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一十五章:想钱想到心里慌(书号:13651

第二百一十五章:想钱想到心里慌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廖廖几颗星星挂在天空之,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这几天倒是入冬以来难得的几个好天气,牛栏山大营之,此时除了哨楼之上的气死风灯,也是陷入到了一片黑暗当,整个大营一片沉寂,这使得巡逻士兵的脚步声显得特别清晰.

    高远邀请来的观礼佳宾们此刻早已沉沉睡去,在晚上的盛宴当,这些人被孙晓一伙兵头们轮翻着敬酒,几轮下来,早已醉得不省人事,便连郑均也不例外,此时被安置在专门为这些人准备的客房之酣然入睡.

    但在高远的住所之,灯光却仍然亮着,房内,白炭火烧得旺旺的,火边放着一张矮几,几上几盘清炒的野菜青翠欲滴,铜壶之温好的美酒香味四溢,高远与吴凯两人盘膝而坐在两张毡毯之上,正在对酌小饮.

    晚间两人喝了不少酒,不过一众兵头们可没有胆来灌他们,此时,两人虽然满面通红,酒意已经有了七八分,不过眼睛却仍然明亮之极.

    筷轻轻地敲着瓷盘,吴凯笑道;"还是这些东西好入口,日间那些大鱼大肉,一看可就腻死了,怎么也吃不下,倒想不到你还藏有这等私货."

    高远微笑着道:"老吴,这可是各人说各话了,比方说,外头这几千士兵,你拿这个给他们吃,背后不骂翻你祖宗十八代才怪呢,平日里粗茶淡饭,今儿个过年,自然得大鱼大肉.我曾听过一句话,倒是映你此时心情的这个景儿!"

    "什么话?"吴凯问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高远放下筷,伸手提起酒壶。给吴凯满上.

    "哪有这么严重?"吴凯笑道:"我扶风可没有你说得这么凄惨."

    "我说的只是一个现象而已,像你老吴,大鱼大肉吃腻了,清菜小炒才能下饭,不说这天下。单是我这大营里,就不知有多少人盼着天天吃上大鱼大肉呢!"高远笑道.

    吴凯大笑起来,"你的军队,恐怕是这天下待遇最好的部队了吧?什么时候少了他们肉食?"

    "现在还勉强撑得住.但时间一长,可就有些不妙了!"高远摇摇头,"这几千人的军饷开支就是一笔大数目。养这样一支军队,花费可真是吓人,我现在才算明白,堂堂的辽西郡太守张大人麾下只有数千常备军,我们大燕偌大一个国家,常备军也只有十万人不到。实在是养不起啊,我以前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所以你拿着两县士绅一起来做生意,借此赚钱?"吴凯道.

    "开源节流,最主要还是开源,得想法赚钱啊!军队之,有些钱是万万省不的的.富海商贸虽然成立了,但短时间内。恐怕也只有投入,拿不到银的."高远叹息,"我现在一睁开眼,便想着我今天要花多少钱去,我今天又赚了多少钱,怎么算,都是入不敷出啊!"

    吴凯入拈了一筷野菜放在嘴里,细细咀嚼着,边嚼边看着高远,"我怎么突然发现。这几碟野菜好像不太容易消化啊?"

    高远大笑起来,"知我者,老吴也,老吴,能不能从你指缝之间。再漏点给我?"

    "你是想增加你的股份?"吴凯放下筷,咪了一口酒,若有所思地看着高远.

    高远笑而不语,转头拿起火钳,挟了几块白炭丢进火.盯着幽幽的绿光冒起,"不好开口啊!"

    "还不好开口!你都已经说出来了!"吴凯失笑道,"两成,这是最多了,你也知道,张守约占了两成去,路鸿原来与你一起占了半成,现在给你增加到两成,外头的股份便已经有了四成五,我还得预备着以后往全大燕发展,给蓟城的某些大人物们准备一点,我已经不多了."

    "老吴,你爽快,我也不怕对你说实话,也许以后,你的酒推向全大燕,也不再需要向某些大人物支付股份."

    "你有什么办法?"吴凯大感兴趣.

    "不是我有办法,因为过上一些年,我也许就到了蓟城了."高远重重一拳击在桌上,震得碗儿盘儿跳起老高.

    吴凯吓了一跳,"高远,我看重你,愿意在你这投资,便是看重了你的稳重与才气,你可不能太冒进,你才多大,二十不到,你有多大实力,能与那些坐拥大片领地,手掌国家权力的人对抗?你可不要自取死路."

