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三十二章:吕梁山上(下)(书号:13651

第二百三十二章:吕梁山上(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吕梁山上,盘踞着一股悍匪,匪首冯发勇,麾下大约有千余人,抢劫过路客商,绑票勒索,在河间与渔阳名声极响,是这两郡名震暇尔的绿林头号人物,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两郡都没有下力气去剿灭他,但凡他们犯下恶行,迫于民愤,亦只是象怔性的意思意思,或者二郡之间互相扯皮推诿踢皮球,一来二去,倒是让吕梁山匪的名声愈发的大了,也让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势力也是愈发的大了.

    而姜新亮与蒋家权两人不辞辛苦地爬上吕梁山,想要见到的便是吕梁山匪的大当家冯发勇.

    冯发勇四十余岁,个不高,矮小精干,一脸的精悍之色,歪坐在椅上,手里转着两个明晃不锃亮的铁球,铁球不时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看着对面的姜新亮与蒋家权两人,满眼的讥笑之色,”我能有什么好处?你们所说的这个高远我知道,大名鼎鼎,能在扶风与东胡人干得有声有色的家伙,岂是好对付的,千里独袭,一把火烧了东胡王辛辛苦苦攒了好几年的粮草后还能安然无恙地逃因来的家伙,可不止是一块硬骨头,完全就是一块铁板,你们让我去碰他,我不觉得我有多少胜算.”

    姜新亮脸露怒色,一个小小的山匪,把你当人,你还真当自己是人了,居然给公爷我耍起了脸,一拍桌,便要发作,蒋家权离悉自家公爷,在姜新亮刚刚要发作的时候,已是一把按住了他,轻轻摇了摇头.

    姜新亮勉力压住怒力,端起桌上的茶杯,假装喝茶,以此来掩饰内心的愤怒,但颤抖的手腕依然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手腕抖动,不时有茶水溅出来,洒在他的衣袍之上.

    看着姜新亮拼命压抑自己情绪的冯发勇,嘴角牵出一丝冷笑,心道当真是一个草包哥,姜大维也算一时豪杰,生个儿却是不怎么成气,看来姜氏家族意气风发的时代也就到姜大维这一世为止了.

    “姜公,蒋先生,这高远是一块硬骨头,单凭他押送的那几十万斤粮草便想让我虎口拔牙,这个条件是根本无法打动我的.”嘴里虽然叫着姜新亮的名字,但眼睛却是看着蒋家权,”更何况,二位一路上山,这道路泞泥,即便做了这高远,这粮食我却怎么弄上山来呢?这好处,看着好,却是吃不到嘴里的,再者说了,他押送的是军粮,我劫了军粮,说不定说会触怒了那位周太尉,这位老人家我可是惹不起,为了帮你们的忙,弄掉了自己的脑袋,这未免也太不划算了,对么?这样的亏本生意,可没有谁会愿意去做的,哈哈哈,二位一路远来辛苦了,我这吕梁山上风景还不错,不妨歇息两天,我让小的们带着各位贵客转一转,看一看,也算不虚此行了.”

    “这可不行!”姜新亮将茶杯重重地搁在桌上,”冯大当家的,也不瞒你说,你劫了这批军粮,我敢保证,周太尉绝不会找你麻烦,因为他也想着这个高远死,高远死了,他却是少了许多麻烦.”

    “哦?”冯发勇不由大感兴趣,”这位高远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不但得罪了你姜家,竟然连当朝太尉也得罪了,以你们的势力,干掉这样一个区区的县尉算得了什么?还用得着借刀杀人?”

    “这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只消明白,做掉他,不仅我们姜家要谢你,便连当朝太尉也会承你一份情.”姜新亮傲慢地道.

    冯发勇眨巴着眼睛看着姜新亮,半晌忽然爆笑起来,”姜公这你可错了,你姜家或许会谢我,但周太尉绝不会这么想,他一定在想,这真是个好机会啊,这个姓冯的蠢材既帮我除了高远这个眼钉,也给了我收拾他的机会,一举两得,一箭双雕,妙哉妙哉!于是乎我冯某便在太尉的妙哉之一命呜呼了,我冯某有自知之明,吕梁虽险,却还是难不住一国太尉的.”

    “吕梁虽险,难不住一国太尉,难道就能难得住渔阳郡守么?”蒋家权不理会一边气得脸色发青的姜新亮,阴测测地道.

    “蒋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么?我冯某人在吕梁山呆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渔阳郡守把我怎么样了?”冯发勇冷笑一声道.

    “是……么?”蒋家权拉长了声调,语气之,充满了讽刺与揶喻,”不知道冯先生你是真笨呢,还是装糊涂?你能在吕梁山呆上这么久,当真是靠了你自己的本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冯发勇变了颜色,手两个铁球咣当一声,重重地撞击在一起,脸上也露出了凶狠的神色.

