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二十四章:雪中杀戮(书号:13651

第二百二十四章:雪中杀戮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雪下得愈发的大了一些,落在身马上,一小会儿不去拂拭,便会积上薄薄的一层,更可恶的是风忽东忽西,将冰冷的雪花扬起,扑面打来,这让贺兰燕只能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现在的他,全身上下,也只有眼睛还露在外面了,马和他自己都变成了白色.而他身后,数百人一样的白人儿跟随着他,艰难地在雪地之跋涉.

    大军尚在集结之,进攻还远不是时候,总要等到明天开春,但栗藉圭尧却偏要在这个时候派自己出来打探道路,这不是故意为难是什么?他恐怕是希望自己碰上还没有撤走的赵国常备军,然后被对手干掉吧?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吞掉自己在大营里另一半军辎了.

    贺兰雄知道现在出来的凶险,但如果不出来,就又要担上违抗军令的罪名,那可是要被砍掉脑袋的.所以他选择了一条偏远的路线前进,在这条路线上,没有敌人的关卡重镇,自然也就不会有赵国的士兵驻扎.

    抬头看了看让人恼火的天气,风雪这么大,积雪如此厚,如果在这样的天气之下碰上了赵国的军队,自己这些骑兵可没有丝毫优势,想走马都跑不起来.

    在这条路线上,他已经前进了两天了,贺兰雄打算过了今天,便打道回府,这一趟出来三天,也算是完成任务了,他栗藉圭尧再不要脸,总也不好意又派自己出来受苦.

    “少主,部队里有几个家伙可是颇有怨言了.”贺兰锐靠近了贺兰雄,低声道:”他们说,要不是您得罪了栗藉族的家伙,也不会受这样的苦,不少士兵听了他们的话,都有些意动呢!”

    贺兰雄不动声色,”多注意一些这几个家伙,哼哼,也不想想当初他们饿得前心贴肚皮的时候,是谁收留了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大浪淘沙,淘去这些没用的东西,留下来的才是真金.”

    “明白了少主!”贺兰锐点点头,正想策马离开,风雪之,却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吠之声,片刻之后,更多的狗叫了起来.

    “有情况!”贺兰锐叫了起来.

    贺兰雄猛地一下挺直了身,呛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弯刀,”准备作战!”他厉声喝道.

    随着他的弯刀出鞘,刚刚还将自己尽力裹在披风之的贺兰部士兵一下都精神抖擞起来,弯刀纷纷出鞘,这样的天气,弓箭用起来不给力,还是刀更厉害一些.

    “贺兰锐,带一个小队前去探查!”贺兰雄吩咐道,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已经散开成了攻击阵形的军队,满意地点点头.借鉴了高远军队之的架构,现在自己的这些部下,打起仗来可是有章法多了,不像以往,自己喊一声冲,便是一窝蜂地涌上去.现在的攻击,贺兰部已经能熟练地在战斗展开一次,两次甚至更多波次的持续进攻.

    其实以往大家打仗也都是这么干,这是经验使然,但波次之间的衔接却总是有问题,有时快了,有时却跟不上,但现在,在百夫长,十夫长等人的指挥下,一次一次的攻击便如潮水一般地此伏彼起,潮起潮落,威力却比以前大多了,攻击一展开,便会让敌人没有丝毫的喘气功夫.

    贺兰锐领着一个小队没入了风雪之,贺兰雄则带着大队人马,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雪太大了,视线受阻,根本不知道远处到底有些什么.众人心的弦都是崩得紧紧的,不敢有丝毫怠慢.赵军与匈奴人在代郡对峙多年,匈奴人却是没有占着多少便宜,特别是两对对垒的时候,更是如此.

    “少主,前面是一个小村,不足三十户!”风雪之,传来了贺兰锐的声音,”是不是要攻击?”

    “攻击,占领这个村!”贺兰雄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同时,心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代郡沿着边境一带的赵国人,早就开始了撤退,看来这个村是因为过于偏远,认为不会有匈奴人抵达,这才没有离开.倒是便宜了自己,军队出来快三天了,又饿又累,正好在这里补给一下,好好地休息一番,待得恢复精神之后,便可以回转大营了,顺便也躲躲这该死的风雪.

    听到贺兰雄的命令,骑兵们一声吆喝,纵马向前奔去.

    片刻之后,狗吠之声短促响起便告终结,紧接着,便传来了人临死之前的惨嗥之声.

    贺兰雄策马缓缓而行,一个不足三十户的小村,还用不着自己出手,他还刀入鞘,慢慢地向前走去.

    村口,数条恶狗倒毙在约十余米长的道路之上,牲畜再凶,也挡住士兵的利刃,视线之内出现了第一具尸体,那是一个老者,半边身躺在门外,喉间鲜血沽沽流下,下半身却尚在门内,显然是他听到了动静,开门出来想看个清楚的时候,一骑如飞而来,马上骑士挥刀割断了他的咽喉,半开的门板之上,喷满了鲜血.

