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三十章:遗憾家中无女儿(书号:13651

第二百三十章:遗憾家中无女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张守约高踞在虎案之后,左面一张椅上,坐着脸色平静的高远.能在张守约的面前有一把椅坐,已经显现出张守约对于高远的另看一眼了.只是高远明显地能感受到,比起在扶风,张守约对他缺少了一种热情.

    “你可以不去的!”张守约淡淡地道.”你是聪明人,知道此去意味着什么,当真是死一生之举,于绝望之搏取一条生路,智者所不取也.”

    “多谢郡守大人关心.”高远身微欠,”心之所系,不能不去,不得不去.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便值得去博一博.也许便能博得云开见月明.”

    张守约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也不多劝你,应朝廷所征之粮草已尽数到位,你随时可以押送他们上路.”

    “是.”高远的语调仍然很平缓.

    张守约顿了顿,突然道:”如果能活着回来,便来辽西城坐一坐吧,那个时候,我们或许有更多的东西可以谈一谈.”

    “如果活着回来,一定会来辽西城拜谢郡守大人,如果不是郡守大人一路眷顾,高远也不会有今天.”

    张守约摇摇头,”这一切是你搏回来的,所以我很替你可惜!”言下之意,高远能回来的机率实在是太小了.

    高远站起身来,抱拳向张守约一揖,”郡守大人,军机不容迟缓,我辽西距渔阳前线路途遥远,高远便不想再耽搁在了,今日清点物资,明日便开拔了.”

    挥挥手,”去吧去吧.”张守约叹口气道.

    看着高远挺拔的身姿消失在大门之前,一直立在张守约身边的张君宝终于开口了,”蠢才一个,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拿着大好前程去博命,这样的人,当真不值得我们为他费偌大的心血.”

    张守约瞥了张君宝一眼,”他如果是蠢材,你就连蠢材都不如了.”

    张君宝脸顿时涨得通红,他万万没有想到,父亲竟然如此直言不讳地直斥自己,这种日,已经好些年没有有过了.脸上不愤,嘴却不敢多言,垂着头,身体微微颤抖.

    “看来你还很不服气?”张守约讥讽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儿,”高远看得清,看得准,看得远,而且志向极其远大,你以为他当真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去渔阳前线么?”

    “难道不是么?”

    “这只是一个诱因而已,天下人都当高远为了菁儿奋不顾身,赞他痴情的同时,也不免为他扼腕叹息,但殊不知天南此计的奸滑所在,高远如不去,便是怯于国战,不肯为大燕效死力,这样的人,还能为大燕国人所赞许么?只怕赢来的只是唾骂吧.南山之下,一句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已经为高远博来了偌大的名声,而如果他此战不去,这一次的名声便尽付流水,人人皆会说此人勇于内耗而怯于御外,高远这一辈就算是完了.”张守约道:”正是因为看清了这一点,高远才会在我面前说不能不去,不得不去.”

    “原来如此!”张君宝恍然大悟,”可是站在我们的立场,他如果名声皆毁才是好事,名声尽毁的他,从此便只能托庇在我张家门下,成为我张家的看家猛虎.”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张守约冷哼了一声,”如果高远此战不去,我定然会找个由头杀了他!”

    “这是为何?”张君宝顿时大惑不解.

    张守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你.以前我对你寄于厚望,以为你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必然已可以继承这份大业,但从叔宝这一次突然发难来看,你,还是差了一些啊,不是说你比不上叔宝,在你们兄弟二人之间,我还是看好你的,但与高远比起来,你们就不是个儿了.如果高远名声皆毁只能托庇与我张家门下,我在之时,尚能压制于他,我不在的话,你们兄弟二人哪一个是他的对手,只怕到时候死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张君宝虽然心不服气,但内心里对高远极实是也极其戒惧,扶风县兵在高远手不到两年,路鸿便已根本指挥不动,那些路鸿带了多年的将领对他尊敬有加,但对他的命令却是完全不加理会,这只怕还是看在跑鸿与高远的特殊关系之上,换了其它人,只怕就没有这么好的事了.

    “既然如此,父亲又为何让他回来时来辽西城坐一坐,是想在哪时杀了他么?”张君宝沉吟道.

    “蠢材啊!”张守约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大儿,”他如不去,我会杀他,他若去了而又能活着回来,我便要着力拉拢他.金鲤本非池物,一遇风云便化龙.高远便是这金鲤了,如果能抗得住这场风暴,他日前途不可限量,活着回来的他必然名满天下,那时候,咱们小小的辽西还能容得下他么?还会放在他的眼里么?我自然是要趁着他还没有多大力量的时候来极力拉拢接交于他,这样他日他青云直上之后,我张家若有难时,看在这段香火情上,他必会施以援手.雪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让人感激,贫贱之交方见真心啊!”

    “父亲深谋远虑,儿受教了!”张君宝这才深深折服于父亲谋事之远.”他死了,我们的损失并不大,但若他活着回来,他日我张家必添强援.不过孩儿仍然认为,他这一次能回来的机率实在是太小了,天南何许人也,既然布下了这个圈套,又怎会眼睁睁地看着他脱钩而去?”

