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百零三章:阴毒(书号:13651

第二百零三章:阴毒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跨进门来的荀修与重,看到地上的水渍,都是微微一怔,国相这些日以来诸多不顺,两人也是清楚的,看来刚刚又大发雷霆了.

    自寻了一把椅坐下,荀修笑看着天南,决意说一些高兴的事情,让天南的心情稍微转好一点:"枫儿倒是天纵奇才,我这一辈收弟不少,但出类拔萃者也唯你一人而已,但要论起天资聪颖又克难奋进,天南你却还是比不得你的儿啊!"

    听得荀修大力称赞儿,天南的脸上终于还是浮起了笑容,"先生可不能太过于称赞他,免得他因此浮夸焦燥,失却本心,反倒不美.这孩儿聪颖倒说不上,不过吃苦的劲头倒的确不错,这十年磨难,于他将来而言,或许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说到吃苦,公的确让人惊讶!"重在府地位难比荀修,荀修一进书房,但自寻椅坐下,他却是仍然站得规规纪纪的,听到天南说起枫能吃苦,忍不住道:"公下午跟着我习练武技,再苦再累也不见得他吭声,这些年来,我也见过不少世家弟,但没有一个能跟公相比的,照这个速度,等到公成年之时,我大燕必再多一员盖世猛将."

    "哦,枫儿的武技也是进展神速?"天南大感兴趣,有一个武兼修的儿,而且能得到荀修与重两人的交口称赞,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天南高兴的了,氏后继有人,兴旺发达,这一辈在自己。下一世可就在枫身上了.

    "公基础很好,身体打磨得不错!"重点头道:"而且小公在扶风就学过功夫,那一套近身的格斗术,端地厉害,只是公目前气力小。无法发挥出这套格斗术的厉害之处,与小公相处这一段时日,我也是受益不少."

    "他不是跟你在学么?"天南道.

    "这套格斗术不是跟我学的."重摇头,"我问了,这套格斗术是一个叫曹天赐的士兵教给他的,而这个曹天赐是高远的。高远的亲兵!"看了一眼天南,重终于还是说出了高远的名字.

    天南的脸色沉了下来,不用重多说,枫的这一套近身格斗术必然是学自高远了.

    重脸上满是后悔之色,这套近身格斗术让人过于惊艳,以至于自己倒忘记了现在高远就是府一个禁忌的话题.

    "说到高远。先生,我请你与重来,就是要想个法解决这个难题."天南看着重的表情,脸色稍霁,重是自己的心腹大将,不必给他脸看."现在蓟城,高远这个名字简直就成了我天南的小辫。是个人都敢来揪揪."

    "天南,高远此人,的确不简单!"荀修眯着眼睛,仔细回想起在扶风与高远较量的点点滴滴,"看似是个浑不吝,但实则上此行事滴水不漏,方圆之间,游刃有余,进退之,拿捏自如。这是一个人物.练军治军,非常人能比,入军伍不到两年,便将一支军队炼得眼只有他,连张守约都不认了。这样的人物,要么收入囊,要么便让其夭折,特别是现在此人已与我们纠葛不清的情况之下."

    荀修停了停,看了一眼天南,"想将他收入囊,是极简单的事情,有小姐在,不费吹灰之力便能让他死心塌地来归,想将他掐灭在萌芽状态之,便要多费些心思了."

    "相爷,此人大才,如果来归,必然使相爷如虎添翼啊!"重赶紧道,在扶风,他见识了高远治军之能,在枫的身上,他又看到了高远武技之厉害,见猎心喜,心倒极是惜才.

    "此事不必再提!"天南冷冷地摆了摆手,"我氏女儿便是老死闺,也不可能嫁与一介平民."

    重心一滞,后退一步,黯然无语.

    "这么说来,相爷是要他死了!"荀修问道.

    "想让他死,也不容易啊,张守约不会听我们的话,而他在扶风,我们亦是鞭长莫及,此本身武功高强,又身处大军之,便是想刺杀,也无从下手!"天南有些头疼地道."我请先生来,便是想请先生想个法."

    "早先我就跟重说过,高远现在与我们府已经息息相连,如果此死得不明不白,即便跟我们没有关系,也会有人将他与我们牵连到一起,坏了我府名声,更重要的是,小姐只怕要从此视天南你为仇寇了,所以此要杀,也要杀得光明正大,杀得与我们府毫无关系."荀修抚着花白的长须,道.

