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二十六章:紧密锣鼓(书号:13651

第二百二十六章:紧密锣鼓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兰与现在的赵王赵无极,同父异母,当年都是赵国国君的最有力的竟争者,相比之下,公兰因为敦厚的性格,沉稳的办事风格,宽政疏刑的执政理念,在最初之是是占着极大的上风的,只是在最后关头,因为秦国咄咄逼人的态势,老王最终选择了行事更为凌厉,攻击意识更加明显的赵无极.赵无极上台之后,插手燕国国是,多管齐下,几乎将燕国变成了赵国在东北方向的屏障,而在东南,他势凌齐国,同时联楚魏韩,终于将当年大兵出函谷关的秦军给硬生生地顶了回去,如此一来,赵无极的位便坐得稳稳得了.

    但兰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特别是随着秦国偃旗息鼓,赵国国力飞速直进,国内局势稳定的情况之下,赵无极严刑峻法的风格终于还是让人又想起了当年的兰.兰争夺国君失败之后,便回到领地代郡,着力于代郡的发展,二十年的时间,地域宽广的代郡实力日渐雄厚,更由于兰的执政风格,代郡百姓对其极其拥戴.

    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代郡再富,也不过是赵国一隅,但赵国为了抵御北方的匈奴,在代郡常驻有一支数目巨大的常规军,统帅更是名震天下的赵牧,这些年来,这支常规军所需的军饷物资,大半都由代郡供给,更因为这支军队驻扎在代郡,代郡人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大量的代郡人加入这支军队,高级将领虽然由邯郸直接任命,但下级军官却充斥着代郡人.

    更让赵无极担心的是,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赵牧与公兰关系莫逆.但赵无极却又无法撤换赵牧,这不仅是因为赵牧在军强大的势力,更是因为赵国实实在在是缺不得赵牧这根定海神针.

    赵无极左右权衡利憋,终于一纸王命,将公兰召入邯郸,任命为国相,虽名为国相,但却只是一个空头架,国相的权力被赵无极巧妙地分化给了以赵杞为首的坚定的保王堂.兰全家入邯郸,他自己亦是知肚明,从不出头,亦从不揽权.

    赵国的内争便在兰的退让之下,几乎为大部人所忘记.

    兰也认为赵无极应当对自己放心了,但这一次,赵无极的反应,终于让兰发现,原来赵无极从来都没有放下过这块心病.

    这一次,他终于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调走赵牧的常规军,同时让代郡在匈奴人的劫掠之下大伤元气,此战过后,赵国即便获胜,也与代郡无关,只怕代郡要恢复过来,至少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在赵无极这一代,他是完全可以放心兰了,因为兰再也没有能力威胁到他了.

    只是,这一切是以代郡的巨大伤亡和损失为代价的.

    对此,兰只能默默地咽下苦果,几十年前,他都没有反抗,现在,更加不可能,赵无极只道自己与赵牧交好,担心赵牧会帮助自己,其实他不知道,赵牧与自己只是君之交,赵牧此人,只忠于一个对象,那就是赵国,如果自己真敢起兵叛乱,第一个出来剿灭自己的必然便是赵牧.

    赵牧与自己这些年来的关系越来越好,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赵牧欣赏自己在这场内斗之的退让态度,因为自己如此作法,保全了赵国的实力,让赵国不会因为内乱而国力遭到削弱.

    只是可惜,赵无极没有看到这一点.

    这一次自己要求回到代郡来防御匈奴人,赵无极欣然允诺,或许他更盼望自己在匈奴人的铁蹄之下一命呜呼吧,这样一来,他只需要一个极为隆重的葬礼,便可以放下这数十年来的心病了.

    赵牧已经告辞离去许多,公兰却仍是默默地坐在哪里,透过窗户,他似乎看到代郡百姓正在匈奴的铁蹄之下哀嚎惨叫,房屋熊熊燃烧,奔跑在雪地之上的代郡人,一个个倒在随后赶来的匈奴人的利箭之下.

    门口轻轻一响,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门口,这是公兰家的第一门客,第一谋士潘宏.

    “大人,家族里各位将领,各地县令,县尉,都已到齐了,都在等着您.”潘宏小声道.

    兰恍然醒来,扶着矮几,慢慢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同样与他愁苦满面的潘宏,”先生,当年我没有遵从你的谋划而选择了退让,你是不是一直怒我不争?”

    潘宏苦笑着摇头,”事已至此,还能说些什么,大人有大人的想法,这也不能便说错了,至少赵国太平了数十年,如今也跻身与天下大国之列,国力只逊于秦国,只不过,这一切对于大人您却是太不公平了.”