    “话是如此话,但天下事,又有谁能认为十拿稳呢,我倒是想看看,如果高远真能活着回来,天南会如何处理此事?当真将菁儿嫁给他?哈哈哈,那可真是高远抽了他左脸一巴掌,紧接着又狠狠地抽了他右脸一巴掌,想来他必然恼火得很.”

    “只怕是恼羞成怒.”张君宝陪笑道.

    “如果高远活着回来,天南当真守诺将女儿嫁给他,那天南倒还真是一个能屈能伸,了不起的人物,但如果不是而又另施心机的话,哪天南我便要低看他一眼了.只怕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有这样的可能么?”

    “有,我太了解这些所谓的传世大贵族了,他们有时候将那所谓的脸面,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像高远这样的人物,如果我有女儿,我定然会上赶着将女儿嫁给他的.哈哈哈!”张守约大笑道:”有这样的女婿,必然能光大门楣,君宝,你真得感谢我没有女儿,不然我必然会招高远为上门为婿.生下儿就会为我张家下代之主,那可没你什么事了.”

    张君宝的脸色顿时变得精采无比.红一阵,白一阵的交相辉映.

    大笑声,张守约起身离去,心却是当真非常遗憾,同时也对天南看低了一分,为了一个小小的县尉,花费偌大的周章,布下这样阴险的圈套,阴之过甚,便失了正大光明,如果他强行宰了高远,还不失为枭雄一个,当初他花费十年时间,一朝翻身,自己还以为此人是当世难得的雄才,现在看起来,却还是一个瞻前顾后之徒,大燕掌在此人手,前途还真难说得很.

    当世七雄争锋,齐魏韩不必说了,自身条件有限,难以成事,楚国偏居南方,楚怀王只想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但赵国与秦国却是雄心勃勃,特别是秦国秦武烈王,当真是胸怀天下,麾下臣武将,济济一堂,剑指原已是当世所有人心知肚明之事,大燕在天南手,能不能撑得住,还真是不好说啊!

    在张守约看来,眼下燕国最好的办法便是不要激怒赵国,已经推翻了令狐潮,赵国已经很难堪了,偏要火上浇油,与赵国开战,即便这一战赢了又如何?赢了赵国,却输了未来.赵国一垮,秦国趁虚而入,赵国若再败于秦国手下,燕国当何以自处?

    眼下本应当交好赵国,让他们挡住秦国兵锋,燕国则集全力攻打东胡,击败东胡后将东胡所控的广大区域纳入燕国麾下,再励精图治数十年,燕国实力必然大增,那时,才是图谋天下的好时机.只可惜,天南急于恐固自己在燕国的统治,却选择了一条看似容易的路,联络天下,击败赵国,取回被令狐潮送出去的国土,如此一来,短时间内,天南的确会如日天,但赢了当下,却输了未来啊!

    只可惜,自己永远也站不到蓟城皇城那煌煌大堂上去了.面对东胡,自己守成有余,进取不足,徒呼奈何!

    翌日凌晨,辽西城城门口,长长的车队在士兵的押送之下,缓缓地驶向远方,高远的面前,站着张叔宝,黄得胜,路鸿等一干送行的人.

    路鸿站在最后,眼圈微红,这个被自己视若亲的侄儿,此一去,只怕再无相见之日了,看着路鸿的模样,高远亦是心难过,远远向着他躬身一揖.

    “小,好自为之吧!”黄得胜拍着他的肩膀,”哦,对了,我还得感谢你,我那小跟着你跑了一趟榆林,回来之后便如同换了一个人般,现在我麾下的骑兵在他的带领之下,与以前可不能同日而语,我那小言必称高县尉,听得我都有些吃酣了.”

    “黄叔,虎父岂有犬,黄湛日后必然青出于蓝.”

    “托你吉言!”黄得胜点头退到了后方.

    张君宝走了过来,看了高远半晌,才道:”回来后我请你去闲云楼喝酒,这一次我付帐.”

    高远哈哈一笑,”叔宝兄,我若活着回来,便会助你成事.”

    “当真?”张叔宝又惊又喜.

    高远重重地点点头,”不为别的,只为了你今日还来送我一程.我若死了,留在扶风的孙晓和郑晓阳他们,便归你了.还有,如果有可能,多多照顾一下贺兰燕那丫头.”

    张叔宝连连点头,”你放心,我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你让孙晓和郑晓阳他们跟我?”

    “你与我交好,虽有些机心在内,但你这人,对待麾下却是如同兄弟一般,这我放心,孙晓与郑晓阳跟了我一场,我不想我死了之后他们吃亏,跟着你,他们不会吃亏.”

    “我还是希望你活着回来!”张叔宝的眼眶有些红了,说实话,他交好高远,更多的是看重高远的能力而想加以利用,现在高远的回答让他真有些无地自容.

    “当然,我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高远笑着翻身上马,”别过诸位,你们在辽西城备好酒,过不了多久,我高远就会回来与诸位痛饮的.”

    哈哈大笑声,一鞭击于马上,战马长嘶而去,看着那骄若游龙的背影,张叔宝喃喃地道:”唯大英雄也真本色,高远,我服你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