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用意(书号:13651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用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二十万人?”赢腾与李信两人却是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哪里来的二十万人?”

    秦武烈王诡异地笑着,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了几步,手重重地捶着脚边的一点:”这里的兵马,将会全部调过去.”

    “这太冒险了!”赢腾与李信两人再一次大叫起来,”陛下,函谷关的人马决不能调走,他们的对面,可是赵牧.一旦让他们察觉到我们在这里的兵力空虚,挥兵直入的话,咸阳以前,再无险关可守.”

    秦武烈王呵呵大笑起来:”我想赌这一把,赌赵国不敢进攻.”

    “赵无极或许不敢,赵牧肯定敢!”李信肯定地道:”即便到时候赵无极不许赵牧进攻,这个家伙也一定会发兵的.”

    秦武烈王沉默了片刻:”我们在前期已经作了这么多的欺骗动作,赵国现在必然相信我们的主力已经齐集函谷关了,这会争取一段时间,直到我们与匈奴的决战打响,他们才会反映过来,赵牧即便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也只能在这个时间之后才会发起进攻,哪我们就有机会守住函谷关,函谷关的常备军虽然走了多半,但我老秦男儿,依险关而守,也守不住吗?到时候,我会将我的亲兵黑甲军也调过去,只要坚持到对匈奴作战结束,赵牧就不得不含恨而归.”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挥舞着双臂,大声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我们一统原的步伐不知要后推到什么时候?为了这个目的,即便是冒一些险也是值得的.”

    看着激奋的秦武烈王,李信亦站了起来,”既然这样,我去函谷关.老将军指挥对匈奴作战.”

    “我去函谷关!”赢腾仍然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两人,语气之间却是不容辩驳:”李信,你比我年轻,不管是指挥进攻还是敢于冒险的精神,都比我强,指挥对匈奴这场大战,你比我合适,而我年纪比你大得多,不是自我吹嘘,论起守城,我要比你强.我去函谷关,肯定能守得比你更长一些.”

    “老将军!”李信刚想争辩,赢腾已是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怕我战死在函谷关吗?那你就快点击溃了匈奴主力,然后跑回来救我.你要是拖拖拉拉,我倒真有可能被赵牧弄死.”

    李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赢腾深深地鞠了一躬,”既然如此,信也不多言了,老将军,信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击败匈奴,然后挥师函谷关,击败赵牧.”

    赢腾哈哈一笑,”瞧你这郑重其事的样,说不定赵牧到时候当了缩头乌龟,根本就不会出击.我在函谷关那可就享福了,吃香的喝辣的,你在草原上却是喝风咽糠,到时候回来,看到我长胖了,必然羡慕地眼珠都绿了.”

    李信微微一笑,赢腾这是在宽自己的心呢,赵牧天下名将,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敢动手,那这些年来的名声岂不是白白捡来的,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秦武烈王盘腿坐在了赢腾的面前,”叔叔是我赢氏王族长辈,去函谷关是应该的,叔叔,说来你从小便没有给个我好颜色,但我却最佩服你了,你知道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赢腾也有些好奇.

    “就是因为你有危险总是冲在最前头.”秦武烈王哈哈一笑.”不管是你年轻的时候在咸阳打架还是后来踏上战场作战,你都是这样.比起其它的叔叔们那是强得多,所以我最服你.”

    赢腾微微一笑,却是不作声.

    “李信,来,坐这儿,我们来说说,你这一仗怎么打?叔叔哪里就简单了,赵牧不来,我们得其所哉,赵牧若来,那就是死守,人在城在,人亡,城也要在.”秦武烈王厉声道:”如果叔叔战死了,那本王便亲自上.”

    踏前一步,李信双膝弯曲,跪坐在地上,”匈奴人大军深入代郡,我则挥兵直击他的王庭,先取王庭,然后以逸待劳,逼其与我决战.骑兵的机动能力是他们最大的峙仗,一旦被逼在我选定的战场作战,则我军胜算必占到七成.”

    赢腾微微点头,有到七成的胜机已经算不错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从来没有十拿稳的战事,任何一点小的仳露都有可能导致被翻盘,有到七成的胜机,以李信的本领,基本上就不会让胜利溜走了.

    “这个法是不错!”秦武烈王点点头,却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又或是心有旁骛.他面前的两人是何许人也,一看秦武烈王的模样,便知道秦武烈王似乎另有盘算.

    “王上,您已经有了更好的谋划?”李信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似乎自己这法已经是最好的,也是最保险的.

