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二十九章:半个晚上(书号:13651

第二百二十九章:半个晚上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贺兰燕追着高远出来,紧走几步,跑到了高远的身边,低声道:”喂,孙晓对你忠心耿耿的,你是不是太狠了一点,他堂堂一个扶风营的主将,被当着士兵的面打板,以后还怎么带兵打仗啊?孙晓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不满的.”

    高远停下脚步,看着贺兰燕,笑道:”孙晓就是一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你对他狠点,他才心里舒坦,你要是对他一好啊,他心里反而不得劲了!”

    “你这是什么道理?完全是强辞夺理嘛!哪也就是你了,换个人对孙晓凶试一试,他不把那家伙打成猪头,他就绝不会罢休.”贺兰燕斥道.

    高远哈哈一笑.

    “你笑什么?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呀,还真打他板啊?还有曹天赐,小小年纪,双倍领罚,你可小心把他打坏了,我可跟你急,这小跟我学骑术,也算我徒弟呢!”贺兰燕恼道.

    “必须得打!”高远淡淡地道:”正因为他们是长官,才要打,这一顿板下去,这牛栏山大营马上便可焕然一新.也让所有的士兵们都知道,连孙晓违了纪,都得挨板,更遑论他们了.”

    “你这是杀鸡骇猴吗?”

    “不,我这是杀猴骇鸡!”

    “反正都是你说得有道理.”贺兰燕摇摇头,”我不跟你争这个,高远,陪我走走吧.”

    “怎么啦?”高远看着有些郁郁不乐的贺兰燕,问道.

    “你要走了,我也要回去了,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也说不定,就再也见不着了.”贺兰燕低声道.

    “怎么会见不着?我又不是不回来了.”高远笑道:”最多半年一年的,不就回来了么!”

    “你要是在战场上被打死了呢?”贺兰燕抬起头,突然提高了声音.

    高远不由一怔,张了张嘴,半晌才道:”你放心,我绝不会死在战场上的.”

    “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那一个敢说自己就绝对会没有事?”贺兰燕低下头,”我们又不是没有打过仗.”

    “燕,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去?可是你从来没有说过!”

    “我知道说了也是白说,那还不如不说!”贺兰燕别过头,眼泪仍不住掉了下来,”要是你愿意听劝的话,我早就说了.”

    听了贺兰燕这话,高远沉默下来,半晌才道:”走走吧,燕,老天爷可怜我,不会让我就这么死了的.”

    听了高远的话,贺兰燕的泪水禁不住卟裟卟裟的掉下来,伸出手来,挽住了高远的胳膊,两人慢慢地走出了牛栏山大营.身后留下了两行深深的脚印.

    太阳渐渐西斜,眼只剩下最后一点半弧,冬天天黑得早,太阳一下山,马上便会黑了.

    “回去吧!”高远道:”天快黑了,夜里外面冷.”

    贺兰燕仰头看着高远,”我听说哪一天,你在南山之上陪着菁儿呆了整整一个晚上?那一天,还下着雪,刮着风?”

    “你问这些干什么?”

    “高远,我先前说过,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许就回不来了,临走之前,你给我个念想吧,陪我一夜,就像你陪菁儿那一样,好吗?”贺兰燕望着那轮渐渐沉没的红日,小声道.

    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燕,听我的话,忘了我吧,找个好男人,嫁了.”

    “嫁或者不嫁,总得过了今天再说,你陪不陪我?”贺兰燕执拗地盯着他,问道.

    “陪,怎么不陪?陪我的好妹妹一个晚上,又什么不可以的?”高远微笑道.

    贺兰燕伸手解下身上的披风,铺在雪地之上,拉着高远坐了下来,靠着高远,伸手扯着高远的披风,将自己也包裹了起来,紧紧地依偎着高远,贺兰燕轻轻地阖上长长的睫毛,小猫一样蜷缩在高远的身边.

    高远身微微一震,那一夜,在南山之上,菁儿也是如此这般,依偎在自己的身边.

    “燕,找个好男人嫁了,不管是匈奴儿郎还是我原好汉,这天下,好男儿多得是呢!”高远小声道.