    "先生何以教我?"天南看着自己的先生,也是自己的首席幕僚,急切地问道.

    "眼前就有一个摆着的好机会啊!"荀修微笑道.

    "眼前的机会?"天南有些莫名其妙.

    "不错,太尉周渊将率大军出征渔阳与赵国大战,以期夺回失去的五城.除开渔阳郡要直接征兵出战之外,大燕其它各郡都得征收粮草押送前线,辽西郡自然也不例外,天南你一封信过去,在辽西,点名由高远押送粮草即可."荀修道.

    "这样,仍然很明显啊,而且高远大可不奉命,有张守约给他撑腰,我也无奈何!"天南摇头道.

    荀修淡然一笑,"大人尽可在命令之告知各郡,此次押运粮草者需是各军精锐,因为这些人抵达前线之后,都将被编入军作战,垃圾就不必弄过来送死了.至于高远来不来,只需有一人一句话,一封信,高远明知是陷阱,也会跳进来的."

    天南定定地看着荀修,"你是说菁儿."

    "不错,小姐一封信,不怕高远不来,至于如何说动小姐写这封信,就要看天南你的了,我想,这点事还难不到你吧!"荀修呵呵笑了起来.

    天南微微点头.

    "到了军,千军万马混战,谁能保证一定能活着回来?大人现在与周渊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稍加暗示,他必然明白,到时候,多派一些送死的任务给高远,便十拿稳,如果不奉军令,是一个死字,如果奉了军令,亦是一个死,不过一个死得壮烈,一个死得窝囊罢了!"荀修眼闪动着阴险的光芒,"除开周渊,大人您还可以给渔阳郡姜大维去信一封!那姜大维知是高远,必然会更加尽心."

    "姜大维此人,倒是可用."天南道:"为了渔阳之战,他一直呆在京,前两天才离开蓟城回渔阳去了,先生,此人倒是透过其它人隐隐跟我提起,如果我愿意,他倒想将娶菁儿."

    一听此话,重大怒,"我家大小姐,岂肯与人作续弦,而这个家伙的儿都比大小姐大,还想娶大小姐?如此无礼,找到机会,我一刀劈了他狗日的."

    "重,稍安勿燥,天南都没有生气,你生那门的气?"荀修斥道.

    重哼了一声,黑脸垂头,脸上尽是不愤之色.

    "菁儿闹了这一出,名声尽丧,蓟城权贵弟,那个还肯沾她?"天南叹了一口气:"此事我想来想去,如果真去渔阳,倒也不错,将来生出息,有我们帮忙,将渔阳抓在手也不是不可能,但这些,都只能在高远死后才能作打算."

    听到天南这么一说,重顿时抬起头,愕然地看着天南.

    "既然天南有这等打算,不妨将这个意思隐讳一点透给姜大维,如此一来,他办起事来,定然是更加尽心尽力,有了这数重保险,高远便是三头臂,也不可能从渔阳活着回来."荀修笑道.

    "此事就这样说定,菁儿哪里,我来想办法!"天南轻轻地敲了敲桌,满意地道,"先生,现在我在朝,仍是势单力孤,终有力不从心之感,周渊在夺回五城的事情上与我立场一致,要想着趁机抓住更多的兵权,此事过后,他必定会与我愈行愈远,我想让先生与重二人入朝为官,先生足智多谋,声名远播于外,能在朝堂之上助我,重治军练兵,领军打仗,都是上上之选,进入军,用不了多长时间必然会脱颖而出."

    "我二人都是府人,众人皆知,你推我等为官,只怕在宁则诚哪里有些干扰?"荀修问道.

    "无妨,举贤不避亲,先生与重的能力,蓟城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而且这十数年来,我们与王上一直呆在一起,感情深厚,这两天,王上还问起你们呢?有了王上支持,周渊此时,也不会反对,宁则诚势单力孤,改变不了大局."天南胸有成竹地道."到时候先生与重两人一一武,更能助我."

    "如此也好,我虽无意为官,但助你一臂之力,我还是愿意的."荀修道:"不过天南,合纵连横,交好世家之事,你还得抓紧,那些大贵族们瞻前顾后,你不妨将更多的小贵族收入囊,这些人现在虽然实力有限,影响有限,但这些人多啊,说起来,这些人才真是大燕的基础呢,蚁多咬死象,不能忽视他们."

    "先生说得是,前一段时间,我着力拉拢那些大家,倒还真是忽略了他们,今后我便改弦易辙."

    "双管齐下才好!"荀修笑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