    高远一口饮尽杯酒,重重地将杯顿在桌上,"老吴,菁儿临走之时说,待她长发及腰时,要我去娶她,我岂能让她等如此之久,青春易逝,韶华难再,我不会让她久等的.不过你放心,我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吴凯摇摇头,"你这样,我很担心!"

    高远点点头,"我做,你看,且看且说吧!我不会让你失望,更不会让你的钱打水漂的,老吴,我本来只准备向你要一成股份的,你大方,给了我两成,那我总得回报你些什么."

    "回报倒不急在一时,我看重的是你的未来,要是路鸿那个老家伙,撑死我也就给他半成."吴凯笑嘻嘻地道:"欺老莫欺少,特别是像你种少年有为的家伙,我做生意比做官要强得多,看人一向很准."

    "发财的机会也不要?"高远笑咪咪地问道:"我能告诉你一种现在绝没有人会生产的东西,你要真搞出来,那绝对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听着高远的话,吴凯的眼睛慢慢地瞪圆,"小,你可别哄我,哪有这样的东西?"

    "自然是有的."高远慢地道.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隔着桌,吴凯有些失态地一把抓住高远的手,不停地抖动着,自己的袖垂到了桌上的菜汤里也浑然不觉.

    "老吴,你现在可已经是日进斗金了,钱多得你下辈也用不完,不用这么一副模样丢人现眼吧?"高远慢条斯理地抽回自己的手,取笑道.

    "小,不要吊我的胃口,如果真有这样一样东西,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比卖酒更大的利润,而且不用付出太大的代价,因为没有人与你竟争对不对?"吴凯猴急猴急地道.

    他急,高远却不急,看着吴凯,笑咪咪地道:"老吴,前些日我去你家,你唤了你刚纳的小妾来给我敬酒,你那小妾身上闻着好香啊!"

    吴凯愕然看着高远,半晌才道:"小,你想干什么?你想要小星,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想要,拿去便是.咦,不对啊,你不是这样的人啊,你如果好女人的话,就不会放过那贺兰燕了,贺兰燕可比我家小星要强得太多了."

    高远也没有想到吴凯居然想到了这上头,亦是愕然半晌,这才想到这个时代,小妾当真是可以随意送人的.苦笑道:"我的老吴,我不是说你那小妾,我是说你那小妾身上的香."

    "能不香嘛,每日整那香囊都得好几个时辰,屋里紫檀香,龙涎香,也不知花了我多少钱去,后院的葡萄架都快要倒了."吴凯摇头道.

    "我知道一个法,能让你大批量地制造出各种香味的液体来,以后你那小妾也不用那么耗时间了,想让自己香起来,滴两滴在身上便可以了."高远笑呵呵地道."我把他叫做香水."

    吴凯楞了半晌,有些失望地道:"原来是女人用的东西啊,那能卖多少,能挣多少钱?"

    "卖得当然不会太多,因为这东西,本来就要卖得一般人买不起,你最好的酒,普通人家省一省,咬咬牙,在过年的时候还是能买上两三斤犒劳一下自己的,但这玩意儿,一般人家,即便是辛苦劳作一年,不吃不喝也是买不起的."高远笑道:"这本来就是给那些有钱人家的女人准备的.老吴啊,卖得是少,但架不住它贵啊!大燕有多少贵族,这些贵族家有多少女眷,还有那些虽然不是贵族的大商人家里,这个基数可不小啊,我相信,只要这玩意传开来,所带来的利润不会比你的酒少."

    "当真?"吴凯吃惊地问道.

    "当然."高远胸有成竹地道.

    "那做这玩意儿成本是多少?只怕不便宜吧,需要龙涎香这样珍贵的玩意儿做原料吧?"吴凯问道.

    "错,用来做这香水的原材料你家里多的是!"高远道.

    "我家里多得是,那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你要是知道,那就轮不到我来提醒你了!"高远大笑道:"老吴,你家里最多的是什么?"

    "自然是酒!"吴凯张嘴就来,突然之间楞住了,"酒,难道是酒!"

    "是酒,不过不是你现在家里的酒,还得继续提纯!"高远道,"把你家里最烈的酒拿出来,再提纯之后,便可以用来做这种香水的原料了."

    "你以前怎么不说?"吴凯的眼睛瞪时红了,"你要是早说了,我们早就弄出来了."

    "老吴你不要急,以前我的确是没有想起这玩意儿来,这也是想钱想的慌了,才蓦地记起这玩意儿来,而且我也只知道一个大致的方法,具体的,你还得自己去摸索."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有大致的法,我就能找到最好的法."吴凯一迭声地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