜悦,这些喜悦和着袅袅升腾而起的炊烟与浓香四溢的蒸汽,愈发的让整个营地都变得鲜活起来.

    士兵们脸上露出的是满足的笑容,高远的脸上露出的是满意的笑容,那霸与颜海波脸上露出的是得意的笑容,所有人都在笑,只不过笑得含义并不相同,连圈在栏里的牛马也似乎在笑,马儿终于饱饱吃上了一顿豆而不仅仅是干草,而劳累了一天的老牛也可以好好地困上一觉,让疲惫的蹄和疼痛的脖颈得到一夜的休息.

    当高远啃完手里的羊肉干,喝干了手里的一碗汤时,夜色之,终于传来了得得的马蹄声,在篝火的映照之下,步兵带着他的十几个骑兵从夜色之冲了出来,径直奔到高远的面前,翻身下马,回过身来,又从马上拖下一只野猎,随手扔到地上,”烤它!”步兵简单地对火边的卫士道.

    卫士们喜笑颜开的拔出刀来,将野猎开膛破肚,忙活了起来.

    看着这只瘦骨嶙峋的野猪,在瞄了瞄身后两手空空的骑兵们,高远咭的一声笑:”步兵,出去忙活了这大阵,就弄了这个东西回来?还不够大家塞牙缝吧?”

    步兵一屁股坐在高远的身边,”县尉,倒不是我们打不着东西,而是我们在林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一路赶过去,便耽搁了时间,这头野猎还是命不好,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好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顺手弄回来的.”

    “有什么奇怪的事情?”高远的脸色一凝.

    “林有人窥探我们,还不止一个,很可惜,我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撤退了,天黑,我们路又不熟,被他们给甩掉了.抓不住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又仔仔细细地将先前他们的藏身之所搜查了一遍,这些人在哪里只怕潜伏了不止一天了.”步兵神色凝重地道.

    如果是偶遇的路人或者猎人,那么便不可能在这里潜伏许多天,林的边缘,也不可能有大型的猛兽,如果这些人在这里潜伏了很长时间,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他们是专门在等着押运粮草而来的扶风兵的.

    高远听完步兵的禀报,转过头,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堆,沉默半晌,幽幽地道:”这便来了么?”

    “县尉,什么来了?”步兵有些奇怪地道:”据我估计,这些人只怕是这山间的土匪,这也没什么可怕的,土匪再大胆,也不敢跟正规军硬碰,估计这些探逃回去之后,他们便会缩头了.”

    正常情况之下的确是这样的,一般的土匪,绝不会跟军队正面硬打,但高远心清楚,这一次,只怕没这么简单.

    “把小颜和那霸叫来.”他抬头道.

    “县尉,什么事?”颜海波腿脚快,转眼之间,便出现在高远的面前,一眼便看见了那正在开膛破肚的野猪,不由喜笑颜开,”好东西,就是瘦了一点.”

    “你就知道吃!”步兵呛了他一句.

    “民以食为天,吃又不错,关键是又能吃,又能干!”身后传来那霸的声音.

    “那大哥说得对.”颜海波笑着盘坐在高远的身侧,”县尉,什么事情?”

    “步兵,你把情况跟小颜与那霸介绍一下.”高远摆摆头.

    简略地说了一遍事情经过,颜海波冷笑道:”一群山匪,也敢来打我们的主意,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既然如此,我们便送他们去早些投胎吧,下一辈也好重新投胎做一个好人.”

    “事情没那么简单!”高远摇摇头,”步兵,吃过饭后,你带几个人出去一趟,找一找周边的百姓,打听一下这吕梁山上一个什么情况.有多少土匪?”

    “是!”

    “从今天起,兵不卸甲,马不卸鞍,我们得防备着他们来偷袭.”

    “就怕他们不来,真敢来便让他们有来无回!”那霸摸出刀,噌噌地抽出又插进.

    “从今天起,营房要重新布置一下,特别是粮草,要护严实了.”

    “县尉,这帮土匪莫说不敢真来,便算是真来了,还能破掉我们的守卫不成,粮草在营,破不掉营盘,便抢不走粮草.”那霸笑着道.

    “如果他们本来就没有打算抢粮草,只是想毁掉他呢?”高远反问道.”以我们现在营盘的规模,倒也不需要破营,火箭配上油脂便能解决问题了.”

    “烧了粮草?”那霸睁大眼睛,”山匪想打我们的主意,不就是为了这批粮草?一把火烧光了,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那个山匪肯做?”