    “嫁,怎么不嫁?”贺兰燕没有睁眼,梦呓般地道:”只是,在哪里去找一个像一样的人呢?”

    高远苦笑,”我哪有这么好?你把眼光放远一眼,多看看,自然会发现有大把的人比我强.”

    “高远,咱们能不能不说这个.”贺兰燕睁开眼盯着高远,”这个时候说这话,你不觉得太没意思了么?”

    “你不是担心我死了么?在临死之前,我总得想着你有个好人家吧?”高远打趣地道.

    “好呀,你要是活着回来了,我就找个人快快活活地嫁了,你要是死了,回不来了,高远,我这辈都不嫁人了,当一辈活寡妇算了.”贺兰燕笑着道.

    高远怦然心惊,平平淡淡的话,蕴含着贺兰燕那一颗滚热的心,一腔难以让他背负的深情.

    “就为了你这话,拼死我也要活着回来!”轻轻拍拍贺兰燕的肩膀,高远道.

    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坐在雪地,看着太阳完全落下去,看着夜幕降临,听着风声渐起,听着远处大营之更鼓声声响起.

    时间分分秒秒流逝,远处大营之,三更的更鼓之声敲响,一动不动似乎沉睡过去的贺兰燕却在这一时间霍然睁开了双眼,扶着高远的肩膀站了起来.

    “燕,要回去了吗?”高远紧跟着站了起来.

    “你陪了菁儿一夜,我能让你陪我半夜,已经很满足了.”

    夜色之,看不清贺兰燕的脸色,但听着这酸涩的话,高远却是无言以对,最难消受美人恩,尤其是像贺兰燕这样,不追求任保回报的情感.

    “我们回去吧!”贺兰燕转身,大步走向牛栏山大营,高远默默地跟在身后,看着贺兰燕的背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大营门口,高远赫然发现,贺兰燕的贴身护卫乌拉和苏拉两人牵着马站在哪里,在她们的身后,是这一次随着贺兰燕一齐来到牛栏山大营的贺兰部人.

    “燕,你要做什么?”高远惊讶地道.

    “我要走啦!”贺兰燕回过头来,笑吟吟地道:”你明天也要走,我却不耐烦给你送行,所以我提前半夜走,让你给我送行.”

    “这天寒地冻,又大半夜的,冻坏了怎么办?”

    “我们贺兰部人,冰天雪地之摸黑赶路,早就习惯了,算不得什么.”贺兰燕翻身上马,看着高远,”要是我给你送行,我会哭的.”

    说完这句话,贺兰燕两腿一夹马腹,反手一掌击在马股之上,战马轻嘶一声,四蹄扬起,已是疾奔而去,身后,贺兰部人纷纷策马追上,看着营门口那火光映着的被马蹄卷起的雪尘,高远的眼圈微微泛红,手抬了起来,停顿片刻,终又是垂了下来.

    “这是一个奇女!”身后,传来曹天成低沉的声音,”县尉,其它您不该错过她的.”

    高远回过头来,看着曹天成,欲语还休,摇摇头,长叹一口气,转身走向大营.营门之外,曹天成看着沉沉的夜色,也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可惜了的.”

    这一夜,高远没有睡着.

    五更鼓响,天色微明,高远扎束停当,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在他的门前,三名将领步兵,颜海波,那霸肃然挺立,他们身后,是一千名步卒与一百名牵着战马的骑兵.而在这些人的身后,孙晓,郑晓阳,曹天成,曹天赐四人带领着余下的士兵,排着整齐的方阵.

    “禀县尉大人,准备出征步卒一千人,骑兵一百人,已经整装待发,请县尉下令!”颜海波大踏上前,向高远行礼.

    高远的目光扫过一排排的士兵,”出发!”

    颜海波大声应了一声,转身跑回队列,手一挥,一队队的士兵转身,走向辕门,步兵之后,骑兵们牵着战马,跟了上去.

    “恭送县尉出征,祝县尉马到功成,再立奇功!”孙晓扯着嗓吼了一声,接下来,却是留下来的千余士兵齐声的呐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