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百九十八章:多情本为真豪杰(书号:13651

第一百九十八章:多情本为真豪杰

作者:枪手1号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远伸出手去,想要抓住那些漫天飞舞的长发,但那些柔顺的长发却在转瞬之间,被风卷散,消逝得无影无踪,高远伸出的手上,仅仅抓住了数根,他紧紧地握在手,看着背向着自己,走向马车的菁儿.

    失去了满头秀发的菁儿步履有些踉跄,肩头微微耸动,似乎是在哭泣,但她却再也没有回头.

    氏伸出手去,想要扶住女儿的肩膀,菁儿却是身一侧,从母亲的身边走过,径直走向了第二架马车,在那架马车的车辕旁边,站着的是满脸泪水的曹怜儿.

    看着菁儿在曹怜儿的搀扶之下,爬上了第二架马车,氏眼怒意闪动,自始至终,菁儿都没有再看她一眼,这让她伤心之余又有些愤怒,转过身来,看向高远的眼神不免便更加愤恨起来.

    马车开始缓缓启动,百氏私兵将数辆马车围得紧紧的,重与荀修骑着马走在最前面.

    步兵策马上前,伸手拔出了地上的高字大旗与旗旁的大刀,默默地退向道路的一侧,拦住去路的扶风兵们随之而动,方阵八合四,四合二,二合一,在道路之上远远的延伸出去,随着他们的移动,身上的积雪簌簌而落.士兵们的头发眉梢,却是一片雪白,他们默默地注视着氏私兵从自己的身前走过,手已经冻得麻木,几乎握不住长枪,腿几乎失去了感觉,但他们仍然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着矛杆,让自己站得更直,虽然不能动手。但这不妨碍他们用几乎在冒火的眼睛,恶狠狠地注视着从他们形成的夹道之间通过的氏私兵.

    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这些士兵的愤怒,氏私兵们低着头,不由自主地加快自己的脚步,他们急于相离开这个让人几乎有些窒息的地方.

    高远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车辕之上的氏愤怒的目光渐渐远去,看着载着菁儿的马车从身前缓缓驶过,然后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菁儿,你记住,用不了多外,我便会骑着战马。带着八抬大轿,从蓟城府将你风风光光地抬出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呼喊道.

    马车上多出一个身影,那是曹怜儿,看着高远,她大声回应着:"县尉。小姐说,她等着你来接她,县尉,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姐的."

    听着曹怜儿的呼喊,高远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他捂着脸。慢慢地蹲在了地上.

    听着高远的呼喊,重回过头,透过重重的风雪,他看到那个挺拔的汉正站在风雪之,目光似乎正与对撞在一起.叹了一口气:"荀先生,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个高远,说不定会成为我们最大的敌人.这件事,实在是很没意思,莫名其妙地便结下这样一个仇敌。这是何苦,难道我们氏还嫌敌人太少吗?"

    荀修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原本以为一个区区的县尉根本不值一提,但真正见到了高远,见到了那麾下那些如狼似虎。杀气腾腾的士兵,荀修才发觉自己先前的想法完全错了.高远虽然还只是一个县尉,但他却绝对是一个不能轻视的人,不仅仅是他的练兵统兵才能,这一点在今晚上扶风县兵的表现之上,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能左右张守约的想法和做事风格,张守约是在故意给氏制造敌人,或许,张守约是想用这种方法来牵制氏.

    "此与我等虽已势为仇寇,但只有有小姐这个诱饵在,我们还是会有很多办法收拾他的."荀修阴沉沉地道."此绝不可留."他强调道.

    "只怕想要杀他不容易!"重皱眉道:"张守约明显在包庇他,现在我们氏与张守约的盟约基本上已告终结,各取所需,有着这样一个现成的可以牵制我们的底牌,张守约如此老奸巨滑之辈,岂有不大加利用的道理,我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张守约说不定会大力扶持高远,只不过高远是一只老虎,张守约搞不好就会养虎为患."

    荀修摇摇头,"张守约自视高得很,越是高远这样的人,他越觉得驯服起来会有十分的快感,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一定会这么做."

    "既然如此,我们如何杀他?"

    荀修伸手拍拍身上的落雪,"我先说过,有小姐这个诱饵啊!在辽西杀他不得,我们便将他弄出辽西,再杀之."

