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零五章:撒下鱼饵(书号:13651

第二百零五章:撒下鱼饵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菁儿霍地抬头,看着天南,满眼皆是不敢置信的神情,"您刚刚说什么?"她涩声问道.

    天南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我说,既然如此,那便给他一个机会.怎么,还要我说一遍么?"

    菁儿连连摇头,"不,不用了,父亲,你是答应我与高大哥的婚事了么?高大哥可以来蓟城了么?"这一瞬间,菁儿的整个人都变得神彩飞扬起来,巨大的惊喜似乎在一瞬间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两手紧紧地握着,白皙的皮肤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青筋毕露.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没那么容易!"天南冷冷地哼了一声,看着菁儿的表情,心却是暗叹,终究是女大不留."我家的女儿,是不会嫁给一个平民,一个小小的县尉的."

    狂喜的神情慢慢敛去,菁儿不解地看着父亲."那,那您这是什么意思?"

    "想要娶我天南的女儿,他当得证明自己,同时在我规定的时间之内,达到能娶我女儿的地位,我说给他一个机会,只不过是应允给他一定的时间和机会而已."天南抛出了诱饵.

    "只要有时间和机会,高大哥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我对他有信心,父亲,您不知道,他从军不到两年,便在扶风建起了一支让东胡人也闻风丧胆的强军,而且,他还特别会赚钱,父亲,您可能还不知道吧?辽西郡的酒冠绝整个大燕,其实秘方都是出自高大哥之手."菁儿为了强调高远的能力,将吴凯是卖得干干净净,如果吴凯在这里。一定会气得当场吐血.

    "哦,他还有这个本事?"天南大感意外,现在辽西的酒已经在蓟城销售,虽然因为各种原因,销售还局限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但价格之高,已是令人咋舌,听闻辽西张守约能大规模扩军,也正是因为这酒给他带来的巨大利润.如果自己能掌握这个秘密,以氏现在的地位,倒可当真是财源滚滚."回头你写信给高远的时候。让他把这酒的配方也抄一份给我拿来."天南狮大开口.

    "写信?"菁儿惊讶地道:"您允许我与高大哥联系了么?"

    "我既然答应给他这一个机会,自然就会允许你们书信往来了!"天南哼了一声,"你写信告诉他,现在就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年后,我们与赵国的大战马上就会拉开。各郡都会抽调部队进入渔阳助战,你不是说他治军能力非凡,战无不胜么?那他敢不敢去渔阳前线,在哪里,给我打出一片天来,如果他能展露他的才华,立下奇功。助我收复五城,那么,你们的事,我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父亲,您此话当真?"菁儿眼放出光来,高大哥在东胡战场上都进退自如,赵国人又算得什么,一个匈奴就让赵国为难之极,而东胡人,可是将匈奴人经常打得找不着北.

    "我身为大燕国相。什么时候会说话不算数?"天南怒道:"你就这么不信任你的父亲么?"

    菁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走到天南的跟前,蹲了下来,双手扶着父亲的双膝,"父亲。高大哥上了战场,您会给他机会让他去立功?"

    天南似笑非笑地看着菁儿,"为了我的女儿,我当然愿意给他立功的机会,我甚至可以为了他去求求这一次负责作战的太尉周渊,有立功的机会,一定首先考虑高远,怎么样,菁儿,我这样做,你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父亲,我满意!"菁儿欢喜的跳了起来,"我马上就给高大哥写信,回头就给您送去,您快些派人送到扶风,高大哥要上前线打仗,总得好好地准备一番.高大哥常说,凡事得思虑周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特别是上前线作战,未虑胜,先虑败,如履薄冰,方能百战不殆."

    "说得倒是至理,就看他能不能做到了!"天南有些惊讶,一个没有读过书的大头兵的儿,居然能说出这么精辟的兵法至理.

    "当然了,不然高大哥在扶风与东胡人打了那么仗,怎么会一直在赢,最开始的时候,他可只有百多人呢!"菁儿骄傲地道.

    天南站了起来,心冷笑:"便是你天纵其才,以前所打的也不是几百人上千人的小仗,这一次,双方各自都聚集了起码超过十万人的大军,这等战场,小小的县尉别说打过,便是见也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要弄死几个人,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你写信吧,把前因后果说清楚,让高远想好到底去不去?我不勉强他,当然,他不去,也便失去了娶你的机会.过几天我有一些公函要发往辽西,正好一齐送过去."

    菁儿连连点头,"爹爹放心,高大哥一定愿意去的.一定!"她肯定地说.

    "那就好!"天南道:"菁儿,我让人给你找来了不少的长发,回头你让丫头给你接上,这个样,实在太难看了."

