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二十七章:小心思(书号:13651

第二百二十七章:小心思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二人边走边聊,说话间,已是走到了居里关的工坊区,这里戒备较为严密,是一个封闭的区域,木制的栅栏将他们与其它的地方区分开来,门口站着持矛的卫兵,内里,还驻扎着一批士兵,用以保护这片区域的安全.白羽成到居里关已经很久了,别的地方都能自由通行,但唯独这一片地区,他却从来还没有来过.

    “你这次去,有极大的可能要面对赵国的常备军,赵国常备军还是非常有竟争力的,他们的骑兵也不差,你没有考虑过给你的士兵披甲么?赵国常备军可都是披甲的,不管是步兵还是骑兵,与他们对阵,你的士兵没有甲胄,会很吃亏的.”

    “披甲?”高远笑了起来,”你觉得我有这个实力吗?一身甲胄和要多少铁啊,我有这个钱,还不如多打两把刀,多打一些箭头呢?能给大家伙每一身皮甲,我都已经竭尽全力了.”

    “说得也是,其实各国除了他们的常备军,其它的军队也根本没这个钱来装备,你的部队算是不错了.”白羽成点头道:”不过披了甲后,部队的战损率的确会大幅度降低的.”

    “以后吧,等我有了钱,一定给士兵们披上甲.”

    两人随意走进一家工坊,在门口便听到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一跨进门内,一股热气便扑面而来,哪怕是现在外面天寒地冻的,里面仍然是热浪滚滚,屋内十几个汉赤着上身,仍是汗流满面,有人舞锤,在铁毡之上捶打着烧得通红的铁条,有的在拼命的拉动着巨大的风箱,看到高远进来,所有人都是恭敬地向他弯腰行礼.

    “县尉大人好!”

    高远摆摆手,”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我就是随便看看.”

    白羽成走到屋角,那里摆着一批已经经过粹火的钢刀,随手提起一把,仔细地打量着,刀身上那细密的纹路让他有些惊讶,放下手的刀,另提起一柄,也是如此,再看几把,把把都是一样,”高大人,你这些工匠很用心啊,这些刀的品质相当不错.开锋之后,只怕一般的甲胄抵挡不住它的劈砍.”

    屋里十几个工匠听到白羽成的赞扬,虽然没有说话,但眼都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这些刀,他们的确是用心在做.为首的一人憨厚地笑了笑,”高大人是我们的扶风的恩人,有了高大人,我们扶风人才不再担心东胡人来袭了,再说了,高大人给的工钱也是头一份的,再不用心做,那我们还是人么.”他笑着弯腰搬起一些黑色的石头,扔进了灶膛,随着风箱的拉动,那些黑色的石头顿时冒起幽蓝的火苗.

    “这是石炭!”先前白羽成的注意力在刀上,倒是没有注意灶膛里烧得是什么,这时看到工头的动作,不由骇然道:”高大人,这玩意儿有毒,不能用的,会弄死人的.”

    高远哈哈一笑,”是有毒,可是只要保持通风良好,便没有事儿.”

    工头接着道:”起先我们也不敢用,还是高大人亲自用这个玩意烧火,自己在里面呆了一晚上也没有事,我们再敢用的,还别说,这玩意的火力比木头强多了,也经烧得多.我们能将刀打到这个水平,这东西也是立了大功,省了我们不少功夫,哦,高大人把他叫做煤.”

    “这玩意儿,居里关附近多得是,弄来也容易,比砍伐木柴还便当.”高远笑道,心里却在想着,等打完这一仗,等想法闷出焦煤来,用焦煤用燃料,可以制练出更好的钢铁,现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刀的杂质还是太多,柔韧性远远不够.

    冷兵器时代,一把好刀,便是士兵的第二条命.

    打量着这种造型奇特的刀,白羽成随意地挥了挥,”如果步卒们人手一把,即便是面对骑兵,亦有一战之力,一个力量足够的人,挥动这种刀,便是连马头恐怕也能够砍下来了.”

    “重要的不是刀,而是面对敌人的勇气.走吧,我们去别处看看!”高远笑着向外走去.

    “高大人慢走!”身后,传来铁匠们的声音.

    高远手伸到后面,摇了摇.

    白羽成随着高远边走边看,一路之上,像这样的铁匠工坊大约有十来个,每个里面都有十多人,如果每一个人一天能出一把刀的话,那一天下来,居里关便能出一百余把如此高质量的好刀,这个速度,很不错了.

    “走吧,我们去库房看看,天成正在哪里盘点呢,这一次跟随我出征的将士们,都会换新装,近期居里关出产的武器,品质比以前要好很多.”高远道.

    “都带老兵去?”白羽成问道,这一次高远出去,危险重重,自然要带有经验的老兵去.