    “或者他们想要的不是粮草,而是我高远的脑袋!”高远的语气之带上了一丝狰狞,”杀不了我高远,烧了我押运的粮草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如果真是这样,我怎么办?回辽西?那就又回到了原点,去大营集结地,等着被以贻误军机的罪名斩首么?”

    众人顿皆默然,大家此时方才想起,高远与某些大人物之间的纠葛.

    “这些无耻的东西,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颜海波破口大骂.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怕个屁啊!”那霸嗡嗡地道,”既然我们知道了对方的打算,还能让他们如意么?”

    高远微微一笑,”原本以为到了集结点之后才会有麻烦,想不到这些大人物们倒还真是看得起我,这么早便开始着手布置下手了,也好,既然开始了,先前的好些不安和忐忑倒也放下了,那霸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那不较量较量吧.来,我们烤野猪,打牙祭.”

    众人轰然应是,这个小插曲,竟是没有人将其放在心上,来便来吧,来了才心安,要是一直没动静儿,那才让人担心哩!

    吃过烤得喷香的野猪肉,步兵便又带着人出去打探消息,这一夜,营盘之内却是外松内紧,千余人分作了几个班次,轮着休息值勤.

    一夜无话,第二日拔营开拔之际,步兵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了高远的面前,”县尉,打探着了,这吕梁山上有一股悍匪,匪首叫作冯发勇,手下有上千个杀人不眨眼的匪徒,实力不弱,在渔阳和河间一带,端地是大名鼎鼎.”

    “千余人的匪徒,力量不弱呢,难怪有胆来碰我们!”高远笑了笑,一振马缰,”我们走吧,左右就在这两三日之间,两三日不来,我们可就走出了吕梁山境了.”

    千余扶风兵展开了战斗队形,开始向前开拔,骑兵们放出去的哨探比先前要更远了一些,所有士兵都知道了这两天会有一拨山匪来打自己的主意,笑骂之余,却也提高了几分警惕,这支部队老兵居多,心态轻松,可不代表着轻忽对手,因为他们以前总是被人轻忽的对象,但现在,轻视他们的人都去阎罗王哪里喝茶聊天了.

    也就是从这一日起,一路之上突然变得坎坷起来了,不是大道这上莫名其妙地被挖了一些大坑,就是有合抱粗的大树模亘在路上,整支队伍的前进速度一下被延缓了下来.

    “看来对手在调兵遣将了.”高远大笑道,”为了延缓我们的速度,这等招式都使出来了,这是要公开与我叫板么?”

    “那敢情好,却让我们看看,这些山匪们比起东胡骑兵来孰强孰弱一些?”步兵笑得极是开心,一群山匪,公开叫板一支在战场之上血山尸海之爬出来的部队,这已经不是蠢了,而是神经了.

    “真是不知道该称赞这位匪首一句有勇气,还是该骂他一声蠢材,偷袭或者还有几分把握,硬干,我们可以将他们生吞活剥!”那霸骑在马上,掏出小刀开始刮他的胡,胡太乱了,遮住了自己的大半边脸,这样一来,与敌人对战之时,对方不免看不到自己的真容,那就不美了,一定要将胡修整齐,干净.

    高远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开心地大笑之时,吕梁山上,冯发勇正自破口大骂,将姜新亮蒋家权骂得连狗屁渣都不如,当然,这两人不在跟前,他们还在山里泡温泉呢.

    混帐的纫绔弟,想打别人的主意,连对方的行军速度都搞不清楚,估算不准,还跟自己说对方要十天功夫,五天不到,对方就到了吕梁山下,将自己弄得手忙脚乱,不得不派人去捣乱,延迟对手的前进速度,再加上前两天哨探也被对手查觉到了踪迹,现在自己的行动,便等于是明火执仗地打劫了,就只差冲到对方面前,大叫一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山前过,留下买路财了!

    “大当家的,要不,就算了吧!”吕梁山二当家的凑到了冯发勇跟前,”我去看过他们的军容了,只怕当真不好对付啊!”

    冯发勇咣当咣当地转着手里的铁球,撮了半天牙花,还是咬着牙道:”动手,一定要动手,为了赵国,兄弟.这一战,即便是吕梁山伤亡惨重,也得烧了这批粮食,小柯,集合我们的核心兄弟,打起来后,咱们从另一个方向潜入进去,烧了他们的粮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