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一十章:叙话(书号:13651

第二百一十章:叙话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几千人,你现在有几千人的队伍了?"白羽成吃了一惊,看着高远,"当初在沱沱河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步兵自豪地道:"好教白大当家的知道,如今我家县尉麾下战兵便已经有了两千余人了,如果算上后勤,辅兵,更是远甚此数,正是因为县尉麾下部众急增,居里关已经不适宜大军驻扎,我们这才移营向前."

    "这才多长时间啊?高大人,你太让人吃惊了!"白羽成震惊地道.

    "时不我待,虽然急进了一些,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高远淡淡地道:"楼虽然建起来了,但底却薄得很.我们还缺少一些底蕴.而这,在短时间内却无法改变,只能慢慢来了,打上一些大仗恶仗,大浪淘沙,慢慢就好了."

    "单只是建起这楼,就足以让人惊愕莫名了."白羽成摇头道.

    "不谈这些事情了,天成,你去伙房,让他们弄点好酒好菜,我与白兄边吃边谈吧,东胡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还真是一无所知呢!"高远一笑,道:"我们与东胡势如水火,终是要打起来的,白兄深悉那边的情况,正好向白兄请教一番."

    "是,我去布置,大人与白大当家的谈!"曹天成点头走了出去.

    "白兄,我们分别的时间并不长,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怎么就被米兰达打得如此狼狈了,照理说,你来去如风,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容易这么被逮住啊!"高远很是奇怪地道.

    "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才敢去榆林,榆林城里,多富有啊,那一把抢的,我是喜笑颜开啊。至于烧他的后勤大营,至不过是顺手而为之了.不过正如你所说,这一下,算是触着了米兰达的逆鳞,这老小看来以前,是真没有将我看在眼里。这一次发力,奶奶的,我不管往那个方向跑,都会有围追堵截,各个东胡部落设卡围堵,他的王庭精锐则紧追不舍。我的空间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被压缩到最小,最终被围堵在了沱沱河.算是步了阿伦达的后尘,要不是你那一百张臂张弩,我就活不成了,正是靠着这百张弩的突然发力,将包围圈撕开了一个圈口,这才逃了出来。不过,损失惨重,这些年来,积蓄的财物是一点也没有带出来,弟兄们也就只剩下这么多了."白羽成叹息,"这一回,我可真是做错了."

    "这一次,我欠了你的大人情."高远点点头,"我们辽西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不不不,我不是说烧榆林烧错了。其实就算你们不过来,我也觊觎着去做了他,米兰达当真南征的话,他也不会留下我这个祸胎在后方给他捣乱,这一次只不过是将他剿灭我的时间提前了而已。我说我做错了,是应当听从你当时的劝告,跟着你过来避一避,至少能让兄弟们都活下来."白羽成摇头道."我太自信了,终于铸成大错."

    "现在东胡人那边,有什么大的变动么?"高远问道.

    "榆林被毁,米兰达回到了和林王城,正在调集的东胡大军也偃旗息鼓,各回各家了,要说起大的变化,就是索克被调回了和林,现在取而代之镇守榆林的是他的大哥索普."白羽成道.

    "东胡人又在榆林兴建大营?"

    "当然,不仅是兴建大营,而且也要重建榆林城,榆林是连接原与东胡和林的重要城市,东胡人当然不会轻易放弃.不过高远,我要提醒你,索普替代索克镇守榆林,你倒是要小心了."

    "索普比索克要更厉害?"高远笑道,站起身来,帮着端菜进来的曹天成将酒菜摆好,"来,白兄,咱们边喝边说,你这伤还没大好,烈酒咱就不喝了,这是我们扶风的果酒.你多喝一点."

    看着倒在杯里的殷红如血的酒液,白羽成咋舌道:"酒咋这个颜色?看起来倒和鲜血差不多,高大人,咱们虽然没有茹毛,却是饮血了."

    "白兄风趣!"高远大笑:"这酒是用果酿的,不烈,本来是给女喝的,男人喝起来没劲,不过你现在的伤,倒正合适喝这酒."

    白羽成拂然不悦,"白某即使受了伤,那也是一头狮,怎么能喝这女人的酒?高大人,还是换回那烈酒更合适我."

    "白兄,这酒,可比白酒昂贵多了,一般人我还真不拿出来他喝.不是我不给你喝白酒,而是你这伤,如果再喝白酒,不免会好得更慢.你想要快些生龙活虎一般,那就真得忌酒,等你伤好了,我让你喝个够,在我这儿,别的不敢说,酒却是管够.来,尝尝,尝尝."

    品了品杯里的红酒,白羽成咂巴咂吧嘴,"味还不错,不过正如你所言,没劲,甜丝丝的.咱可说好了,等我伤好了,那白酒可得管够."

    "没问题!"高远大笑.

    放下手的酒杯,白羽成看着高远,正色道:"高大人,话说回来,索普比起索克来,或许不如,但于你而言,索普却更危险."

    "哦,为什么这么说?"

    "索普就是一个狂热的好战分,你这两年对东胡人的打击,已经让这个索普气急败坏了,他坐镇榆林,恐怕会对你展开打击,索普的麾下,可不比你先前碰上的那些东胡小部落."白羽成道:"这一次围剿我,索克策划,索普实施,与索普的手下打了不少硬仗,的确是扎手得紧.我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他的对手."

    "索克策划?"高远有些奇怪.

    "索克长于谋划布局,沉稳,不过战场之上,索普却更危险."

    "我倒不怕打仗凶的,因为我更凶!"高远呵呵一笑:"你这么说来,那个索克可能更值得我重视,不过他被调回去了,倒便我松了一口气,是因为这一次榆林大败么?"

    "应当是这样,这件事,总要有人负责,不过我看那米兰达更喜欢索克,索克吃了这么大一个败仗,米兰达并没有责罚他.将他调回和林,恐怕更多的是让他避避风头."

    "比起索普和索克,这个米兰达更让人不好琢磨."

    "以我在东胡这些年看到的,听到的,我估摸着米兰达是想学秦国."

    "学秦国?"

    "不错,学秦国,郡县制,削弱各部落族长的权力,建立统一的军队,统一的枢政权."白羽成道:"不过阻力极大,而索克是这个计划的支持者,恐怕这也是米兰达力挺他的原因."

    高远转动着酒杯,心着实有些震骇,他是真没有想到米兰达竟然有这等宏愿,如果真让他成功了,一个高度统一的东胡人国家,对大燕的威胁比现在恐怕就要大多了.一个东胡人,竟然有这等见识,高远不得不在心里默默地对米兰达说一声佩服.

    "这事儿难度不小,米兰达也不见得便做得成!"高远淡淡地道.

    "你也不要小瞧了他,这十几年来,我看这米兰达就一直在运作这件事儿.这才会有与大燕的和约,一旦他成功了,嘿嘿,原恐怕就此多事了."白羽成笑道.

    "算了,这些事情,我们小人物,便懒得操心了,白兄,来,咱们喝酒,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到了那时候再说吧.左右不过是刀兵相见,拳头下见真章了!"高远举起了酒杯."我这一次过来,只是看看白兄,下午我便要回大营去,大营那边一大摊事情,实在脱不开身,白兄暂且留在居里关安心养伤.等伤养好了,再考虑其它的事情.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曹天成提,天成十天里倒有七八天呆在这里,居里关啥都不缺."

    "我现在可是一无所有,要白吃白喝了!"白羽成两手一摊.

    高远大笑,"白兄,你这是在取笑我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