    “老新四!”高远作了一个手势,”这边我也要防着东胡人啊!新兵们也需要经过一些战阵来磨练啊.”

    “你的心可真宽!”白羽成摇头苦笑,都这个关头呢,高远还想得这么远,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还两可,他还想着练一批精兵出来.

    库房极大,比起工坊的简陋,库房的建造要考究多了,地面之上,还铺了一层厚厚的木板,上面再铺上毡毯,以便防止这些新兵器被锈蚀.一柄柄开过锋的战刀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寒光逼人,比起工坊里的刀,这里的刀卖相可就好多了,开过锋后,黑色的刀背,雪亮的刀锋,互相辉映,让人望而生畏,刀柄镶上了木把,再缠上细密的麻线,这样的刀柄,既好握便于发力,又吸汗,可见这里的工人的确是很用心的,这些麻线缠得极紧.

    曹天成正在指挥着士兵将这些刀一柄柄地装到停在外面的马车上去,一手提着笔,一手拿着帐薄,不时在上面写写画画,看到高远进来,也只是微微躬了躬身.

    “这是你给我的臂张弩?”库房里的一样武器吸引了白羽成的注意,走过去,拿起了一柄,”咦,比上次的轻了一些!”

    “是轻了一些,上一次我们出去的时候,还是这第一批的成品,经过几个月的研制改良,这种臂张弩的重量减轻了几斤,士兵使用起来,不用哪么费劲了.”高远道,虽然只是减轻了一些重量,但对于在战场上的士兵来说,其意义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这东西好啊!”白羽成端起臂张弩,仔细地打量着,”上一次要不是你送我的这玩意儿,我可就逃不到你这里来了.可惜,那一战之后,大多数的臂张弩都丢了.”

    “天成!你过来一下!”高远张口唤来了曹天成,对他道:”等白兄的弟兄们伤都大好了,给他们重新配备一批新武器,咱们这里的,只要白兄瞧上了,都可以给他的弟兄们装备.”

    曹天成啊了一声,看了一眼白羽成.

    “这怎么好意思呢!”白羽成大感兴奋,这里好东西的确很多,”这种刀我们用来不大合适,能不能给我定制一批?”他有些惴惴地看着高远,自己也感到这要求提得是有些过份了.

    “没问题!”高远却是大手一挥,”天成,记下了,回头让白兄把他们的要求讲给你听,你再给大师傅们说一说.白兄,这弩你要么?”

    “当然要,当然要,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张口.”白羽成也顾不得脸面,当初他就是靠着这玩意儿逃得了一条性命,对于这玩意的威力自然是了解得清清楚楚.

    “天成,记住了,以后给白兄们也配上.”高远随意地向曹天成道,看也不看曹天成那苦瓜一般的脸.

    “这可要我怎么感谢你才好呢,我现在可是一名不了!”白羽成满脸的不好意思.

    “白兄,你不是答应我在我走后,如果扶风有难,你一定会伸出援手么?”高远笑道:”这便当是我付给你的工钱了.”

    “可是也太厚重了,而且扶风也不一定有事啊!”白羽成道.

    曹天成悄没声地摸了过来,站在两人身后,”白大当家的,你要是真不好意思,我这里倒有一个差使,不知道你肯不肯做?”

    “做,怎么不做!”白羽成毫不犹豫地道,这些日来,自己带着百来人在居里关白吃白喝,高远还请来了大夫住在居里关,专门给他们治伤,现在更是答应给他们重新装备最好的武器,自诩恩怨分明的他,不做点什么回报,简直就是浑身的不自在.

    “我们现在有很多商队来往于匈奴,东胡两个方向上,但这两个方向上并不都是太平的,要是白大当家有意,不知道愿不愿意给我们当当护卫?”曹天成看着白羽成,笑道.

    “东胡哪边,我恐怕去不成,东胡人恨我入骨,去了反而坏事,不过匈奴这边嘛,倒是没有问题.”白羽成沉吟道.

    “那太好了!”曹天成欢喜地道:”便走匈奴这条线,白大当家的,你不知道,有些匈奴部族穷得呱呱叫,有时候便会打我们的主意,以前有贺兰雄那小派人跟着,现在贺兰雄走了,我可还真是放心不下,能有你白大当家跟着,我可敢大模大样地再派出商队去了.”

    看着白羽成的模样,高远满意地笑了起来,他撒下诱饵,白羽成已经慢慢地一口一口再往下吞了,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将这个家伙纳入麾下了,白羽成是个人物,不过他和他的麾下都是些散漫不羁之徒,与军队的作风和规矩格格不入,他现曹天成两人一唱一合,将其诱入鹱,让他在与扶风的人合作之,一点点将他们的野性磨去,时日一久,自然水到渠成.这是高远的一点小心思,看到白羽成这种悍将,他怎么会轻易放过,眼下的高远,手头可真是急缺人才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