    惨叫之声在村内不曾间歇地响起,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切归入了寂静,惨叫之声不再,鸡犬之声难闻.

    贺兰雄翻身下马,走到第一间房的门前,扫了那死去的老者一眼,那是一个年约五十岁的老头,双眼大睁,满眼都是惊恐和难以置信之色.侧身避开死者,走进了院内,院其状更惨,横七竖八地倒着五具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是一刀毙命,这一家,看来全都死光了.

    身后有士兵跟了进来,七手八脚地将尸体拖到墙角,将整个院腾空,贺兰雄没有理会士兵的举动,径自走进了这间房的堂屋.

    看得出来,这个村还是比较富的,也许是因为太过偏僻,虽然地处边境,却从来没有遭到过匈奴人的光顾,长年累月的积累下来,家家都是殷实得很.

    拖了一把椅,坐到了堂门屋口,堂屋的一角,有一个四四方方用砖围起来的火圈,内里柴禾正烧得劈劈啪啪作响,火圈的上方,横着一根大梁,上面悬垂着不少的腊肉,一根最长的钩上,水壶里面的水正烧得沽沽作响,不停地往外面冒着热气,与外面比起来,屋里的暖意让贺兰雄感到很舒适.一个亲兵从火圈上的钩上取下水壶,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热水递给了贺兰雄.小小地喝了一口,一股热乎气儿顿时一路向下,整个身都似乎暖和起来了.

    陆续有骑兵从各处向这里涌来,一袋袋的粮食被堆在外面的道路两侧,而走进院里的士兵,都提着一个或大或小的布口袋,走到贺兰雄的面前,布口袋一倾,从里面倒出叮当作响的铜钱和闪闪发亮的金银首饰.

    回来的人越来越多,地上的这些东西也慢慢地越堆越高,而士兵们做完这一切,则默默地走到两边,肃然挺立不动.

    “造册!”贺兰雄挥了挥手,身边两个士兵走了出去,一个开始清点地上的物事,另一个则从背上的包袱之取出笔墨,开始登记.

    所有缴获一律归公,登高造册,在战后依据战功高低赏赐,便连没有随同他出战守卫老营的士兵也都有份儿,这是贺兰雄从高远哪里学来的,而贺兰雄从高远那里学来的另一点,就是给士兵们发晌,不管有无战事,都会准时发放,这在匈奴各部之,是极其罕见的,整个匈奴部落,也只有匈奴王麾下的常规军才会有定额的薪晌,一般情况下,匈奴部落的战士平时都是自己营生,打起仗来,便靠抢掠,抢到的东西,上缴一部分给族长,其它的都归自己所有,这也是匈奴人极喜欢打仗的原因,虽然是提着脑袋在干活,但只要活着回家,一般收获还都是挺丰厚的.

    贺兰锐从外面匆匆奔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好看,走到贺兰雄跟前,低声耳语了几句.贺兰雄脸色一变,”他们人呢?”

    贺兰锐正想说话,屋外又走进来了五个士兵,他们已经是最后一批了,院里,挤满了除开警戒的哨队所有士兵.近四百人的目光齐唰唰地看着最后进来的这五个人.

    “你们刚刚做了什么?”贺兰雄笑咪咪地看着他们,这几个人正是贺兰锐跟他说过的,先前在队伍之发泄不满的家伙.

    五个士兵看着贺兰雄那张笑容可掬的脸,不由打了一个寒战,张了张嘴,却是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

    “捆起来!”贺兰雄脸上笑容陡地敛去.

    话音刚落,贺兰锐已是带着十数人扑了上去,两人服侍一个,按倒在地,三五下便捆了起来.

    “少主,饶命!”五人大惊失色.

    “饶命?”贺兰雄冷笑一声,”你们刚刚做了什么?我们杀光这里所有的男人,是担心他们会拿起刀来暗算我们,我们抢光这里的粮食,是因为我们需要补给,我们抢劫这里值钱的东西,是因为我们需要大量的金钱来让部族有更好的发展,让我们的兄引姐妹活得更好,但是,什么时候我们允许"jian yin"妇女了?我们的军纪你们还记得全吧?"jian yin"妇女,该当如何?”

    五人顿时面色如土.

    “砍了!”贺兰雄看了不看他们一眼,干净利落地下令.

    不等五人反应过来,身后的贺兰雄的亲兵已是挥起了弯刀,喀嚓一声,干净利落地切下了五人的脑袋,鲜血喷了一地,五人的脑袋落下地来,仍是不敢相信,贺兰雄就这样杀了他们.

    倒在地上的五具尸体衣服散乱,内里落出不少的金银首饰得铜钱,贺兰雄嘿嘿一笑,”还敢私藏战利品,可惜不能杀第二次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