    "接上?那不是太麻烦了?"

    "有什么好麻烦的,家里养着她们做什么的?还有,我听说你整日郁郁不乐,饭也不好好吃,这可不行,你想要好好的等着高远,那就得将自己养得胖胖的才行."天南背负着双手,向楼下走去.

    "我送爹爹!"菁儿满脸笑容地走上前去,伸手搀住天南的手臂,扶着他往楼下走去.

    看着菁儿的殷勤,天南不由摇了摇头.不知当一年半载之后,菁儿听到高远战死在沙场,会是一个什么感觉?但这已经不重要了,自己给了高远机会不吗?她也许会痛苦,也许会心伤,但却怪不得自己了.

    带着满意的笑容。天南离开了小楼,以他纵横天下数十年的功力,说谎骗人,那可当真是大师级的,别是菁儿。便是再老到一些的人物,在他面前,那也不够瞧的,这一项能力,他可是达到了大师级别,说起来时。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以为是真的.

    忽忽数日过去,看着信使带都会发往辽西的公函连同着菁儿亲笔写给高远的信件,天南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诱饵已经撒下,就看鱼儿咬不咬钩了,其实咬不咬钩都不打紧。咬了钩,高远是死路一条,可以遂了自己的心愿,鱼儿要是不愿意咬钩,在女儿面前,自己也有了交待,这可不是我不给他机会。而是他根本就没有你想的那样在乎你,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恋恋不舍?虽然这样有些遗憾,高远还要继续活着,不过一个小小的县尉,自己还用将其放在心上么?

    "大事定矣!"荀修抚着胡须,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天南,菁儿之事总算有了一个解决方案,最迟明年。你便可完满地解决此事了."

    "多亏了先生妙策."天南也是笑容满面,"这只是一桩小事,明年的渔阳之战才是我们氏复起的最大之事,先生,王上已经决定封您为上大夫。而重也将出任蓟城禁军统领一职,如此一来,趁着周渊明年出征渔阳之际,我们便可以趁机掌控蓟城军队了,不过重的任命,我已经请王上在周渊出征之后再行宣布,这样,周渊即便想要反对,也是鞭长莫及了."

    "那宁则诚呢?这也可是一大障碍."荀修问道.

    天南哈哈一笑,"能拆周渊的台,宁则诚高兴还来不及呢!重出任禁军统领之后,等周渊打完仗回来之后,蓟城军权他便不可能一手抓了,这也是他盼望的事情呢!"

    "好,这事做得妙.想想令狐潮垮台的过程,我们也得防范才好,周渊在蓟城的军事力量过大了一些,这次他带走了他的一部分核心力量,正是我们乘虚而入的好机会."

    "先生说得是."看着所有事情都向着自己的谋划那般一步步向前发展,天南心充满了得意,用不了多久,氏便可以真正在大燕重新站稳足跟了.

    "天南,政治上的事情,我们现在还算顺利,但还有一事,你不得不虑!"荀修提醒道.

    "先生说得是?"

    "财力."荀修点醒道:"琅琊郡虽然收回来了,但那一仗打下来,琅琊却是伤了元气,那几个郡主,下手狠得很,一时之间,琅琊郡还不能给你足够的支持,琅琊郡是你的封地,你的民,我们不能涸泽而渔,需得有长远眼光,这就需要休养生息,不但不能加征赋税,还得适当地减免,以凸显我们与令狐家族的不同,以尽快地获得琅琊民的拥戴,但这样一来,我们在财力上就捉襟见肘了,而现在,却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需要开源啊!"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天南皱眉道,"今儿我听菁儿说起一事,辽西张守约现在财源沧滚滚的酒业,酿酒秘方居然出自高远之手."

    "您是说闲云楼那里卖的酒?"荀修惊讶地问道.

    "正是!"天南点头道."我已经让菁儿在信提了一句,让那个高远将秘方献上来,一旦拿到了秘方,我们便也可以在其插上一脚."

    "只怕张守约会从阻挠."荀修道:"这件事情需得从长计议,我们与张守约,毕竟不能完全撕破脸皮.不过天南,我倒是想到了另外一条路."

    "先生找到了什么路?"天南喜道.

    荀修一笑,"你先见一个人,一看到他,你便知道路在哪里了!"

    荀修拍拍手,"你进来吧!"

    门外,一个人闪身而进,葡伏在地,一看那人模样,天南便有些不喜,那人面相却是着实狰狞,一道刀疤自左脸眉角一直拉到了嘴角,整个人瘦得如同麻杆一般,看着让人生厌.

    "此人是谁?"天南不解地看着荀修,问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