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二十五章:进退失矩(书号:13651

第二百二十五章:进退失矩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诸事落停,士兵们分散到村里其它屋里去休息,这进村第一家里,便只剩下了贺兰雄与几位百夫长,众人围着火圈而坐,贺兰锐将屋顶的腊肉取了下来,架在火上烧烤,屋里有现成的盐巴,抹在洗净的肉上,火一烤,阵阵香气顿时四散溢开,两天没有吃过热食的这几人,顿时都咕咚咕咚地吞起了涎水.

    部队找到了可以栖身的地方,又获得了足够的补给,缴获了不少的战利品,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刚刚那五颗血淋淋的人头却是让这份欢喜沉重了不少.众人默不作声地伸手烤着火,谁也不想先说话.

    “怎么啦?都不说话,我刚刚的决定,你们心有意见?”

    贺兰雄扔了一根干柴在火里,淡淡地问道.

    “不不,没意见,这五个人敢私藏战利品,本身就是死罪!”挨着贺兰雄的一名百夫长赶紧道.

    “这几个家伙杀了也便杀了,本来我也看不惯这几个家伙,但是少主,不就是睡了几个女人么?您为什么大光其火?”另一个百夫长有些不解.

    “你们几个人也是这样想得吧?”贺兰雄呵呵一笑,环顾着众人,问道.

    火边的几人都低下头去,显然是默认了贺兰雄的问话.

    贺兰雄又往火堆里扔了一根柴禾,想了想,开口道:”高远曾经跟我说过一段话,对我的触动很大,他说军队就是一个魔鬼,必须给他的脖上套上枷锁,上位者需要牢牢地握住锁链的另一头,这样,才能保证这个魔鬼不会发生意外.你们知道魔鬼脖上的枷锁是什么吗?”

    几人同时摇头.

    “忠诚与纪律!”贺兰雄沉声道.”你们的忠诚我是毫不怀疑的,但是你们的纪律如何,我却还不得而知,我们既然制定了军纪,便必须严格遵从,看你们现在的模样,显然没有认识到军纪的重要性.”

    “我为什么要求所有缴获都要归公?一来,我需要给你们发不菲的晌钱,这在我匈奴各部之是很少的,其二,这些缴获还要为那些守在老营之没有随我们出击的战士们准备一份,不然以后还有谁会愿意留在家守着我们的妻小家眷?那些放哨的,警戒的弟兄们没有机会去获得战利品,难道他们的功劳就比你们小吗?首先,我要体现一个公平之道,其二,如果谁抢得多,谁就得的多,那以后大家上了战场,只怕都去忙着抢掠了,谁还会严格的遵守军令?该打的时候不能打,该走的时候不能走,军令如同儿戏,那我们的失败也就不远了.”

    “这几个人为什么一定要杀?军纪之,既然制定了"jian yin"妇女当斩,那便一定得执行,军纪森严,不可能开一丝口,你今日开一丝口,来日便会成为崩溃之源.再者,这几个人,遇到困难便怨声载道,乱我军心,遇到好处便一涌而上,连军令也扔到脑后,此等不杀之以儆效尤,难道等到众人群起而仿效么?”

    众人听得入神.

    贺兰雄看着贺兰锐:”阿锐,你见过高远的骑兵,你觉得怎么样?”

    贺兰锐一笑道:”高远的骑兵是小姐练出来的,骑术在原应当算是好的了,不过比起我们来,肯定是大大不如.”

    几个百夫长都是笑了起来,眼都是不屑之色.

    贺兰雄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们是这副模样,高远的骑兵,骑术,马上格斗以及骑射,的确每一项都不如我们,一对一,十对十,我们必胜,但如果是百对百,他们便能与我们打成平手,如果上了千,千对千的话,我们必输无疑.”

    “这怎么可能?”一名百夫长不服气地道,”一百和一千,有这么大的区别么?”

    “区别大了!”贺兰雄道:”高远的军队,是我见过的一支军纪最严的部队,令行禁止,令人叹为观止,一声令下,前面刀山火海也敢上前,而下令后退,前边即便是黄金遍地也绝不多看一眼,他们将骑兵的团队作战发挥到了极致,极大地弥补了他们在技术上的弱点,人数越多,他们越占优势.阿锐,当初你跟着燕一起与他们打过几仗,应当感触很深吧?”

    “少主这一提起,我倒是想起来了,不过不是他们的骑兵,而是他们的步兵,当初高远以步兵组成枪阵,正面硬抗东胡骑兵的冲击,而让骑兵左右两翼包抄,那一战,步兵的表现让我很是震惊,面对着东胡骑兵的冲击,最前面的面对着汹涌冲来的骑兵,哪怕被撞得筋断骨折,也绝不后退一步,硬生生地扛住了对方的冲击之后展开反击,最后这将支东胡部族骑兵包围之后全歼.那一战,我倒是的确看到了他们森严的军纪.”贺兰锐道.