    “能得你如此一评,我也算是无悔了.先生,这些年我在邯郸,代郡一切都靠你主持,眼见着代郡如今要遭殃,想来你心比我更痛苦.兰向你致歉了,你这些年来的心血,要毁于一旦了.”兰向潘宏深深地弯腰一礼.

    “大人!”潘宏抢上前来,跪倒在公兰面前,”这些年来,大人托我重任,信任有加,士为知己者死,能为大人效劳,是我的福份,代郡即便毁了,我们也能在废墟之上重建,只要大人安好就行.大人,您还是回邯郸吧.”

    “不,这一次,我不回去,我要与西陵城共存亡!”伸手拉起潘宏,公兰坚定地道:”走,我们去看看他们吧,这一战,大家可以和舟共济,同渡难关了.”

    代郡军民大撤退,全郡开始紧张地布防,放弃了所有没有城池的地方,准备着据城固守,好在代郡富庶,粮草物资不缺,足以支持他们这一次的防守战,哪怕他们面对的是匈奴超过十万的骑兵.

    只是,这个年,所有的代郡人可是都没有心思过了.

    而此时,在辽西扶风,此时的高远,还远远没有资格知晓隐藏在燕赵领土之争后面的那即将发生的大事,他的实力,和他的见识,还都不足以让他以感知分析到这些,他现在所想的,只是要如何能从这场大战活着回来,不仅要活着,还要立下功劳,让周渊无法下手,让天南无话可说,如果能让周渊倒向自己,明里暗里帮上自己一把,那就更美妙了.

    当然,这一切,都必须要建立在自己的实力之上.如果自己一踏上战场,轻而易举地就让别人给暗算死了,那像周渊这等人物,只怕便会将自己当一个屁放了,过不了多久,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再让他放在心上.

    热热闹闹地在牛栏山大营过完了新年,高远便回到了居里关,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里关现在是他的后勤大本营,他的部队所有的武器,现在都来自这里,容不得有半点轻忽.

    居里关这一年来,发展速度极快,先前只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居里关城,现在却是围绕着居里关,一座座房屋拔地而起,大批的仓房和作坊构建起了高远的底气,这里,是他钱和器的来源地.

    这一次贺兰燕却是极为懂事,没有缠着高远寸步不离,在高远回居里关的时候,她却是重新发挥她骑兵教头的责任了,带着步兵他们,开始指导他们的马上格斗和马上骑射之术,每日都是一身雪一身泥,让高远感动不已.

    贺兰燕自从到了牛栏山大营之后,没有对高远说过一句,他不应该去的话,也许,这个匈奴女倒是最理解自己的一个人了.

    “你是一个疯!”站在高远的身边,白羽成直言不讳地道:”明知道这是一个圈套,还要义无反顾地踏进去,我真是很奇怪,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一个为了女人会疯狂的人物.这里面还有其它的故事?”

    高远哈哈一笑,”白兄,无他,死求活而已,便如同你在东胡的地盘上当了这么多年的马匪,那一次不是死求活,这才博得赫赫声名?”

    白羽成冷笑一声,”瞧瞧我现在这落水狗的模样,你想步我后尘?”

    高远摇头,”我不得不去,不能不去.”

    白羽成盯着瞧了半晌,摇摇头,”要不,我也跟着你去吧,我麾下儿郎们已经有几十个人恢复战斗力了,他们,比你的那些骑兵要强.”

    高远摊摊手,”这倒不必了,相比起你们,我指挥他们更得心应手,不瞒白兄,你的麾下战斗力的确强悍,但那只是个体而言,你们,还很难称之这一支军队.”

    白羽成默然,半晌才道:”你说得也是.我们去了,或许不仅帮不倒你的忙,倒会给你添麻烦,你这一次去,可是出不得半点差错的.”

    他抬起头来,忽然展颜一笑,”本想给你出点力,好低偿一点这些日我们在居里关的伙食费,医药费,不想你却瞧不上.”

    “说起来,我还真有一事拜托白兄!”

    “请说!”白羽成瞪大了眼睛.

    “开春之后,我便要去燕赵前线,这一仗,也不知要打多长时间,我总是有些担心东胡人不会善罢干休,特别是现在由索普主政榆林之后,如果我走之后,我这里遇到麻烦,还想请白兄伸出援手.”高远道.

    白羽成点点头,”你放心吧,东胡人也是我的敌人,如果他们真敢来,我一定会帮着你的牛栏山大营的.”

    “如此,多谢了!”高远冲着他拱手为礼.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