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一十七章:无计可施(书号:13651

第二百一十七章:无计可施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从路鸿手接过信件,瞄了一眼信封上那娟秀的字体,高远的眼便遏制不住地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手腕一抖,五指之间已是多了一柄薄如蝉翼的小刀,小心翼翼地探进封口的缝隙,轻轻地裁开了信封.

    看着高远细致入微的动作,路鸿与吴凯两人脸上都是露出了担心的神情,先前高远接过那份公的时候,可是毫不客气地信手就撕掉了封口.

    信很长,足足有好几页纸,菁儿那娟秀的字体在高远的眼宛如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他迫不及待地一行一行读了下去.

    屋里炭火烧得啪啪作响,路鸿与吴凯两人默不作声,如同泥股木雕一般端坐在哪里,矮几之上的清炒野菜早已冷却,上面蒙上了一层乳白色的油脂,铜壶里温好的酒此时却也冷却了.

    前两页尽述离别之后的相思之情,看着信纸之上遗留的斑斑泪痕,高远只觉得心也跟着痛了起来.透过那一行行婉转凄约的句,高远似乎看到菁儿**窗前,萧瑟地盯着外面飘飞的雪花,清瘦的脸庞之上两行珠泪滴落窗台,旋即凝结成一点点晶莹的冰点.

    翻过前两页,字迹明显潦草了一些,可以看出,写到这里,菁儿书写的速度加快了,字之间,难抑满心欢喜.

    爹爹已经不像先前那般反对你我的婚事,在蓟城,因为那一句话,爹爹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开春之后,大燕将与赵国开战,爹爹答应只要你在这场战争之表现出色。立下功劳,便可以答应我们之间的婚事.

    菁儿的开心,透过信纸,高远也能感受得到.单纯而不知世事的菁儿,何曾想到。天南给出的这个机会,包含着怎样的恶意与陷阱啊!

    小心地将信叠好,放进贴身的荷包里,高远出神地看着炉火,幽幽燃烧的火焰之间,似乎正映出菁儿此时欢悦的面容。在菁儿的心,他的高大哥在战场之上一向是战无不胜的,父亲给出的这个机会,对于高远而言,简直就是易如翻掌,重会有期。相见在即,菁儿怎能不欢喜?

    "高远,别犯糊涂!"吴凯终于叫了起来,看着高远变幻的神色,吴凯本能地觉得不妙.这是一个明显的圈套,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跳进去,但问题是。高远是个正常人吗?吴凯有时候觉得,高远当真不太正常,至少他与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高远站了起来,看着路鸿与吴凯,"叔叔,老吴,我想出去走一走,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言毕,也不管二人的反应如何,径自推开门走了出去.

    屋外。两名带刀卫士挺立,看到高远走出来,两人迈步跟上.

    "不要跟着我!"高远向他们摆摆手,迈开大步,径自向外面走去.

    吴凯站了起来。奔到门边,看着高远那孤单的愈行愈远的身影,霍地转过头来,看着路鸿,愤怒地道:"老路,你怎么回事,你是他的叔叔,为什么不说话.高远当真一头跳进这个陷阱之,于你有什么好处?"

    路鸿沉着脸,将矮几之上的酒壶放在了火盆边上,"老吴,小老虎长大了,有力了,强壮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你当我还能像以前那样,说什么,他就会听什么吗?如果真是这样,当初在居里关,扶风兵就不会倾巢而出,如果他真听我的话,就不会有南山拦截一事了.这件事情,只有高远自己能看透,想穿,否则,任何人来劝说都是无济于事的,甚至是起反作用."

    "那你拿出这封信来作什么,装傻,将什么也不知道,没有菁儿的这封信,天南的这份公在高远眼就是一个屁!"吴凯愤怒地吼道.

    "你吼什么吼?"路鸿也恼火起来,"你当我没有想过么?但这有用么,天南是什么人,他既然起了这个心思,便一定会想方设法达到目的,我瞒下菁儿的信件,天南一定会有其它的法让高远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我拦阻高远的目的不但达不到,反而徒生嫌疑,老吴,你与高远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要多,看不出他的变化么?有些事情,只能由他自己来决定,其它人越殂代狍是不行的."

    吴凯被路鸿暴风骤雨般的一顿怒吼给骂得楞了,怔怔半晌,才无奈地道:"你说得对,高远有他自己的想法,根本不会为别人所左右,他不想去,任何人也不能勉强他,他如果要去,任何人也拦不住他."