    蒋家权毫不畏惧地看着对面这个凶悍的匪首,”冯大当家的,你的来历,外人或许不知,但你当我家太守不知道?这些年来,不动你,还任你逍遥自己,那是看在令狐潮与他背后的那些人面上,现在令狐潮倒了,燕赵两国已成仇敌,两国眼看着就要开战了,我家郡守还有必要对你网开一面么?要知道,这些年因为你,我家郡守可是承受了不小的压力,现在,既然已经没有人为你的存在付出代价了,那么,你认为你存在的价值在哪里呢?”

    冯发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里两个铁球重重地拍在桌上,霍地站了起来,”那又如何,了不起我冯某人抛下这一片基业,反正这些年我赚得也足够多了,回乡去当一个富家翁也是不错的.”

    “你走得了么?”蒋家权仰天大笑起来,”你往哪里走?你赚够了,你的手下赚够了么,你想走,我家郡守便能放你走么?冯大当家的,吕梁山是你的事业,也是你的囚笼,你哪也去不了.”

    “别忘了,我的面前可有两个现在的大好人质,姜郡守对我简直是太好了,生怕我走不脱,居然还将他的独送来与我,妙极了!”冯发勇狞笑起来.

    听到冯发勇的话,姜新亮大惊失色,霍地站起,手搭到了刀柄之上,他身后的护卫更是踏前一步,雪亮钢刀出鞘,护住了姜新亮.

    冯发勇斜着眼睛看着他们,只是嘿嘿冷笑.

    蒋家权面不改色心不跳,看着冯发勇,”冯大当家的,你在吕梁山多年,对郡守大人想必也很了解了,难道我家郡守是肯受威胁的人么?你愈是威胁,我家郡守便愈是痛恨,只狠不得将你砍成肉酱,却绝不会答应你任何条件.”

    “这位可是姜郡守的独.”

    “我家郡守不过四十出头而已.风华正茂,大好男儿,何患无妻,何患无?”蒋家权瞄了一眼姜新亮,看到他的脸色已是由白转红,再转紫,再转白.

    冯发勇被噎了一个倒载,看着蒋家权,半晌说不出话来.

    “冯大当家的,你不是一般人,我家郡守很看重你,这才特意派了公上山,这是给你面,同时这也是你唯一的一个机会,一个走下山,成为一个清清白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机会.”蒋家权干笑着道.”这个机会你如果不抓住,后果,你可以想见.”

    冯发勇看着蒋家权,脸色变幻,蒋家权亦盯着冯发勇,内心亦是犹如惊涛骇浪,如果对方不是他心目之的那种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匪徒,那今日自己与大公可就真得难活着回去了.

    时间流逝,但在蒋家权心,却当真是度日如年.

    冯发勇颓然坐倒,”你想要怎样?”这一句话出口,如同整个的精气神被抽走了,人也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简单,杀了这个高远,你便可以下山,在渔阳郡守府里,已经有位虚悬.”蒋家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拍手笑道.

    “杀?谈何容易?”冯发勇摇头道:”高远悍勇异常,他麾下军队能与东胡骑兵对垒而不输,而我这山上兄弟,虽然也悍勇,但却只是散兵游勇而已,打家劫舍是个顶个的好手,但要与军队对阵,必输无疑.”

    “杀不了也没关系,烧了他的军粮,让他赤条条的去渔阳前线,自然有军法处置于他,这与当场杀了他也没什么两样?冯大当家的,仅仅是烧了他押送的军粮,这个难度并不大吧?而且,这里是你的地盘,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做掉他的,只看你冯大当家的用心不用心了.”蒋家权呵呵笑道,他明白,此时主动权已尽在己手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说什么尽心不尽心的话,自然是倾力而为.”冯发勇叹了一口气.”他什么时候到?”

    “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十天之后,应当便会从吕梁山下经过,那个时候,便是你冯大当家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十天之后,好,便是十天之后!”冯发勇霍地站了起来.”姜公,蒋先生,你们刚才所作的承诺可不会反悔么?”

    “当然不反悔,我与姜公便在你这山上守着,与你共进退如何?功成之后,我们一起荣归渔阳府城可好?”蒋家权大笑道,”我家公一直很欣赏你冯大当家的,总想着与你把酒言欢,这一回正是好机会,倒想在你这吕梁山盘桓几日呢?”

    “好,好!”冯发勇顿时大喜,”求之不得,我这吕梁山内还有一个妙处,正好让二位去游赏一番,那可是不多得的一处温泉,二位不妨去泡一泡,泡着热水澡,看着满山雪景,不矣快哉?”

    “妙极了,这一路上来,我等倒是劳乏不已,正好去去乏!”一听有温泉可泡,姜新亮立时喜上眉梢.

    “来人啊,带贵客下去休息!”冯发勇一手抄起了桌上的两个铁球,又叮叮当当地转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d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dn.com阅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