    秦武烈王笑了笑,”年前的时候,黑冰台收集到了一些极有趣的情报,是关于燕国辽西郡扶风县一个县尉的.”

    “一个县尉?”赢腾笑了起来:”王上什么时候居然关注起这样一个小小的人物来了?您恐怕连我大秦的大夫们都认不全吧?”

    李信看着秦武烈王,却是默不作声,秦武烈王从来都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物,难不成这个远在天边的小小的县尉居然与这场大战有什么关联不成?

    “这个县尉可不一般,在燕国,他却是闹出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秦武烈王大笑起来,”这件事情还与燕国国相天南有关系,当然,如果不是与他有关系,黑冰台也不会将这件事情报上来.”

    “一个县尉,与天南有关系?”赢腾大惑不解,”天南刚刚回到燕国,重掌大权也没有几天,怎么就与扶风的一个县尉拉上了关系?”

    “待我长发及腰时,君来娶我可好?”秦武烈王拖长了声音,慢慢地吟道:”二位爱卿,感觉如何?”

    “这好像是一个女对男表白爱意?”李信疑惑地问道.

    “李信果然比叔叔要风雅许多!”秦武烈王拍掌大笑,”这是天南的女儿离开扶风的时候,对那个县尉高远所说.”

    “天南还有家人在燕国?”赢腾瞪大了眼睛,”藏得够深啊,这么多年,楞是没有让令狐潮翻出来?”

    “他们躲在扶风,完全切断了与天南的任何联系.”秦武烈王笑道:”但也就在这段时间内,他的女儿却是喜欢上了这个县尉高远,而且与他定了婚.”

    看着秦武烈王意味深长的笑容,李信道:”我明白了,天南重回燕国,掌控大权,想来必然是要悔婚了,他当然不会容忍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边县的县尉,不想他的女儿对这个高远却是情深意重,不肯悔婚,待我长发及腰时,嗯,莫非这女在临别之际,竟然自断了满头青丝?”

    “果然是吾的大将,闻一而知十.”秦武烈王笑道:”正是如此.”

    “以天南的手段,杀一个小小的县尉易如翻掌,那会等到她女儿长发重新及腰?”赢腾摇头:”这女或许是一翻情深,不想却是会害死这个高远的.”

    “天南倒是想杀.可他杀不了!”秦武烈王晒笑道:”无法可施,气急败坏.”

    秦武烈王这话一出,赢腾与李信二人都是愕然,就他们二人而言,要弄死一个县尉,那也是易如翻掌,这还是在秦国,而天南现在在燕国的地位,比他二人在秦国的地位更高,怎么会收拾不了一个县尉?

    “氏百私兵,被这个高远团团包围,寸步不得进,这个高远可是强悍得紧,在地上插了一面旗一把刀,声称越界必杀.硬生生地将这百人堵住了,这个高远可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我也是听后大感有趣,这才命人收集了他的详细资料,这情报一回来,我可是大感意外,获益非浅啊!”秦武烈王感叹地道:”这样的一个人才,为何没有生在我秦国,如果在我秦国,我便将公主嫁给她.”

    赢腾与李信二人都是大感震惊,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秦武烈王如此爱惜?

    “瞧瞧吧,这是黑冰台收集起来的有关高远的事情,入行伍不过二年,却将一支糜烂不堪不过百余人的县兵,打造成了一支让东胡人胆寒的强军,歼灭十数个东胡部落,轻骑千里突袭,焚毁东胡人的榆林大营,让米兰达的南征计划化为了水月,镜影,这样的人,天南居然瞧不上,真真正正是暴殄天物啊!”秦武烈王伸手入怀,掏出一叠案卷,递给了李信.

    这样的一个人物,自然让李信与赢腾二人大感兴趣,都是军伍之人,对高远能创造如此奇迹,更是惊异莫名.

    李信匆匆地看着这些情报,看一张,便传给赢腾一张,仅仅看了两张,李信便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王上,您想让我看得是这个高远歼灭东胡故图族这一仗吧?”

    “二三百步卒,再加上联合的二百骑匈奴骑兵,便全歼了胡图族,活捉了拉托贝,你觉得怎么样?”秦武烈王笑道.

    “这一战,与我们将要打的这一仗何其相似!”李信道:”只不过这规模小了一些,我们这一战,规模可是他这一战的百倍还要多.”

    “规模虽然不一,道理却是一样的.”秦武烈王笑道:”李信,你不觉得他在这一战定下的策略,比你刚才的策略要高明一些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