    “观一而知秋.”贺兰雄叹道:”我现在最大的,便是建起一支纪律堪比高远部下那样的军队.我们现在,还差得很远,你们大概不知道吧,高远的部下,被怎么叠,衣服怎么穿,吃饭要排队,站队要成线,平日一言一行,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呢!他们有个军法司,便是专门惩处那些违反了纪律的士兵的.”

    众人尽皆失色.

    “少主,你不会要我们也像这样吧?”一个百夫长嗫嚅着问道.

    “我不是一定要照搬他那一套,我说这些,就是要提醒你们,严格的军纪,需要从平时最小的事情做起,不要以为是小事便可睁只眼闭只眼,小患积多了,便成大病.”贺兰雄哈哈一笑,拔也小刀,割下一片烤得滋滋冒油的腊肉,塞里嘴里嚼得卡卡作响,”不错,来,快点动手,不然就要焦了.”

    众人吃着肉,喝着酒,抛开了上面沉重的话题,屋里的笑声渐渐多了起来.这酒是来自扶风的烈酒,这一次冬季出征,贺兰雄咬了咬牙,掏钱买了一些,终是派上了大用场,不然这样的天气,当真会冻死人的.

    偏僻的小乡村渐渐地陷入到了沉寂当,新下的雪花掩盖了地上的斑斑血迹,外人很难想到,这个小村现在已经换了主人.

    代郡首府所在地,西陵城,一队队的士兵从远处源源不断地沿着大路向这里撤来,道路之上的积雪早已被踩成了黑色的泥浆,而在道路的两边,更多的难民扶老携幼,亦在赶路,代郡的大撤退已经开始了,赵牧所统带的常规军已经开走了大半,现在赶往西陵城的,都是公兰的私军以及临时招募的青壮,常规军一走,代郡已经不可能做到御敌于国门之外,只能据守一些防守坚固的城池,至于外面的百姓,能撤多少就撤多少吧.

    整个西陵城,都在忙碌着,加固城墙,准备军械,挖崛壕沟,布置拒马,凡是能想到的守城方法,在这里都能看到.

    城外,堆集如山的石料,木头,正在被蚂蚁搬家的一点点搬走,变成了那尺尺增高的城墙,一个个平地拔起的箭楼.

    西陵城内,公兰的府第.

    这是西陵城最豪华,占地最高的一座府第,甚至可以将他看做西陵城的一座城城,此时,内里,一间温暖如春的书房之,公兰正与一人对桌而坐.

    公兰不仅是代郡的郡守,也是代郡的领主,更是赵国的国相,能与他对桌平坐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这个人,便是即将率军离去的赵牧.

    单看赵牧外表,极易被他迷惑,超过一米八的身高,在这个年代,绝对是大高人,一张满脸络缌胡的脸庞,给人的感觉就是粗豪,乍一看,这就是一个粗豪的武将.

    但所有人都知道,赵牧粗豪的外表之下,有着极其细腻的心思,这些年来,凡是认为他粗豪的家伙,都已经在战场之上被他打得苦不堪言,身死军灭的亦不在少数.二十年的军旅生涯,赵牧已经名震天下,为各国君主将领们极为戒惧.

    “国相,我今天就得走了,探在函谷着看到了赢腾的旗帜,也看到了他在巡视军队,我必须得赶过去了.”赵牧宽大的手掌捏着小小的酒杯,目光凝视着杯内的酒液,缓缓地道.

    “去吧,匈奴人只不过抢一把就走,秦国却是要掠地攻城的,挡住他们,不让他们出函谷关一步.据称李信也会去,秦国这一次可是下了大本钱,两大名将齐聚函关关,这不是好兆头.”兰脸色愁苦.

    赵牧抬头,目光炯炯,”兰,辞了国相吧,这样,或许国君对你的猜忌会少一点,你也知道,在你的事情上,我不好说话,我在代郡驻扎这么多年,国君对我本来就很有疑心了.他一直担心你我二人合流.这一次离开了代郡,我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兰缓缓摇头,”辞不了的,辞了更让他疑心,我当国相,人在邯郸,便是在他的眼皮底下,辞了国相,便会回到代郡,他会更不放心的.进退失踞,两头为难,正是我现在的写照啊!”

    赵牧无奈地摇头,”这可当真是一个死结,你担着一个国相的名头,却没有国相的权力,只是当着一个人质而已,当真是浪费了你这一身的才华,如果国君能放下对你的猜忌之心,两人合力,赵国本来是可以更上一层楼的.现在大权落在赵杞手,他虽然也不差,但终究只是人之姿,难以引领赵国啊.”

    公兰默然半晌,”都是我害了代郡百姓,如果不是因为我,代郡的常备军本来是可以不走的,国君为了削弱我的实力,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代郡地域宽广,为赵国第一大郡,你又是有资格问鼎赵国国君的人,代郡之内,驻扎着数万赵国常规军,不管是哪一点,都会让国君猜忌你的.这一次,只不过是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来削弱你的实力,如此也好吧,过了这一关,或许你倒可以解脱了.”

    “只是苦了百姓!”

    “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