    路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红颜祸水,高远终将被这个菁儿给拖死.高远做什么事都爽爽利利,为什么偏偏在这件事上看不开,想不透呢,三步之内,必有芳草,大丈夫何患无妻啊?"

    "英雄难过美人关,或许便是说得高远吧!"吴凯从路鸿手抢过酒壶,满满倒上一杯,一饮而尽,红着眼睛,看着路鸿,"张太守怎么说?如果张太守一力阻止,应当比我们说话强吧,毕竟他还指望着高远给他守住扶风赤马呢!"

    "太守大人看了公一言未发,直接将东西给了我."路鸿闷闷地道:"榆林大营被焚,短时间内,东胡人根本没有余力对辽西发起大规模的进攻,小规模的骚扰,根本无法撼动太守大人的根基."

    "你这是说,太守大人在这件事情是不持立场?"吴凯问道.

    "对,就是不持立场,高远想去,他不会拦着,高远不想去,他也不会摧促.两边都不得罪."

    "如果高远死了呢?"吴凯反问道.

    "高远如果死了,于他有何损失?"路鸿冷冷一笑,"了不起就是回复原状罢了.而高远如果不死,载誉而归,他却可以收获得盆满钵满,你可以想见,以高远的能力,如果能从那场战争之全身而退,必然是功勋累累,于辽西大大有益,他可是太守大人的部将啊,如此有利可图之事,太守大人岂有不顺水推舟之理?"

    "全身而退?"吴凯冷笑道:"天南存了这等心事,高远功劳再多,也必然回不来.老路,不如你写一封信给菁儿,向这个糊涂的小姑娘说一说这里面的腻歪,让那小姑娘找天南大闹一场,说不定便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你当国相家的大门是为我开得吗?我的信能随随便便送到菁儿的面前,只怕一入国相府,便会被天南当作垃圾给扔了吧?"路鸿嘿嘿冷笑起来,"老吴,你是关心则乱,居然胡言乱语起来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死马当作活马医,接到这封信后,我便马上写了一封信给张一,看他能不能想办法联系上菁儿,告诉她天南的阴谋,但这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张一在蓟城,虽然是闲云楼掌柜,但想要接触到菁儿这个层次的人物,当真是只能看运气,听天由命了."路鸿摇头道.

    "这事你做得好!"吴凯跳了起来,拍手道:"只要有机会,便要去试一试,不怕晚,大燕与赵国这一仗,总要等到明年开春,这之间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呢!指不定就能撞上大运,再者,即便高远真上了前线,只要菁儿能在这期间得到消息,找她老闹上一场,说不定也能起死回生."

    "一点微弱的希望,但不试试,又怎么能够甘心?"路鸿叹道,"虽然不抱多大指望,但总胜过一点希望也没有."

    屋内再一次安静下来,默然片刻,吴凯走到屋角,提起一个酒坛,将铜壶注满,然后将铜壶放进了炭火边上,苦笑道:"我们在这里煞费苦心,高远这小却不知到底是如何想的.但愿他想透这一点,根本不加理会就好了."

    路鸿摇摇头,"算了,不想这些了,来,我们哥儿俩好好喝几杯吧,这个年,左右是过不好了,我也懒得再在路上奔波了,这个年,就赖在你家过了."

    "路超还是没有回来么?"

    "前些时日,托人带了一封信,他的老师李儒带着他,从秦国又一路游历到了楚国,那里能回得来,不过听超儿的语气,这两年却是受益颇多,学问大有长进啊!"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吴凯点头道:"更何况,一路还有李儒随行,你家路超有福气,将来必然大展鸿图."

    路鸿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这个,我倒是确信,超儿行事沉稳,不像高远,总是让我有些担心受怕."

    高远一路出了牛栏山大营,守卫辕门的哨兵不敢阻止,只能悄悄地禀告了值勤的颜海波,颜海波一听便有些急了,带着两个卫兵,便远远地缀了上来,看着高远的背影,颜海波想了想,终是没有过去,只是远远地随行着.

    大营之内,积雪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大营之外,雪却深深地没过脚踝,一路走来,身后,留下一条笔直的印痕.

    高远停了下来,伸手入怀,摸着那一封带着他体温的,带着菁儿斑斑泪痕的长信,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盘膝坐了下来,坐在厚厚的积雪之.极目远望,天空之的那几颗孤星仍然挂在空,正冲着他眨巴着眼睛.

    去还是不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