    "暗杀?"重摇头,"高远功夫厉害得紧,再说了,他现在已摆明了与我等为敌,岂会轻易上圈套."

    "谁说要暗杀他!"荀修笑了起来,"今日这么一闹,只怕用不了几天,小姐的事情便会传遍整个大燕了,就算明面上不说,暗底里必然会传得沸沸扬扬,高远真被暗地里做掉了,大家都知道是谁下的手,所以我们要杀他,就必然要杀得堂堂正正,最好就是与我氏丝毫关系也没有."

    "这怎么可能?"重咋舌道.

    "这等事情,不是你能想得出来的,你呀,还是好好地练练兵吧,看了高远的扶风兵,你不觉得很惭愧么?"荀修呵呵笑了起来,"今儿个真要打起来,我们必然不是对手."

    "先生说得是,如果不是现在我们双方势如水火,我还真会跑到高远哪里,向他好好地请教一翻练兵之法!"说起练兵,重的神情振奋了一些,"不过我会努力的,至少,下一次碰上扶风兵,不会像今天这样窝囊."

    "那就好,现在氏不仅需要在政治之上角力,拥有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也是必需的,琅琊郡已经是我们氏的领地了,办完这一次的差使之后,你便回到琅琊郡来,好好地替天南练一支强军出来,说到底,这还是最为根本的."荀修道.

    "我明白."重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一事,低声问道:"先生,我知道,国相是非常想利用小姐与公的婚姻来拉拢一些势力来组成同盟的,但现在小姐如此一闹,必然天下皆知,岂不是没有可能了!"

    "也不是说就没有可能了!"荀修淡淡地道:"有很多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天南国相的招牌,富足的琅琊郡,都足以让很多人知难而进."

    "小姐那一关只怕难过!"重摇头.

    "自古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哪有自己做主的道理,难不成他们这样凭空喊几句,便让他们得偿心愿了?"荀修冷笑.

    "我看小姐决心大得很!"重苦笑.

    "却瞧着吧!"荀修冷冷地道."总是会有办法的.走吧,今夜左右是不能扎营了,干脆等到天亮,再寻一个地方扎营修息."

    南山之下,氏车队早忆消失无踪,茫茫风雪之,扶风兵开始集结,一队队,一列列,在高远的面前重新列队,队列的前方,孙晓,颜海波,郑晓阳,那霸,步兵扶刀而立,静静地注视着一直捂着脸,单膝跪在地上的高远.

    脚步声响起,张守约走了过来,弯腰伸手,拍了拍高远的肩膀,"高远,男儿有泪不轻弹,起来吧,你想要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八抬大轿去蓟城,那就必须振作起来,居里关外,有大片的土地等着你去占领,有无数的民等着你去统治.只有当你拥有足够的实力,你才有这个机会,不然,你连辽西郡都走不出去,更别说去蓟城了,没有人相信眼泪,这个世道,只相信实力.时不我待,只争朝夕,你不会让菁儿等到头发白了,牙都掉了,脸上布满皱纹的时候,才能做到这一点吧!"

    高远慢慢地挺直了身,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肃然挺立的千余部下,"太守,菁儿说待到长发及腰时,我不会让她等这么长时间的."

    菁儿蓄那一头长发,足足用了十年,高远当然等不了这么久.他迈步向前,在地上蹲得久了,腿脚发麻,一个踉跄,他险些摔倒在地.

    步兵牵着马儿走过来,将缰绳交到高远的手.高远翻身上马,向张守约抱拳一揖,"太守的话,我记住了."

    张守约微微点头,"我的承诺一向是一言鼎."

    高远转头,看着自己的部属,大声喝道:"走,我们回居里关!"两腿一夹马腹,战马一声长嘶,奋力扬起四蹄,在漫天风雪之疾驰而去.身后,步兵率领的二百骑兵紧紧相随,最后面,是四个步兵方阵,一个接一个,这些士兵喊着号,从张守约的身边跑过.

    扶风城,高远府第,曹天赐带着两个卫兵仔细地将每一间窗户,每一扇门都关好,最后走到了大门口,看着两扇朱红的大门,曹天赐喝道:"关门!"

    两个卫兵将门拉上,卡嚓一声,铜锁合上,门被紧紧地锁住.曹天赐从怀里掏出两张封条,将大门封好.

    "封条重开之日,便是我们县尉迎娶菁儿之时!"曹天赐向着大门,怒声喝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